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49章:248.隐隐心动

《总裁老公!》

第249章248.隐隐心动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走开。”

苏音的呼吸加重,厌烦又抵触,眉心紧紧皱着,抓紧双手,指甲刺痛掌心,总算找回自己清醒的理智。她怒喊。

“小心我告你。”

“呵!”谭少泽无所谓的闷笑一声,总算起身。

他端端地看着苏音恐惧又抗拒的模样,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绽放。压低声音,一字一顿清晰地告诉苏音。“你告吧,没人会相信你。”

苏音的唇角收动一下,望进他墨黑的眸低,残冷之色害得她喉口一紧,再也说不出话来。

是啊,谭少泽是何等人物,怎么会有人相信她!或许在别人的眼里,她根本不是女人,只是个假小子!

“你女人那么多,一抓一大把!”苏音的声音冷静下来。

“你是在讽刺我吗?”谭少泽抓着苏音双手的大手悠然收紧。痛得苏音面色收紧,赶紧咬住牙关故作坚强。

“没有!只是怕有辱谭少的名声!”

“你在自卑?”谭少泽的目光收紧,墨黑的目光犀利。

“我不懂什么叫自卑,我只知道什么叫自知之明!”苏音别开脸,刻意避开他的深邃眼神,她怕再多看一眼他的迷人眼眸,自己真会不受控制被迷..惑了。

谭少泽的大手一抖,抓着苏音手腕的大手渐渐松动,该说她是乐观?还是坚强?即使她将自卑想成自知之明,他还是看出了那是她的自我安慰。

这种心理他何尝不是有过!他们都同是孤儿,即使身边有很多人陪伴,有了新的亲人抑或是朋友,津津乐道地忙着自己喜欢的事,那份孤寂的感觉依旧占据心灵的最深处,只要不经意遍会想起,这个世界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哪怕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眉梢眼角依旧无法挥散那份孤单的哀伤。

这就是她,也是他!他们是同一类人!两颗孤单的心靠近不该有共鸣吗?为何,却是意想不到的遥远?

他背对苏音,“我们去吃饭。”

苏音猛然一愣,看向他伟岸的背影,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竟捕捉到了一抹落寞……

谭少泽的情绪很是低落,让苏音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换好衣服,她跟着他出门,秦一萌和王浩还在他手上,万一惹怒他……

后果不堪设想。

谭少泽包了一家法式餐厅,他用餐不喜欢有人打扰。苏音在心理直道,浪费,却不敢出声。

也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心里揣着事,哪有功夫注意这些,只知道味道很香。她的大快朵颐,没有引来谭少泽的任何不满,反而微微含笑地看着她。“再来一份?”

“不了!”苏音赶紧摇头,抓起一侧的红酒一口喝尽,“已经很饱了!”

谭少泽低下头,优雅用起自己的那一份。苏音这才发现,方才……他们居然和颜悦色地交谈了诶!

心一阵不听话地狂跳,某种清浅的暖意沿着心底缓缓漾开……

看向他举动优雅的样子,如果他不说话,不用那种吓人的眼神看人,一张脸别总阴晴莫测,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你在看什么?”谭少泽的头也没抬一下,还是发现了苏音一直锁定自己的目光。

苏音吓了一跳,赶紧看相别处,错乱地抓抓自己的头,咧开嘴干干一笑,“没啊!你管我看什么,反正没看你!”

“是嘛?”谭少泽依旧没有抬头,端起红酒杯小啜一口,继续切牛排。

“当然啦!不然你以为你脸上开花了,非要别人看你!”苏音翻了一个白眼,再也不敢看相谭少泽。

懊恼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刚才是怎么了,居然看他看得晃神了!自己真是糟糕!不会被林美传染了花痴病毒了吧?

“开花倒是没有,不过我有自信!”谭少泽淡淡道。

“切!我要是有你那样雄厚的家世,我也自信!”苏音又翻了一个白眼,有什么好自豪的!“好看只是皮囊!现在社会的人,只看现实!”

“你也是这样的女人?”谭少泽终于抬眼看向苏音。

“我当然不是!金钱在我眼里只是粪土!”她一向只追求有吃有喝有住的生活便够了。

谭少泽浅浅一笑,端起红酒杯摇了摇,看向杯子中深红色液体,“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是个孤儿,你怎么想?”

