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目录] > 第26章: 恻隐,火烧百花峰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第26章 恻隐,火烧百花峰

美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百里非尘摆了一场盛宴,庆贺旗开得胜,截获北越皇室女眷。其中还有身份显赫的皇太后,只是他对那个老女人毫无兴趣,却对另几个如花美眷,赞叹不已。

不过,那几个美丽女子与夏侯云歌相比,就如珍珠比明月,芍药比牡丹,美则美矣,韵犹未也。

百里非尘也对她们提不起太高兴致,摆摆手,便赏给一群男人们。

养尊处优惯了的女眷们,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尖叫着,挣扎着,绝望地哭喊着,跪下凄凄求饶,还是被男人们拽了下去。

夏侯云歌不动声色,寂静饮茶。根本就与她毫无关系不是么。百里非尘有意试探,便由着他去好了。

百里非尘笑了一声,探身过来,低声问。“你果真不是来救她们的奸细?”

“你觉得呢?”夏侯云歌不答反问。

他挑挑眉,不置可否,红衫轻拂,漫开一片脂粉香味,夏侯云歌掩鼻。

“把那个给我留下。”他遥遥指着其中一个,一袭白衣,模样姣好的出尘女子。

那女子生的很美,就好像一块上好的未经雕琢的璞玉,毫无瑕疵。

她被丢到百里非尘的宽大王座上,一群男人们拜谢之后,蜂拥下去享受美人乡。

百里非尘喝了酒,脸颊微醺,妖媚万分。斜睨一眼吓得浑身颤抖的白衣女子,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我……我叫梦儿。”

“梦儿?”百里非尘喘着粗气哼笑两声,手开始不安分在她身上摸来摸去,吓得那梦儿不住落泪。

“求……求求你……”梦儿身子一软就从王座上滑下来,跪在地上。

百里非尘笑得更加大声,“你在北越是何身份?竟屈膝跪我一介贼寇?”

“我我……我我……只是婢女。”梦儿吓得无力撑住身体,匍匐着,只有戚戚哭声。

“北越的婢女都生的这么俏?让我好生艳慕……”他一把抓起梦儿,长指剥落梦儿衣衫,吓得梦儿猛抽寒气,眼泪流得更加凶猛。

小桃有些看不下去,正要出声阻挠,被夏侯云歌一把拽住。

“收起你的恻隐之心。”她低斥一声。

“可是,姐姐……”小桃深深低下头,退回来。

小桃方才的举动已引起百里非尘的注意,侧眸看来,夏侯云歌微微勾唇。

“这女子生的这样好,让她来我这里坐一坐吧。”既然他已注意,没个表示,倒显得她刻意掩藏,反而生疑。

百里非尘微醺地眯着长眸,“你也对美女有兴致?”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好!就赏给你玩一玩。”他俨然一副指点人命运来去的王者。而在百花峰,他就是执掌生杀大权的王者。

他歪着身体,靠在榻上。芷儿赶紧上前为他捶腿,一脸媚笑,好不殷勤。

梦儿如抓住救命稻草,奔到夏侯云歌身后。浑身不受抑制的颤抖,愈显纤弱,我见犹怜。

“谢姑娘搭救……”她哭声低喃,声音细弱蚊蚋。

夏侯云歌只淡淡瞥了她一眼。她似受到惊吓一般,有些手足无措,赶紧上前为夏侯云歌倒了一杯酒,颤抖的手酒水洒出不少。

“我从不喝酒。”夏侯云歌道。

梦儿一惊,忙不跌地认错。“是是……是梦儿愚笨。”

夏侯云歌不喜欢胆小懦弱的女子,便挥挥手,让她自便,不再理她。

“少主,你也累了,奴家伺候你早些歇下吧。”芷儿窝在百里非尘的怀里,小脸绯红。

“小美人,你又着急了。”他翻身将芷儿压在身下,当众毫无避忌。

芷儿娇声羞嗔,卖力迎合,生怕有丝毫差池,惹了百里非尘的不悦,自此失宠。

接连几日,百里非尘不断让那些皇室女眷失.身百花峰的男人们。其中两个,不甘屈辱,一个投河,一个撞柱。

皇室女眷们,各个人心惶惶,几近濒临精神崩溃的边缘。已是残花败柳身,即便回去又是何下场?最是无情帝王家,他们不会允许辱没皇室尊严的女人活着。除了那无人能及的皇太后,她们拥有高贵的身份,只因是皇室的女人。一旦不是了,她们便什么都不是了。

“姐姐……”小桃私下里,经常祈望着她。“要不要为她们求求请?”

“你不恨北越占领南耀?”夏侯云歌冷声问。

小桃居然吓得当即跪在地上,“奴婢自然痛恨北越。只是,只是都是女人……”她又赶紧认错,“奴婢说错话了,娘娘恕罪。”

夏侯云歌叹一声,拽起小桃,“你记住,我只是你姐姐。从不是主仆!你这样很容易泄露我们身份。”

“姐姐我错了。”

“这里是百花峰,百里非尘是主人。他要做什么,我们没权利阻止。我们只是看客。若我们不是巧合到了这里,她们该有的下场依然是这样。事不关己。可懂了?”

