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目录] > 第8章: 选妃?吓死人了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

第8章 选妃?吓死人了

欲念无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司绍杰虽是丞相之子,平日却不学无术,虽然学了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也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哪里躲得开狼王的突然袭击?一瞬间被砸个正着的他哎呀一声痛叫,不等他反应过来,被惹恼的马蜂便轰的一声振翅将他围在了中间,劈头盖脸地蛰了下去!

“啊!啊!呀!哎呀……”司绍杰狼狈不堪地挥舞着双手,只感裸露的肌肤不断传来尖锐的剧痛,登时连蹦带跳地尖叫起来,“救命!快来人!你们……你们这帮废物!还不快来帮忙……啊!呀……”

一干随从早已傻了眼,此时才如梦初醒,各自脱下外衣扑打起来。旁观众人虽有心帮忙,却都有些怵头这些极具攻击力的小家伙,早已远远地闪在了一旁。

幸好马蜂虽然众多,却也敌不过众人的合力扑打,总算连死带逃地被解决掉了。可怜司绍杰已被蛰得面目全非,浑身上下剧痛不堪,哪里还有心思参加什么蔷薇盛会?立刻便在众奴仆的护送下狼狈不堪地离开了!

楚凌云斜倚在轮椅上,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清闲模样:“当我是以德报怨的君子吗?”

苏天宁摇头叹息:君子?上辈子的事儿了!自从三年前遭逢巨变,原先的楚凌云就已经死了,如今的他……

一旁的玉琉璃早已看出了端倪,不由手扶额头微微苦笑:方才是哪只脑细胞夸狼王有涵养、温润如玉的?捏出来五马分尸!他分明就是睚眦必报、眼里容不下半粒沙子嘛!

因为狼王的高端,旁人皆不曾瞧出破绽,只当这是个不大不小的意外,很快便将之抛诸脑后了。

“活该!”鸢儿开心地拍了拍手,只觉大快人心,“让他对琅王殿下不敬,天都不容!哈哈!果然是只八条腿的螃蟹,几只马蜂便让他死挺了……”

“不要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玉琉璃警告般看了她一眼,心下却也觉得有些好笑。

鸢儿吐了吐舌头,乖乖答应:“是,小姐!”

横竖不曾打算展示任何才艺,玉琉璃捡了个比较偏远的角落坐了下来。片刻后,文武百官包括京城几大世家的适龄小姐陆续赶到,个个满头珠翠,光鲜亮丽,显然都有心拔得头筹,好给人惊鸿一瞥的惊艳之感。

“皇上驾到……”

一声通传,王冠龙袍的帝王楚天奇与盛装的皇后梅霜影在众人的簇拥下缓步而来,一派皇家风范。众人立刻跪拜见礼,山呼万岁:“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皇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平身!”楚天奇携梅皇后落座,笑容可掬,“今日蔷薇盛会,以玩乐为主,更为博太后一乐,不必太过拘谨!有请太后!”

楚天奇的生母、太后景文秀已年近七十,却依然精神矍铄,鹤发童颜,是个极为慈祥的老太太。面对众人的参拜,她点头为礼,自有一种皇室中人的雍容华贵。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比试正式开始,并很快决出了胜负。左丞相司正开之女司冰凝厨艺了得,右丞相温承之之女温颜羽诗词第一,礼部尚书曹家运之女曹淑娴舞艺高超……玉玲珑一向自诩琴艺过人,果然无人能与争锋,顺利拔得头筹。

为了力压群芳,众女使劲浑身解数,场面激烈而热闹,令许久不曾见过这番场景的太后十分开心,越发红光满面。

随着各项比试决出胜负,这场蔷薇盛会终于接近尾声。楚天奇龙颜大悦,站起身说道:“各位姑娘辛苦了!为了犒劳诸位,人人皆有封赏!来人!”

一声令下,早有内侍端了托盘出来,上面放了几十个各色各样的荷包。楚天奇微微一笑,眸中突然浮现出一丝异样的光芒:“各位姑娘,荷包内的物件各不相同,有贵有贱,今日咱们也来瞧瞧各位的运气如何……不准打开荷包,各自挑选。”

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异样,楚凌云不由心中一动,一股预感随即升起:莫非……

既是皇上赏赐,众女自然不敢推辞,纷纷上前挑选。玉琉璃不愿起身,远远看到托盘内一个银灰色的荷包甚是素雅,便低声吩咐身后的鸢儿:“鸢儿,去替我将那个银灰色荷包拿过来吧。”

鸢儿答应一声,上前将荷包取了过来,好奇地翻看着:“小姐,打开看看吗?”

