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目录] > 第23章: 跳湖,百姓祭河神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第23章 跳湖,百姓祭河神

美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襄国公主,是主子吩咐。”竹恭敬上前,悄声回禀。

“长倾哥哥会放过她?”夏侯七夕好像听到一个天下的笑话,笑得头上珠钗摇曳。“还是说……”她拖着长音,目光怨毒地盯着夏侯云歌,“你们几个被她的狡诈把戏给骗了!”

“确实是主子吩咐,还望公主放行。”菊道。

夏侯七夕低眸衡量稍许,她确实在轩辕长倾处见过这四个宫女,且也是亲眼见到轩辕长倾派到鸾凤宫看护夏侯云歌。

只是……

就这么轻易放过夏侯云歌?她不甘心。

“皇上知道吗?放走前朝皇后,不需要通禀皇上吗?”夏侯七夕厉声道。

“襄国公主,皇上都听我们主子的,还需回禀皇上?”梅闷哼一声,噎得夏侯七夕哑口无言。

“襄国公主不是想嫁给我们主子为妃?怎还反驳主子意思?”兰睨了一眼夏侯七夕,目光鄙夷。

夏侯七夕忙娇声掩嘴一笑,退后一步。“既然是长倾哥哥的意思,本公主岂好耽搁。”

心里却暗自发狠,待日后成为摄政王妃,一定将这四个丫头割舌凌迟。

“有句话,我想对襄国公主说。”夏侯云歌越过竹菊,来到夏侯七夕身边,“有一句话,我想还给你。”

夏侯七夕目光如刺,“什么话?”

夏侯云歌俯身在夏侯七夕的耳边,一字一顿,无比清晰地道,“终有一日,会让你死在我手上。”

夏侯云歌唇边绽放灿烂如花的笑容,竟吓得夏侯七夕猛地退后一步。

“暂时让你多活些时日,小心一些,你的命我看上了。”话落,夏侯云歌与梅兰竹菊四人,沿着僻静小路往宫门而去。

夏侯七夕站在鸾凤宫前许久,仍不能从方才夏侯云歌灿烂笑容中回魂。她从那抹如花笑靥中,嗅到了死神迫近的森冷气息。

一向懦弱好欺的夏侯云歌,何时有了这样的本事!她不相信,一定是看错了。

走出那座巍峨皇宫的那一刻,夏侯云歌如释重负,长吐一口气。

梅兰竹菊却不肯离去,反而跟着夏侯云歌,以护送之名继续紧跟其后。

夏侯云歌冷哼一声,轩辕长倾啊轩辕长倾,这就是你的守诺重信!

派四个干练手下跟稍,不管逃到哪里都被他了如指掌。

小桃对夏侯七夕恨得牙根发痒,离开皇宫许久还在暗咬银牙,“夏侯七夕算什么东西!她只是南耀王侯的一个小小郡主!先皇见她模样姣好,性情乖巧,才会收为养女,封为公主。有意将来南耀北越和亲,将七公主嫁给在南耀为质子的摄政王。岂料,成为公主后,性情大变,表面乖张伶俐,暗地里骄横跋扈不可一世。小人得志,还能猖狂几时!”

夏侯云歌笑了笑,若不是自保为先。被她盯上的猎物,不出三日,必成一具死尸。

一路离开皇城,在天亮时分找到一个小客栈暂时落脚。

有四个守门神,也可高枕无忧,并不担心什么流匪暴民忽然袭击。

压低声音告诉小桃,时刻保持机敏,她会寻找良机逃过梅兰竹菊的监控。小桃竟然连睡觉都不敢,始终坐在凳上,瞪着一双眼睛,监视外面的四个人。

夏侯云歌摇摇头,躺在床上休养精神。

朦胧睡意间,听见外面她们四个低声议论着什么,夏侯云歌也终于明白为何轩辕长倾那么紧张,带着一队人马出宫而去。

原来乱党劫持了北越皇室女眷,太后还有轩辕景宏的几位妃子,包括轩辕长倾府上的女眷,一同在官路上失去踪迹。

“不知主人能否救出依依姑娘。”

“依依姑娘若有毫厘折损,主人定会踏平乱党巢穴,杀尽其家眷雪恨。”

依依姑娘?

夏侯云歌翻身裹紧被子,看来是对轩辕长倾很重要的人。

次日一早,又起来赶路。

夏侯云歌亦不知去哪里,只一路往南走。见机行事,待甩掉她们四个再做打算。

来到一个临水而居的小镇……太平镇。

这里三面临水,风景雅致,气温也不再那么燥热,而梅兰竹菊四人还是难以承受,有中暑之象。她们四个来自北方,那里的气温远比南方低很多,初来异地,肯定难以适应。

她们一行六个女子,头戴垂纱斗笠,突然出现在太平镇的大街上,百姓们虽看不见她们容貌,却能从曼妙身段猜出容色不错。有好奇,亦有惊艳,也有人私语几句。

“恰逢战乱初定,今年祭河神民间组织的极为隆重,附近州县都修建了画舫前来太平湖求太平。”

“明日就是河神娶妻,祭河神,她们是来扮新娘子的吧。”

“也可能是哪家大户小姐,来观礼求姻缘的。”

有人已作揖拜苍天,“求苍天赐一位明君圣主,给百姓好日子过。莫要再像前朝皇帝般昏庸无能。”

一个人赶紧拽了拽那人,“以前朝昏君祁梓墨,与当今圣上相比,你不要命了。”

那人吓得赶紧连连打自己嘴巴子,这才捂嘴跑了。

薄纱之下,夏侯云歌唇角轻勾。

一提起祁梓墨,小桃就一肚子怒火。愤愤小声嘟囔,“那个昏君!庸碌无为,浑浑噩噩八年,整个江山都叫他给败了!听说逃跑的时候,宫里圈养的那几个貌美太监,都带走了!亏他也不怕丢尽祁家世代脸面,待他死后,看他如何面见先皇,面见他们祁家列祖列宗!让他下十八层地狱,受尽油煎火烧之苦!”

