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3章: 后悔,不后悔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3章 后悔,不后悔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并不知二人的对话已经落入正主儿的耳中,玉琉璃放下茶碗说道:“不早了,我们回去……”

一句话未说完,玉璎珞诧异的声音突然响起:“三妹?你怎么会在此处?”

玉璎珞是与楚凌扬一起来的,仿佛为了宣誓所有权,她紧紧贴在楚凌扬的身旁,脸上更有掩饰不住的得意,等着欣赏玉琉璃痛不欲生的一幕。

玉琉璃闻声抬头,看清来人之后却只是淡然一笑:“原来是琨王殿下和大姐,失礼了。”

玉璎珞一怔:只是如此而已?

看着淡如秋水远山的玉琉璃,不只是玉璎珞,楚凌扬脸上亦有着明显的错愕,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雅静的女子就是从前那个整日战战兢兢的残废!比起玉璎珞的锦衣华服、满头珠翠,一身纯黑衣裙的她虽然不施脂粉,却依然掩不住出尘脱俗的气质!

玉璎珞一直妒忌玉琉璃的倾城倾国,看到楚凌扬目光发直的样子,她更是妒恨交加,踏上一步隔断他的视线:“哼!三妹!你也知道你是什么状况,如今又刚刚被殿下……你不好好呆在府中,跑出来丢人现眼做什么?”

茶楼中的人虽然不多,却都注意到了这边的状况,登时窃窃私语起来。那个年代虽然没有狗仔队,对皇家秘闻颇感兴趣的却大有人在。

你才丢人现眼!护主心切的鸢儿不由大怒,迈步就要上前理论。玉琉璃轻轻按住她的手,恬淡的笑容中隐含锐利:“我又不曾设局害人性命,也不曾与自己的妹夫公然出双入对,有何丢人现眼?”

楚凌扬的脸色登时变得十分难看,然而不等他开口,心中有鬼的玉璎珞已经因为恐惧而白了脸,尖声大叫:“你乱说什么?谁……谁设局害人了?谁又是你妹夫……我是说你与殿下早已解除婚约,殿下爱与谁出双入对是他的自由,你有什么资格……”

眼见围观之人越来越多,议论声更是此起彼伏,楚凌扬早已脸色铁青,一语不发地甩袖而去:玉琉璃,本王似乎被你骗了!你给本王等着!

玉璎珞大急,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殿下!殿下等等我!殿下,您不要听三丫头胡说,她根本就是妒忌……”

楚凌扬虽然放慢了脚步,心思却显然不在玉璎珞身上,阴测测地冷笑着自言自语:“玉琉璃怎会突然变了这么多?不过这个样子的她倒是……真让人……心痒难搔呢……”

玉璎珞一愣,继而勃然大怒:可恶!你个死丫头都残废了还如此招蜂引蝶!我绝不会让你把殿下抢走,殿下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压下满腔的怒火,她故作娇羞地说道:“殿下,何必为一个残废生气?您要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到了,那么接下来……”

岂会不知她的心思,楚凌扬似笑非笑地点头:“放心,本王答应过你的事一定会做到。”

“真的?多谢殿下!”玉璎珞越发眉开眼笑,只差手舞足蹈,“既如此,我便在此等候殿下的好消息,希望殿下……不要让我等得太久哦。”

楚凌扬的眼中闪烁着满是计较的光芒:“好,本王知道了,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只不过……可能会让你有些失望罢了,因为……

这个小小的插曲丝毫未能影响玉琉璃的心情,前世经历了太多大风大浪的她已很难再为任何人和事动容。或许正是因为这份淡然,令她别具一种吸引人的魅力。

鸢儿对这一点似乎也十分好奇,忍不住开口说道:“三小姐,奴婢越看越觉得您比过去更美了,比大小姐美千百倍!”

玉琉璃笑而不语:美又如何?一副皮囊而已。

主仆二人结伴回到定国公府,玉琉璃命鸢儿退下,独自一人临窗远眺。谁知不过片刻,鸢儿便撅着嘴敲门而入,气哼哼地施了一礼:“三小姐!”

玉琉璃微一挑唇:“怎么了?”

鸢儿哼了一声:“琨王殿下来了,说要见您。”

不是刚刚才见过面吗?怎么又找上门了?玉琉璃皱眉:“就说我……”

“说你什么?已经睡了?身体不适?心情不好所以不愿见客?”阴测测的语声中,楚凌扬已经大踏步而入,“玉琉璃,你这是打算将欺瞒本王进行到底了?”

玉琉璃微笑如常,衣袖一拂微施一礼:“琨王。”

宽大的衣袖遮住了残废的右臂,淡雅如兰的容颜配上出尘脱俗的气质,楚凌扬的眼中渐渐浮现出一丝强烈的占有欲,更令他忍不住一声厉喝:“玉琉璃!你可知罪?”

