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73章:272.秘书=小蜜?(本章六千字)

《总裁老公!》

第273章272.秘书=小蜜?(本章六千字)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苏音迟到一个小时,气喘吁吁跑进总裁办公室时,金在熙看到她一愣,“苏音,你昨晚没睡好吗?”

苏音干笑两声,摸了下自己的熊猫眼,“啊,呵呵,昨晚……昨晚有些感冒,所以才迟到了。”对于说谎她一向都比较做作。

昨晚一直辗转难眠,不是想丁有成的那句“我爱你”,而是脑海里一直都在回旋谭少泽和李木子的亲密画面……

他们相爱了吗?还是谭少泽只是玩玩,想必是后者吧,也说不定是前者,木熙瑶不是说谭少泽与她只是商业联姻吗?

可是……木熙瑶说他一直醉酒,又在梦中念着她的名字,是真的吗?若是真的,他怎么还在她的面前上演与别的女人的亲密画面?

还是,木熙瑶只是在配合谭少泽玩什么把戏?

纠结。

“现在好些了么?”金在熙关心地问道。

“嗯!好了!”苏音赶紧打起精神来。

“那好,把这份文件复印二十份!”金在熙递给苏音一沓文件,恢复了老板的严厉样子。

苏音赶紧照办,就在她刚要出门的时候,金在熙又出声……

“那个……苏音。”他的口气犹豫,苏音看向他皱紧眉心,他有些难出口,摸了下鼻子,“帮我约……周子喻出来,好么?”

“呃……好,吧。”苏音讷讷地点点头,揣测地看一眼金在熙,之后出门。盯着门歪头想了会,不会是他想在周子喻和小乔之间横插一脚吧?转念想想,应该不会,若想阻止他们结婚,应该早就出手了才对。

苏音在影印室与复印机奋斗,不知道是自己操作有误,还是机器出了毛病,机器总是夹纸,废掉一张又一张的A4纸,还是复印不出来,她正轻轻地拍着机器,走廊传来几个女人的议论声……

“不会吧,他不是有未婚妻了吗?不但漂亮还有家世,为什么要跟这个女人啊?”

“张的也不怎么地嘛,还没我漂亮呢!”

“兴许人家有好的地方呗。”

“你看你看,居然是他的助理!该不是真应了那句话吧,秘书就是小蜜的别称!”

“照你这么说,苏秘书是不是跟……我们的总裁也有一腿啊?”

“很难说!苏秘书还没其她应试者学历高呢!总裁居然二话不说,直接钦点,你说没猫腻,谁信呐!”

“不会吧!苏秘书长相虽然还凑合,可每天跟个假小子似的,总裁会看上她?”

“就是啊!天天就一身休闲,松松垮垮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的运动员呢!哪像个女人!”

苏音的手渐渐抓成拳头,一脚踹开门,瞪向在走廊扎堆嚼舌根的几个女人。其中一个发现苏音,赶紧撞了下身侧的女人,看向苏音当下凶悍的小眼神,女人们当即没了声音,扯在手中的报纸也掉在地上。

“啊!我还有个报告没写!”

“哎呀,我得去趟洗手间。”

“对对对,我还有个设计方案没做完。”女人们各自找理由四散,走廊只剩下那张掉在地上的晨报。

苏音还是憋着一股火没有发作,目光渐渐转向那张报纸,头版正面几张那女亲密拥抱接吻的照片赫然醒目,不是旁人,正是谭少泽和李木子。

苏音的太阳穴突地发涨,赶紧转身跑回影印室,一把关上门,重新开始与复印机战斗,还是夹纸,“哐哐”几拳下去,复印机依旧不受用。

“连你也跟我过不去!!!”苏音一脚下去,踹在复印机上。

复印机“滴滴”叫了几声,终于开始正常运转,二十份已够,居然还在唰唰复印,出纸,苏音又是几拳下去,不受用,复印机依旧工作。

看着文件一份份被复印出来,苏音大脑一片空白,直至没纸的时候,苏音才想起来拔掉电源,复印机终于没了声音,苏音一下子蹲在地上,头埋在双臂间,心情极度沮丧。

她这是怎么了?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缓了好一阵,才渐渐平复一些,将文件交给金在熙,接下来她的工作就是站在粉碎机之前,将多余出来的一大沓文件一张张粉碎……

