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目录] > 第5章: 鼓动,摄政王屠城

《誓不为妃:腹黑王爷太难缠》

第5章 鼓动,摄政王屠城

美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就在这时,夏侯云歌赫然发现,不远处有个道观……明镜观。

让小桃混迹在难民中等待,只身绕到道观的后墙,见无人,一个矫健翻身便已跃入观内。

偌大的道观内只有一个老道姑在院中洒扫,观内一派杂乱应是众道姑慌忙逃亡所致。在国破家亡的时刻,出家人也私心率先保命。

这就是现实。

夏侯云歌只在后院的晾衣架上偷到一套道姑服,趁老道姑不注意潜入厢房。就在她又翻出一套道姑服时,紧闭的观门被人敲响两下,不待老道姑前去开门,门已被人强行一脚破开。

一队官兵鱼贯而入,先是在院子中四处盘查一番,肃立待定,排成护卫森严的站阵。

门口进来一抹紫色的身影,夏侯云歌浑身一紧,冷汗透衣而出。

居然是轩辕长倾!

他已换上一套暗紫色金纹蟠龙华袍,玉冠束发,手里依然那把白色折扇。华贵之中,透着一股气宇轩昂的斯文。

夏侯云歌迅速掩身在门后,全身戒备。

他亲自带兵盘查,可见擒她之心多么坚决。

“不得无礼,惊扰道门清修。”轩辕长倾轻斥一声,一众官兵当即垂首将手中兵器入鞘。他对老道姑翩翩一礼,一派仁者善士之风。

老道姑躬身行礼,“无量寿福。乱世之中求个平安,施主随贫道到大殿上炷香吧。”

轩辕长倾谦谦有礼,随老道姑往大殿而去。他身边那个容颜娟秀的小兵赶紧奉上紫色的香囊,他放在鼻端轻轻一嗅,药草味遮住了香火的厚重。

他一向不喜欢香火味,呛得头疼。

夏侯云歌惴惴不安等了许久,轩辕长倾终于出门告辞,老道姑送至阶下。

“无量寿福,施主心怀天下苍生,理应少造杀戮多多造福世人。”

“师太所言极是。新皇不日登基便会大赦天下,彼时南北一统再不起硝烟战乱。”他霸道的口气,俨然他才是那位一统江山睥睨天下的王者。

“无量寿福。愿新国众民安泰,盛世升平再无杀虐。”

“本王会派兵驻守京城各大佛寺道观,以免乱党流匪触犯净土神灵。”

“无量寿福。摄政王心怀仁善,定能造一世太平。”老道姑赞许道。

轩辕长倾亦道了声“无量寿福”,留下两个守卫,便带众官兵离去,继续挨户盘查。

夏侯云歌冷嗤一声。古人多信奉神灵,轩辕长倾顺应民心礼待道观寺庙,故作慈善给世人看,果然有手段!只怕用不了多久,南耀民心便会归于轩辕长倾的统治之下。

悄悄潜出厢房,又去厨房偷了几个黄面馒头,这才翻墙出去。

“姐姐,小桃担心死了!方才看到摄政王带着人冲入道观……”说着小桃红了眼眶,“以后这么危险的事奴婢去做,再不能让……姐姐去犯险。”

和小桃寻个无人处换上道姑服,撕烂换下的旧衣衫丢弃在街上的杂乱废物中。

“给你吃。”夏侯云歌将偷来的黄面馒头给小桃一个。

小桃又落下眼泪,“皇上忘恩负义,明知北越攻打南耀以娘娘为名目,还将娘娘留在皇宫为饵,掩护他独自逃命。娘娘沦落街头东躲西藏的逃命……都是皇上害的。”

“摊上那样的丈夫,确实悲哀。”夏侯云歌一边吃馒头,惋惜一声。

填饱肚子,告诉小桃打起精神,和她一起混迹出城。

俩人手持浮尘,步态闲缓地出现在街上。见百姓们都是步态匆匆逃命,她们也略微加快脚步,极为融洽地俨然成了两个在战乱中逃命的小道姑。

小桃跟在夏侯云歌身后,小声问,“姐姐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姐姐。”

“小桃。”夏侯云歌的声音蓦然阴沉下来,“有些事看在眼里,不要总问。时刻谨记,祸从口出。”

小桃赶紧点头,“是,记住了。”

随着逃难的人流涌到城门处,城门已紧闭不许任何人出入。有执意要出城的百姓,不是被暴打就是被关押。在官兵强力的镇压下,平头百姓敢怒不敢言谁也不敢强出头。拥挤在城门附近等待城门大开,第一时间逃出去。

“姐姐,我们还是回城藏身吧。万一被官兵发现我们就糟了。”小桃现在一看到官兵就浑身哆嗦。

“你别怕,越心虚越遭人怀疑。”

小桃咬唇强自镇定,总算不再哆嗦。

夏侯云歌压低声音对小桃道,“摄政王昨夜一定守在城门处盘查,见我们不曾出城,料定我们藏身在城内某处。现正带兵亲自盘查全城,正是我们混出城的好机会。一会若能城门打开,你必须与我抬头挺胸走出去。”

“是。小桃记住了。”

“这位大哥,敢问出了何事,为何城门关闭不让出城?”夏侯云歌对一侧骂咧咧的汉子,小心搭话。

“昨儿个还说,北越攻城不为难百姓来去自如,夜里就忽然关闭城门不让进出了。我老娘已被我送出城外的亲戚家,我回来拿些东西,如今被关在城内不让出去,老娘还等我回去。娘的,狗屁爱民如子,都是糊弄老百姓的官面话!”汉子气囊囊的嘟囔。

“北越国主言而无信,给个甜枣来个巴掌,是要玩弄我们南耀百姓了。”夏侯云歌挑高几分声调,让周边人听的清楚。

正逢百姓心中积怨,有人发出煽动之言,瞬即被鼓动起来。

“下令关城门的是北越摄政王。天下谁不知道,北越摄政王阴狠毒辣,在北越时谁若反他便诛灭九族,连襁褓婴孩都不放过。他是回来寻仇报复的!”有人低声插言。

“红颜祸水!若皇后甘心去北越为质,南耀又怎会亡国。”

小桃不满插言,“皇后身为先皇嫡女,皇室正统血脉,岂能沦为人质去北越受辱。”

夏侯云歌拽了小桃一把,这才悻悻闭嘴。

“我看未必。北越摄政王年幼在南耀为质子时,与我国七公主情投意合。我看亡国之难,与七公主关系颇大。”

“七公主倒戈降了北越,还要求全城百姓不得反抗,隆重迎接摄政王入城。”

“七公主和摄政王内外勾结,里应外合,南耀亡国在一个女子身上,真是命数尽了。”

夏侯云歌见身边百姓议论纷起,又火上浇油来了一句。

“两国交战屠城案例不少,北越大军死守城门,摄政王不会想要屠城吧!”

她的一声“屠城”如平地惊雷炸响,百姓们瞬时一窝蜂般叫喊起来。

“北越摄政王要屠城!”

“北越要屠城!北越要屠城!”

“放我们出城……放我们出城……放我们出城……”

百姓们彻底失控,如决堤的潮水般涌向城门与把守的官兵推挤起来。不再惧怕兵将手中雪亮的大刀剑戟,挥舞拳头拼命呼喊,场面极度混乱。

夏侯云歌拽紧小桃,生怕被人群冲散。

“谁说摄政王要屠城……”混乱中传来一个男子清亮的高吼。

……本章完结,下一章“ 智辩,将军开城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