玉琉璃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看吧。”

鸢儿迫不及待地打开荷包,顿时惊喜万分地叫了起来:“哇!好漂亮!小姐你眼光真好……”

那是一支白玉打造的蝴蝶钗,雪白得没有一丝杂色,一看便知绝对是上上之品,少说也值数万两!旁边只拿到一件千把两的玉镯的玉玲珑登时妒忌万分,故意笑得十分温和:“三妹,我瞧你平日也不爱戴首饰,不如我们交换如何?我瞧这蝴蝶钗挺适合我……”

不要脸!鸢儿大怒,玉琉璃却已淡淡地答应了一声:“二姐喜欢,只管拿去就是。鸢儿。”

主子既已下令,鸢儿只得将蝴蝶钗连同荷包交给玉玲珑,同时将她的玉镯拿过来,气哼哼地退在了一旁,口中兀自念念有词。玉琉璃也不在意,只管安静地坐着。

见众女都已拿到了荷包,楚天奇才袍袖一挥,语出惊人:“诸位,其实朕将蔷薇盛会提至今日举行,一来是为了太后寿诞,二来……也是最主要的一点,乃是为了给云儿选妃!”

此语一出,众人先是有了片刻的寂静,继而哄的一片哗然:什么?给琅王楚凌云选妃?这……

玄冰大陆本由一国统治,后分裂为东越、西朗、南幽、北罗四个国家。西朗国临近沙漠,南幽国湿re多雨,北罗国三面雪山,自然条件均比较恶劣。唯有东越国位于富庶而冬暖夏凉的东部地区,一派繁华。正因为如此,三国不惜连年发动大规模的战争,试图侵占东越国的国土,甚至逐鹿中原。

东越国国富民强,兵强马壮,屡次打退了三国的进攻。但其以一国之力对抗三个国家的轮番进攻,自然越来越是吃力,竟渐渐被三国侵占了西、北、南三面边境的大片国土。三国尝到了甜头,越发一发不可收拾,企图一鼓作气灭掉东越国,分其国土。

就在此时,东越国不败神话、战神楚凌云横空出世,震惊天下!他率领亲自训练出来的骁勇善战的百万楚家军万里出征,所向披靡,硬是将三国全部赶回了他们的老家,收复了全部的失地,继而迫使三国签下了和平盟约,以其凌厉的气势和锐不可当的作风赢得了“狼王”的美誉,一时无人能出其右!

然而天妒英才,三年前望月关一役琅王战败,不仅令三万楚家军全军覆没,自己也身中剧毒、整日咳血,而且右腿落下残疾,从此成为废人!之后,琅王深居简出,战神云云,更是几乎变成了一个远去的传说……

据传言,近日来琅王体内的剧毒越发严重,眼看就要不治身亡。更有传言说琅王曾经纳过几名妾室,但每次行房之后,那些女子都会因为中毒身亡!

今日骤然听闻楚天奇要为琅王选妃,怎能不令众女恐惧变色?怪不得今日的蔷薇盛会凡是符合要求的未婚女子都要参加,显然是怕消息万一走漏,众女皆借口不来……

短暂的意外之后,楚凌云神情不变,暗中咬牙:“老头子敢阴我?他不是说请我来瞧热闹吗?”

苏天宁强忍笑意:“是来瞧热闹,不过是让旁人瞧你的热闹……”

假装不曾看到众人的反应,楚天奇已经回头看向了楚凌云,笑容可掬:“云儿,比试已经结束,众位姑娘个个才、色、艺三绝,你最中意哪位?告诉父皇,父皇立刻为你们赐婚!”

此语更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令方才拔得头筹的玉玲珑、司冰凝、温颜羽等人花容失色,拼命向后缩着身体,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到九霄云外:可恶!早知如此,方才便不要那么卖力了!万一被琅王看中,岂不是性命不保?即便保住性命,这一辈子岂不也毁了?

同样恐惧的还有柳家家主之女柳逸雪。日前内侍徐德贵曾奉皇命去柳家为琅王提亲,被她好一顿冷嘲热讽,万一楚凌云借机报复……

然而众人的担心似乎皆是多余,待众人哗声稍减,斜倚在轮椅上的楚凌云才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父皇,我说过如今还没有娶妻的打算……”

“朕知道你一定会这样说。”楚天奇立刻打断他的话,眼中的复杂唯有他自己知道,“云儿,你已到了婚配的年龄,且曾为东越国立下赫赫战功,身边是该有个贴心的人儿说说话了!你既不愿自己挑选,父皇为你做主也是一样!众位姑娘,取出荷包内的物件!”

众女不解,却不敢违抗圣命,只得将荷包内的物件取了出来,但见玉佩、玉镯、金钗等等琳琅满目,各不相同。楚天奇手捻胡须微微一笑,朗声说道:“朕早知云儿会害羞,必定不好意思当众选妃,因此将一支白玉蝴蝶钗混在了所有首饰之中,哪位姑娘拿到了这支蝴蝶钗,便是云儿的王妃!”

顿时,全场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寻找着那支要命的白玉蝴蝶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唯一的剑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