今天很不顺心,中午去食堂吃饭,居然咬到米饭里的石头,害得她的虫牙掉了一块不说,一整个下午都在忍受着牙痛跟明华酒厂的一些图片奋斗。终于带着烦躁的心情熬到下班了,刚走到公司一楼大厅却发现丁有成的车停在门外,赶紧折回去从后门离开公司。

许是后门实在少有人走吧,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人,居然将带着钉子的木板都在路上,一脚踩上去……

发现脚心一阵冰凉,苏音低头看了眼,一手拔掉那个木板,试着走两步,不疼。将那个木板丢在垃圾桶中,刚要继续走,脚心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

苏音咬着牙,一拳拳砸在街边的大树上。这里打的实在太难,无奈,只能拨通丁有成的号码,让他来这边接她。

去医院上了药,包扎好伤口,好在没伤到骨头,脚却肿了一圈,连鞋子都没办法再穿。最后,苏音一手提着沾满血的鞋子,一跳一跳离开医院……

“苏音,我扶你吧!”丁有成推了下无框眼镜,要上手,却被苏音摆手拒绝。

“你……还是住院观察两天吧。”他担心地看着她一跳一跳的样子。

苏音不言语,继续摆手。丁有成最后无奈,什么话都没说,送她回了家。她没有邀请他进屋,他也没强求,看着林美将她接进屋,他下楼,买了一些水果放在门口,按响门铃之后,蹭蹭下楼……

“不知是谁在门口放了这些水果。”林美将水果提进屋。

苏音看向窗外,开着的窗子,她看到丁有成低头走着的背影,他回头仰望,苏音赶紧侧身隐在窗帘之后。叹口气,重重倒在床上,抓起枕头将自己的脸蒙在下面。

“那个丁经理是不是对你有意思?”林美洗了手,给苏音倒了水,一一拿出苏音包里医生开的消炎药。

苏音不说话。林美又道,“我早就看出来他对你有意思了!其实他人还行。男人要比女人晚成熟三到五年,想找个能疼自己的,最好找个比自己大五六岁左右的男人!他比你大十岁,其实正好,没事耍耍小脾气,撒撒娇什么的,多幸福啊!”

苏音依旧不支声,林美继续,“他有自己的事业,有房有车,虽然不富裕,也够养活你的了!虽然个子不算高,长相也能过的去,不像别的三十多岁的男人,又秃顶又啤酒肚的,这就不错了!你还想找个什么样的啊?像方瑾那样?那就一小白脸!”

苏音就好像哑巴了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林美倒好药,捅了捅苏音的后背。苏音一动不动,林美就坐在床边,继续自言自语。

“唉!现在的男人啊,要么有长相没实力,要么有实力没长相,像我们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女人,只能放低眼光,找个能疼自己又专一的男人就行了,才貌双全的男人哪是我们的菜啊!我算是想开了!”

“你倒是说句话啊!”林美受不了怪叫起来。

“你是不是……失恋了?”林美推了苏音一把。

上次跟方瑾分手,苏音也是一句话都不说,直到三天后她才开口,林美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苏音终于说话了,却是没好口气,“没有恋过,哪来的失恋!”她翻个身更紧地压住枕头,试图堵住耳朵。

“单相思呗!”林美来了兴致,抓着苏音头上的枕头,“像谭少泽那种人物,哪个女人不动心呐!你别想骗我说对他一点心都没动!我可不傻!”

