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61章:260.你说过,会以身相许

《总裁老公!》

第261章260.你说过,会以身相许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妈妈今年五十五岁,两鬓已微白。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女,三十岁接手这个孤儿院做院长,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听说,她结过婚,怀过孩子,不幸宫外孕,孩子拿到的同时也拿掉了她的子[gong],她的丈夫抛弃了她,面对一生不能再有孩子的痛,她只能当孤儿院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孩子。

谭少泽对僵在门口的苏音,扬扬手里的毛绒玩具,之后灿烂一笑……

苏音有一瞬的目眩,她从没见过,谭少泽这般如阳光清朗地笑过,星璨的漆眸,上翘的唇角,一小块洁白的牙齿……

他……他他他……他站在天真浪漫的孩子当中……

苏音有一瞬忘记了,他是魔鬼,还是天使。

“音音,你怎么才过来?我都在这里等你一个小时了!”谭少泽步履悠闲地过来,扫了眼似怔住又似乎被迷住的苏音,他唇边的笑意更加浓郁,贴在她耳边温柔绵语。

苏音浑身一个战栗,当即有了意识,愣愣转头看向谭少泽满面灿笑的样子,当触及到他眼底隐现的得意之色,苏音咽下一口气,继续再咽下一口气,他是魔鬼,与天使丝毫不搭边,即使站在孩子中间,他依旧是一个伪善的魔鬼!

“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苏音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却是哆嗦得不成样子。这里距离S市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而且,这家孤儿院,她从不曾对谁说过,包括林美也没有提过,他怎么可能找到这里?

惊讶之余,苏音不禁发自肺腑地佩服,谭少泽果然是难缠的角色,甩也甩不掉!不禁心下哀嚎,他到底想干嘛?!

“音音姐姐……音音姐姐回来啦……”一帮大大小小的孩子,欢呼着簇拥上来,扬着手里的玩具炫耀,“泽哥哥给的……好漂亮……好喜欢……音音姐姐喜欢吗?”

“呵呵,喜欢,喜欢!小林,你又长高了,小丽漂亮了呀!诶?那个是?”苏音跟孩子们哈哈一番,注意到角落里站着的一个小女孩,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她半低着头不说话,手里也没有玩具。

“她是新来的!叫……叫不说话!”一个孩子回答之后,所有的孩子都跟着哄笑起来。

苏音看向苏妈妈,她不由得摇头。

“她是我前几天在街上捡到的!她当时饿晕了,报了警却一直没有人认领,就带她回来了。”苏妈妈和苏音离开大教室,苏妈妈道。

苏音回头看向孩子欢闹之外的那个小女孩,心下一阵酸涩,也是被父母遗弃的吗?这么大了,一定很恨吧!

“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别说为了做慈善工作!我不相信!”苏音将谭少泽拉到一个角落,盯着谭少泽好似漠不关心的样子,问道。

“你都替我说了!”谭少泽耸耸肩。

苏音环视一眼四周,包括外面的操场,没有谭少泽保镖,也没有那辆豪华跑车,想必不在孤儿院!好嘞!

“你怎么会找到这里?说!”苏音活动手指关节,将谭少泽彻底堵在这个角落。

“这个……”谭少泽面对苏音的威逼,不屑一顾,居然卖起关子来。“秘密。”

“你……”苏音扬起拳头,气得面色颤抖。她又被他气到了!

“亲爱的,音音,不可动气,我会很心疼。”他做出一副心痛的嘴脸,居然还拍了拍苏音绷紧的脸蛋。话落,他笑着,扬长而去……

他的心情似乎出奇的好。

苏音开始浑身颤抖,还扬着那个拳头,死死盯着谭少泽的背影,真想,真想一巴掌拍死他!居然叫她亲爱的,还……音音?

