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29章: 诡异的变化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29章 诡异的变化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只蚂蚁慢慢向前爬去,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从另一侧的小孔中探出了头!饶是楚凌云见惯了世间的大风大浪,却依然险些失声叫了起来!

玉琉璃眼疾手快,立刻伸手捏住蚂蚁头轻轻一扯,已将天蚕丝捏在了手中!天蚕丝的那一头系着一根稍粗一些的红线,玉琉璃慢慢拉动天蚕丝,直到被红线取代!

直到此时,玉琉璃才抬头看向蓝月白微微一笑:“蓝阁主,是不是成了?”

蓝月白一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下一刻,他已飞身上台,定睛一看才发现琉璃球内的红线七缠八绕,密密匝匝,但毫无疑问,确实成功了!

刹那间,他眼中迸出了一种奇异的光芒!只是有了方才的前车之鉴,他立刻恢复正常,只余满脸赞叹和惊艳:“琅王妃果然聪慧无双,月白佩服!”

“哄”的一声,全场哗然!

楚凌扬等人已忍不住腾地站起身,齐刷刷地拥到了台前,跟着脸色大变!蓝月白已接着开口:“请恕月白愚钝,不知琅王妃是如何将线穿过去的?”

玉琉璃淡淡一笑:“蚂蚁。”

将这说穿了不值一哂的法子解释一番,众人恍然之余不由各自懊悔:如此简单的法子,为何自己不曾想出?

不理会众人精彩各异的表情,玉琉璃看向蓝月白:“蓝阁主,接下来该如何做?”

蓝月白微笑:“抓紧红线两头用力一拽即可。”

玉琉璃点头,楚凌云已抢先出手:“琉璃,让我来。”

知道他只是担心球内另有机关,玉琉璃听话地让到一旁,同时暗中戒备。便在此时,楚凌云已双手用力同时一拽。伴随着喀拉拉几声轻响,琉璃球突然从中间裂开,缓缓发生着令人惊异的变化,宛如变形金刚!

片刻后,响声停止,众人都已目瞪口呆:琉璃球已经变成一块一尺见方、约一指厚的薄板!那条红线依然镶嵌在其中,就像一幅诡异的地图!

又等了片刻,再无任何变化,楚凌云才松开手眉头一皱:“蓝阁主,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蓝月白眼中的疑惑不亚于任何人:“盒子里的确是这么说的,但月白认为必定还有谜团尚未解开。”

除了那根红线来回盘绕,还有几处地方刻着一些细细的花纹,旁边都有一个小小的凸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瞪大眼睛看了半晌,他突然苦笑一声:“月白什么也看不出来,琅王妃?”

玉琉璃浅笑摇头:“我也看不出。或许这并不是什么宝物,只是不知哪一辈的先人开的一个玩笑。”

蓝月白显然并不甘心,干脆扬声开口:“哪位朋友若有兴趣,可上前一观。”

众人早已按耐不住好奇,立刻争先恐后地奔上前,分批围着宝物仔细研究。更有甚者,拿出备好的纸笔将其描画了下来,好带回去慢慢研究。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围观者才各自散去,但却没有一人看出内中玄机。无奈之下,蓝月白只得宣布今年的七夕盛会到此结束。

众人议论着离开了瑶池苑,他才命人将宝物收起,过来与楚凌云等人道别:“无论琉璃球内有没有宝物,琅王妃毕竟解开了这个千古难题,月白一样万分感激!”

玉琉璃敛衽作礼:“蓝阁主客气了。”

又寒暄几句,蓝月白才转身离开,玉琉璃也推着楚凌云回到了琅王府。之前他说过,琉璃球内的惊喜便是藏有一件稀世奇珍,可解天下奇毒,更能令人百病不生,长命百岁。

沉吟片刻,她突然开口:“琅王,之前你说的消息是否可靠?”

楚凌云笑笑:“消息的来源,是通天阁。琉璃,你当真什么也看不出来?”

“假的。”玉琉璃笑笑,“秦铮,拿纸笔来。”

秦铮答应一声取了纸笔过来铺好,玉琉璃提笔落下,不多时居然将琉璃球变化之后的样子描摹了出来。等她放下笔,楚凌云已赞许地一笑:“分毫不差,想不到琉璃也是个过目不忘的。”

玉琉璃挑了挑唇:“琅王,你瞧这幅图像什么?”

“藏宝图。”楚凌云毫不犹豫地回答,“这幅图应该指明了宝物所在的地方,可惜我完全看不懂。”

玉琉璃点头:“正是如此,圆点旁这些其实并不是花纹,而是两千年前的文字,我们自然看不懂。不过通天阁要破解这种古文字应该不难吧?”

