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30章: 清醒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30章 清醒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琉璃眸子微微一闪,突然笑了笑:“琅王,如果我真的是狐妖,或者身怀异术,你怕不怕?”

楚凌云打量她片刻,随即不在意地笑笑:“我只怕你不是狐妖,否则你只要神功一发,我腿也好了,毒也解了,岂不快哉?”

玉琉璃眉头一皱:“我跟你说正经的……”

“琉璃,我很正经。”楚凌云无比认真,“你如此神通广大,以为我猜不到必定有异于常人之处吗?我既然决定娶你为妃,便不在乎是人是妖还是神。”

很好,希望你也不会在乎我来自异世。

又寒暄片刻,兄妹二人起身告辞,来到门外,苏天宁回头看了一眼:“天蔻,看样子你已真的决定放弃了?”

苏天蔻沉默片刻,突然一声苦笑:“我不放弃又如何?相信你也看得出来,凌云哥哥对琉璃已经动了真心。”

“不错,这正是我想说的。”苏天宁点头,“我知道你对凌云情根深种,但你们之间的情分已经成为过去,千万不要再执着。”

苏天蔻眼中迅速闪过一抹含义不明的光芒,却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回到镇国公府,玉琉璃还未站稳脚跟,便有侍女来报,说丽夫人有请。以为丽颜有什么不适,她立刻赶了过去:“娘,怎么了?”

丽颜抿了抿唇,下定决心一般说道:“琉璃,我要你立即为我做开颅术!”

玉琉璃目光一凝,不由淡淡一笑:“娘也听到那些传言了?”

“嗯,府中上下都在议论。”丽颜微微冷笑,神情十分坚毅,“我要尽快想起你的生父究竟是谁,免得你名声受累。”

玉琉璃摇头:“我不在乎……”

“我在乎!”丽颜立刻打断了她,“你是我女儿,不能保护你、让你受委屈已是我的失职,怎能再害你被人议论?不必多说,这就开始吧!”

玉琉璃略一沉吟:“好,三日之后!”

三日后,天气晴好。

狼燕等四人守在“手术室”四周,以防有人乱闯。玉铭煊等人也早已赶来,静候结果。

丽颜已经换好“病号服”,喝下麻沸散之后躺在了“手术台”上,不多时便沉沉睡去。此处的一切设施都是照现代社会的规格布置的,除了没有各种精密仪器,基本可以满足手术需要。

关紧门窗,玉琉璃换上了手术服。她的右臂已基本恢复正常,只不过还无人知道。确定麻醉效果达到了预期的程度,她满意地点头,开始手术。

当她终于打开门,已经浑身是汗,仿佛刚刚从水中捞出来。看到轮椅上的楚凌云,她只是疲惫不堪地点了点头:“你也来了?”

“嗯。”楚凌云答应一声,继而皱起了眉头,“琉璃,你累了,我抱你回去休息。”

抱?

玉琉璃刚要表示疑惑,楚凌云便操纵轮椅上前,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拽。不等她惊呼出声,整个人已坐在了楚凌云膝上,被他稳稳地抱在了怀中!

众目睽睽之下,她立刻皱眉表示反对:“琅王……”

“别动。”楚凌云笑得很温柔,“琉璃,这轮椅结实得很。走,回去休息。秦铮。”

秦铮响亮地答应一声,推着轮椅就走。玉琉璃无奈,只得扬声开口:“狼燕,记得我跟你说的,照顾好我娘!狼鹰,不准任何人进入房中……哎呀你慢些,让我把话说完……”

回到琉璃轩,楚凌云起身将玉琉璃放在了床上:“先歇息一下。”

浑身如同散了架,玉琉璃点头答应,闭目养神。看着她长长的睫毛,楚凌云突然开口:“琉璃,你的右臂已经恢复了?”

用的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无比肯定。

玉琉璃不由睁开眼看着他:“你看出来了?”

“一半是看,一半是猜!”楚凌云笑笑,“你医术高明至此,没道理医不好自己的手臂。”

玉琉璃抿唇,片刻后点了点头:“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只不过还不能剧烈活动。不曾告诉你,生气了?”

楚凌云摇头,目光温和:“没有,你能康复,我高兴还来不及。我只担心你太完美,我会配不上你。”

玉琉璃微笑,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摸了摸:“我的狼王一向狂傲自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谦虚了?你能将整个天下踩在脚下,怎会配不上一个普通的女人?”

