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目录] > 第4章: 麟越,私心暗相护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第4章 麟越,私心暗相护

美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一出门夏侯云歌拽着小桃一路狂奔出长巷,之后又折返回来潜入一条小路回到大宅院的后墙,藏身在拐角一堆杂乱的枯草之中。

那群宫女已吓得魂飞魄散又被她离弃,一定会将她的身份泄露出来邀功。

“娘娘您这是?”小桃喘着粗气不解问。

“嘘。”

小桃赶紧捂住嘴巴,不敢出声。

果然,如她所料。不消半刻,高深的宅院内传来一声淬满恨意的低吼。

“封锁城门全城搜查断发女子!宁可错抓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一阵奔跑整齐的喧哗过后,月色明朗的孤夜渐渐归于平静。

过了许久,夏侯云歌依旧不敢贸然行动。

忽闻远处传来一步一步靠近的脚步声,在不远处停下,月光拉下长长的影子正好盖住枯草堆,似已知晓她们的藏身之处。

夏侯云歌屏住呼吸,抓紧手中匕首。

外面传来上官麟越粗哑低沉的声音,他的笃定已将夏侯云歌的套路摸个清楚。果然是久经沙场的不败将军,揣度他人心思之慧不容小窥。

“我知道娘娘就在附近。”

夏侯云歌抓紧小桃颤抖的手,才不至小桃自乱阵脚败露踪迹。

若上官麟越真想擒她,岂会单枪匹马而来。

“我很好奇,若给娘娘一支训练有素的部队,凭娘娘智睿可成就多大功勋?”他摸了下脖颈上流血的伤口,“若今日没有害群之马,娘娘这一仗会赢的很漂亮。”

他闷哼两声,“本将军一世威名都毁在娘娘手中,如此大辱,誓不甘休。”

话落,他转身,“娘娘最好不要被摄政王擒住,否则……”他拖着半晌长音,才字字清晰道。

“娘娘会死的很惨。”

在浓稠的月色下,他大步离去。

待四下彻底恢复安寂,夏侯云歌才带着小桃爬出来。

“娘娘,我们在这里藏几天,待风声过去再逃出京城。”小桃不安得掌心出了一层细汗,“天下皆知,北越摄政王性情阴毒,手腕铁血,年方二十五便已成为北越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娘娘万事小心,若真落入摄政王之手,只怕会如上官将军所言……况且,素闻七公主和摄政王儿时便私定终身,七公主那么毒恨娘娘……”小桃不敢想后果,又恐又惧,泪水盈满眼眶。

夏侯云歌不敢停留,抓着小桃匆匆跑出长巷。“摄政王紧步追出去,却没发现我们,定料到我们从小路折返回来。现在趁情势大乱,反而更容易逃出去。”

谨慎贴紧街角,很多官兵正在挨家挨户沿街搜查。由于战乱,城中百姓不是死于征战就已举家逃出城,沿街有很多店铺已没人居住。

待官兵们盘查走远,夏侯云歌拽着小桃蹿入街角的医馆内。

这里刚刚经过官兵盘查,一时不会折返回来。贴身在窗口透过窗上缝隙向外看,果然有一队官兵举着松油火把,匆匆跑向夏侯云歌方才藏身的长巷。

“娘娘居然猜准了!”小桃呼了一声,用一种几近陌生又膜拜的目光望着夏侯云歌,“娘娘您变了,原先您只会弹琴作画……”

夏侯云歌沉声打断小桃,“以后叫我姐姐就好,免得被人怀疑。”

“是。”小桃唯命是从地点头。

夏侯云歌在药材铺里翻来一些止血的药材捣碎,撕开额头伤口干涸的血迹,瞬时有新的鲜血涌了出来。

“娘娘……姐姐……您这是!”小彩赶紧将衣服扯成布条。

“我头发割断,包扎伤口正好可以做些掩饰。”夏侯云歌将药材敷在头上,用布条包扎好。一抹鲜红从布里晕了出来。

翻出两套破旧的妇人衣服换上,用旧布巾把头发盘起来,将宫女服挖个坑掩埋好。又在上面凌乱洒了一些药草,掩住痕迹以免留下线索。

“这里的路你应该比较熟吧?”

“奴婢五岁就入宫做了宫女,只跟置办杂物的公公出过两次宫,对皇城的路一点都不熟。”小桃惭愧地低下头。

夏侯云歌有点头痛了,“那么你可知道哪里有庵堂?”

“庵堂?”

“他们现在正极力搜查短发女子,你们古代……咱们女人都是长发,想做掩饰只有扮成尼姑。”

小桃连连点头,“还真知道一个庵堂,奴婢曾去那里为娘娘求过平安符。我想想怎么走来着。”

夏侯云歌彻底放弃小桃协助一二的期盼。趁天色刚有些放亮,悄悄潜出医馆,混迹在一群难民之中。

“娘……姐姐是想去庵堂藏身?”小桃很小声问。

“不。”

“那我们去庵堂做什么?”

“偷衣服。”

“唔……”偷衣服。

阳光破出云层,新的一天骄阳依旧,皇城已不复往昔升平盛世,到处硝烟饿殍,伤残的百姓痛苦呻吟。巧妙避开官兵的几次盘查,随着难民涌到一座府邸前。看门面气派,应是朝中官员的府邸,而今亦已人去楼空,难民们冲出府中疯抢衣物吃食。

小桃忽然挣脱夏侯云歌,冲入难民队伍像伸着利爪的小猫抢下两个干巴巴的窝头。如捧至宝地跑回来,献给夏侯云歌。

“姐姐你吃。”

夏侯云歌心头一撼。望着小桃在争抢中被抓伤的手,染红了两个碎掉的窝头。她鲜少落泪的,此刻却红了眼眶。从没人关心过像她这样杀人无数的冷血杀手,除了他……那个为了救她在任务中死去的他。

这个世上,再没人对她好过。

见夏侯云歌不吃,小桃落下眼泪,“姐姐原先吃惯了山珍海味……是小桃没用……”

“恰逢乱世,有这个就很好了。”夏侯云歌抓起窝头用力咬了一口,干巴巴的窝头吃在嘴里居然那么甜。她将剩下的分给小桃,疼惜地抹去小桃脸颊上的泪痕。“快吃,吃饱了好有力气逃。”

说话间,挨家挨户严密盘查的军队已逼近临街。

……本章完结,下一章“ 鼓动,摄政王屠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