楚凌云笑笑:“嗯,交给我了。”

“好。”玉琉璃起身伸了个懒腰,“等你的好消息。”

楚凌云面带微笑地看着她,突然没头没脑地说道:“琉璃,我这一生怕是离不开你了。所以你别离开我,否则……后果自行想象。”

玉琉璃动作一顿,却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秦铮翻个白眼:这大概是他所见过的,最奇怪的一对夫妻。

“可恶!气死我了!玉琉璃,你骗得我好苦!”

琨王府内,楚凌扬狠狠一拳捶在桌面上,神情阴狠。发生的事情越多,他便越后悔当初退婚的决定。若是长此下去,她完全可以还原一个完美无缺的不败神话给世人,让楚凌云浴huo重生!

沈心竹与玉璎珞对视一眼,各自醋意横生。上前一步,沈心竹安慰了一句:“王爷别生气,玉琉璃不是什么惊喜也没得到吗?”

“这不是重点!”楚凌扬越发烦躁,“玉琉璃比谁都聪明,万一……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玉璎珞暗中嘲笑不已,故意满脸深思:“王爷,我倒是觉得事情只怕不会这么简单。如果那圆球内什么都没有,当初制造此物的人何必如此耗费心机?”

楚凌扬不自觉地被她的话吸引:“你的意思是说……玉琉璃骗了我们?”

“很有可能。”玉璎珞神情凝重,“王爷你想,蓝月白说过若有人解得开宝物,他愿与之平分里面的惊喜。但如果众人都知道了惊喜是什么,从而明抢暗夺,那……”

“有道理!”楚凌扬眼睛一亮,连连点头,“所以玉琉璃是为了让众人死心,她好与蓝月白暗中平分!”

玉璎珞得意地瞟了沈心竹一眼,越发来劲:“王爷,不能如此便宜了他们!”

楚凌扬目光阴沉,冷笑不语。

存有楚凌扬这般心思的人并不在少数,才会不约而同地将那幅图临摹了下来,以期抢先破解谜团,得到真正的惊喜。只不过他们都不曾想到玉琉璃这样做根本不是为了悄悄与蓝月白平分,而是为了独吞。

夜色深沉。

端木书晗穿窗而入,笑得很是开心:“恭喜琅王,捡到宝了!”

楚凌云笑得比他还要开心:“我也这样认为。这个给你。”

接住他扔过来的那幅图,端木书晗双眉一挑:“这是王妃画的?”

“嗯。”楚凌云点头,“琉璃说上面的花纹应该是两千年前某国的古文字,试试能否破解。”

端木书晗左右瞧了半天:“好。不过你家王妃居然想得出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法子,实在令人刮目相看。如此一个妙人儿,如果是我的……咳咳咳……妹妹该有多好啊!”

话说到一半,硬生生被琅王眼中冷飕飕的杀气将男女之情劈成了兄妹之谊,端木书晗擦擦冷汗,暗道一声红颜果然是祸水,险些将他害死。

“放心,你这辈子没有那个命。”楚凌云瞅他一眼,还算好心地提醒一句,“应该有不少人猜到琉璃没有说实话,你自己小心。”

端木书晗傲然一笑:“放心,通天阁主想要隐瞒的事,恐怕只有天才知道。”看到楚凌云眯起了眼,又强加上一句,“当然,你就是我的天。”

楚凌云忍不住失笑:“滚蛋!”

因为之前的诸般神通,玉琉璃本已成为潋阳城的焦点,如今解开千古之谜,更令她再度名声大噪,众人纷纷猜测生父不详的她究竟是何来历,说不定根本就是妖孽转世!

故老相传,玄冰大陆上有狐妖修炼成人形,隐身于普通人之中,伺机吸取异性阳元或阴精,以维持人形并加强修为,这玉琉璃说不定就是修炼千年的狐妖!否则她怎会有如此通天的本事?

一开始,这种说法还只是在个别人中悄悄流传,谁知不几日的功夫居然就传遍了城中每一个角落,且越传越玄,甚至有人说曾在月圆之夜看到一个白衣人站在镇国公府屋顶,口中吐出了一颗红色的内丹,正在吸取月光之精华……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什么?真的有人这样说?太可恶了!”琅王府内,狼燕气愤愤地开口,“若是让我知道谁在散布谣言,非割了他的舌头!”

“没错,太可恶了。”玉琉璃淡淡地开口,“我一向只穿黑色衣裙,哪里来的白衣人?”

众皆无语: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苏天蔻忍不住失笑:“琉璃,你心倒大,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有何不可?”苏天宁含笑开口,“清者自清,不必理会,何况世间哪来的狐妖?”

苏天蔻笑笑:“百姓说得可是有鼻子有眼,若非琉璃是我认识之人,或许我也会信了。不过这一切都是因为琉璃的生父身份不详,否则传言自然不攻自破。”

……本章完结,下一章“ 清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