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目录] > 第21章: 崩塌,真的好恨你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第21章 崩塌,真的好恨你

美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侯云歌直勾勾地瞪着身上的轩辕长倾,周身燥热血液沸腾,明亮的双眸布满血红的丝线,火辣辣的目光倒像是在热切期盼着什么。

殊不知,她在逼他下去。

他却会错了意,讥讽一笑,“这就是你的伎俩?”

她不言语,他以为她默认。

“还以为你只是来送衣服!”他怒道。“竟是又在算计!”

他温凉的手指捏紧她尖巧的下巴,“我最厌恶耍心机手段的女人!怨恨每一个毒蝎心肠的女子!”

夏侯云歌双目赤红,浑身汗湿,发丝黏在脸上,更显妩媚诱.惑。

他的大手用力抵着她纤弱瘦小的身体。狞声邪笑,“你就这么想成为我的女人?不惜下药?”

夏侯云歌紧紧咬住牙关,努力想动一动手指,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挣扎着瞪大眼睛看向殿内的东朔,那么热切的希望他能伸出援助之手,东朔却已低头退了出去。

还十分识趣地将殿门关紧,亲自守在殿外,以防有人打扰。

有东朔守护,但凭全军万马,只怕也进不来。

夏侯云歌绝望地闭上眼,又恨又怒,即便点穴,周身也在不住地颤抖着。

“我很好奇,你何时下的手。”他干热嗓音透着沙哑,温热的气息扫过夏侯云歌的耳畔脖颈,深嗅一口她身上淡淡的体香。声音变得低沉,清晰的理智正在一点一点崩塌。

“我最厌恶女子身上的脂粉味,你从小偏偏喜欢满身异香。”他拖着长音,“怎么?现在为了迎合我,连你的喜好都改变了?”

夏侯云歌的身体猛地绷紧,明明厌恶他的碰触,却在心底的最深处热切地期盼着,他能给她更多的清凉滋润燥渴。

他的手指沿着她的脸颊一点一点抚.摸,明明他也在抵触碰触她,又控制不住狂热的欲.望催使,慰籍他那变得愈来愈空虚无底的身体。

“长公主,你可记得你曾经说过,我一介低微质子,配不上你高贵的身份?可还记得,你在我吃食里下毒的残忍?记得你说过,北越永远敌不过南耀强大,世世臣服在南耀之下?”他说着,大手愈加用力,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刺痛的淤痕。

“我一次次告诉自己,童言无忌何须在意。告诉自己,成王败寇,沦落人下该受那样的羞辱!每当我午夜梦回,梦见自己从高崖坠落,感受剧毒穿心蚀骨的剧痛,我就恨不能将你一点一点捏碎,挫骨扬灰!”

他怒吼着,一把扯碎她的衣服,死死按住她的肩膀,一对黑眸似能喷出灼烫的烈焰。如被激怒的魔兽,将他往日里的闲淡清雅飘逸如仙,一点一点蚕食殆尽。

“我真的好恨你!”他咬牙切齿,字字如刀。

被他紧锁在心底十年的恨意,终于如洪水决堤,奔涌而出。

“十年了,我一步一步向上攀爬,只为有朝一日重回这片土地,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你面前,看着你臣服在我脚下。”

夏侯云歌手脚僵冷,在他火热的注视下,她的目光渐渐迷离涣散,竟有些分不清楚今夕何夕,身在何处。

耳边传来他淬毒的声音,“只要你活着,我亦活着,绝不放过你。”

她的心口传来莫名一丝抽痛,鼻端是他身上淡淡的兰花幽香,还有殿内香炉袅袅飘散的清浅异香。

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

他亦已分不清楚她是谁,亦辨不明晰到底在做什么。

一切任由本能的操控……

依稀殿外有人说话,是夏侯七夕和东朔。夏侯七夕已恼怒,娇声怒喝。

“我要见王爷!”

“王爷已就寝。”

“我是襄国公主,你胆敢忤逆本公主的意思!”

“王爷已就寝。”

“再不放行,本公主就告到国主那里,处置你个小小侍卫!”

“王爷已就寝。”

“大胆!滚开!”

“王爷已就寝。”

东朔好像只会这一句话,不管夏侯七夕如何威逼,也只说这一句话,不轻不重不急不缓,却坚定如山风雨不动。

臂粗的高烛燃尽而灭,殿内光线昏暗,只有窗外明月渗透进来的浅淡银辉。照不亮那一室风光旖旎,只有厚重的喘息乱人心扉。

次日清晨,天刚放亮,夏侯云歌猛地清醒过来。

身体好像被车子碾过,每一个骨节都酸痛麻木。

不知何时已解穴可以动弹,盯着身侧轩辕长倾熟睡的俊美容颜,恨不能拿一把刀子刺穿他的胸膛。

跌跌撞撞逃下床,胡乱穿上衣服,就冲出琼华殿。

轩辕长倾缓缓睁开黑色的眸子,望着床.上那一抹刺目的胭红,眼神愈加深邃。

她嫁给祁梓墨八年,居然还是处子之身。

隐约之间,竟不觉唇边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心情莫名变得舒畅。

夏侯云歌跑出琼华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还守在殿外的东朔。脊背笔直地走出那扇朱红宫门,竟迎面撞见了亦守在宫门外一夜的夏侯七夕。

