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8章: 宝物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8章 宝物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见人已到得差不多,蓝月白含笑开口:“各位前来捧场,月白感激不尽。月白知道各位都是冲宝物而来,因此今年的七夕盛会咱们改一改规矩:不再评选瑶池仙子,愿意尝试的高手可直接上场!”

说着他一招手,便有随从搬了一个木盒上来。打开盒子,他小心地取出那件宝物放在了桌子上。

玉琉璃定睛看去,不禁有些失笑:这宝物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吗?居然是透明的琉璃材质,四方形的底座上嵌着一个圆球,整体大约一尺见方,上面雕刻着精美的飞龙,栩栩如生。

“就是它?似乎很普通。”玉琉璃淡淡地开口。

“嗯。”楚凌云笑笑,“东西本身并不值钱,值钱的部分还没有人能够看到。”

玉琉璃点头,蓝月白已接着说道:“解开宝物的规矩各位想必已经知道,月白不再多说,请。”

玉琉璃还未表示疑惑,楚凌云已侧头解释:“圆球的左右两端各有一个小孔,若能将线从这头穿到那头,宝物便可解开。不过连接两个小孔的并非一条直线,而是千回百绕,宛如迷宫,从这头穿到那头,需要的线说不定有数尺!”

玉琉璃一怔:“这么夸张?”

“一点也不。”楚凌云摇头,“最难的是那两个孔极为细小,照理来说必须用针才能穿线,可世间哪有数尺长的针?”

玉琉璃沉吟着问道:“没有任何一种软硬适中的线,可以不用针直接穿过去吗?”

“所有人抱的都是这个想法,这也是他们唯一能够努力的方向。”楚凌云淡淡地笑了笑,“只可惜这种线极为难寻,若是软了,则力度不够,容易卡在中途。若是硬了,遇到拐弯之处又无法通过。”

说话间,已有几人带着特制的线上前尝试,可惜果然非软即硬,只得摇头叹息着退了下来。紧跟着,柳逸雪起身上前,从腕上解下一根白色的细线,小心地从其中一个小孔穿了进去。此线的材质显然软硬适中,终于慢慢超过了之前所有人卡住的地方!

楚凌欢眼中有着极力压抑的激动,恨不得钻进琉璃球内拽着那根线一路抵达终点!然而就在此时,柳逸雪的手一顿,开始上下左右用力摇晃起来:糟了!

紧跟着,他噌地跳起身冲到了台上:“逸雪,怎么了?”

“卡住了。”柳逸雪的回答令他的心猛然一沉,“此处似乎是个交叉点,怎么都过不去。”

圆球本身完全透明,里面的白线果然九曲十八弯,错综复杂。然而这个交叉点极难通过,柳逸雪努力了半天,线头依然纹丝不动,冷汗已顺着她的额头鼻尖流了下来。楚凌欢虽然心急如焚,却耐着性子替她擦了擦汗:“逸雪,不要着急,慢慢来。若是实在解不开就算了,不必如此辛苦。”

柳逸雪感激地看他一眼,又低头继续忙碌。片刻之后,蓝月白上前几步满含歉意地开口:“柳小姐,依月白的经验,您这次已经无法成功,不如先去喝杯茶歇息一下?”

“不必!”柳逸雪咬牙,“我再试试!”

蓝月白摇头:“月白曾经见过很多人像柳小姐这般卡在这个交叉点,若只是这般来回摇晃,断断无法通过。”

柳逸雪愣了一下,知道蓝月白不会说谎,只得咬牙将线抽了出来。楚凌欢眼中的失望几乎比方才的期盼更浓烈,却柔声开口:“逸雪,你辛苦了,我扶你下去歇息。”

柳逸雪点头,垂头丧气地与他一起下了台。接着便有更多人上去尝试,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甚至很少有人能够超越柳逸雪。

临近黄昏,所有满怀希望而来的高手一一铩羽而归,蓝月白眼中的失望也越来越浓。眼见好久无人上场,他不由一声苦笑:“还有哪位高手愿意一试吗?”

“我!”

一声应答立刻传出,蓝月白却轻轻皱眉:“柳小姐还想试一试?”

“是!”柳逸雪点头,毫不犹豫地起身冲了上去,“此线乃是家父重金求购而来,材质极佳,没道理不成功!”

蓝月白无奈,只得退后几步。柳逸雪哪里还等他多说,早已落座忙碌起来。然而讽刺的是,这一次她依然卡在了那个交叉点上,无论如何努力都休想移动分毫,只得咬牙抽出那根白线狠狠地扔在了地上:“可恶!”

蓝月白抬头望望天色,含笑开口:“还有哪位高手愿意赐教?若是没有,今日到此为止,明日继续。”

楚凌云微微侧头:“琉璃?”

