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4章: 惊人的身份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4章 惊人的身份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天奇目光深沉:“玉琉璃,如今最重要的是保住司徒笑颜的命。否则就算你是被人陷害,岂不也坐实杀人的罪名了?”

不愧是一国之君,言辞之间留有余地。

玉琉璃笑笑,目光却冷锐如刀锋:“多谢皇上提醒,但琉璃若是救了司徒笑颜的命,下毒的罪名才真的坐实了!”

司徒笑颜一慌,不得不以尖叫掩饰心虚:“玉琉璃!下毒之人分明是你……”

“好,是我,”玉琉璃笑笑,“所以我不会给你解药,你就乖乖等死吧!”

司徒笑颜更加慌乱,徒劳地大叫着:“爹!师父!救我……”

二人急得满脸是汗,有心冲上前去,却又被隐卫阻拦。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幽冥香眼看就要发作……

眼看求救无望,司徒笑颜终于狠狠地一咬牙,迅速从怀中掏出一粒雪白的药丸吞入口中,这才瞪着玉琉璃吐出几个字:“玉琉璃,算你狠!”

紧握的双拳慢慢放开,玉琉璃一挑唇角:“皇上,司徒笑颜方才服下的正是幽冥香的解药,真相还用说吗?”

司徒默也目瞪口呆:“笑颜,你……你这是……”

“司徒小姐,我应该承认这个局还算高明。”玉琉璃静静地开口,“你以身中剧毒为由骗皇上同意你做琅王侧妃,又故意让我听到清灵石太研制出了解药,于是我指使芳洲害你不成,便给你下了幽冥香。然后你再用事先放进琉璃轩的解药救命,我自然百口莫辩,是不是?”

司徒笑颜缓过一口气,却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你……我……哼……”

“只可惜,你还是功败垂成。”玉琉璃淡然一笑,温润的眸中隐含锐利,“你说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两者毒性相克,那么你知不知道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什么?”

司徒笑颜不自觉地反问:“什么?”

“邪不压正。”玉琉璃一字一字地说道,“你设计这一切是为了害我,绝不会真的赔上自己的性命,所以你、清灵师太或者芳洲、司徒将军身上必定还藏有解药,以防意外!”

“啊!我懂了!”秦铮不自觉地叫了起来,“所以三小姐要所有人离开司徒小姐,并不许任何人离开喜堂,就是为了逼她自己拿出解药?”

“不错,”玉琉璃点头,“被逼无奈之下,她只能自己解毒,除非她真的想与我同归于尽……”

“不可能同归于尽。”楚凌云笑笑,插上一句,“就算司徒笑颜真的死了,你也不会有事。”

玉琉璃瞅他一眼:“不准多嘴,没你的事。”

敢如此挑衅狼王?惨了……

谁知狼王居然乖乖点了点头:“哦。”

诶?

众人大为惊讶,玉琉璃已经见怪不怪地接着说道:“司徒笑颜,这一招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你学会了吗?”

司徒笑颜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眼神阴鸷:“世人传言完全信不得,玉三小姐原来如此厉害,受教了!”

“玉琉璃,你真是令朕刮目相看!”楚天奇微笑赞叹,眼底深处却有一丝冷意,“司徒笑颜,玉琉璃肯让你嫁入琅王府,你已该知足,为何还要害她?”

司徒笑颜立刻满脸委屈:“臣女是一时糊涂,求皇上饶臣女这一次……”

楚天奇目光微闪,脸色却依然阴沉:“你险些伤害了玉琉璃的名声,就算朕肯饶,她和云儿又怎会……”

仿佛得到指点,司徒默突然抱拳施礼:“殿下、三小姐!小女真的只是一时糊涂,求二位高抬贵手,网开一面!”

玉琉璃笑笑,目光陡然锐利:“不是我不肯饶司徒将军爱女,而是……将军确定她真的是司徒笑颜吗?”

这句话无异于晴天霹雳,将所有人震得灵魂出窍,司徒笑颜更是拼尽全力压下眼中的惊惧嘶声尖叫:“玉琉璃!你胡说八道什么?设局害你是我不对,但你也不能因此信口雌黄!”

楚天奇沉声问道:“玉琉璃,无凭无据,你怎能乱说?”

玉琉璃浅浅地笑着:“司徒小姐最擅长的是长枪,她应该双手都布满茧子。可你只有右手有老茧,左手却无异常。还有,你脸上的肌肤与耳后的肌肤无论色泽还是质感都略有不同,应该易过容。”

身为法医,验尸验习惯了,已变成一种本能。

司徒笑颜不自觉地连连后退:“你……你胡说……”

玉琉璃浅笑,楚凌云已经淡淡地开口:“来人,去了她脸上的易容之物。”

“是!”

