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65章:264.只要记得我一年,我就不孤单了

《总裁老公!》

第265章264.只要记得我一年,我就不孤单了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妈妈是妇科医生,父亲不详。与妈妈相依为命二十五年,在妈妈面前我一直伪装自己,做个善良又乖巧的好女儿。其实,我并不善良,在我的心里住着一个魔鬼,我一直这样觉得……

小时候,我砸过别人家的玻璃,将同学的书包丢给流浪狗,在楼道里洒过猪油,还做过贼喊捉贼的坏事。只因,那些大人和孩子,在背后总对我和妈妈指指点点,妈妈什么都不说只是对我笑,我知道她的心很痛,不然她不会总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很小声地哭泣……

我的心一直被阴云笼罩,从没真正开心过,直至遇见他,周子喻,他的心才有了知觉,才有了点点温暖晕开的感觉……

第一次见到他的场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站在手术室外,当我驱散那些犯花痴的小护士,在他看向我的那一瞬间,我承认,我愣住了。

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深邃的眼神就好像深潭一般,一旦对上便无法自拔,连带着心都会随之悸动不已,好像沦陷了!他在为手术室内的女人担心,那个人是他的老婆!

我真正对他动心是在妈妈去世后,但凭单亲的家庭将我磨练得极为坚强,当失去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亲人时,我也有崩溃了,迷茫了,恨不得随妈妈一并而去。是他的陪伴,帮我度过了人生最难过的阶段,幸好有他,妈妈的葬礼才井然有序。我对他,开始有了一种莫名的依赖感……

我没想到,小乔会在妈妈的墓前说,要照顾我。她单纯的想法让我感觉幼稚得可笑,我们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充其量,她只是妈妈众多患者之中的一个。可我还是答应了,因为,接下来的日子,会跟他在一起!哪怕,他从来不看我一眼,只要我在他的背后看着他,我的心也踏实了!

我更没想到,小乔当我是她的好姐妹,她不知道,我一点都不想跟她做朋友!一旦成了朋友,我与他就……再无缘分了!

当我来到周家,发现周子喻原来爱着的人是康馨,或许那时候应该说是曾经了!怀着他孩子的小乔早已在他不知不觉的时候,住进了他的心底。我那时候,突然觉得小乔很可怜。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和自己的妹妹纠缠不清,那该是怎样的一种痛?看着小乔挺着肚子帮我找亲生父亲的样子,愧疚的同时心里一暖。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挣扎,是自私地顺着自己的心意追求周子喻?还是怀着祝福的眼光关闭自己的心?

直至,沈良开着车撞向小乔时,我毫不犹豫将小乔一把推开,车轮在我的腿上碾过,那一瞬间一点都不痛,小乔没看到,我笑了,如果我救小乔受伤,周子喻应该会多看我几眼了吧!

当我模模糊糊地看到,周子喻还是率先抱起了小乔,我这才知道,即便就是我死了,他也不会多看我任何一眼,在他的眼里脑里只有小乔……

他们的孩子不幸夭折,看着伤心欲绝的周子喻,我心里的痛比他更甚。他又怎么能知道呢!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只要他能开心一笑,墨黑的眼眸能一直蕴满幸福,我别无他求。

我向他提议换掉贝贝,我承认,我有私心,我只是贪婪地想跟他多几个单独相处的机会,仅此而已。他对小乔承认我们在交往,当时我真的好高兴,我知道他只是欺骗小乔而已,但我还是很开心,开心得想笑出声来,当我看到小乔失魂落魄的背影,看到周子喻心痛的眼神,我再也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兴奋了!我这时才发现,我真正想要的不是占有……

谭临海不认我,我恨他!恨他给了我私生女的身份,却还对妈妈表示出不耻的态度!更恨,在他的眼里骨肉亲情终抵不过自身利益。

其实,我一点都不想同他相认,只是想将妈妈的遗物交给他保管,车祸后我的状态一直不是很好,头总是疼,终于熬不住去了医院,才发现,我脑部的阴影在扩大,是淤血堵塞血管造成,医生建议我住院治疗,却被我拒绝了!我不想再用周家一分钱,我没有那个资格!

