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6章: 比狼王更妖孽的人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6章 比狼王更妖孽的人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燕淑妃满怀希望地伸出手,紧张不安地等待着。似乎是为了缓解她的紧张,玉琉璃状似随意地问道:“娘娘日常起居由谁伺候着?”

“香寒。”燕淑妃回答,“这丫头伶俐本分,事事想得周到,各宫主子都羡慕本宫呢!”

“娘娘这是好人有好报。”玉琉璃笑笑,“娘娘可有固定服用的饮食吗?譬如宵夜、水果之类?”

燕淑妃似乎有些惊疑:“怎么,本宫……”

“娘娘不必害怕,琉璃并无他意。”玉琉璃笑得十分温和,“只是脉象显示娘娘有宫寒之症,琉璃想看看是否与饮食有关。”

燕淑妃松了口气:“本宫自小喜欢吃西瓜,炎热时节几乎每日不缺,即便严寒冬日,每隔几天也要吃上几口才开心,莫非与此有关?”

玉琉璃点头:“西瓜性寒,尤其寒冷季节还是少吃为妙。不过除此之外,娘娘的确没有其他不妥。”

“当真?”燕淑妃喜上眉梢,接着却又疑惑不解,“既然如此,为何本宫一直没有好消息?”

玉琉璃微笑:“娘娘患有宫寒之症,而且气血有些虚,受孕几率本就比旁人低。何况这种事的确要看机缘,心急不得。琉璃为娘娘开几副药调理一下,相信定能有所改善。”

神医既然说情况并不严重,燕淑妃当即放了心,命香寒照方抓药。约定三日后复诊,玉琉璃起身告辞。

出了盈波苑,狼燕好奇地问道:“王妃,燕淑妃果真没有大碍吗?”

“嗯。”玉琉璃点头,“她的状况其实并不十分严重,原本是不会影响受孕的,除非……狼燕,附耳过来。”

狼燕点头靠了过去,玉琉璃在她耳边低语几句,末了问道:“如何?能做到吗?若是有半分勉强……”

“半分也没有。”狼燕傲然地摇头,“王妃,不要太小看隐卫的实力。”

玉琉璃看她一眼:“旁的学没学会我不知道,你家主子的狂傲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狼燕嘻嘻一笑:“谢王妃夸奖!”

几日后,玉琉璃入宫为燕淑妃复诊,并根据日子开了几副促排卵的药:“娘娘一定要按时服药,这个月看看情况如何再说。”

“多谢三小姐!”燕淑妃满脸感激,又万分期待,“本宫若果真得偿所愿,必定铭记三小姐大恩大德,永世不敢忘!”

面对她的千恩万谢,玉琉璃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眼底的光芒闪烁着冷锐。

告辞离开,二人刚刚走到宫门附近,便看到两匹马飞驰而过。狼燕不由挑了挑眉:“是北宫律川和司徒笑颜,来得还真快。”

“跑那么快你也能认出来?”玉琉璃赞叹。

狼燕得意地晃晃脑袋:“属下随王爷征战多年,各国皇室中人没有不认识的。有些虽从未见过面,王爷也曾将他们的样子画出来,命我们必须牢记,以备不时之需。”

狼王还会画画?用爪子挠吗?还是用狼牙啃?

看到她突然忍俊不禁,狼燕大为好奇:“王妃在想什么那么高兴?哦对了!北宫律燃的阴谋是王妃揭穿的,王妃是在为这个得意吧?”

玉琉璃微笑不语,倒是有几分好奇北宫律川带了怎样的厚礼前来致歉。

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北宫律川可谓日夜兼程,马都累死了好几匹。得到许可,他带着司徒笑颜进入御书房见礼:“臣北宫律川,参见皇上!”

一身藏蓝衣衫的北宫律川二十六七岁,高大英俊,满脸贵气,果然不愧为一国太子。

楚天奇的目光却首先落在了司徒笑颜身上,见她虽然风尘仆仆,疲惫不堪,却毫发无伤,立刻关切地问道:“司徒笑颜,你觉得如何?”

“回皇上:臣女虽然失手被俘,但北宫太子一直以礼相待,臣女并未受到丝毫伤害。”司徒笑颜低声回答,“北宫太子也曾多次说过,此举实属无奈。”

楚天奇淡淡地笑了笑:“可惜,叫贵太子兄妹白忙了一场。何况就算果真在云儿手中,你也不妨直接开口索要,云儿未必不肯给。”

“是,臣惭愧。”北宫律川叹了口气,“是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如今多说无益,臣带了两份厚礼,还请皇上恕我兄妹冒犯之罪!”

他将包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解开:“这是白银五百万两,算是给司徒小姐压惊,更向皇上和琅王道歉。”

楚天奇手捻胡须,淡淡地一笑:“北宫太子客气了。”

见他波澜不惊,北宫律川暗中冷笑,接着说道:“另外,臣决定以此法来取定颜珠时父皇便已决定,无论最终是否成功,都会割荆北十六州给东越国,以表歉意!”