夏侯云歌回头瞪了小桃一眼,小桃这才悻悻闭嘴。

太平湖上有个太平客栈,是太平镇最大的客栈。不少游湖观光的才子佳人,都喜欢入住这里。

三层小楼,三面临水,屹立在一片柳荫繁花之中,风景极为雅致。

夏侯云歌将房间选在顶楼,理由是哪里站得高便于观光。

寻了个风景好的房间,却被梅兰竹菊阻止,四处勘察一番,花重金撵走原先的客人,定下靠水最里面的房间。

这间房,窗外只有一片湖水,没有高生的柳树,亦没有人工斧凿的假山石攀登,确实是一间极好的独立房间。不用害怕她开窗遁逃,也正好应了她站得高望得远的好视点,非常便于她们看守。

站在窗前,向远望去,视野极为空旷,确实不错。

来了一个临水而居的风景小镇,夏侯云歌和小桃便起早上街游玩。梅兰竹菊紧随其后,即便带着斗笠,依旧惹得焦躁不安,双颊绯红。

不管夏侯云歌和小桃去哪里,她们都默默跟随,毫无反驳。即便夏侯云歌和小桃分开而行,她们也俩俩一组,分头紧随。

确实是四个极为称职的属下,绝不给夏侯云歌和小桃私逃的任何机会。

逛了一天,终于在傍晚时分回到客栈。

梅兰竹菊四人却已身疲力竭,不时恶心头晕。一致表示,今晚夏侯云歌不许离开房门半步,以免她祭河神娶妻的热闹,趁乱跑走。夏侯云歌亦点头答应,说只开窗看看热闹。

夏侯云歌唤她们四个来窗前看景,河岸上已聚集不少百姓,在购买花灯写上愿望,点亮烛火放在水中。

夕阳落下,河面上火光点点,如那天上繁星落在河面。

梅兰竹菊四人,是北越人,那里只有草原黄沙,极少见到河水湖泊。她们站在窗前往下望,感觉整个客栈都浮荡在水面上,晃晃悠悠一阵头晕目眩,下意识地畏惧不敢再多看一眼。

竹甚至受不住,已捂住嘴冲出房,干呕去了。

夏侯云歌再喊她们来看热闹,都纷纷摆手。

“那你们就没有眼福喽。”夏侯云歌耸耸肩。

小桃眼波流转,她已猜到夏侯云歌要有所动向了,唇角隐约弯起一丝浅笑,“我让客栈伙计熬了绿豆汤,可以解暑。你们多喝点,就不会恶心头晕了。”

她们四个就像寻到了救命的稻草,赶紧有人出去催促伙计,端着汤上楼一起喝。

夏侯云歌低声问小桃,“会水吗?”

“姐姐,我家原先是打渔的。”小桃粲然一笑。

“好,跟住我。”

小桃坚定点头。

华灯初上,河岸上的百姓人头攒动。不少邻村邻县的百姓们都来观礼,不大的太平镇一时间人满为患,远远看去,河岸上都是人头烛火,格外热闹。

河面上渐渐划来许多画舫,一个赛一个的华丽辉煌,灯火通明,歌声婉转。曲乐同奏,唱的都是歌颂河神的赞词,女子们亦红衣红裙,扮成新娘的样子,在船上长袖起舞。

更多的花灯涌入湖面,顺水而下,整个湖面亮若白昼。纸船上放着扎成的新娘女子,贴着红色的对子,放入河中,祈愿河神接纳新娘,赐福百姓一年风调雨顺。

就待河面上的画舫越来越近时,歌声琴音越加清晰。

夏侯云歌拽了小桃一下,瞥一眼身后的梅兰竹菊,她们四个神色恹恹,一脸不适是萎靡。

忽然,夏侯云歌纵身一跃,小桃紧随其后。

噗通,噗通,两声水响,房内响起梅兰竹菊的尖叫。

“她们掉水里了!”菊大喊一声。

“她们是逃跑了!”梅怒喝一声。

四人纷纷趴在窗前,望着翻涌的水面,又是一阵恶心,谁也不敢跳下去,只能转身从楼梯冲下,却只看到夏侯云歌和小桃越游越远的身影。

兰赶紧抢来一条小船,跳上去,几个人又不会划船。赶紧拽来一个岸边的百姓,给他一个银元宝,命他快点划船。

船在水面上缓缓滑行,四个女子恶心的一阵干呕,伏倒在船边一阵猛吐。

而彼时的夏侯云歌和小桃已就近游向豪华画舫,挣扎上了船。浑身湿漉漉喘着粗气,看一眼那豪华的画舫,灯火通明,歌声悠扬,丝竹阵阵,极尽荼蘼。

拽了一把小桃,她报了平安,“姐姐,我没事。”

“好样的。”

小桃已在夏侯云歌的调教下,越来越能配得上搭档了。

还不待从船上爬起来,忽然脖颈一凉,两把明晃晃的大刀已架在夏侯云歌和小桃的脖颈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贼船,遇百里非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