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7章: 第一美男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7章 第一美男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了三人一眼,玉铭煊接着开口:“众人皆知皇上此举必定另有用意,却不知这用意究竟是什么,你们也不必妄自揣测,只管用心准备便是,不要丢了定国公府的脸。”

众人答应一声各自散去,玉璎珞却在无人处拦住了玉琉璃,满脸狐疑:“琉璃,大哥方才不是找你前去议事吗?为何你却不在?”

“大哥突然身体不适,”玉琉璃浅浅一笑,说得云淡风轻,“我便命应海进去伺候,然后出门找张太医。不过张太医还未赶到,我便听说大哥已经没事了。”

玉璎珞越发不解:“可你为什么……”

要死了!这话也能问?难熬问她为什么不曾中计喝下那药茶吗?都怪大哥,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还在下人面前丢了那么大的脸,真是竖子不足与谋!

玉琉璃依然浅笑:“怎么?”

“没事!”玉璎珞哼了一声,转身便走,“我只是想警告你,蔷薇盛会之时安稳些,不要丢了你自己的脸!”

四月正是蔷薇盛开的时节,不过宫中这一年一度的“蔷薇盛会”却不仅仅是为了赏花,更是为了“赏人”。每年的盛会上,文武百官包括京城几大世家家中的女子皆会入宫尽展所长,一决高下,内容包括武功、诗词、歌舞、书画、女红、厨艺、茶艺等等各个方面。

自然,这番比试并非为了一决生死,倒是玩乐的意思占了大多数,也就是图个热闹,为死气沉沉的皇宫增几分生气罢了。决出优胜者之后,楚天奇便会将本届盛会的彩头赏给她,其中不乏奇珍异宝,以示皇恩浩荡。

身有残疾的玉琉璃对此类盛会自然兴致缺缺,不愿因为抗旨不尊连累定国公府才勉强入宫,又岂会像两位姐姐一般涂脂抹粉,满头珠翠?不过依然穿了一身纯黑衣裙,将长发随意梳在身后罢了。虽然简单,却说不出的绝美无双,令鸢儿可爱地看直了眼。

蔷薇园就在御花园内的东南方,占地面积十分广阔。和煦的春风之中,各色蔷薇竞相盛开,虽然多数还含苞欲放,却也已是难得一见的奇观。

蔷薇园入口,玉琉璃一眼看到那人头攒动的场景便眉头微皱,直想转身离开。就在此时,只听鸢儿悄声说道:“小姐,琅王殿下来了!”

玉琉璃闻言一回头,便看到了一双她前世今生见过的、最美的眼睛。

仿佛为了映衬“狼王”二字,那双眼睛竟真的是碧绿色的,明媚时宛如春水,深沉时如同碧潭,几乎连人的魂魄也吸了去。何况这双眼睛的主人还有着晶莹的面容和玉雕般精致的容颜,尽管脸色太过苍白,却并不妨碍他成为整个东越国乃至整个玄冰大陆最美的男子,琅王,也是狼王楚凌云!

这位东越国的不败战神似乎并不像传说中那样气势凌厉,齿爪锋利,坐在轮椅上的他一身黑衣,温婉如玉,十分宁静,甚至连脸上的神情也并不如何冷漠。

微微屈了屈膝,玉琉璃淡淡地开口:“狼王!”

楚凌云的眼中映着一张绝美的容颜,然而最令他侧目的却是那份淡如远山的清雅。不同于任何一个女子,玉琉璃的眼中没有惊惧、嘲弄或鄙夷,既不过分热切,也不刻意疏远,只是淡,显然在她眼中,一个坐在轮椅上咳血的废人与旁人没有任何两样。

眸子渐渐变得幽深,楚凌云却微微地笑了:“玉琉璃,你很好。”

是的,你很好。敢将我与路人甲乙放在相同的位置,这个梁子我跟你结下了!

玉琉璃唇线一凝,笑意淡然:“狼王此言,似乎并不是赞誉?”

楚凌云以手支颌,状甚无辜:“有吗?”

两个字出口,他却突然用洁白的手帕掩住嘴,轻轻地咳嗽了几声。站在他身后推着轮椅的白衣男子微微俯身:“凌云?”

楚凌云摆了摆手,不着痕迹地将染血的帕子收在了袖中,随即挑唇一笑,可是不等他开口说话,左丞相司正开之子司绍杰手摇折扇晃了过来,皮笑肉不笑地开口:“哟!琅王殿下也来凑热闹了?这蔷薇盛会莺莺燕燕的确不少,更不乏人间绝色,琅王倒能以最快的速度瞧出哪家小姐的身段最婀娜,说不定便可抱得美人归呢!哈哈哈哈……”

司绍杰此言乍一听去没什么,仔细一品却十分欠揍:他分明是嘲笑坐在轮椅上的楚凌云视线比正常人要低,若是平视则只能看到旁人的腰腹之间!