小桃连连点头,“知道了,姐姐。”

说话间,外面一阵吵闹,还有女子凄悲的哭泣声。

“不要……不要……我不要……呜呜……”

夏侯云歌推门出来,就见那一袭白衣的梦儿,被几个壮汉从百里非尘的房间抬了出来。那几个汉子面带yín笑,看来终于轮到梦儿被赏给他们了。

“不要……呜呜……”梦儿哭的好生凄厉绝望,甚是可怜。

正巧看到芷儿站在一侧的回廊上,靠着围栏,对夏侯云歌说,“梦儿刚才向少主求情,不要再让她们的女子失贞。少主盛怒,便将她也赏了下来。”

夏侯云歌一脸漠然。难得百里非尘没有自己享用美人,而是赏给别人。

梦儿挣扎地看向夏侯云歌,泪眼朦胧地祈求地望着她,“救救我……”

夏侯云歌垂下眼帘。

“救救我……”梦儿凄声呼叫。

夏侯云歌依旧毫无反应。

“求求你……救救我……”无助的哭声愈加凄绝。

夏侯云歌从不知怜悯为何物,她只是冷血杀手。

就在梦儿被抬进男人们房间时,碧芙站在百里非尘的门口,扬声道,“少主说了!乖乖伺候少主一人,还是伺候一群男人,你自己选!”

梦儿绝望地哭着,声音已沙哑,“梦儿会好生伺候少主。”

芷儿嘟起娇唇,抠着手边的围栏,“最近少主很少召见女子伺候的,原来是少主对我们失去兴趣,看上梦儿了。”

夏侯云歌转身。

“喂,云歌姑娘,你怎么走了?”芷儿追上来。

“有事?”她顿住脚步。

“呵呵,也没什么事,就是……”芷儿拧着手帕,“少主对你挺特别的,可不可以……在少主面前为我美言几句啊。芷儿一直很卖力伺候少主的,我不想失宠。”

夏侯云歌转身回房,关上房门。

芷儿嘟着唇,哼了一声,“我自己会想办法。不用你了!”

过了两日,有线报来报,说轩辕长倾的大军已乘船逼近百花峰。一时间众人皆不知轩辕长倾如何率军避过监控,待发现时已距百花峰不足二十里。

周围雾气,也只能抵挡须臾。

众人皆乱,百里非尘却已在预料之中,不紧不慢安排众人从他早就事先安排好的密道撤退。

百里非尘没有带走那些皇室的女人,全部留在百花峰,燃起一场大火,让那豪华殿宇淹没在熊熊大火之中。

密道掩在水下,一路直通对岸。

后面留下一队人马断后,待全部离开后,毁了那密道,淹没在水中再无踪迹可寻。

对岸仍是一片连绵高山。

百里非尘不做停留,自是怕轩辕长倾在四处设伏,阻他后路。

果不其然,上官麟越率兵蛰伏在岸边,却错失擒拿百里非尘的路线,他轻车熟路寻了隐蔽的山路一路南下。

如此有条不紊,显然早已安排妥当。

至于百里非尘,打算去往哪里,谁也不知,都默默跟随,一言不发。

夏侯云歌一路寻找机会,想要逃脱。却被碧芙和紫烟一前一后紧跟,可见百里非尘对她也有防范。

连夜赶路,走了两天,绕道后山。巧妙避开上官麟越几次搜山,又沿路留下假的痕迹,一行人分散在后山的水域会和,那里早已准备好船只渡河。

夏侯云歌已笃定,百里非尘劫持皇室女眷,只是一个混淆视听的计策,幕后一定有更大的阴谋。

至于是何阴谋,夏侯云歌不得而知。

只是在上船后,无意间听见碧芙小声对百里非尘说了一句,“主人传信,会在万寿岛与少主会合。嘱咐少主,万事小心。我们的人,已去皇宫救皇后。”

数艘船,洋洋而去。

远远看见河岸上,上官麟越带着小支部队,冲到岸边,对着河面上的船只一阵射箭。距离遥远,羽箭纷纷落在河面,成了百里非尘的一个笑话。

“上官麟越!本大王日后再与你玩!”他对河岸上大喊一声。

对岸传来上官麟越气怒的山吼,“贼人!有胆上岸与我拼杀!”

夏侯云歌坐在船舱内,摇摇头。百里非尘这般狡黠多谋,若在北越初犯南耀时,领兵上阵杀敌,确是一员良将。

他们的人去皇宫救皇后?

是谁?要救她?

望向远处不见边际的河面,此去旦夕祸福,一切皆是未知之数。

……本章完结,下一章“ 埋伏,千金不换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