苏音抓着枕头的手颤抖了下,还是没有出声。林美深深地叹口气,语重心长,“其实吧,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他对你是有意思的,居然花高价从我这里买你的喜好,还有你的消息。可是……他居然跟那个什么什么木子的在一起了,还跟那个什么千金什么瑶瑶的订婚了!”

林美摇摇头,“我就觉得吧,他那种男人,挺靠不住的,太花心了!你还是,把你的心思扼杀在萌芽当中吧,不然最后受伤的一定是你自己!”

“感情这个东西,就好像两个拉着橡皮筋的人,受伤的永远都是最后放手的那一个!”

见苏音实在不说话,也不动,林美又叹口气,将药放在床头柜上,“药就放在这了,你想好了,就起来吃吧,我会给你公司打电话,帮你请假。”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苏音肩膀颤颤,不知是哪根筋不对,眼泪就好像断了线,她不觉得难过的,也没有多想的,为什么还会哭?看到方瑾的背叛,她都没有哭……

“你……怎么来了?”田园放下手里的工具,摘掉满是油腻的手套,看向站在厂子门口的周莉雅,他激动得都不会说话了。

干活的那帮小子,互相闷笑几声,悄无声息地散了,只剩下周莉雅和田园两人,她站在门口,像个含羞的小姑娘,咬了下嘴唇,强忍住想弯起唇角的冲动。

看到她有些害羞的样子,田园星亮的眼眸光彩闪耀,看了看周遭才想起,“进来吧!我,我去买点水果!”

田园正要向外走,被周莉雅唤住,“不用了!我就……就坐一会。”

“那你就进来吧!”田园像个刚青春期的大男孩,羞涩又做作。

两人坐在二楼田园的休息处,两人对面而坐,一阵无声。最后还是周莉雅率先出声打破沉默,“其实,其实我刚钓鱼回来,路过这里,就进来看看!”

“是附近的那个湖么?”田园问,周莉雅点头。他没话找话却让两人更尴尬了。“附近的湖污染严重,还有鱼吗?”

周莉雅脸一热,抿了下唇,“朋友说……说来这边,的确没钓到鱼。”

田园这才意识到周莉雅在找理由,他们认识这么多年,虽然甚少说话,但田园还是知道周莉雅的性格,一向孤僻骄傲,除了妹妹周莉媛和林可盈,根本没朋友。

田园看着周莉雅笑了,却不会说话了。

“少泽哥,其实……其实你……”木熙瑶微仰头望着谭少泽那棱角分明的俊脸,清丽的眸子盈上一层水雾,“大可不必……这样做……”她声音哽咽。

“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谭少泽闭上深邃的眼眸,深吸一口气,转身正要离开,却被木熙瑶从后面一把抱住。

他想挣开,木熙瑶却抱的更紧,“就让我,这样抱一会吧。”

她缓缓闭上眼,感受他的温度,这是最后一次了,每一秒她都很珍惜很珍惜地体会。紧闭的长长睫毛上,渐渐溢出一抹晶莹。

“少泽哥,真的要忘记我们手牵手的日子吗?我们一起走在林荫路上,你说,你会让我幸福,那是你对我说过最美好的情话……”木熙瑶的声音哽住,眼角,泪流了下来。

少泽哥,我还想说,跟你并肩走的时候,我还刻意跟你迈同样的步子,你个子高,腿长,我每次跟的都很勉强。

少泽哥,我还想说,我趴在你的怀里听过你的心跳,效仿过你的呼吸,你的呼吸很深很长,每次我都差点背气。

少泽哥,我还想说,我曾偷偷吸过你喜欢的香烟,狠辣狠辣的味道,呛得我咳嗽一天。

少泽哥,我还想说,我偷偷量过你手掌的大小,特意去学针织,为你织过一副粉色的手套,那是我喜欢的颜色,可问过你,你说最讨厌粉色,我偷偷地把它藏起来,没感送给你,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穿粉色的衣服。

“少泽哥……”泪水湿了他的后背,木熙瑶渐渐弱弱地唤了声。

“对不起。”谭少泽很努力地挤出这句话,还是掰开木熙瑶的手,大步离开木熙瑶的房间。

看着他的离去,木熙瑶忍不住身形晃动,后退几步,跌坐在松软的雪白的地毯上。她湿了眼眶,“我们认识十年,十年了!十年都比不过你们相识的半年吗?”

