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46章:245.爬墙

《总裁老公!》

第246章245.爬墙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过是两个不相干的女人!爸爸和哥哥居然为了她们吵架!

谭亚楠越想越气,直接推开书房的门冲了进去,娇纵的声调倍外刺耳,“哥!你忘了她们欺负我了吗?为什么还帮着她们说话!”

“楠楠,你不懂,先出去!”谭少泽的口气不耐,转身背对谭林海和谭亚楠。

“我什么都懂!”谭亚楠跑到谭少泽身前,仰头看着谭少泽的高度,“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谭亚楠的话让谭林海一愣,忍不住追问一句,“少泽爱上谁了?”

“苏音!”谭亚楠愤怒地喊出这个名字。

“楠楠,你别乱说!”谭少泽吃惊地张大一对漆黑的眸,急忙呵斥。

“我才没有胡说!!!”谭亚楠喊起来,气得小脸鼓鼓,“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苏音打我,你说帮我教训她,你却一直没有动手,我自己动手你又及时出现,你当时发火的眼神我都看出来了,你在心疼她!!!”

“我没有!!!”谭少泽无端端紧张起来,强调性地怒吼一声。当即气得谭亚楠小脸委屈地皱成一团,看向谭少泽身后的谭林海,委屈地哭喊起来……

“爸!你看到没有,哥都开始吼我了!就因为那个女人!”谭亚楠喊着泪便流了下来,反手抹过,气得直跺脚。

第一次发现妹妹如此胡搅蛮缠,谭少泽不再多说,直接摔门而去……

“少泽哥!”在书房门口,见到愤怒离去的谭少泽,木熙瑶担忧地呼唤一声,却没能挽留住谭少泽离去的背影。

“爸!你快找哥回来啊!”谭亚楠抹着眼泪,抱住谭林海的手臂央求。

“少泽!”谭林海无奈,追出书房,呼唤一声,然谭少泽已经下楼,直接离开。

“逆子!想不到养了二十二年却是个逆子!”谭林海挥起一拳砸在楼梯扶手上,愤恨地喃语一句。

“爸!哥都二十五岁了,怎么是养了二十二年?”谭亚楠耳灵,不解地看向满面愁容的谭林海。

谭林海的面色当即一紧,有一瞬的错乱,侧头看向别处,“你听错了!”接着,他看向木熙瑶客气地笑笑,“瑶瑶,让你见笑了!”

木熙瑶赶紧摇头,“谭伯父!您和亚楠妹妹都误会少泽了!他根本没有帮苏音的意思!”

“熙瑶姐!别替我哥说好话了!”谭亚楠虽疑惑方才父亲的走嘴,还是没有追问下去,将这个疑问埋藏在心底。

“真的没有。”木熙瑶浅浅一笑,“他们的谈话我有听到,少泽哥只是想借用苏音和一萌小姐的朋友关系,劝一萌小姐接受治疗!”接着,木熙瑶走近谭林海面带笑意继续道,“谭伯父,您想啊,要是一萌小姐一直不接受治疗,身体只会越来越差,您觉得呢?少泽哥其实是在为谭家考虑!”

木熙瑶的话没有明说,只是浅浅的一点,便解开了谭林海的困惑。他也一直焦虑,如果秦一萌的情况越来越差,张总一定会打消娶秦一萌的念头。原来,少泽是想秦一萌的状态好转!

“还是瑶瑶懂事,有什么话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说,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谭林海笑了起来,然在心底依旧怒火纠缠。事情若能这么简单,他就不会再担心了!只怕……谭少泽在这件事上已经同他有了分歧。

“该死的,要死的谭少泽!你不帮我,我就翻墙!”苏音站在秦一萌所住的医院后面,仰头看向高高的院墙。“只要翻过这道墙,找到一萌,再带一萌从这里离开医院!神不知鬼不觉!好办法。”

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打着手电寻找可以搭脚的地方。通过千回百转的关系,林美的一个朋友的表叔的小姨子的女儿的表弟在这家医院做保安,通过威逼加利诱,这家医院只有这里没有安装监控系统。只可惜,从这里根本无法爬进医院。

就在苏音抓头的当,那个关系复杂的表弟鬼鬼祟祟地跑来……

“苏音姐!”他压低声音呼唤一声,夜里漆黑,他手里的手电格外刺眼。

“嘘!”苏音赶紧做个噤声的动作,使劲招手,压低声音道,“把你的手电关掉!太显眼了!用我的!”苏音晃了晃自己手里电量不足光线昏暗的手电。

王浩赶紧关掉自己的手电,跑到苏音身边,怯怕地看了眼四周,“苏音姐,还是……别爬墙了!万一被……抓到很危险!”