苏音直觉想吐。

晚饭时,苏妈妈刻意加了苏音最爱吃的菜。谭少泽就像个邻家大哥哥般亲切,孩子们对他喜欢的不得了,有个走路还摇晃的小娃娃,居然爬上谭少泽的腿,抱住谭少泽的大手,直喊“爸爸”,谭少泽面上的笑容一僵,吓得苏音倒抽一口冷气,娃娃啊,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在孩子们期待的目光下,在苏音吓得脸色苍白的那一瞬,谭少泽居然重拾小脸,抱起那个小娃娃,舒服地放膝上,宠溺地掐了下那小娃娃的脸蛋,“乖。”

谭少泽话音一落,吓得苏音更是浑身汗毛直立,这丫地到底中了什么邪?完全跟先前认识的谭少泽判若两人!

见谭少泽这般轻易答应,剩下的孩子,偏小的也都跟着欢呼地喊起来,“爸爸,爸爸……”

大家围上谭少泽,晚饭一时间无法进行。谭少泽当即瞠目,被那帮孩子围住让他一时间手脚无措。苏妈妈乐得合不拢嘴,“孩子们难得这么开心,就答应吧!”

谭少泽只能讷讷一笑,一各个地安抚,“乖,乖乖……”

强忍着吃下晚饭,苏音一甩筷子,狠狠地剜了一眼谭少泽,扭头便出去了。这家伙,在装什么善良!他完全跟善良不同路!

一条小身影,步法蹒跚地跑来,扯住苏音的衣角,仰头看向苏音,眼巴巴地,小声地叫道,“妈妈。”

“啥?”苏音低头看向方才叫谭少泽爸爸的那个小娃娃,“你……你你,别乱叫!”

“爸爸说,你是妈妈!”小娃娃指向不远处一脸莫测笑容的谭少泽。

“你丫地!!!”苏音咬牙切齿,对着谭少泽拳头攥得咯咯作响。

“是你说,要以身相许的!”谭少泽两手放在西裤口袋内,悠闲走来。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苏音气得怪叫。

“2月19日,晚,法式餐厅,你还吃了两份鹅肝!”谭少泽又逼近苏音一步,盯着她,眸光瞬间变得深沉。

“2月19?今天是4月5号。2.19,2.19……”苏音开始掰着手指头算,可不管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一个半月前,她到底在做什么。

见苏音认真回想,依旧毫无思绪的样子,谭少泽闷哼一声,显得有几分失落。拿出那个小银镯,仔细地盯住苏音的眼睛,“你确定,这是你父母留给你的?”

虽然是问的口气,却是一副肯定“不是你父母留给你”的样子。

“当然!自从我出现在孤儿院,这个银镯就在我手腕上!苏妈妈说了,这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东西!”苏音上手去抢,却被谭少泽突然提高。

谭少泽深吸一口气,“并不是,从小带在身上,就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东西!”转而,谭少泽看着墨黑的天空,唇角漾起一抹浅笑,“也对,算你父母留给你的东西!”

“你这是什么逻辑?”苏音被他弄得头大。

“变相思维!”谭少泽又将那个银镯放进衣兜内。大步朝着操场走去。

“还给我!”苏音赶紧追上去,谭少泽却加快脚步,苏音亦加快速度,他更加快,苏音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他身后。

而在他们身后,那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小娃娃,笑声清脆地拍着手,遥遥地跟在他们身后……

远处一看,不知情者,还真的会以为,那是幸福的三口之家。

“谭……少泽,你知道吗?……”苏音累得气喘吁吁,双手撑住膝盖,不住地大口喘气。

跟苏音一直保持一定距离的谭少泽站住,回头看向她,“什么?”

“如果……我会轻功,会……会暗器……”苏音捶着胸口喘息。

“怎么?”谭少泽完全不懂她想说什么。

苏音缓了口气,然后再憋足一口气,在偌大的操场上,怒吼,“我一定会杀了你!!!”

谭少泽不以为然,耸耸肩,唇角笑容诡异,“在你杀了我之前,我会先吃掉你!”