自方才茶楼一见,楚凌扬发现自己眼前居然总是晃动着这个女子绝美的容颜和绝世的风姿,仿佛鬼神神差一般,他毫不犹豫地赶到了定国公府。

玉琉璃眉头一皱:“琉璃不知身犯何罪,请殿下明示。”

“哼!你还装蒜?”楚凌扬逼上一步,紧盯着她精致如玉的脸,“既然你本性如此,之前为何装出那副卑微怯懦的样子骗本王与你解除了婚约?”

玉琉璃浅浅一笑:“一个人若是太想得到,就会害怕失去,难免患得患失。可一旦真的失去了,自然也就无所谓了,又何须再整日战战兢兢?”

楚凌扬觉得玉琉璃说的并非实话,却又偏偏说不出究竟哪里不对劲。然而看到她巧笑倩兮的样子,他很快便将这些都抛诸脑后,理智更是跟着一阵恍惚,居然脱口说道:“本王如今后悔了!本王要……”

“琉璃却不曾后悔。”玉琉璃依然微笑,笑容却已冰冷,“当初琉璃曾要殿下不要抛弃琉璃,殿下可好绝情呢!何况琉璃残废之身,本就配不上殿下,殿下还是去找那些四肢健全之人吧!”

提及玉璎珞,楚凌扬眼中满含不屑,冷笑一声说道:“四肢健全又如何?没脑子……”

玉琉璃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往他身后瞟了一眼,继而古怪地一笑:“殿下怎能如此说大姐?大姐是真心对殿下……”

“真心假意本王不管,你不必为她多费唇舌。”楚凌扬极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眼中更添热切,“之前若非你身有残疾,本王怎会看上她?何况如今本王才发现,即便你四肢不全,她依然连你十分之一的风姿也比不上!”

玉琉璃笑而不语,目光却已转向门外。楚凌扬一怔,本能地猛一回头,才看到满脸怒容的玉璎珞不知何时已站在门口,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身为皇子,楚凌扬自是不怕定国公府,却难免有些尴尬,故作平静地咳嗽一声说道:“璎珞,你几时来的?来了只管进来便是,偷偷摸摸像什么样子?”

将二人方才的话听了个清楚,玉璎珞几乎气疯,却不敢撒泼,强作笑颜说道:“我……我听说殿下驾临,特来……特来请殿下去前厅用茶……”

楚凌扬也不愿与玉璎珞闹翻,但也着实没有心思陪她喝茶,便摇头说道:“本王还有公务要忙,便先回去了,改日再来打扰。”

说着他转身欲走,却又接着回头,盯着玉琉璃冷声一笑:“玉琉璃,你等着,本王要请父皇重新赐婚,娶你为侧妃!”

什么?侧妃?这……

玉璎珞还未反应过来,楚凌扬已转身而去,她只得用杀人一般的目光狠狠瞪了玉琉璃一眼,这才转身追了出去:“殿下!殿下等等……”

玉琉璃万分无辜:瞪我做什么?又不关我的事……

本以为楚凌扬离开之后终于可以清净一番,玉琉璃刚要叫人送上茶水,鸢儿已再度回转,神情间满是担心:“三小姐,大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玉琉璃一抿唇:“好。”

刚一进入大厅,便看到玉璎珞正依偎在其亲生母亲、大夫人贺兰敏怀中嘤嘤地哭泣着,一边哭一边诉说着什么。看到玉琉璃进来,她顿时哭得更响,抽抽噎噎地上气不接下气:“娘,呜呜呜……就是琉璃她……”

玉琉璃顿住脚步,神情淡然:“大娘有何吩咐?”

贺兰敏因为她气质的改变微微一愣,继而目光阴郁地开口:“琉璃,你还要脸不要?居然勾引自己的姐夫!不怕旁人笑话吗?”

玉琉璃一挑唇角,勾出一抹略带讽刺的笑意:“琨王若能被我勾走,便说明他并不属于大姐。就像当初他能被大姐勾走,便说明他根本不属于我一样,我又何须再浪费力气去勾引?”

“你……”贺兰敏登时有些哑口无言,咬了半天牙才重重哼了一声说道:“你别胡说八道!璎珞何时勾引琨王了?他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一个残废……”

玉琉璃目光一冷,正说得起劲的贺兰敏居然吓得浑身一哆嗦,后面的话立刻噎了回去,好不难受。淡淡一笑,她吐字如冰:“大娘、大姐放心,我对琨王没兴趣,你们想要的话只管拿去,无需如此。须知像他那样的男子,还不够资格让我为他争风吃醋。”

瞧着那道清丽的背影,玉璎珞只觉恼羞成怒,说不出的憋气!玉琉璃若因为失去楚凌扬而要死要活,拼了命地与她争,她自会得意万分,仰天狂笑着欣赏她痛不欲生的样子。

可是如今看玉琉璃的态度,竟仿佛她不过是捡了一块被人丢弃的破抹布而已!一个连残废之人都看不上的男人,她居然奉若至宝,这该是多大的讽刺?

“琉璃的样子果然不对劲……”贺兰敏眉头紧皱,一股隐隐的不安席卷而来,“怪不得琨王会突然对她感兴趣,实在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