“你害怕就回去!我不会出卖你的!”苏音不理会王浩,自顾寻找四周是不是有砖头可以搭脚。

“我……我知道苏音姐不会出卖我,可是……我怕苏音姐危险!我们走正门就说去看病,也能进医院!”王浩皱紧眉心,不解苏音为何一定要从这里进医院。

“你不懂。”苏音不解释。医院的正门有监控,若被谭少泽发现她混进医院,一定会阻止她去找秦一萌。

王浩见劝不动苏音,只能硬着头皮做出最后的决定,他弯低高大的身体在墙边,咬咬牙,“苏音姐,你……你踩着我的背上去吧!”

苏音愣了下,接着一拍手,“好办法!”

王浩嘟起嘴,一脸苦色,“那就上吧。”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苏音终于爬上墙,为了避免被医院的保安发现,她关掉那个点亮不足的手电。骑在墙上,这里是医院的住院部,已是深夜,整栋大楼除了值班室亮着灯全部漆黑一片。墙的一侧是颗十多年的大树,正可以借着树干爬下去。

“搞定!”苏音跳到地上,抓紧拳头为自己打气。趁着四处漆黑无人,赶紧跑向医院的住院部,秦一萌的病房就在住院部的顶层。

在洗手间换上早就准备下的护士服装。带上口罩,悄悄潜进值班室,两个小护士在打瞌睡。苏音偷了推车,赶紧闪身到一侧的过道转交,再上了电梯,也可以仰首挺胸了!

和上次一样,秦一萌的病房外有四个黑衣保镖。见有人拖着车子走来,其中两人并排站着挡住苏音的去路,苏音不紧不慢点头,压低声调改变原先的声音。“患者到服药的时间了!”

“晚饭后就服过药了!”保镖不让路,任何可疑人士,他们都不会放过。

“医生交代,秦小姐的病情不稳定,需要加大药量!如果不相信可以去询问秦小姐的主治医生!”苏音依旧不卑不亢,当下都深夜了,想他们也没地对证去!

听了苏音的话,两个保镖互相对视一眼,又仔细地看了眼苏音,虽然只有两只眼睛露在口罩外面,他们依旧没有看出来者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最后还是放行……

直到了秦一萌的病床前,保镖依旧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打开着门观察苏音的动向。苏音眼珠一转,只能先唤醒秦一萌再说……

“秦小姐,起来服药了!”苏音还是用着方才的声音道。

秦一萌本就觉轻,当即被唤醒,她消瘦的脸颊蜡黄,早已失了先前的神采。她不起来,看也不看苏音一眼,一直以来对于服药都是不搭不理,才会让病情愈演愈重。

“秦小姐。”苏音拉了拉秦一萌的被角,希望秦一萌能回头看自己一眼。怎奈秦一萌根本连动都不动一下。

“快点,护士。”保镖站在病房门口开始催促。

苏音看着推车上的药物,那么多药,她怎么知道给秦一萌吃哪一种,当即急得手心之中沁出一层细汗,突然苏音眼光一亮,一计涌上心头。

“秦小姐,病不好怎么去苏州听音乐会!还是快起来吃药吧。”苏音随便抓起几个药瓶,端起白水杯递到秦一萌的手边。看着秦一萌的后脑,苏音心里默念,快回头,快回头看她一眼。

“什么苏州音乐会?”秦一萌一时间没反映过来,她从不喜欢什么音乐会。猛然间,脑里划过一丝极快的念头,豁然回头,对上口罩外露着的一对杏核眼,是……是苏音!

秦一萌努力撑着身体,能见到苏音激动得双眼噙泪,当看到门口的保镖,她又紧张起来,脸色愈加难看。

苏音赶紧对秦一萌猛挤眼睛,背对病房门口,逃过那几个保镖的眼睛。

秦一萌垂下眼睑,眼眸流转努力想办法,再抬起眼时,心中已有良策。“我吃药可以,但是我想洗澡!你要帮我!”

“当然可以。”苏音将药物放在推车上,将车子推近秦一萌。秦一萌学过医,一定知道吃什么药。

秦一萌随便摸了个维生素,喝口水仰头咽下,算是骗过了那些膀大腰粗的保镖。接着瞪向那些保镖喝道,“我想洗澡,你们也看着吗?”

