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目录] > 第22章: 协议,永不再回头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第22章 协议,永不再回头

美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侯云歌摔在榻上,憋在胸腔里的一口滞气,猛地提了上来。顿时舒服很多,头脑也渐显清晰。

瞪向轩辕长倾,清冷的眸子喷出两簇灼焰。

他一袭朝服还未换下,漆黑的眸子似能吸附万物般深邃,“想死?十日后,成全你。”

夏侯云歌一把拽过被子,将自己蒙在下面,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沉默,许久。

传来他离去的脚步声,还有那霸气的一声低喝。

“不许皇后再踏出鸾凤宫一步。”

厚重宫门阖闭,轰然压于心底。

夏侯云歌一把掀开被子,门窗紧闭的鸾凤宫,已成为一座再无自由的金色牢笼。

轩辕长倾留下四个婢女……梅、兰、竹、菊。各个面色肃冷,行事谨锐,一看便知身手不凡,且只效忠轩辕长倾。她们严密看护夏侯云歌的衣食住行,生怕她再寻短见。

国主轩辕景宏日日送珠宝绫罗到鸾凤宫,都是不菲之物,以此彰显北越对南耀皇室的善待。

太医日日来鸾凤宫请脉,用最好的秘制膏药为夏侯云歌治伤去疤。

在登基大典的前一日,夏侯云歌头上疤痕已极难看出痕迹。

这几日,夏侯云歌趁没人便偷偷锻炼。这副嬴弱身体,必须强健起来,才可在风诡云谲的时代有资本存活。经历那日水下窒息,她已愈加清楚明白,南枫用性命换来的生命,绝不允许她再放弃。

春柳一抓住入内服侍的机会,总是要当着梅兰竹菊的面,大肆赞扬一番摄政王威武英勇。当着夏侯云歌的面,又贬一阵南耀出逃皇帝……祁梓墨。

对于祁梓墨,夏侯云歌在外略有耳闻。

他是南耀权臣的嫡长子,据说生得风度翩翩,倜傥风流,倾倒一片少女芳心。

八年前,十岁的长公主夏侯云歌,亦是指名要嫁给祁梓墨。先皇宠溺爱女,便允了这桩婚事,还将江山社稷,皇位宝座传给祁梓墨。岂料,那祁梓墨并非胸怀大志之人,整日沉迷玩乐吃喝,时常与宫里太监喝的酩酊大醉,抱在一起滚在龙床上。大家都知祁梓墨和太监也闹不出什么乱子,到底于理不合,而祁梓墨寝宫从没有宫女侍奉,那是先皇遗诏中一条规定,他此生只能有夏侯云歌一个女人。他和太监们胡闹,朝堂上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他愈加沉迷与太监们撕闹,只要见到貌美的太监,就要收入宫中圈养,一起饮酒作乐,嬉闹通宵,连次日早朝也延误,甚至彻底罢朝。在最近两年,他愈发不成体统,时常与一群太监前呼后拥,上朝还抱着一坛酒,一边饮酒斗蛐蛐和身边貌美太监调笑,一边听朝臣奏报国情。凡事都一句“准准准”,大臣们力谏无效,皆叹息摇头。