荆北十六州地处两国交界处,为北罗国少见的繁华地之一,总面积占了北罗国的三十分之一,北宫律川此举真是大手笔!

楚天奇闻言也终于微微动容:“事情其实没有这么严重……”

“臣只是为了表明诚意。”北宫律川微笑,“还请皇上恕罪!”

楚天奇爽朗地一笑:“北宫太子如此诚意十足,朕又岂能不依不饶。如此,两国之间这笔恩怨便算一笔勾销了!”

北宫律川微笑:“多谢皇上!臣那不成器的妹妹……”

楚天奇轻咳一声:“来人!请律燃公主!”

片刻后,北宫律燃被内侍带了进来,一眼看到亲人立刻委屈地瘪了瘪嘴:“太子哥哥!你可来了……”

“好了,我已向皇上表明歉意,其他的回去再说。”北宫律川以眼神示意她闭嘴,“此番是我们不对,幸亏皇上宽宏大量,还不谢恩?”

当下二人又施礼致谢,楚天奇命人将解药送上,并将二人送了出来。看看五百万两银票,想想即将到手的荆北十六州,他挑了挑唇,勾出一丝含义不明的笑意。

宫中多布有帝王的眼线,北宫律燃自然不敢随便开口。好不容易憋着回到北罗国在潋阳城内的秘密联络点,她才咬牙说道:“可恶!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

“省省力气。”北宫律川倒是满脸平静,“我早就说过你不会成功,如今可信了?楚凌云号称不败战神,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北宫律燃沉默片刻,突然一声冷笑:“你错了!此番我并不是输给了楚凌云,而是折在了玉琉璃手中!依我看,她怕是比楚凌云还要难缠!”

北宫律川正要喝茶的手一顿:“玉琉璃?据传她只不过是医术高明而已,怎么会成了比楚凌云更妖孽的人?”

“医术高明算什么。”北宫律燃满脸杀气,“她才是真正的妖孽……”

听着她的讲述,北宫律川眼中的惊愕渐渐被浓厚的兴趣取代,挑眉说道:“如此聪慧奇特的女子,居然愿意嫁给一个废人?”

“谁知道她是不是另有所图。”北宫律燃哼了一声,“总之是她坏了我的大事,不将她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

北宫律川沉吟片刻,却摇头说道:“此次计划失败,楚天奇他们必定更加警觉,短时间内你最好安分些,若再出了事,只怕我也保不了你。”

北宫律燃有些不服,却委实怵头琅王夫妇的手段。咬了半天牙,她突然眼睛一亮:“对了太子哥哥!之前楚天奇以为我是真正的司徒笑颜,曾秘密召见我,说等我嫁入琅王府,他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可惜未能等到那一天我便暴露了身份……”

“哦?”北宫律川皱了皱眉,“什么任务?”

“他没细说,只说此事必须绝对保密。”北宫律燃摇头,“尤其不能让琅王知道。”

北宫律川沉吟着:“既如此,你为何不将此事当众说出,或许还能离间他们父子的关系。”

“我不敢。”北宫律燃摇头,“一来当时没有旁人,他完全可以否认。二来万一因此激怒了他,他再杀我灭口……”

“倒也是。”北宫律川点头,“既如此,接下来我们必须由明转暗,悄悄打探。幸亏楚天奇等人已经相信我们的确是为了定颜珠,否则事情只会更麻烦。”

北宫律燃点头,突又想起一事,不由诡异地笑了笑:“太子哥哥,你是不是把哄女人的那一套用在司徒笑颜身上了?我怎么瞧着你走的时候她很有几分恋恋不舍呢?”

北宫律川饮一口茶,笑而不语。

夜色渐深。

和衣而卧的北宫律川看似睡得正香,却突然睁开眼翻身坐起:“你来了。”

“嗯。”

应答声中,房中已多了一个人影,惨淡的月光下,只见他脸上罩着一个阴森森的鬼面具。

“律燃说此次的计划坏在玉琉璃手中。”北宫律川起身,“果真如此?”

“我便是为此而来,玉琉璃此人不简单。”鬼面人声音低沉阴冷,“你们最好不要再轻举妄动,更不要去招惹她。一个楚凌云已足够难缠,又加一个玉琉璃……”

北宫律川皱眉:“难道就这么一直等下去?那件东西也不用找了吗?”

“找是要继续找,但要秘密进行。”鬼面人沉吟着,“必要的时候,宁可放弃,也不要惊动楚凌云!”

北宫律川沉默片刻,突然一声冷笑:“不败神话?还不是被……”

“闭嘴!”鬼面人低声厉喝,“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只要狼牙还在,他依然是狼王!何况你忘了吗?他的咳疾已经被玉琉璃治愈,这对我们而言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北宫律川目光阴沉,忍气点头:“好,听你的,秘密进行。”

鬼面人看他一眼,语气略略缓和:“万事小心,有需要可随时找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七夕盛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