应答声中,狼鹰越众而出,还未等他动手,司徒笑颜突然冷静下来:“慢着!”

狼鹰脚步一顿,她已一声冷笑:“玉琉璃,你够狠,我认栽!不错,我的确不是司徒笑颜!”

“啊!”

惊呼声立刻响起,司徒默更是急怒交加:“那你究竟是谁?我女儿呢?”

司徒笑颜抬手往怀中摸去:“想知道我是谁,看看这个!”

众人均屏息等待,楚凌云与玉琉璃已同时开口:“小心!”

话音未落,司徒笑颜已“啊”的一声惨叫,一个精巧的竹筒早已跌落在地,她则抖抖索索地抱着右臂,手腕上居然插着两柄飞刀!

微微一笑,楚凌云语带赞许:“飞刀玩得不错。”

“不及某人。”玉琉璃淡淡回应,“我根本就是多此一举。”

玉琉璃抢先出手,楚凌云却后发先至,同时一缕指风隔空封了司徒笑颜腿上的穴道,令其寸步难行。

狼鹰捡起竹筒,略作检查之后躬身禀报:“皇上,拉动圆环可令此物爆炸,放出有毒的烟雾。”

楚天奇微微冷笑,眸中却有异样的光芒:“你处心积虑潜伏在将军府,究竟意欲何为?”

司徒笑颜沉默不语,楚天奇立刻大手一挥:“来人!”

“不准碰我!”司徒笑颜沉声厉喝,“我自己来!”

领教过楚凌云的厉害,她不敢再玩花样,慢慢揭去了脸上的人皮面具,一张无比陌生的脸展现在众人面前,其美艳比司徒笑颜犹有过之,且高鼻深目,分明来自异域!

楚天奇的手突然一紧,眼底深处极快地掠过一丝不安,却瞬间恢复正常:“你并非东越国人?”

“北罗国四公主,北宫律燃,”楚凌云微笑开口,“太子北宫律川一母同胞的妹妹。”

司徒笑颜……北宫律燃满脸愕然,随即叹了口气:“果然是不败神话,律燃佩服。但你的眼睛既然如此毒辣,之前为何看不出我易了容……”

“不是看不出,是根本没看。”玉琉璃接过话头,气死人不偿命,“琅王心比天高,入不得心之人,看都不看。”

北宫律燃一呆,登时气得面红耳赤,楚凌云已开心地笑出了声:“这话我爱听,果然是琉璃最懂我。”

楚天奇别有深意地看了玉琉璃一眼,接着转向北宫律燃:“堂堂一国公主居然易容改扮潜入东越国,北罗国究竟意欲何为?”

虽然陷于重围,北宫律燃反而越加镇定,甚至傲然一笑:“皇上是否先让闲杂人等退下?须知有些话……”

楚天奇目光一闪,立刻命满堂宾客尽数退下,只留几位皇子及玉琉璃在场。北宫律燃忍痛拔去飞刀,又取了锦帕简单包扎一番,接着主动开口:“皇上但请放心,律燃此来并非为了潋阳城的布防图,而是另有所求。”

楚天奇不动声色:“求什么?”

北宫律燃坦然回答:“卡伊其部落的圣物,定颜珠。母后是北罗国第一美女,一向十分爱惜自己的容貌,希望将来大去之后也能美貌永存。定颜珠可保尸身永远不腐,为完成母后的心愿,我才乔装改扮进入将军府。”

楚天奇目光闪烁:“你认为此物在司徒将军府?”

“不,在琅王府。”北宫律燃看向楚凌云,“卡伊其叛乱被镇压之后,定颜珠下落不明,世人传言落入了领兵平叛的琅王手中,我只得悄悄来到潋阳城,却始终无法成功进入琅王府。就在此时,我无意中看到司徒笑颜独自一人出城游玩,便将其抓走,故意要司徒默拿布防图来交换……”

楚天奇了然:“你早料到司徒默会拒绝,只是想借此机会假扮司徒笑颜?”

“不管他拒绝还是接受,我都会这样做。”北宫律燃点头,“我本就擅长易容,自问足以以假乱真。服下剧毒撕心裂肺回到将军府,果然无人起疑,我便开始实施我的计划……后来的事皇上都已知道。”

楚天奇眉头微皱:“为了定颜珠,你连命都不要了?若非撕心裂肺,你只怕没那么容易蒙混过关。”

“这才是我的杀手锏,”北宫律燃满脸傲然,“不久前,我北罗有位奇人研制出了解药,只不过此消息被严密封锁,包括我在内只有三个人知道。”

“好本事。”楚天奇淡淡地笑了笑,“既如此,你只管嫁入琅王府之后寻找定颜珠便是,为何设局陷害玉琉璃,导致功亏一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成也玉琉璃,败也玉琉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