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7章: 七夕盛会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7章 七夕盛会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朝阳初升,天地间一片明媚。

楚凌云一大早便跑到琉璃轩,饶有兴致地告诉玉琉璃北宫律川带来的厚礼:“不费一兵一卒便得到了五百万两白银和荆北十六州,这笔买卖父皇赚大了。”

“北罗国也赔大了,”玉琉璃淡淡地笑了笑,“除非他们真正所求之物的价值远在这白银和国土之上。”

楚凌云不置可否:“无论如何,你当居首功,所以父皇命我将这一百万两银票给你,以示嘉奖。还有一百万两给了司徒笑颜,其余充入国库。”

玉琉璃只是看了一眼,语气平淡:“你用处比我多,算你的了。”

楚凌云挑眉:“也是,人都是我的了,你的就是我的。”

玉琉璃笑笑,什么也没说。楚凌云唇线一凝,万分诚恳地问道:“琉璃,父皇问我打算什么时候与你成亲,这门亲事你还需要考虑吗?”

还来?

玉琉璃哼了一声:“说的好像我若不愿意便算了一样,我的意见根本左右不了这件事的结果,还有什么必要考虑?”

“好。”楚凌云笑得很开心,语气却异常认真,“我会尽快娶你过门。”

玉琉璃有刹那间的迷茫:“嗯。”

楚凌云很仔细地看了她一眼:“琉璃,我已认定了你,不管是你要主动离开还是有人想把你抢走,尽管来试试狼王的手段。”

玉琉璃抖抖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无奈地抚眉:“你狠。”

“琉璃,只要你不背弃我,我对你不狠。”楚凌云很委屈,仿佛受了天大的冤枉,“所以不管你是谁的女儿,总之我死之前,你会是我唯一的王妃。”

听到这个“死”字,玉琉璃的心并不是疼,只是抽了一下,但却说不出的难受,眉头微蹙轻斥了一声:“胡说什么?”

“好,不胡说。”楚凌云笑笑,生平第一次,眼中划过一抹淡淡的哀伤,“琉璃,为了你,我要跟阎王斗一斗,他若要我三更死,我偏要活到五更给他看!”

临走之前,东凌孤云突又想起一事:“啊,对了,几天之后就是七夕节盛会,陪我一起参加。”

玉琉璃皱眉:“四月有蔷薇盛会,七月有七夕盛会,每年举办这么多盛会有什么意义吗?”

“因为无聊,”楚凌云毫不客气地回答,“吃饱了撑的。”

好牵强的解释。玉琉璃忍不住失笑:“那你还参加?”

楚凌云满脸无辜:“因为没有你之前,我也很无聊。”

玉琉璃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面对她温润的双眸,楚凌云只坚持了片刻便讨好地笑了:“好吧,我说实话。琉璃,你可知道七夕盛会是为了什么?”

玉琉璃摇头,楚凌云便简单地解释了几句。

七夕盛会是“一门三阁”之一的“天上阁”阁主蓝月白主办,蓝氏家族世代以盗墓为生,富可敌国。

两百年前,天上阁自一座两千年前的皇陵中寻到了一件宝物,若能打开上面的机关,便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可惜却无人能解开这个千古之谜。

七年前,阁主蓝月白决定每年七夕盛会带着宝物轮流赶往四国京城,声明只要有人能够解开宝物,天上阁愿与之平分其中的惊喜。

总算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玉琉璃却依然有些不解:“可我隐约听说七夕盛会是为了选什么瑶池仙子……”

楚凌云似乎很疲惫,秦铮便代为答道:“一回事。因为那宝物必须是手极巧的人才有可能打开,所以当选瑶池仙子者才有资格尝试。”

玉琉璃了然,却突然问道:“琅王体内的剧毒又发作了?”

楚凌云点头:“来之前。”

玉琉璃不再说话,楚凌云反而笑了笑:“怎么不问了?”

“你没打算告诉我,”玉琉璃淡淡地回答,“我何必自讨没趣?”

楚凌云居然不否认:“说的是。”

这就没了?秦铮很有些担心,怕玉琉璃不高兴。但后者的反应却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淡漠。楚凌云也垂下了眼睑,含义不明。

似乎是为了打破沉默,玉琉璃终于重新开口:“瑶池仙子……怎么听上去像是特意为女子准备的?”

“嗯,”秦铮佩服地点头,“因为女子善用针线,而那宝物可能必须穿针引线。不过如今看来……只怕要另想法子。最近潋阳城来了不少别国之人,大多数都是冲七夕盛会来的。”

玉琉璃了然:“那么,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这一切与琅王有什么关系?”

楚凌云笑了笑:“因为我觉得依你的聪慧,很有可能成为瑶池仙子!”

