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目录] > 第27章: 埋伏,千金不换卿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第27章 埋伏,千金不换卿

美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近千人的队伍一起渡河目标太过瞩目。

百里非尘将队伍分散,共分二十组,人员三四十不等。每组都有一位头领,他一一单独召见,命他们将各自南退路线牢记脑海,其后全部带人分散行动,而每一条路线的最终目的地都是万寿岛。

众人纷纷伪装成百姓,或难民,或商贾,或游客,上岸的上岸,东走的东走,北去的北去……浩荡的队伍半天的功夫瓦解分散。

剩下的十余人继续跟着百里非尘往南乘船而行。乔装成富家子弟,携家眷奴仆游山玩水,很是逍遥。

轩辕长倾能寻到百花峰,自是已知百里非尘的身份。他的画像,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各个州县。悬赏通缉,价高千两黄金。

百里非尘还一袭红衣站在官榜前品评一番,“画的太丑了。哪有本公子半点倜傥风.流。”

夏侯云歌气得一把拽住他,“你如此暴露行踪,是怕轩辕长倾找你太慢了!”

他悠哉摇着折扇,“我是怕他找不到我。”

这时街上走来两个容色俏丽的女子,百里非尘身影一飘,已摇着折扇去调戏那两位佳人了。当佳人被他俊美容貌折服,一脸含羞带怯时,他回头看向夏侯云歌,目光璨亮。

夏侯云歌侧身避开他的目光。

百里非尘一展折扇,遮住他俊美面容,悻悻转身离去。惹得两位佳人面带嗔色,很是不快。

在碧芙的催促下,夏侯云歌不得不跟上百里非尘。他总是这样随性不好揣摩,说走就走,半夜起来就得赶路,说停就停,随便找个客栈就住上两天。

这几日住在一个小镇已经快三日了,他还是没有急着赶路的意思。

听线人来报,轩辕长倾没有再追来,而是已折返皇城。只有上官麟越一路领兵追击,却不是百里非尘想要的鱼儿。

百里非尘颇感苦恼,恰巧碧芙接到一只信鸽。不知那信鸽传了什么讯息,百里非尘看完信,盯着夏侯云歌看了许久,眸色深邃不知意图。

对她的态度也变了,时常看着她,或发笑,或惆怅,不知为何。

夏侯云歌疑云顿生,莫不是他已知晓她的身份?

百里非尘忽然将她按在椅子上,夏侯云歌挣扎,他便让紫烟和碧芙按住她的双臂。

“你要做什么!”

他拿来笔墨,“闲来无事,为你画像一张。”

夏侯云歌动弹不得,枯坐半个时辰,他总算收笔落款,吹了吹宣纸上的墨迹,待干了,卷折起来。他将画像交给碧芙,碧芙便匆匆退去。

“百里非尘,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夏侯云歌厉声质问。

“少主要做什么,没你插言的份!”紫烟总是看夏侯云歌不顺眼,每次说话都极不客气。

夏侯云歌冷眸一扫,骇得紫烟愣了一愣。

“退下。”百里非尘沉声喝道,紫烟瞪夏侯云歌一眼,乖乖退出房外。

他一手负后,踱步到夏侯云歌身前,望着她许久,才叹息道,“这么美的大美人,可惜了。”

夏侯云歌心头一紧。垂下眼帘,掩住眼底的惊骇。

虽不知百里非尘到底要做什么,这里断然不能久留,务必尽快逃离。

百里非尘又走走停停向南行进了几日,在榆林镇的双福客栈住了下来。他为夏侯云歌安排的房间没有窗子,只有一扇窄小的房门,且在门口碧芙和紫烟换班把守。

夏侯云歌坐在房里,万千心思百转千回。

他百里非尘有后盾靠山,她夏侯云歌孤军奋战,挥霍不起。他想引轩辕长倾上钩,她却对轩辕长倾避之不及。

悄悄窥听百里非尘的线报,据说轩辕长倾在今早凌晨时分忽然失踪,原本几百人的铁骑部队亦少了十余人。可见轩辕长倾已带领小支部队,绕路追来。

明明轩辕长倾已回返皇城,为何又改变路线追了过来?

夏侯云歌再按耐不住。

趁着大家聚在楼下用膳,以上茅厕为借口便向客栈的后门而去。可刚到客栈狭窄的后门,迎面就撞上本该在前厅用餐的百里非尘。

夏侯云歌转身就往回走,他一步向前拦住她的去路。

“云歌,你怎么总想往外走?”他还向窄门外看了一眼,“那外面的男人,哪有我美。”

夏侯云歌瞪他一眼。

他展开折扇轻摇,一副温雅公子的文弱相。“乖乖跟着我,保你衣食无忧,一世荣华,还不满足?”

“只怕我已被你卖了!”夏侯云歌怒道。

百里非尘单挑长眉,“这么聪明的大美人,我千金不换。”

夏侯云歌懒得与他绕口舌,喝道,“你和轩辕长倾的恩怨,与我毫无关系!”