这样的皇帝,亡国只是迟早。

倒是在北越大军兵临城下时,逃跑的倒是迅速,而且至今也没抓住祁梓墨踪影。一直都是轩辕长倾一块心病,可那人就好像凭空蒸发了般,没有任何线索。

轩辕景宏登基大典前一晚,夏侯云歌望着桌案上,那金光闪闪的凤袍凤冠,满目金华,荣贵显赫。

她将一张字条递给名叫竹的宫女,命她传给轩辕长倾。

一直等到亥时,宫门都落了锁,轩辕长倾才翩翩而来。

他一身暗色常服,刻意夜深人静,低调前来,没有惊动任何人。足见他亦避讳,不想有任何流言蜚语传遍京都,从而影响政局安稳。

夏侯云歌急忙转身背对他。俩人已有夫妻之实,即便身为现代人思想开放,将那种事视为正常生理需要,依旧羞于与他正面相对。

“明日之后,放我离宫。”她开门见山。

轩辕长倾背对月光而立,窗外的婆娑树影正印在他身上,更显得神色阴郁不定。

今夜十五,皓月当空,梦幻般的皎洁银辉笼罩一片灯火阑珊的琉璃宫城。

“若摄政王不肯答应,休想明日我出现在大典上!”夏侯云歌抓紧双拳,口气极为坚定,毫无转圜余地。

轩辕长倾轻启薄唇,声音平淡,“不怕我杀了小桃?”

“一个宫女而已,我还不放在眼里。”夏侯云歌冷嗤一声。

轩辕长倾眼底掠过一丝惊讶,随即平静下来,“也是,你向来心肠歹毒。与你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宫女又算得了什么。”

在轩辕长倾的记忆里,小桃和夏侯云歌的感情极为深笃,虽是主仆却胜似姐妹。曾经夏侯云歌儿时还向父皇要求封小桃为郡主,怎奈小桃出身寒微,族里亲系有获重罪之臣,不得加封。

“今日我只要摄政王一句话。”夏侯云歌回头对上轩辕长倾的冷眸。

“不放你,又如何?”他不屑一哂。

“皇后莅临大典,为显荣华,满身金饰,我自会吞金而亡。”她坚若磐石的口气,终于看到轩辕长倾脸上掠过一丝阴寒。

半晌,他笑了。

“夏侯云歌,你对自己也这么狠。”

“你想要的,我给你。我想要的,只有自由。”夏侯云歌拿出早就写好的协议书,只等轩辕长倾盖上他专属的印章。

他眸子里流露出遮掩不住的怒意。

“摄政王,现已临近子时,大典辰时开始。这么短的时间,你没有功夫去寻一个与我相似的女子替代。”夏侯云歌脸上浮现一丝得意。

轩辕长倾忽然笑了,“夏侯云歌,这几日你极为安静,便是等最后时机,与我谈条件。”

“是的。”

轩辕长倾气怒的指了指她,一把夺下那协议,瞥一眼白纸黑字,波澜不惊地拿出印章盖在上面。

夏侯云歌将协议折叠好,放入怀中,“从今往后,你是你高贵显赫的摄政王,我是草民一介,再无往来。”

他冷哼一声,转身离开鸾凤宫,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六月十六,越国正式建国,国号昌景。

夏侯云歌一袭正黄凤袍,长裙逶迤,手捧国玺宝盒,走在长长的蟠龙玉阶之上。两侧是朝中大臣,左边是北越重臣,右边是南耀旧臣。

她走过那旷远的长阶,一步步走向高耸的神台。耳边传来窸窣的鄙斥之声,说她身为南耀皇室嫡系血脉,卖国辱权,懦弱臣服北越。一旦国玺交给轩辕景宏,便意味着,南耀已正式让权新成立的越国。