“怎么可能!”苏音又大大地翻了一个白眼,一手撑住下巴,透过窗子看向街上华丽的霓虹灯光。

“我曾经做过一件坏事,至今耿耿于怀。”他看着红酒杯的目光渐渐深邃。

“你做过的坏事数都数不过来!”苏音小声嘟囔一句。

“我曾在孤儿院门口,拾到一个被母亲遗弃的女婴!后来,她的母亲来寻她,我就抱着那个女婴躲了起来,我怕被院长发现,就送那个女婴去了另外一家孤儿院!也不知道……那个女婴现在怎么样了!”谭少泽喝了一口红酒,将酒杯放在桌上。接着看向一言不发的苏音,“我是不是很坏?”

苏音狠狠地看了他一眼,一拍桌子,“你简直坏透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明知道记恨如仇的苏音,听到这个故事会这种反映,谭少泽还是忍不住问,“如果那个女孩现在还没找到她的妈妈,她会不会恨我?”

“当然会恨你了!是你害得她们母女分离!”

“你说……我要不要要弥补?”谭少泽继续追问。

“当然要弥补了!”苏音一拍桌子,“如果那个女孩现在还孤身一人,你就彻底以身相许算了!用你的后半生来弥补她的前半生,也算做件好事了!”

“以身相许?!”谭少泽皱紧眉心。

“大哥,人家被你破坏的是母女亲情!让你以身相许都是对你最小的惩罚了!你还有什么不情愿的!”苏音不耐烦地扬扬手。今天的谭大少爷怎么了?怎么这么啰嗦!

谭少泽又要说什么,被苏音赶紧抢下话来,“你就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吧!”

“道理倒是有几分!”谭少泽犹豫地点了下头,“只是……”

“既然有道理还只是什么啊!”苏音站起身,来到谭少泽身边,一手大咧咧地搭在谭少泽的肩上。“兄弟,心情好些了没?”

“好了些!”这件事一直压在谭少泽的心底,他还是第一次说出来,被苏音这么以张扬,心里的负担的确减轻不少。

“我帮你解决难题,你是不是……”苏音窃笑一下,“也该帮我解决难题?”

谭少泽当即面色一紧,一把打开苏音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你算计我。”

“诶!这话就不对了!你不是也算计过我嘛!一来一去,我们扯平!你就说帮不帮吧!”苏音说话时,谭少泽已起身往西餐厅的门外走。

“你说句话啊!”苏音赶紧追上去,“你可不能不仗义啊!好歹你也是道上的,做事就该有做大哥的风范!”

谭少泽猛然停下脚步,苏音不慎撞了上去,赶紧捂住酸痛的鼻子。他转身,眸子眯紧,“你有没有听过,做大哥的一向喜怒无常?”

苏音怔住,咂巴咂巴嘴,希望破灭。“不用听说!你本来就喜怒无常!”

“注意自己的身份,别忘乎所以,否则惹祸上身还不自知。”谭少泽修长的指狠狠地点了点苏音的脑门,转身继续向门走去……

苏音气得呲牙咧嘴,“你不放人!我就把你的丑事宣扬出去!”

谭少泽的脚步僵住,没有回头,“什么丑事?”

“你……你把女婴藏起来的事!”苏音愤然指向谭少泽的背影。

“这只是个故事!”谭少泽无所谓地耸耸肩膀,推开门出去。

“啊!!!”苏音气得大喊,她居然被他方才落寂的神色给骗了!他是谭家大少,怎么可能会在孤儿院拾到女婴!赶紧追出去,一把扯住谭少泽的手臂。

“就放了他们吧!求你了还不行吗?”苏音终于放下自己性子,软声祈求。

“你以为你是谁?你求我就一定要答应你么?”谭少泽好笑地拂开苏音的手,不理会苏音气恼的样子,径自上车。

苏音也赶紧钻进车内,“你不放人,就别想甩掉我!我会一直跟着你,跟着你!”

“不怕羊入虎口?”谭少泽从后视镜看一眼后座的苏音,启动引擎。

苏音的脸色当即一白,她怎么忘记了,赶紧抓紧车门把手,“停车!我要下车!”

“已经晚了!野丫头!还是安安静静地坐好,免得……!”谭少泽看着后视镜,盯着苏音的脸,不愿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丝神色变化。

苏音的脸颊悠然一红,咬紧牙关咒骂一句,“臭**!!!”

“你在暗示吗?”谭少泽一脚踩下刹车,苏音的身体重重地撞在前座上。

“你……你想干什么?”苏音吓得脸色骤白。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身子向后一压,座椅便放了下来,搭在后座。

“啊!!!”苏音吓得尖叫,赶紧旋转车门,却已被谭少泽锁紧。

……本章完结,下一章“249.被老鼠咬了的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