一夜未睡的倦容,目光通红,泣血一般瞪着夏侯云歌。夏侯云歌亦不动声色地盯着夏侯七夕,不卑不亢不躲不避,透着一丝彻骨的冰寒。

竟有一瞬骇得夏侯七夕乱了阵脚,娇声一笑,“姐姐一夜都在摄政王寝宫作何?”

“孤男寡女,你说能做什么。”

“你们!”夏侯七夕气得一口气喘不上来,眼中瞬即盈上一层水雾,厉声喝道,“你,你,你无耻!”

夏侯云歌淡淡“哦”了一声,“我没在汤里和香炉里下药。”

轩辕长倾怒极乱了理智,以为是她设计迷惑他。她可真真清楚,一定是夏侯七夕动了手脚,否则俩人岂能双双身中媚药。

夏侯七夕想要迷惑轩辕长倾,却不料,马失前蹄,害夏侯云歌和轩辕长倾中了计。

“你休要污蔑我!我乃越国襄国公主,岂能做此下作之事!”夏侯七夕扬起臻首,理直气壮之态,显然早已毁灭所有证据。

夏侯云歌耻笑一声,背地里不知多少人谩骂夏侯七夕通敌叛国,居然还为一个“襄国”封号,沾沾自喜。

一个不忠不孝之人,又能在北越得到多大信任?

“夏侯云歌,我与长倾哥哥从小就有婚约在身,你休想从中作梗!”夏侯七夕的目光怨毒地落在夏侯云歌白.皙脖颈上的青紫痕迹,眼中水汽氤氲。

“我还没将他放在眼里!”夏侯云歌傲声冷道。

夏侯七夕已气得娇躯颤颤,“你以为失.身于长倾哥哥,他就能放过你?成为他的女人?呵!夏侯云歌,上次你命大!”她咬牙切齿,声音狠毒。

“我发誓,早晚让你死在我手上!”

夏侯云歌抚.摸一下额头结痂的伤口,脑海里浮现一丝微弱的声音,那是这副身体本尊死前最后残存的记忆。

“皇后姐姐,十年前我说过,终有一日会亲手杀了你。”

夏侯云歌目光冷若寒霜,唇边勾起一丝残佞笑靥,吓得夏侯七夕竟有一瞬畏惧了。

借尸重生这份大恩,就用夏侯七夕的性命,来偿还。

再不看夏侯七夕一眼,转身举步远去。

只剩下夏侯七夕目如钢刀,瞪着夏侯云歌远去的背影,恨不能将她现在就千刀万剐。

她们没看到,轩辕长倾就站在琼华殿前的高阶上。口中玩味地呢喃一声,“还没将我放在眼里?夏侯云歌,话别说的太早。”

回到鸾凤宫,夏侯云歌就跌倒在榻上。浑身骨头酸痛难耐,忍了好一会才撑起身体,盘腿坐在榻上调息。

命春柳打来热水沐浴,在水中洗了许久,还觉得洗不掉轩辕长倾残留在身上的气味,还有那满身刺目的痕迹。

她用力搓洗,心中一遍遍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南枫,南枫,南枫,南枫……

你在哪里?

若世间真有鬼魂,你可会出现在我身边?回来看我一次?

为何,自你死后,我从不曾梦见过你?哪怕一次也好。

疲惫又无力地将自己浸入到温热的水中,任由沉沉的水压顶而来,收走所有可以呼吸的空气。

若可以穿越,那么若她在这里死去,将身在何处?会不会回到南枫的身边?将这里所有的痛苦与折磨,统统抛下不再回来?

她这样想着,便沉得更深更深,憋得意识涣散还不愿起身。

朦胧之间,似看到南枫一把将她从枪口下推开,用他的血肉之躯挡下穿堂而过的子弹。她听到他最后一缕声音飘在耳畔,那样真切清晰,似回到了那个血色的夜晚。

“歌歌!好好活着。”

歌歌,好好活着……

歌歌,你笑一个,不笑不给你糖吃。

歌歌,我发誓,只要有我在,一定保护你再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歌歌,这个任务很危险,若情况不对,你就先走,不用管我。

“哗啦”一片水声,夏侯云歌的身体被人从水中猛地拽起。大口大口喘息,迷离的意识渐渐回迁,耳边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还有那股淡淡的幽兰香味。

“你想死吗?”他愤怒地吼了一嗓子。

她微微睁开眼,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一个男子,一把裹住她湿漉漉的身体,将她丢在榻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协议,永不再回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