她也怨,岂能不怨?她那么爱他,全心全意地爱着他。

一直都做他身边最听话,最顺从他的小女人,不管他身边有过多少女人,即使眼睁睁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会对他笑笑,之后关上门。心痛,留给自己。

有时候,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告诉自己不在乎,少泽哥还是会来到自己身边,而最后却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然后站在他面前,还会让他看到笑着的自己。

有时候,真想对他发脾气,诉说心底的苦,当对上他深邃的眼眸,所有的话语,她又咽了回去,然后又笑着,小声地呼唤他一声“少泽哥”。

她知道,他对女人的新鲜度不过七天,而他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自从和他在一起了,五年的时间,他都没有抛弃她。

这次不同了!因为他的生命里闯进来一个叫苏音的女人,他要跟她断清楚关系了,即使彼此订了婚也牵绊不住他的脚步了!

她想努力,她想挣扎,却怕坏了在他心里所有的印象,怕自己连留给他可以怀念的东西都没有。

木熙瑶抱住自己蜷缩在一起的身体,溢出细碎的哭声……

谭亚楠站在门口听到木熙瑶的哭声,狠狠咬住嘴唇,转身离去……

木熙瑶一手抚摸向自己还平坦的小腹,睁着通红的泪眼,看向方才谭少泽离去的方向。少泽哥,我应该让你知道吗?我怀孕了!如果你知道我们有了属于我们的宝宝,你还会离开我吗?

“哥!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要抛弃熙瑶姐?”谭亚楠冲向谭少泽的房间,一把抢下谭少泽指间的香烟。

谭少泽扫了她一眼,不做声,又去拿烟,却被谭亚楠将整盒烟丢得老远,“你是想要报纸上那个女人?还是那个叫苏音的?!”

“我不爱她!跟她在一起,她也不会幸福!”谭少泽不耐烦地道。

“爸的公司怎么办?爸已经不在了,那是爸一生的心血!”谭亚楠红了眼眶。

想到这一点,谭少泽的心一痛,又从抽屉里找到一盒烟,点燃,深吸一口。

“明天,熙瑶会举行记者招待会,解除婚约的主动权,我会交给她!这是我唯一能为她做的了!”谭少泽努力地做着最后抉择。

选择养父的心血,便意味葬送他和木熙瑶两个人的一生。即便他知道自己这么选择很自私,但是……他想自私下去,即使落下忘恩负义的骂名。

“你的意思就是,李木子只是你甩掉熙瑶姐的棋子对不对?!”谭亚楠努力隐忍着,双手抓成拳头。

“你想选择……苏音那个女人对吗?”谭亚楠见谭少泽不语,又艰难地挤出声音来。当看到谭少泽不反对的样子,她心中已有了答案。

“挺好的!呵,呵。”谭亚楠点点头,努力挤出两声笑。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过身,跑向谭少泽,一把抱住他的窄腰,紧紧地抱住。“哥,你不后悔吗?”

她的侧脸贴紧他的胸膛,从小她就喜欢这样抱着他。

谭少泽不做声,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吸烟,最后眼底浮现一抹迷茫,“有什么好后悔的!”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两个结婚呢?”

“你开什么玩笑!”谭少泽一把推开谭亚楠。

“我都知道了!我们根本不是兄妹!”她盯着他,眼中满是坚定。

从小他对自己最好,甚至比爸爸对自己还好,没等谭少泽反对,她已错乱地吻上他……

她不会让谭少泽得到他想要的那个女人!

(停电来着,来电后,赶紧更新。。嘻嘻。。小乖可没有偷懒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27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