若是从前的不败战神,便是向天借胆司绍杰也不敢如此挑衅楚凌云。只是如今虎落平阳,所有人都认为楚凌云已失去竞争皇位的资格,而司正开父子正依附于楚凌扬,自然要寻找一切机会打击对手,好将楚凌扬捧上皇位!

如此羞辱之下,楚凌云居然并不动怒,甚至笑吟吟地说道:“司公子所言极是,这个便宜本王是赚定了,要不要趁此机会替司公子多物色几个婀娜佳人?”

“不必了!”司绍杰哗的打开折扇,鼻孔朝天地离开了,“本公子心明眼亮,自己会看,就不劳琅王费心了!”

楚凌云拂了拂衣袖,说不出的潇洒风流,更令玉琉璃暗中赞叹:好涵养,想不到遭逢巨变之后,楚凌云果然变得温润如玉了。只不过司绍杰是不是太过分了些?以为双腿健全便了不起了吗?

“哼!有什么了不起?”最看不惯这种人的鸢儿嘀嘀咕咕地说着,“八条腿的螃蟹……”

玉琉璃一怔,颇有些哭笑不得,微微低头敛衽作礼:“琅王,失陪了!”

一袭黑衣飘然远去,楚凌云又是几声轻咳,语带笑意:“不知从前关于玉琉璃卑微怯懦的传言如何传来的,但想必你也看得出,这女子绝非池中物。”

“嗯。”白衣男子开口,神情间居然有着微微的迷离,“黑色……很适合她。”

楚凌云唇线一凝,略略回头:“嗯?”

白衣男子突然打了个冷战,这才意识到冷气的来源是轮椅上的男子,所有的迷离瞬间化作冷汗自后脊梁骨刷的流了下去,并急中生智地强加了一句:“和你很相配。”

“嗯。”楚凌云满意地点头微笑,“我也这样认为。一个女子,居然如此偏爱黑色,倒是十分少见。不过如你所说,黑色很适合她,令她整个人看起来都神秘得让人想……”

因为他脸上突然出现的诡异的笑容,白衣男子越发冷汗涔涔:“怎样?”

楚凌云笑笑:“想知道?猜猜看,猜对了我便告诉你。”

白衣男子抹把冷汗:“我若猜对了,还用你告诉?何况世人谁不知狼王的心七窍玲珑,无处可猜……”

“七绝公子惊才绝艳,聪明绝顶,有什么猜不到的?”楚凌云依然笑容可掬,眸中却隐含锐利,“还有,记得帮我问候司绍杰。”

七绝公子,京城四大世家苏家家主的大公子苏天宁!苏家世代经营珠宝,几乎垄断了整个潋阳城乃至大半个东越国的珠宝生意,如同只要是东越国百姓便无人不知不败战神楚凌云一样,只要是珠宝行业便无人不知苏家“碧麟堂”金字招牌,分号早已开遍全国,童叟无欺!

正因为如此,苏家家底之丰厚令人咂舌,跃居四大世家之首。而苏天宁年方八岁之时,便已其独到的眼光和敏锐的商业直觉为碧麟堂做成了一笔盈利万两黄金的生意,被称为“商界神童”,自此一战成名。

成人之后,苏天宁更是多方展露才华,琴棋书画诗酒茶无一不精,人送外号“七绝公子”。只不过世人皆不知的是,这位七绝公子真正绝的并非这些风雅之事,而是他独步天下的武功。

“罢了哟!”苏天宁叹口气,推着他进了蔷薇园,“在你面前,还说什么七绝六绝?就算十绝二十绝,照样被你吃得死死的!”

楚凌云“温柔”地笑笑:“我喜欢你啊,不吃你吃谁?”

呃……

苏天宁抖抖一身的鸡皮疙瘩,顺便揉揉发麻的头皮: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暧昧?

“放心,我没有断袖之癖。”没打算将这位生死之交吓死,楚凌云好心地开口,“而且如今我最感兴趣的是父皇大张旗鼓地举行这次蔷薇盛会,究竟有什么目的?”

说话间,二人已经来到蔷薇盛开的花圃附近,只见旁边的凉亭内外已经摆满了珍馐佳肴,阵阵香气随风而来,令人食欲大动。方才在楚凌云面前耀武扬威的司绍杰正摇头晃脑地与面前的女子说着什么,完全不曾注意到两人的到来。

想起楚凌云嘱咐自己要问候这位没脑子的公子哥儿,苏天宁挠了挠头,上下左右逡巡了一番,突然贼兮兮地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狼王的肩膀:“凌云,那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抬头一看,楚凌云挑了挑双眉,跟着手指微动,一缕凌厉的指风已激射而出,紧跟着,一个硕大的马蜂窝砰的一声砸到了司绍杰的头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选妃?吓死人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