苏音懊恼地一拍自己的头,一步踉跄,坐在一侧的排椅上,一副累得要散架的样子,擦了擦额上的汗,“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吧!”

面对苏音难得的友好,谭少泽坐了下来。

“你说,你到底想干什么?”苏音真的累了,身心疲惫。天下之大,到底哪里能甩掉谭少泽这只魔鬼?

“娶你!”谭少泽很自然地就吐出这两字。苏音抽口冷气,盯向谭少泽,却没有发现他脸上任何一丝逗弄的意思。

他一定是装的!

“然后呢?”苏音继续探话。

“生子。”他的眼底有一丝落寞。因为那个被打掉的孩子吗?若有一天知道自己会这样,只怕会阻止她。

“再然后呢?”

“一辈子。”他的唇边漾开一抹期望的笑意。

“再然后呢?”苏音像个复读机。

“进棺材。”谭少泽没了耐心,咬牙切齿。

“我跟你分析分析,其实,你不喜欢我对吧?”苏音盯住他的脸,恐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谭少泽想了想,“还不错吧。”他也不太肯定。

“就是嘛!你身边那么多美女,怎么可能喜欢像我这种,别人都叫男人的女人!”苏音如兄弟一般,拍了拍谭少泽的肩膀。

“你只是觉得,我有点特别,跟你身边的女孩子不一样,一时新鲜而已!这不是喜欢,更不是爱情,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好奇而已!所以,请端正你自己的思想,摸着你的良心,闭上眼睛,好好地想想!”苏音循序渐进,抓住谭少泽的大手放在他的心口,然后又捂住谭少泽眼睛,迫使他闭上。

谭少泽难得的听话,就保持着苏音给他摆的姿势一动不动。苏音伸脖子看了眼,就趁谭少泽闭着眼睛的当,她的手指悄悄伸进谭少泽的衣兜……

就在她欲悄悄拿出那个银镯的时候,一道冰冷的目光赫然传来,薄唇轻启,一张一合。“丫头,你的伎俩,很幼稚。”

苏音,收收唇角,颤抖地干笑两声,送开了那个银镯,又重新落回谭少泽的兜内,“好啦,好啦,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不耐烦地扬扬手,苏音起身要走,突然手腕一紧,已被一只大手力道之中地抓住。他的手,薄凉。

一阵恍惚。

他淡淡的声音飘来,苏音才回神,却红了脸颊。

“不用想了。”他又紧了下抓住苏音有意挣扎的小手。

“答案!”苏音板着脸,背对他,不敢转身,怕他看到灯光下她滚烫的脸颊。

“娶你!”简单的两个字,却是不容置疑地坚定。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是你答应的!”

“我没有!我什么时候答应啦!!!”

“没想到,你记性这么不好!”最后,是谭少泽负气离去。

“爸爸,妈妈,抱抱。”小娃娃终于跋山涉水地跑来,张开双臂,看向已走的谭少泽。

苏音一拍脑门,直觉头大,本也想一走了之,可这里距离大楼少说三百米,天又黑了,只能抱起小娃娃,跟在谭少泽身后。

她不是没有爱心,只是受不了,一个娃娃叫她妈妈的同时,还叫谭少泽爸爸!他们是两条没有交点的平行线,请不要把他们联系到一起!

那一晚,苏音辗转难眠,挤破脑袋也没有想起,什么时候答应谭少泽“以身相许”的事!是他脑壳缺氧,记错了吧?还是他……过早老年痴呆?

次日,外面下了大雨,苏音盯着两只熊猫眼起床。当开门的时候,谭少泽就站在门外,两眼满是血丝,他没睡觉吗?她想问的已经写在脸上,谭少泽直接回答。

“怕你逃跑!”他得意一笑。

苏音一翻白眼,差点跌倒。摇摇头,眼神怜悯,“孩子!”她叹口气,拍拍谭少泽的肩膀,“可惜了!”