而南耀国,自此彻底沉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成为一段过去。

夏侯云歌神色淡漠。她不是真正的夏侯云歌,没有义务担负起南耀复国的大任,亦没有那个本事重振一个已经亡灭的国家。

在一片肃远的号角声中,夏侯云歌端重地将手中国玺宝盒交到轩辕景宏手中。

望向站在神台一侧的轩辕长倾,他一袭暗紫色金纹蟒袍,在日光下熠熠闪耀,霸气睥睨之姿恍惚间已胜过那一袭明黄龙袍的煊赫刺目。

他要国泰民安的一国大统,她只要自由自在的海阔天空。

轩辕景宏捧着宝盒,对夏侯云歌意味深长一笑,那笑容中隐藏的深邃繁杂,夏侯云歌没心思细细分辨。

只要过了今日,一切都不再与她有任何关系。

轩辕景宏高举国玺,脚下百官臣服,万岁之音远传云霄。

宫中大摆盛宴,庆贺越国建立,比犒赏三军盛宴更为盛大。百官携带家眷出席,吉言贺词不绝于耳。

夏侯云歌端坐在高位一侧,正对面便是轩辕长倾和襄国公主夏侯七夕的坐席。

整个筵席,她不曾抬眸看对面一眼,眼稍还是不经意瞥见,夏侯七夕殷勤为轩辕长倾斟酒剥果,当众毫不避讳。甚至几次探身轻倚在轩辕长倾身畔,引来底下一片嗤笑议论。

夏侯七夕如此卖力,只盼望他俩传言四起,促成他们婚事尽早落实。

轩辕长倾亦不避忌,只是向来神色淡漠,若即若离,让人难以捉摸深沉心思。

筵席上唯独缺少上官麟越。自从上次被轩辕长倾派去镇压暴乱,一直未归。听说乱党极为狡猾,几次设计让上官麟越扑空,连个影子都抓不到。

上官麟越百战百胜从不失手,竟被不足千人的一只小队伍几次耍戏败战。上奏朝廷,不伏诛乱党魁首,绝不返城。

越国建立,定国都皇城。南方四季如春,气候湿润,不似北方戈壁草原常年风沙,气温寒冷。还暂居在北方的皇家女眷,也已在护卫的护送下,启程南迁入宫。

这几日也快到了。

觥筹交错,歌舞升平之间,一个风尘仆仆的小兵,在侍从的带领下,俯身在轩辕长倾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只见他脸色大变。

高位上的轩辕景宏察觉不对,掩嘴咳嗽一阵,他身体向来病弱。探身到轩辕长倾一侧,询问发生何事。

轩辕长倾只低声道了一句,“小事,无妨。皇弟暂且离去。”

夏侯云歌见轩辕长倾行色匆忙,知道他这一去只怕几日都未必回来。忙打翻一杯酒水在身上,慌忙在春柳的搀扶下起身离席。

夏侯七夕见他们先后离去,气怒得捏在手中的碧玉酒盏微微颤抖,溅出几滴清液。谎称醉酒头昏,起身行礼告辞,搀着碧倩的手,也离去了。

夏侯云歌在殿外拦住轩辕长倾,只见他一对眸子泛着一抹猩红,似已急怒到极点。

“王爷答应放我离宫,可会守诺?”她问。

“本王向来重信守诺,从不食言。”他逼近夏侯云歌一步,“若你再被我抓住,便怪不得本王了。”

夏侯云歌从他身上嗅到了浓烈的危险气息。现在的夏侯云歌对轩辕长倾已没有利用价值,一旦再被他抓住,便是毫无顾忌的报复开始。

“一旦走了,便是永远。”她口气决绝。

轩辕长倾高颀的身体隐隐一颤,黑眸沉了沉,薄唇轻抿,“但愿。”

他吩咐侍从将天牢内的小桃放出来,让梅兰竹菊安排夏侯云歌离宫事宜,而他则带着人马匆匆离宫。

他神态如此紧急,连刻骨大恨都懒得理会,足见发生之事对他多么重要。

夏侯云歌回到鸾凤宫,小桃已被人放回。

小桃脸色苍白,清瘦许多,容色憔悴。一见到夏侯云歌便哭着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可有人虐待你?”夏侯云歌凝声问。

小桃摇摇头。

“那就收起你的眼泪!”

小桃赶紧噤声,不再哭泣。

夏侯云歌将一套民服丢给小桃,“换好衣服,跟我走。”

临近子夜时分,夜深阑静。

夏侯云歌也换好民妇衣服,贴身带了点珠宝银两,便跟着梅兰竹菊四人,走出鸾凤宫。

没想到,夏侯七夕居然守在宫外,一脸冰冷地傲视夏侯云歌。

“这么晚了,皇后娘娘打算去哪?”夏侯七夕眼底精光流转,自然盘算着,这样的秘密会不会换来大功一件。

……本章完结,下一章“ 跳湖,百姓祭河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