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6章: 成了好事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6章 成了好事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午后,玉琉璃独自坐在院中的凉亭内远眺,宛如空谷幽兰。远远看到这一幕,玉璎珞的心仿佛被毒蛇啮咬,妒忌得无以复加!咬了咬牙,她装出一副亲热的样子上前开口:“三妹,你此刻有空吗?”

玉琉璃收回目光:“有事?”

“没什么,就是那日我不该与你吵架,特来道个歉。”玉璎珞笑吟吟地说着,“还有,大哥说请你立即过去一趟,有事与你商议。”

玉耀宗?玉琉璃微微皱了皱眉,起身而去:“好。”

来到玉耀宗的住处,周围居然静悄悄的,并无半个人影。玉琉璃微微皱眉,上前敲响了房门。紧跟着房门被打开,玉耀宗的贴身仆从应海点头哈腰地让开了身子:“三小姐,请,大少爷在里面等您!”

迈步进入大厅,玉耀宗就坐在桌旁,满脸热情洋溢的笑容:“三妹来了,快请坐!应海,上茶!”

应海答应一声退下,不多时送了两杯香气四溢的热茶上来,随即退了下去。玉耀宗拼命按捺着心头的激动,笑得越发热情:“这是今年的新茶,味道很不错,三妹尝尝看。”

玉琉璃端坐不动:“你说有事……”

“不急不急!”玉耀宗端起茶杯放她面前挪了挪,“来,先喝杯茶润润嗓子,我再慢慢与你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玉琉璃目光清淡,依言端起了杯子……茶水刚一沾唇,她便敏锐地察觉到里面掺有一种烈性催*药!玉耀宗,你还是人吗?居然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

若无其事地抿了一口,她放下杯子微微一笑:“入口香醇,回味悠长,好茶,大哥请。”

借着替玉耀宗端茶的机会,她手指轻弹,藏在指甲缝里的“美人酥”飘然落入了茶水中。美人酥虽非春r*,药性却更猛烈。

玉耀宗哪里知道自己已被这世界顶尖特工算计,仿佛为了证明茶水无异,他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等待着玉琉璃药性发作、与他春风一度的一刻……

然而就在此时,他突然感到一股汹涌的热流在体内爆炸开来,令他忍不住抱着肚子哀嚎:“啊……啊!好难受……”

“大哥?你怎么了?”玉琉璃皱眉起身,继而向外走去,“莫慌,我去叫应海来伺候着!”

“别!你……”

玉耀宗只来得及说出了这两个字,理智便瞬间崩塌,整个人更是变得浑浑噩噩,不知今夕何夕!就在此时,应海推门而入,一眼看到他满面潮红、痛苦万分的样子便吓了一跳,立刻奔过来扶住了他:“大少爷!大少爷你怎么了?来人……啊!”

药性刺激之下,玉耀宗已经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他需要发泄,不管对方是美是丑,或者是男是女!所以看到有人靠近,他立刻疯了一般将对方扑倒在地,狠命地撕扯着对方身上的衣服!

应海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种架势,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地挣扎起来:“大少爷!大少爷你要做什么?快放手!救命啊!救命……”

玉耀宗皱了皱眉,一指封了他的穴道,令他不能言不能动,这才继续撕扯着……

应海欲哭无泪,这才想起方才已经按照大少爷的吩咐将周围所有人都支开了,还亲手在茶水中下了药,本来是为了成全大少爷和三小姐的好事,谁知到头来居然成全了自己吗?可我们都是男的啊……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跟着是玉璎珞的声音响起:“咦?怎么关着房门?莫非大哥不在吗?”

“不在?”贺兰敏跟着开口,“你不是说耀宗要你请我们来商议事情吗?”

“是啊!”玉璎珞答应一声,“不过我瞧情形有些不对,爹娘稍等,我去敲门!”

门外,以为计划成功的玉璎珞满脸得意的冷笑,故意上前敲了敲房门,然后假装开心地回头说道:“爹,娘,房门是虚掩的,原来大哥在里面,我们进去吧……啊!这……”

随着房门被推开,映入眼帘的一幕令玉璎珞惊声尖叫起来,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玉铭煊、贺兰敏、玉玲珑等人更是吃惊不小,争先恐后的奔了过来,跟着异口同声地尖叫:“啊!这……”

大厅的地毯上,看似已经昏迷的玉耀宗与应海赤条条地搂在一起,满身都是激情过后的痕迹!尤其是应海,身上不止到处是淤青,身下的地毯上更是片片血迹,一看便知方才发生了什么:堂堂定国公府大少爷,居然与男仆……

“耀宗!”首先反应过来的贺兰敏顿时感到天仿佛塌了一般,跌跌撞撞地奔上前捡起被撕碎的衣服胡乱往他身上盖着,口中不停地尖声咒骂,“这是哪个杀千刀的如此陷害你,我非把他剁碎了喂狗不可!耀宗!耀宗你醒醒!耀宗!”