“什么?”谭少泽没反映过来,毕竟苏音的话一般人难懂。他收了手机,站在门外,忙了一夜的工作。

“我现在可以肯定了!完全的肯定,你妈在生你的时候,一定是难产!”苏音抹了把还迷迷糊糊的眼睛。

这回轮到谭少泽翻白眼了,虽然不懂苏音什么意思,但他知道,一定是在骂他。不做理会,打算去洗漱。苏音也懒洋洋地出来,这里只有一条楼道,他们只能同路。在楼梯口发现,苏妈妈正拿盆和桶上楼。

“妈,你这是……”苏音好奇地看了眼楼上。

“阁楼漏雨,拿盆去接一下,孩子们的宿舍在楼上,受潮会生病!”苏妈妈费力地拿着盆和桶,苏音赶紧上前去接。瞪了眼愣住原地的谭少泽,苏音嗔道。

“你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眼力见!”

谭少泽眉心一拧,让他干活?可在苏妈妈面前还要伪装好男人不是,只能跟了上去。

“让少泽也要跟着一起干活,真是不好意思!”苏妈妈歉然笑笑。一盆盆地接水,然后一盆盆地倒出去。阁楼又矮小,谭少泽根本直不起腰来,甚至还撞了好几次头。引来苏音一阵爆笑。

“没事,他是男人!”苏音直接接下话来,不给谭少泽任何翻身的机会。他谭大少爷何时做过这等活计!干了一个小时就气喘吁吁了,他双手支着膝盖,半蹲着,仰头看向漏雨的地方,这里少说有四十年的历史了,年久失修,漏雨很正常。

他问苏妈妈要了塑料布,砖头一类的东西。他披上雨衣上了顶层。这楼是尖顶,很难站住脚,又下着瓢泼大雨,脚下哧滑,苏音站在阁楼上,头露在楼顶处,不禁为步履艰难的谭少泽担心。

“你……小心些!”苏音终于将那关心的话喊出口。

谭少泽回头对她点点头,大雨模糊了苏音的视线,她没有看到他脸上浅浅的透着甜蜜的笑意……

二十分钟后,谭少泽终于将楼顶漏雨处遮好,苏妈妈在阁楼里喊着,“不漏雨了!太好了!你们快下来吧!”

苏音赶紧对谭少泽摆手,谭少泽又小心翼翼地走回来,见到苏音满脸担心的样子,他的眼底尽是笑意,突然……

他脚下一滑,身体直直向后倒去……

“啊!!!谭少泽!!!”苏音吓得尖叫,赶紧向上爬,试图去抓住谭少泽,就在她惊慌失措,眼角不知是泪是雨的时候,突然听到出自谭少泽低低的笑声。

苏音放下攀爬,这才发现,谭少泽的一只手抓住了顶楼的护栏,这才没事……

“傻瓜,逗你的,我早就知道那里有护栏!”下了顶楼,苏音在前门闷闷地走着。

“你生气了?”谭少泽追上去,低头盯住苏音的脸。

“你怎么了?”她的不言语,让谭少泽一阵焦急。

突然,苏音放声大哭起来,眼泪就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不住地扑扑滚落,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哭得这么惬意,这么豪放。

这可吓坏了谭少泽,捧住苏音的脸,冰冷的大手在她的脸上擦眼泪,可她依旧闭着眼睛放声大哭,丝毫不给谭大少爷面子。

突然,他一口吻上了那个哭得颤抖不住哆嗦的小嘴。

苏音张大了哭得通红的眼睛,这是……什么情况?她有一瞬大脑短路。一直大手盖来,蒙住她的眼睛,一片漆黑

谭少泽亦缓缓闭上深邃的眼眸,唇角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紧紧抱住她。

(今天六千字完毕,谢谢亲们的大力支持,小乖不胜感激,多多支持小乖的旧文哦,都很精彩的说。嘻嘻。。。)

……本章完结,下一章“261.毁灭性地结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