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68章:267.木熙瑶VS苏音

《总裁老公!》

第268章267.木熙瑶VS苏音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音一听是谭少泽的声音,一把挂断电话,直接关机。她不想再听到他的声音,趁自己还很清醒,而对他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动心,必须控制住自己的心智,他是有未婚妻的人了!还是谭家的长子。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搭调的两个人!

将手机丢在茶几上,倒在沙发上准备睡个下午觉,好不容易有了困意,门铃又响个不停。是林美吧,那丫地居然又忘记带钥匙!气鼓鼓地打开门,正要发作,当看清楚门外同样气鼓鼓杵着的人,苏音先是吃惊地一愣,转而神色变得冷漠。

“为什么关机?”谭少泽睨着苏音,绷紧的俊脸眼神似剑。他谭少泽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居然被一个女人三番五次挂断电话不说,居然还敢不接他的电话!

“烦。”简短的一个字,苏音正要关门,却被谭少泽一把甩开,直接进门。

谭少泽极度不屑地哼哼两声,先是在不大的客厅转了一圈,接着又走进厨房,最后打开冰箱看了眼。这才看向苏音,似笑非笑的口气,“看来你过的不错。”

“当然!”苏音耸耸肩。

见到苏音那种毫不在意的口气,谭少泽只觉心口堵塞难舒,两个月来,他没找过她一次,她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上次若不是自己找理由说还银镯,只怕她根本不会见他!

突然长臂一伸,直接将苏音固在怀里,逼视她的眼睛,薄唇一张一合……

“你到底有没有心?”

他谭少泽从不曾对哪个女人,像对苏音这般过。一再地纵容她触及自己的底线,甚至跟他的宝贝妹妹几次大打出手,他都置若罔闻。

只因为,那是苏音,那个总让他有一种特别感觉的女人。

苏音被谭少泽的这话问得一愣,望见他深邃的黑眸,心有一瞬失了控制,竟不禁深陷进去,赶紧错开自己的眼睛,重拾那份原有的坚定……

“谭大少爷,你应该抱你的未婚妻,而不是我!”苏音僵直的身体不挣扎,只等他主动放手。

谭少泽一愣,转而闷闷地笑起来,隐现一抹自嘲又痛苦的味道。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就那样闷笑着离去……

林美跑上楼的时候,苏音还保持方才的姿势站在那里,林美好奇地看了看四周,“我刚才在楼下,看到谭少的车了!好像疯了一般,嗖地蹿了出去!”

林美拍拍余惊未定的心脏。接着摇摇头,喝一大口水,“真搞不懂你们两个!说断不断,藕断丝连,只会越来越痛苦,要么就狠心放手,要么就不顾一切死死抓牢!”

“我们不可能!”苏音垂下眼睑,掩住眼中的虽有神色。

“为什么不可能?就因为他有未婚妻?不是还没结婚嘛!就是结婚,还可以离婚啊!你就别装你那廉价的清高了!这么好的男人,哪找去!”林美狠狠地白了苏音一眼。

“他有未婚妻关我什么事!他好不好,坏不坏又关我什么事!请不要把我们两个摆在一起说话!谢谢!”苏音突然情绪激动起来,对林美吼了一通,跑进自己房间,一把关上房门。

林美瞠目结舌,啧啧摇头,马尾辫在脑后跳来跳去。“切,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你就会嘴硬!不管什么时候都嘴硬!”

接着林美坐在沙发上,拿起薯片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还一边叨叨,“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苏音又不是石头做的!面对感情,就要诚实一些,坦然一些……”

林美的话还没说完,苏音的房门打开,枕头飞了出来,林美赶紧躲闪,故意大声喊道,“爱就爱了,你承认了,又不会少一块肉!”

接着是一只拖鞋,随即另外一只拖鞋也飞了出来……

林美依旧不认输,还要开口,当发现苏音抓起她最爱的化妆品时,当即变了脸色,赶紧捂住嘴巴,“我不说了,我看电视!”

总算归于平静,林美拍拍心口,吐口气,手机铃声响起,是个陌生的号码,林美踌躇地接通,“喂?”