看着小乔和周子喻吵吵闹闹的幸福,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多余,也肯定了自己的选择,放弃治疗,静静离开,而在离开之前唯一的心愿就是让谭林海摒弃前嫌,彻底认可妈妈对他的深情。我甚至想到,让周子喻和小乔推迟婚期,更想到再借用周子喻来帮自己完成心愿。

当周子喻想出让我同他的大妈妈结拜金兰时,我这才真正地发现,小乔在他心底的份量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取代。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阻挠他跟小乔定下的婚期。我难过,也低落,可又因为洋溢在他们脸上的幸福而开心。

从什么时候起,我变得这么矛盾了?

我有了周家和林家两个靠山,谭临海再次对我改变态度,却要撮合我同张总那个糟老头。他威胁我,用周子喻,如果不同意,张家和谭家会联手对付周氏。我彻底绝望,对谭临海不再抱以任何希望,只希望生命的最后能化解所有因我而起的祸端。

住院的那十多天,谭临海派人密切监视我,可我还是没有服用医生开的药,即使咽下去也都在洗手间全部吐了出来。这就是我的反抗,哪怕死也不会成全谭临海的诡计!

那时候,我就萌生了一个想法,与谭临海同归于尽。

苏音绞尽脑汁混进医院救我,其实我都明白,如果不是谭少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凭苏音三头六臂也进不来我的病房。我不知道谭少泽出于什么目的,凡是姓谭的人,我都恨!

我不想走,不想连累苏音,可苏音的话点透了我,苏音却不知道,我当时就已经有了打算,如果不出去就没有机会报复谭临海了!

叶俊平是个不错的男人,虽然有些玩世不恭,还有些世家子弟的纨绔,说到底他还是善良的。像我这样一个将死的魔鬼,跟他在一起完全是玷污了他对生活的美好崇尚。他是生活在阳光中的快乐天使,而我是生活在地狱的丑陋恶魔。

“千万不要爱上我。”

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眸,半认真半打趣的口气,我好想笑,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他!我的心早已被另外一个男人占满了,从来没想过再让别人住进来。

即使我一直沉默着,并不代表我就不再爱那个人了——周子喻。

“你也千万不要爱上我。”我回答他,却是很认真。也许他会笑我自恋,我只是想忠告他。他不过是我将死前,用来打击谭临海的一枚棋子。

当在周家的晚宴上,看到谭临海吃憋的样子,看到张总灰溜溜地跟这叶夫人说话,我真想喝光场内所有的酒,为自己庆祝一番。晚宴上,我看到叶俊平和林美之间的微妙,或许他们都不知道,因为几十块钱争执无非是在找理由跟对方说话,他们会是不错的一对吧!

最近头又痛得厉害,甚至还晕倒很多次,每次起来身上都有淤青,我更瘦了,脸色也更黄了,悄悄去了医院,医生却只对我摇头,什么都不说。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是没日子了!不能再等了,一分一秒都不能再等了!

在与叶俊平约好吃晚餐之前,我一直陪在小宝身边,还有贝贝,一岁了,长得越发可爱了,有一瞬我竟幻想,他们要是我的孩子该有多好?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与叶俊平晚餐时,我趁他去洗手间,在他的西装外套内塞了林美的电话号码。还有……那枚和叶俊平订婚的戒指。那本就不属于我,应该属于他真正爱的女人。

当我开着车撞向谭临海的车时,我的心是从没有过的痛快,就好像解脱了一样,解脱了我二十六岁的生涯,所有的阴霾全部消散,夜晚很黑,我却看到了光明……

在我闭上沉重的眼睑,漆黑中浮现了周子喻的脸孔,本想伸手去抚摸,手却根本抬不起来,我只能笑,对着那抹幻影笑……

这一次,你会记得我了吧?我不要一辈子那么长久,只要一年,你记得我一年,我就不孤单了!

——————

呜呜,可怜的秦一萌,亲们咋没人惋惜呢?都不喜欢她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265.谭少泽订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