“我知道。”他摇着折扇,长眸含笑。

“我们只是萍水相逢。你有你的雄心大志,我有我的自保平安。我们是时候分道扬镳了。”

“相遇便是缘分,你怎如此无情!说走就走,是要伤我的心了!”他一本正经地凑上来,红衫飞扬,居然没了那满身浓郁的脂粉香。

“你到底要做什么?”夏侯云歌怒道。

“是你说会帮我对付轩辕长倾。”他无辜蹙眉。

“你完全有能力自己应对。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夏侯云歌发现他的目光火辣辣地盯着她的胸.部,煞时恼红了脸色。

“我觉得你很大……”

夏侯云歌抡起一脚,他已敏捷闪身避开。

再没有跟他继续沟通的必要,夏侯云歌转身回到前厅,直接上楼。

百里非尘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散尽,寞然合上折扇。举目看向阴郁的天空,怅然道。

“今夜要下雨了。”

夜里,狂风骤起,电闪雷鸣,瓢泼大雨顷刻而至。

当第一道霹雳闪雷炸响,小桃赶紧上.床抱住夏侯云歌。

“你害怕?”夏侯云歌蹙眉。

“姐姐原先最怕打雷。每次都要小桃抱着。”

夏侯云歌推开小桃,看向紧闭的房门,不见人影。她赶紧下床,贴着房门向外看,果然碧芙和紫烟都不再。

得此良机,务必不能错过。

对小桃使个眼色,她即刻会意,赶紧掏出早就备在床下的绳子。

蹑手蹑脚推门出去,对面百里非尘的房间一片昏黑,没有燃灯,不知是否在房里。走在客栈悠长的长廊上,居然没有一点人声,只有外面哗哗的雨声和那呼啸的风嚎,时而炸响的一道霹雷。

夏侯云歌心头砰跳,赶紧加快脚步。

只怕,今夜会有大事发生。

推开长廊尽头的窗户,将绳子甩下去。

小桃没有让她失望,在她敏捷跳到地上时,小桃也顺着绳子爬了下来。

赶紧掩身到客栈后墙,瓢泼大雨瞬间将浑身浇透。

风雨之夜辨不清方向,大雨熄灭街上风灯,四下一片黑暗。呼啸的狂风中,传来隐约的马蹄靠近声。

想必正是轩辕长倾的铁骑部队。而整个客栈,只怕已布下天罗地网,只待请君入瓮。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

这些全与夏侯云歌毫无关系,向着马蹄声传来的相反方向,狂奔而去。

夏侯云歌没料到,在这小镇的各个路口,都已埋伏轩辕长倾人马。才拐入一条巷口,黑暗中便竖起一把名刀,直抵夏侯云歌的心口。

小桃猛抽一口凉气,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将夏侯云歌推开,挡在那刀口之前。

这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勇敢了。

夏侯云歌不禁暗赞一声。

抬眸看向风雨中,那手握明刀之人。即便夜雨朦胧,夏侯云歌还是认出,此人正是数日前镇守城门的那位年轻将军……沈承安。

沈承安吃了一惊,赶紧放下刀,对夏侯云歌抱拳行了一礼。

他今日没有穿那一袭耀目的明光金铠,而是一套寻常百姓的装扮。

夏侯云歌忽然有个大胆猜测,莫非沈承安已潜入榆林镇多日,只待今日大雨滂沱才动手?

沈承安对手下使个眼色,当即有人接替他的位置,严密监守对面双福客栈动静。而他则对夏侯云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夏侯云歌犹疑走在前面,头上撑起一把黑色雨伞,遮住那细密如织的雨线。

越往深处走,已没半个人影。

夏侯云歌的衣袖一紧,回头看去,竟是被小桃拽住。对上小桃决绝的目光,夏侯云歌正要阻止,小桃已一把抱住沈承安。

“姐姐,快走!”见沈承安发力,小桃用上全部力气抓住沈承安,“姐姐孤身一人,总比带上我拖后腿!”

夏侯云歌莫名鼻子一酸,再不犹豫,翻身跃过身侧高墙。

隔墙传来小桃的尖叫声,“救命啊!救命啊!有人强抢良家妇女!”

小桃的喊叫声,唤醒附近人家熟睡的百姓,纷纷推门出来,扬起家伙就打沈承安。

夏侯云歌藏身在不远处的屋顶翘檐之下,看到沈承安拽着小桃,一脸吃瘪,落荒而逃,不禁失笑。

“小桃,我一定会回来救你。”

夏侯云歌蛰伏在附近,趁着夜黑大雨,严密跟踪沈承安。待沈承安逃过那群百姓,冷着一张脸将小桃摔在地上。

“你个小丫头!”他气得声音发颤。

小桃一身傲骨,仰着脸漠然以对。

沈承安气急,指了指小桃,说不出话来。唤来埋伏在路口的一个侍卫,命他看住小桃,便回到原先的巷口继续候命。

子夜时分,大雨越下越急,湍急的水流沿着街道流淌。

双福客栈和外面埋伏人马,终于不再寂静对峙,刀剑碰撞的铿锵声如雷鸣般炸响在雨夜。

夏侯云歌藏在屋顶,看向街上纷乱的打斗。谁也看不清谁,只有一片电闪之下的刀光剑影。她没看到轩辕长倾,亦没寻到百里非尘,甚至紫烟和碧芙,皆无半点踪影。

主角都没登场,缘何战斗事先开始?

难道轩辕长倾根本没来榆林镇?

……本章完结,下一章“ 毒发,四伏起杀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