玉琉璃有些动容:“你要我做瑶池仙子?为什么?”

“这是个秘密。”楚凌云笑得有些诡异,“附耳过来。”

玉琉璃迟疑片刻,终于靠了过去,楚凌云便在她耳边低语一阵,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明白了吗?琉璃,你好香。”

玉琉璃挑挑眉:“你也是……不,你更香。”

“……”

楚凌云被噎得抚眉,秦铮转过身背对两人,忍笑忍得双肩不停地颤动。玉琉璃懒得理会他,面不改色地开口:“七夕盛会在何处举行?”

“瑶池苑,”秦铮觉得有些好笑,“选瑶池仙子,自然要去瑶池苑,那地方不仅美女如云,而且足够宽敞。”

这巧合,也太巧了,像是为东越国量身定做的一场盛会。

几日后,七夕盛会。

作为潋阳城最豪华的青楼,瑶池苑本就日日客似云来,此刻更是人头攒动,各自兴致勃勃:大多数自问没有解开千古之谜的本事,只是来看热闹、饱眼福的。

蓝月白早已命阁中弟子将院子布置妥当,数百张桌子上摆满了各色佳肴,凡有资格者皆已入座。正前方的高台上则摆了一张四四方方的空桌,显然是为了摆放宝物。

楚凌云及玉琉璃赶到之时,盛会即将开始。还未站稳脚步,坐在玉璎珞与沈心竹中间的楚凌扬便冲她挑唇一笑,目光深沉阴冷。

玉琉璃不动声色地回以一笑,跟着逡巡了一圈,居然发现宁德妃之子、被封为琰王的七皇子楚凌欢正与柳逸雪说说笑笑,薛鸾镜更是大半身体都依偎在楚凌跃的怀中,神情满足。

想到楚凌扬是为了沈心竹才急着与她解除婚约,玉琉璃不由摇头一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楚凌云立刻明白了她的心思:“皇室与世家之间的关系历来如此剪不断理还乱,因为家底的雄厚,各大世家也成为众皇子争相拉拢的对象。”

玉琉璃不在意地笑笑:“只可惜僧多粥少,只好各凭本事。”

除了他们,苏天宁兄妹、端木书昀兄弟等皆已到场,且果然有许多来自别国之人,包括刚刚损失巨大的北宫律川兄妹。

看到二人,玉琉璃多少有些意外:“他们也来了?”

“应该说‘他们还没走’,”楚凌云笑了笑,毫不在意北宫律燃复杂中不乏愤怒的目光,“倒是没有南幽国与西朗国的皇室中人,想必是知道解不开宝物,干脆不再徒劳。”

点了点头,玉琉璃刚要推着楚凌云入座,突听一个男子带笑的声音响起:“琅王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月白有礼了!”

玉琉璃闻声回头,面前已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年轻男子,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优雅贵气,正是天上阁主蓝月白。

然而看到玉琉璃容颜的一瞬间,他原本洒脱俊美的笑容猛然一僵,面上随即泛起浓烈的震惊与不敢置信:“啊!你……”

玉琉璃眉头微皱,蓝月白眼中已浮现出狂喜之色,直勾勾地盯着她浑身轻颤:二人不过初次见面,就算自己这张脸的确倾国倾城,他也无需激动到这种程度吧?

楚凌云淡淡地一笑,毫不犹豫地一挥手,两点寒光瞬间射到了蓝月白眼前!距离三人较近者看得分明,又见蓝月白居然全无闪避之意,登时失声惊呼:“小心!”

狼王的暗器功夫天下闻名,这一下若是中了,蓝月白的一双眼睛便算是废了!

蓝月白如梦初醒,百忙之中尽力一闪,指缝间已经夹着两枚细如发丝的银针,而他原本白玉无瑕的脸上已经多了两道细细的血痕!

天上阁主乃是玄冰大陆的顶尖高手,排名绝不会超出十名之外,如今居然伤在两枚小小的银针之下?

楚凌云笑笑:“再有下一次,我挖了你的眼珠子。”

蓝月白收摄心神连连致歉,笑意已变得自然:“琅王恕罪,姑娘恕罪,月白失礼了!”

玉琉璃摇头示意无妨,楚凌云已经万分认真地纠正:“不是姑娘,是琅王妃。”

秋月白目光一凝,笑容却无变化:“原来如此,几位请。”

走过几步,玉琉璃又回头说道:“琅王脾气有些古怪,蓝公子……”

“月白知道,多谢姑娘……王妃,”蓝月白小心隐藏着眼中的热切,“何况月白的确多有冒犯,算得上罪有应得。”

玉琉璃浅浅一笑,回头而去,蓝月白却因为那淡如秋水但却美如画的笑容而双拳一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宝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