“琉璃,你不普通!”楚凌云微微侧头,仔细感受着她手心的柔滑,“我能看透整个天下,但却看不透你,这种感觉很糟糕。”

玉琉璃依然微笑:“看不透不是正好?每天都有新鲜感。”

楚凌云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渐渐变得幽深锐利,最后却又重归于温和:“说得对,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我可以慢慢看下去。”

因为这句话,玉琉璃立刻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对了,那幅图上的古文字,你可曾找通天阁看过?”

楚凌云点头:“我今日来本就是为了这件事,狼燕却告诉我你正在为丽夫人做开颅术,不如改天再说……”

玉琉璃眼睛一亮,立刻翻身坐起:“你只管说,我没事!”

见她神情坚决,楚凌云只得点头,吩咐秦铮取出了那幅地图:“我将此图交给了通天阁主,他果然成功解开了那些古文字,你且瞧瞧。”

玉琉璃接过地图打开一看,不由轻声读了出来:“天,方,功,圆……”

共有十几个字,但无论左看右看,横看竖看,均词不成词,句不成句。她不由眉头一皱:“这是何意?”

“不知道。”楚凌云摇头,“不过很明显,弄清楚这几个字的意思,便可以找到那解毒宝物。”

玉琉璃略一沉吟,点头说道:“好,我再想想看。”

楚凌云不置可否:“琉璃,你好好歇息,不必太费心神。”

玉琉璃笑笑,下床将他送了出去。离开镇国公府,楚凌云突然静静地开口:“秦铮,我不怕死,但是现在,我不想死。”

“嗯。”秦铮轻声答应,“我若遇到王妃这样的女子,也不想死。王爷,有王妃在,你不会有事。”

楚凌云笑笑:“借你吉言。不过或许她真的可以。走吧,回府。”

琉璃轩内,玉琉璃正聚精会神地研究着端木书晗破译出来的古文字。然而一直到夜色降临,她依然毫无头绪,不得不叹口气放弃了努力,明日再说。

这一夜丽颜也睡得十分安稳,玉琉璃亲自守在床前,定时观测她的生命体征。直到朝阳初升,她才稍稍松了口气,交代前来替班的狼燕务必小心谨慎,接着回房睡了个回笼觉,醒来后继续研究那幅地图。

如此这般过了六天,第七天一早,玉琉璃疲惫不堪地回到琉璃轩和衣而卧,很快沉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登时一激灵睁开了眼睛:出事了?

砰砰砰!

房门被敲响,狼燕紧跟着开口:“王妃!您快去看看!”

玉琉璃立刻下床冲到门前,一把拉开了房门:“怎么了?”

“丽夫人醒了!”狼燕急得眉头紧皱,“但她完全不认得所有人,不但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还说要立刻离开!”

玉琉璃来不及说话,立刻飞奔而去,狼燕喘了一口气,随后跟上。

一路赶到春雨斋,奉命保护丽颜的狼鹰等人正守在门口,闻讯而来的玉铭煊则试图与丽颜进行沟通,正小心地说着“……好不好?我们绝不会伤害你,你且坐下来,听我慢慢说,免得旧病复发……”

“让开!”丽颜的声音虽然透着几分虚弱,却清冷之极,完全没有了原先的温和慈爱,“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或许,这才是她本来的样子。玉琉璃唇线一凝,几步冲了进去,玉铭煊立刻眼睛一亮:“琉璃,你可来了!快劝劝你娘!”

丽颜摇摇晃晃地站在床前,整个人的气质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宛如一朵清丽的天山雪莲,洁净,冰冷,孤傲,似乎完全超脱于世人。

然而一眼看到冲进来的玉琉璃,她却浑身一震:“你……”

“我是你的女儿,琉璃。”玉琉璃微微一笑,笑容虽然淡如秋水,却别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你可以怀疑任何人,但不必对我抱有敌意和戒备,因为我本来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丽颜紧盯着她倾国倾城的脸,眼中的敌意果然渐渐散去,只余一片迷茫:“我的女儿?我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嗯……我的头好痛……”

玉琉璃眉头一皱,立刻笑得更加温和:“你身子还虚,不宜太劳累。躺到床上去,我会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你。”

丽颜乖乖地躺到了床上,闭上眼睛急促地喘息着。玉琉璃稍稍松了口气,立刻上前替她盖好被子,并略作检查:幸好没有什么大碍。

缓过一口气,丽颜重新睁开眼看着玉琉璃:“你真的是我的女儿?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

玉琉璃微笑:“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还记得什么?比如说,你是谁?来自何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终的谜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