“不敢,秦小姐。”保镖赶紧低下头。苏音扶着秦一萌下.床。

“还不出去!”秦一萌又喝了一声,保镖关上门,却不离开病房的门口,依旧透过外面的玻璃观察里面。

病房内的浴室。

“你怎么进来了?要是被那个老狐狸看到,一定不会放过你!”秦一萌担心又责怪。

“你换上我的衣服,从我画给你的路线逃出这里!外面有人接应你!”苏音将一张纸塞在秦一萌的手中,不顾秦一萌的反对,直接去拔掉秦一萌身上的病服。

“如果我就这样走了!岂不是将你推向虎口!我不走!你还是快走吧,不用管我!”秦一萌硬是不换上苏音的护士服。

“听话,我跟他们毫无关系,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再说了,等你走后,我再想办法逃出去,不会有事的!”

“苏音,我现在出不出去还有什么差别!别管我了!”秦一萌落起泪来。

“怎么没有差别!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你还活着,还年轻,不该被困在这里!”即使生命已剩下无几,也不该被囚禁在医院消耗。后半句话,苏音没有说出口。

在苏音的坚持下,秦一萌还是换上了苏音的衣服,剩下的就是头发比较难缠,苏音用浴巾包住头,遮住了自己的短发,秦一萌的长发用护士的小帽子根本遮盖不住,当下怎么办?

苏音焦急地想办法,突然灵光一闪。拉着秦一萌悄悄离开浴室,她们俩所在的位置正好可以避开门外保镖的监视。苏音用浴巾抱住秦一萌的头和口,她在包里翻出打火机,点燃了窗前的落地窗帘。

“苏音,你做什么!”秦一萌看着蹿起的火苗,吓得张大了双眼。

“如果着火了,我们就可以趁乱都逃出这里了!”苏音一阵窃笑……

“着火了!救命啊!”当火势弥漫了半个窗子时,秦一萌失声大叫,用浴巾捂住自己的口,苏音也赶紧用剩下的半截浴巾捂住自己的口。

门外的保镖听到房内的尖叫,赶紧冲进来,三人去扑火,剩下的一人赶紧去取灭火器。

苏音穿着秦一萌的病服,秦一萌穿着苏音的护士服,她们都堵着脸,混乱中弥漫的烟雾保镖一时间也分不清谁是谁。

秦一萌继续大喊,跟着苏音一起跑向房门,“救命啊!着火了!”

喊声招来很多护士,众人一拥挤,苏音和秦一萌都顺利跑出病房,病房内的保镖想出来却被涌进来救火的人堵住。苏音拉着秦一萌赶紧跑进电梯,在一楼的洗手间找到自己的衣服,将大衣披在秦一萌的身上,两个人赶紧顺着苏音来时的路跑向住院处的后墙……

计划进行得有些出乎意料的顺利,秦一萌和苏音都顺着大树爬上后墙,下面一片漆黑,苏音弱弱地呼唤一声,“王浩,你还在吗?”

下面一片安静,根本没有王浩的声音,苏音的心底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正踌躇怎么跳下去的当,下面突然亮起刺眼的车灯……

苏音赶紧遮住眼,待适应过来,再看向下面,谭少泽就站在车灯的前面,明亮的光芒映在他的后面,他俊逸的面容遮挡在阴影下,只能知道,他在抬头看着墙上的苏音,却不知现在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他怎么在这!”苏音惊得倒抽一口冷气,差点从墙上栽到地上,赶紧抓住一侧伸延到墙外的树枝才稳住身形。

“苏音!我回去!”秦一萌说着就要顺着树再回医院,却被苏音一把抓住。

“出都出来了!就没有再回去的道理!”

“我不想连累你!”

“谁说你会连累我了!放心好了!”话落,苏音看向下面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谭少泽。唇角动了动,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当下还是先想办法和秦一萌下去吧。

“王浩!”苏音环视一眼四周,依旧没有王浩的回音,“他丫地!发现有人来一定跑了!”

正说着,下面传来“唔唔”的声音,苏音眯着眼看去,原来王浩被谭少泽的保镖抓住,嘴被一个什么东西死死堵住,王浩晶亮的眼睛恐惧又求救地看着苏音。

“谭少泽!不关他的事!你放了他!”苏音急得恨不得当下就跳下去,怎奈两米半的高度,她根本不敢。她才做流产半个多月。

谭少泽不语,悠闲地点燃一根烟,缓慢地一口一口吸起来,玩弄地吐出一个个烟圈。

“谭少泽!你听到我说话没有!”苏音继续大喊,怎奈谭少泽依旧不言不语。

天好冷,苏音打了一个喷嚏。秦一萌赶紧去脱身上的大衣,却被苏音制止,“我不冷……阿嚏!”

谭少泽忍不住弯起唇角,低头捻灭烟蒂,他面上的笑意苏音看不到……

(五千字哦,不是一更哦,是两更半哦!小乖好倒霉,找到了房子,租金也给了,却安装不了网线,无线网卡好贵好贵的说,咋办啊,亲们。)

……本章完结,下一章“246.丢下她一个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