“你是……”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好听的男人声音,带着点酒后的沙哑。

“我晕!你给我打电话,居然问我是谁?”林美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天翻白眼。

“这个号码是我一个朋友留给我的,所以……”

“哪个朋友?”林美打断了他的话。

“是……秦一萌。你认识吗?”男人的声音显得压抑起来。

一听的秦一萌,林美吃惊又好奇,秦一萌怎么把她的号码给一个男人了?

“出来……见一面,方便吗?”男人又接着说。

“……好。”林美犹犹豫豫挤出一字,有些莫名其妙,也忘记了问这男人的名字,直接记下地址。

“苏音,陪我出去一趟吧!”电话收了线,林美敲响苏音的房门。苏音不语。

“一萌居然把我电话给了一个男人,那男人说要见面!你觉得呢?”林美没了主意,总觉得这样太过唐突,“你说不见吧,我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毕竟和一萌都是朋友……”

林美的话还没说完,苏音直接打开房门,居然神速地换好了衣服,如她一贯的风格,一身干净利索的休闲装。

按照地址,苏音和林美来到凯萨夜总会,较为安静的卡台,一个男人正在优雅品尝红酒,透过疯狂闪烁的射灯,那男人的大致轮廓若隐若现。那不是……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林美和叶俊平异口同声,神色诧异。

“一萌把我的电话留给你了?”

“一萌留下的电话号是你的?”两人又是异口同声。

苏音双手插在休闲装的上衣兜内,看了看俊容微醺的叶俊平,又看了看一副要发飙的林美,她摇摇头,不是冤家不聚头,大概说的就是他们两个吧!

“还钱!”林美直接向叶俊平伸出手来。

“什么钱啊?”叶俊平眯着迷人的星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公车钱呐!你那么有钱,不会因为这么点点钱就耍赖吧!”

叶俊平优雅一笑,点点头,“哦,原来是那个!你要多少?”

林美的双眼登时一亮,“你那么有钱,就还我一千倍吧!”区区几万块,她也不算狮子大开口。

苏音扫了眼爱钱如命的林美,深吸一口气无奈地摇摇头。

“好!我给你!什么时候要?”叶俊平依旧是温和有礼的样子,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现在就给我!”林美当即笑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没有现金!”叶俊平惋惜地摊开手。

“你……耍我?”林美当即怒了。苏音赶紧拉扯林美坐下来,言归正传。

“一萌为什么把林美的电话留给你,她说什么了吗?”苏音问向对面的叶俊平。

“她……”叶俊平看着桌上的红酒开始发呆,他和秦一萌最后一顿晚餐,喝的就是这种红酒,而他穿的也是这件白色休闲款西装。不管怎么努力也找不回那晚的感觉,唐突的或是哀伤的,更或是无能为力的……

“她就这样包着放在我的西装外套的口袋里了!”叶俊平掏出西装兜内一张字条,折叠着里面包着一枚戒指,是他和秦一萌的订婚戒指。“什么都没说,也没写,只有一个电话号码!”

苏音拿起那张字条,是秦一萌的笔迹,她认得,眼圈一热,苏音赶紧将那字条折好,努力笑道,“我想我明白一萌的意思了!”

“什么意思?”林美愣愣地看向苏音,她现在一头雾水。

“她是想撮合你们两个!”苏音话音一落,当即遭到当事人的不屑与反驳。

“怎么可能!”叶俊平闷哼一声,慵懒地靠在身后的沙发上。

“撮合我跟铁公鸡?!做梦吧!”林美怪叫起来,最后一扬手,全当笑话。

“什么?你说谁铁公鸡?”叶俊平虽然醉,可意识还很清晰,眯着眼凝声问向林美。

“说你!你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林美瞪圆了一对大眼睛,大有跟叶俊平一战高低之势。

苏音直觉头大,按住太阳穴,借故去洗手间,将战场留给他们两个人。仔仔细细地洗过脸,待再出来时,那两个家伙居然还在唇枪舌战,喧杂的音乐让苏音听不清楚,也懒得去管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也不会出什么乱子,索性出去转了转……

接下来的日子又归于平静,谭少泽再次凭空消失,苏音的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失落的,也仅限于一点点而已。林美每天都处于暴走状态,苏音只当她更年期提前。

“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林美一阵跺脚,恨不得摔掉手中的手机。

“他居然说我,除了头发长点,没有一丁点像女人!还说我是拜金女!居然还说,说我低俗!我呸!就他高尚!不就留过学,家里有点钱吗?搞个破艺术就高雅了?”