跟在众人身后的一众奴仆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各自瞪大了眼睛不敢开口,却早将方才的一幕看在了眼中。正因为如此,玉璎珞才更加气急败坏:可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大哥与三妹行好事,然后我故意带人来“捉奸”的吗?为了加强效果,我还故意带了这么多人,可……

尖叫声中,正在昏睡的玉耀宗不舒服地皱了皱眉,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面前的一切,却只是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娘?你怎么在这里?我……哎哟好难受……”

“耀宗!是谁陷害你?快说!”贺兰敏急怒交加,满身杀气腾腾,“把那个人找出来,娘要将他碎尸万段!”

理智进一步回归,玉耀宗看到旁边明显被人……过的应海,一种可怕的猜测瞬间袭上脑海,令他刷的变了脸色:“什么?这……娘!让他们出去!快让他们出去!”

“出去!出去!”贺兰敏疯了一般狠狠挥着手,“来人!将这个不要脸的奴才拖下去,乱棍打死!”

可怜应海还在昏迷之中便枉送了性命,却又向谁喊冤?不过即便杀了他又如何?那么多人都亲眼看到大少爷居然喜好男色,此事若是传了出去,他本就不怎么样的名声便算彻底毁了!

贺兰敏岂会不知这一点,当下急命玉璎珞传令下去,今日之事谁若敢多说一个字,杀无赦!一切收拾妥当,她才咬牙指着躺在床上的玉耀宗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账!平日里贪恋女色还不够,居然给我玩起男人来了!你这是要把我活活气死吗?”

玉耀宗委屈地直咬牙:“娘,我没有……”

“什么没有?”贺兰敏怒声咒骂,恨不得一个巴掌扇过去,“事实都摆在眼前,你还敢抵赖?你要尝鲜也就罢了,不会换个没人的地方吗?居然在大厅的地上乱来,你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玉耀宗更觉冤枉,然而此刻静下心来,他才发觉中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当时他是吩咐应该给玉琉璃下药的,但是为何玉琉璃喝过茶之后安然无恙,他就……莫非应海这小子办事不力,居然下错了药?

“娘!把应海给我叫来!”玉耀宗气急败坏地怒吼,“我要……”

“叫什么叫?我早已将他乱棍打死了!”贺兰敏冷哼一声,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你给我听着,这段时间哪里也不许去,呆在房间避避风头再说!”

听说应海已被乱棍打死,玉耀宗吃惊之余却又觉得庆幸:死了就死了,至少他的秘密不会曝光。此事就当是他办事不力下错了药,也不算死得冤……

便在此时,侍女青柳来报,说老爷请她去大厅议事。又狠狠教训了玉耀宗几句,贺兰敏才余怒未消地来到了大厅。不等玉铭煊开口,她便抢着说道:“老爷,我都问清楚了,是应海那个奴才心理不正常,这才给耀宗下药,意图要挟耀宗,从此飞上枝头。我已将应海乱棍打死,以正门风!”

玉铭煊自然知道此事绝非如此,但却并不多言,冷冷地看她一眼说道:“此事你去处理,不要家丑外扬即可。我此刻找你们前来,是因为皇上刚刚下旨,命璎珞姐妹三人三日后入宫参加一年一度的蔷薇盛会,你务必帮她们仔细准备!”

“蔷薇盛会?”玉璎珞不由皱了皱眉,“今日才四月初六,距离蔷薇盛会还有半个月多一天呢,怎么……”

“这是皇上的意思,”玉铭煊回答,“三日后是太后寿诞,皇上说干脆与蔷薇盛会一起举行,也好热闹热闹,让太后乐呵乐呵。”

既是皇上的意思,旁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倒是玉琉璃跟着开口:“父亲,我身有残疾,已多年不曾参加蔷薇盛会,今年更不便前往……”

“不行。”玉铭煊立刻拒绝,“照我的意思,的确不打算让你参加,然皇上早已言明:文武百官家中所有十三至二十岁的未婚女子,无论高矮胖瘦美丑,哪怕是聋哑瘸瞎等等都必须前往参加,若有抗旨不尊者必定严惩!”

此言一出,玉琉璃微微皱眉,其余人等皆面面相觑:皇上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又不是选妃……即便是选妃,难道还会选些聋哑瘸瞎的出来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第一美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