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4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4章 打狗也要看主人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几日后,铁匠李终于将玉琉璃需要的器具全部打制完成,并亲自送上了门。等到夜深人静之时,玉琉璃命鸢儿回去休息,这才关紧门窗,开始医治扭曲的右臂。

身为现代社会的顶尖法医,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人体的构造,何况她左右手食指上的指甲盖早已因为工作需要而去掉,代之以一个微型传感器。这种传感器的功能之一便是可以将她的食指触摸到的任何物体及其内在结构等等形成清晰的图像传递到她的大脑。

借助传感器确定了骨头变形的具体状况,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术用锤对准自己的右臂砸了下去……

因为一切都要自己完成,玉琉璃无法用麻沸散逃避如此剧烈的痛苦,刹那间,她险些彻底昏死过去!

眼前阵阵发黑,她不得不暂时停下动作激烈地喘息着。待最初的剧痛稍稍缓解之后,她才喘口气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等终于将右臂收拾妥当,玉琉璃身上的衣衫都已被冷汗湿透,仿佛刚刚从水中捞出来一般!尽管身为特工的她曾经受过很多剥皮拆骨一般的严酷训练,但如此令人无法忍受的剧痛还是险些将她击垮。

看来这具身体实在是太柔弱了些,还需要好好锻造锻造才可以。

勉强支撑着清理干净身上的冷汗,玉琉璃疲惫不堪地上了床。因为剧痛的折磨,她天将微明时才感觉意识略微有些迷糊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极为轻微的脚步声自门口传来,天性的警觉让她立刻睁开双眼坐了起来:“鸢儿?”

“是!三小姐!”鸢儿立刻应声,“您醒了吗?”

转头看看窗外,已是日上三竿,玉琉璃暗道这一觉睡得还真沉:“进来吧,可是有事?”

鸢儿皱着眉头上前,咬着牙说道:“三小姐,您说琨王殿下有多过分?日前绝情寡义退婚的是他,如今胡搅蛮缠总来打扰您的也是他!早知如此,他何必当初?如今知道三小姐您的好了?可惜您已经瞧不上他了!”

待她连珠炮一般说完,玉琉璃才淡然反问:“他又来了?”

“倒是不曾来。”鸢儿摇头,“是他的贴身侍卫冯律方才来传话,说琨王请您三日后去他府上赏花。”

玉琉璃浅笑:“不去。”

“奴婢也是这样说啊!”鸢儿气哼哼地说着,“可是冯律说,琨王殿下要您三日后务必前往琨王府,否则他就亲自来请……”

“请什么请?你这贱婢胡说什么?”怒喝声中,玉璎珞一阵风似地刮了进来,点着鸢儿的鼻子骂着,“殿下早已跟三丫头解除婚约,恩断情绝,怎会请她去赏什么花?定是你这丫头假传殿下旨意……”

鸢儿一向看不惯玉璎珞的飞扬跋扈,冷冷地看她一眼说道:“大小姐,奴婢没有假传旨意,的确是琨王请三小姐……”

“还敢顶嘴?”玉璎珞一声尖叫,“莺歌,掌嘴!狠狠地打!打死了算本小姐的!”

有什么样的主子便有什么样的奴才,这句话也有一定的道理。玉璎珞一向是飞扬跋扈惯了的,导致她身边的奴才也个个鼻孔朝天,仿佛定国公府的半个主子。

此刻玉璎珞突然出现在琉璃轩自然也并非巧合。自那日发现楚凌扬对玉琉璃旧情未忘,她便如临大敌,派了心腹莺歌悄悄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就怕二人死灰复燃,暗通款曲。想不到今日果然有所收获,自然令她气急败坏,想也不想地冲进来兴师问罪。

得到指令,莺歌立刻哼了声是,一挽袖子上前几步,抡圆了胳膊照着鸢儿的脸打了下去……

“啪!”

“通!”

“啊!”

一连串的响声之后,居然是莺歌趴在了地上,正捂着半边脸呻吟不止!玉璎珞傻了眼,好半晌才发现居然是一向弱不禁风的玉琉璃一巴掌将她扇了出去,登时见了鬼魅一般倒退两步:“你……”

“大姐,打狗也要看主人的,”玉琉璃收回手,淡淡地笑了笑,“鸢儿是我的人,要打要杀也是我说了算,几曾轮到你做主了?”

“你……你……”被比奴才还要卑微的残废教训,玉璎珞顿感颜面大失,几乎跳脚,“你的人又怎么了?她敢顶撞我,就是该打!该死!我不仅要掌她的嘴,就算打死她……”

“你敢。”玉琉璃挑唇,打断了她,眸中的冷锐宛如刀锋,“莫说鸢儿今日并不曾顶撞你,就算她真的顶撞了你,你也休想碰她一根指头!”