苏音摇摇头,端起咖啡继续找报纸的夹缝招聘信息。“现在物价上涨那么快,还是省点力气,少吃点饭吧。”

“你……你不安慰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说风凉话!”林美气得牙齿打颤。“死女人!我诅咒你,这辈子都跟谭少纠缠不清!”

这话,真被林美说中了!就在谭少泽在苏音眼前消失的第七天……

苏音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正准备去面试。门铃响了,急匆匆开门,愣住,居然是木熙瑶……

“你好。”木熙瑶浅浅一笑。微卷的发,复古风格的蕾丝短裙。依旧那么美丽,却掩饰不住眼角眉梢的憔悴之色。

“你……好。”苏音有些懵,木熙瑶怎么会找到这里?再说,找她做什么?

“我们能……谈谈吗?”木熙瑶依旧微笑着,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赶着去面试。”苏音婉言拒绝。她跟谭少泽的未婚妻没什么好谈的!

“只需要你十分钟的时间!”木熙瑶神色诚恳。苏音看了看时间,面试还来得及,便答应下来。

距离面试公司较近的一家咖啡厅,苏音和木熙瑶对面而坐。木熙瑶低头搅着杯子中的咖啡,想说的话却开不了口。

“如果,木小姐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苏音正要起身,木熙瑶一把抓住苏音的手,美丽的眼睛盈上一层泪水,紧紧咬住唇……

“接受少泽哥吧!”鼓起所有的勇气,木熙瑶终于将这话说了出来,伴着深深的心痛。

苏音怔住,心有一瞬忘了跳动,完全坐在座位上,呆呆地看向木熙瑶,她没想到木熙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转而,苏音轻笑起来,却显得不自然。

“木小姐,你误会了,我同谭少泽没有任何关系!”

“我没有误会!我只是……不想看着少泽哥这样伤心难过……”木熙瑶摇摇头,赶紧扯来纸巾擦过眼角。平定了稍许,木熙瑶接着说……

“我从小就喜欢少泽哥,而我们的关系也一直处在恋人未满的状态,谭伯父很赞同我们的婚事,我的父母也很喜欢少泽哥,若不是谭伯父突然去世,少泽哥为了保住谭伯父一生的心血,不会同我订婚!我知道,少泽哥心有所属了。从我第一次见到你,你站在冷风中瑟瑟发抖,质问少泽哥的时候,我就发现,你对他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木小姐……”苏音正要说话,被木熙瑶打断。

“这两个月来,少泽哥一直郁郁寡欢,一方面是谭伯父突然离去,另外一方面,我知道他很为难,他放不下你。与其每天看着他喝得酩酊大醉,之后念的都是你的名字,我不如……”木熙瑶低着头咬住嘴唇,晶莹的泪珠挂在她长而翘的睫毛上。

苏音眨了眨眼睛,木熙瑶口中说的是那个万恶的谭少泽吗?她并不觉得谭少泽对自己有感情,反之倒是觉得他跟她有不共戴天的大仇。

“木小姐,我想你应该……冷静一下。”苏音开始打哈哈,将咖啡推给木熙瑶,她苏音最受不了小女人的眼泪。

“苏小姐,如果是因为我的关系,那么我退出,请你接受少泽哥!”木熙瑶紧紧抓住苏音的手,诚恳又期盼的目光让苏音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

“木……木小姐……,你别……”苏音显得极为尴尬,手脚一阵无措,大脑也跟着空白一片。

“我了解少泽哥,他一旦认真起来,便是一辈子的事,他对你是认真的!”木熙瑶抓着苏音的手更紧了,她心里经受怎样的一番挣扎,只有她自己清楚。

苏音吐口气,垂下头,“木小姐,真不像你想的那样,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

就是用膝盖想,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完全是不搭调的两个人,只会落人笑柄。

“你不给他机会,也不给你自己机会,你怎么知道你们两个不可能?一再执拗地坚持自己错误的主见,只会将彼此的距离越推越远!机会我给你了,希望你不要后悔!”木熙瑶恼了,擦干眼角的潮湿,抓起肩包直接走人。

苏音愣了许久,深吸一口气终化成一声叹息,最后也走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268.纠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