玉琉璃点头,起身走了上去。满院宾客已有不少人起身打算离去,然而看到近日名动潋阳城的琅王妃居然上场,不由纷纷驻足,难掩好奇。

围着琉璃球转了一圈,又坐下仔细研究片刻,玉琉璃却并未打算动手,起身微微一笑:“明日还要继续?”

蓝月白微笑点头:“是。琅王妃愿意赐教?”

“赐教不敢,只是想试一试。”玉琉璃的微笑淡如秋水,“只是今日来得仓促,不曾准备妥当……”

“无妨!”蓝月白立刻点了点头,“明日月白依旧在此恭候琅王妃大驾!”

玉琉璃点头为礼,飘然退到了台下。众人失望之极,纷纷摇头叹息着各自散去。柳逸雪则暗中松了口气,经过玉琉璃身边时颇有些幸灾乐祸:“解不开就是解不开,说什么来得仓促……”

“逸雪,不得对三小姐无礼!”楚凌欢呵斥一声,又对玉琉璃点头为礼,“三小姐恕罪,逸雪只是小孩子脾气。”

玉琉璃摇头表示无妨。眼见楚凌扬似乎也有往这边走的意思,楚凌云耸耸肩:“琉璃,我们走,有苍蝇。”

玉琉璃险些失笑,却听话地推着他转身而去。出了瑶池苑,她突然开口:“你既然早知道宝物是这般解法,为何不提醒我准备软硬适中的线?”

“因为我觉得这法子行不通……”楚凌云摸摸鼻子,“如今所有人都走入了这个误区,难以打开思路,可我认为这件宝物应该不是这种解法。”

玉琉璃抿唇:“那应该如何解?”

“我不知道啊!”楚凌云满脸无辜,抬头看了她一眼,“我若是知道,何必辛苦你?”

玉琉璃忍不住扶额:“算我多此一问,我们重新来过:你怎么知道我能解开?”

楚凌云笑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一定能解开。”

玉琉璃不置可否,挑唇一笑:“秦铮,帮我做件事。”

秦铮立刻一挺胸:“万死不辞!”

托玉琉璃的福,第二天赶来参加七夕盛会的人比昨天还要多,整个瑶池苑已经比人满为患更热闹。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整个上午玉琉璃都不见人影,众人等得心也焦,脖子也酸,议论声更是此起彼伏。

“哼!果然被我说中了,我就说她是装腔作势。”柳逸雪冷哼一声,语含嘲弄,“一个只剩一只手的残废,居然妄想解开宝物?”

沈心竹刚要开口,陡然听到一阵欢呼: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总算不曾白等一场!我猜琅王妃一定可以解开宝物!”

“对对对!她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这点小事怎能难的住她?”

万众瞩目之中,楚凌云与玉琉璃结伴而至。蓝月白忙紧走几步迎了上去,抱拳见礼:“琅王,琅王妃,二位终于来了,真是令月白望穿秋水啊!”

楚凌云点头:“有劳蓝阁主久等。怎么,还是无人成功?”

“是。”蓝月白点头,目光已不自觉地转向玉琉璃,“又有数十人尝试过,可惜都以失败告终,已有半个时辰无人上场了。”

既如此,玉琉璃不再多说,吩咐秦铮推着楚凌云在一旁等候,接着飘然落座,将手中的小盒子打开,取出了一只系着白线的蚂蚁。此线乃是以天蚕丝特制而成,虽然细到难以发现,韧度却是极佳。

盒中这种系着天蚕丝的蚂蚁还有不少,显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小心地拿起其中一只蚂蚁,玉琉璃将它放入了左边的小孔中。蚂蚁钻进去之后无法转身,只能被迫慢慢往球内而去。

所有人拼命伸长了脖子,却依然无法看清玉琉璃究竟在忙些什么,只是看到她的手动了几下之后便停了下来,盯着琉璃球看个不停:莫非也卡住了?

因为玉琉璃的吩咐,蓝月白也退到了台下,唯有楚凌云眸中精光一闪,继而微微一笑:琉璃,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世人只是绞尽脑汁寻找最合适的线,却从未想过用活物带着丝线穿过去!

起初蚂蚁爬行得十分顺利,盏茶时间之后却突然停滞不动。玉琉璃眉头一皱,轻轻将丝线扯出来一看,才发现那蚂蚁已经死了。

这原本也在预料之中,她面不改色地其放在一旁,重新取过一只蚂蚁放了进去。楚凌云反倒忍不住轻声开口:“琉璃……”

“没事。”玉琉璃全神贯注地盯着球内的蚂蚁,“看着就好。”

楚凌云点头,不再说话。

……本章完结,下一章“ 诡异的变化”↓↓↓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