“我就碰怎么了?”玉璎珞几乎气疯,状如泼妇,“这贱婢不过贱命一条,本小姐瞧着不顺眼,随时都可以废了她,你能怎么样?”

“嗖……”

玉琉璃突然抬手,伴随着尖锐的破空声,一道寒光流星般疾射而出,直奔玉璎珞面门!玉璎珞虽然身手不错,却没料到她毫无预兆地动了手,再加上她动作实在太快,居然吓得忘了闪避,只是本能地一声尖叫:“啊!”

一瞬间,那道寒光擦着她的鬓角射了过去,夺的一声钉在了门框上!四散飞扬的发丝之中,玉琉璃静静地开口:“你若自信动作比我的飞刀快,尽管动手试试。”

玉璎珞浑身僵直,接着浑身一软,却自知绝对快不过那道刀光!本着好汉……好女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她满含怨毒地瞪着玉琉璃咬牙切齿:“你……你以为殿下请你赏什么花,便表示对你旧情复燃了吗?就凭你这残废的样子,这辈子再也休想!我这就……这就去找殿下,让他尽快娶我为妃,你等着!你等着!”

被打倒在地的莺歌早已爬起身来,扶着玉璎珞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因为玉琉璃的回护,鸢儿感动得眼泪哗哗:“三小姐您……您如此待奴婢,奴婢死而无憾……”

“死什么?你若果真感激我,便好好活着。”玉琉璃神情平静,“还有,今后你我相称,叫我一声小姐就好。”

“是!小姐!”鸢儿响亮地答应一声,“奴……我遵命!那……琨王那边……”

玉琉璃衣袖一拂:“我不爱去,不是有爱去的人吗?而且还是不请自到的。”

因为玉琉璃的突然改变,楚凌扬立刻改变了对她的态度,令早已笃定会成为琨王妃的玉璎珞无比心慌,果然急匆匆地往琨王府奔来。得到允许,她一路直奔到楚凌扬的寝室,还未抬手敲门便听到一阵谈笑声传了出来:“咯咯咯……殿下您不要这样嘛……让人瞧见多不好……”年轻女子的声音又媚又嗲,令人寒毛直竖。

“怕什么?琨王府本王最大,本王要做什么,谁敢说个不字?”楚凌扬语带笑意,且带着微微的喘息,令人浮想联翩。

“殿下,我可是一片真心对您,您千万不要负了我……”

“怎么会呢?本王对你也是真心,天地日月可表……”

“哟!殿下这嘴是抹了蜜糖了吗?都不知骗了多少女儿心了!先是玉家三小姐,又是玉家大小姐……”

楚凌扬沉默了片刻,再开口时声音中已带着令人生厌的猥琐:“说起来,玉琉璃的确跟从前大不一样了,俏得跟天仙似的,这婚事本王退得的确急了些,不然纳为妾室玩几天再踢出去也不错……”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本就在玉琉璃那里受了气,玉璎珞哪里还听得下去,通的一脚踢开门闯了进去,咬牙喝道:“殿下!”

房中的二人均吃了一惊,转头看了一眼,楚凌扬却只是笑了笑:“璎珞你来了?那就坐吧!”

这一男一女倒是都坐在桌旁,只是那女子大半个身体都已经钻入了楚凌扬的怀中,而且云鬓微乱,衣衫不整,显然方才已经好一番厮磨。楚凌扬虽然略好一些,却也面带潮红,眼有春意。最可气的是,看到玉璎珞到来,他非但没有半分做了坏事被抓的惊慌失措,反而变本加厉地在那女子颈边轻嗅着,仿佛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去!

这香艳的一幕令玉璎珞几乎昏死过去,紧跟着便因为愤怒而涨红了脸:“殿下!你……你怎能这样对我?我……”

“本王怎样对你了?”楚凌扬懒洋洋地打断了她,脸上虽有笑容,却满含冷意和讥诮,“本王想见什么人,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你……”玉璎珞手捂心口,无法接受这一切,“殿下,你曾亲口答应会娶我为妃,可是如今你却……”

“本王是答应要娶你为妃,”楚凌扬瞟了她一眼,态度还算平和,“而且并未打算食言,你激动什么?”

玉璎珞心中一宽,继而狠狠瞪着他怀中的女子:“那她……”

“她是她,你是你,”楚凌扬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她也会成为本王的妃子,而且……是正妃。你和玉琉璃,都将成为本王的侧妃。”

不等玉璎珞自这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他怀中的女子已经娇笑着坐直了身体:“殿下,人家可还不曾答应你哟,什么时候成为你的正妃了?”

看到那张并不陌生的脸,玉璎珞万分惊异地瞪大了眼睛:“是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跟我斗?你还太嫩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