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75章:274.丢到海里

《总裁老公!》

第275章274.丢到海里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叶俊平路过林美卖化妆品的那个柜台,发现今天是一个陌生的售货员,忍不住问才知道林美今天请假没上班。一天都没听到林美叽叽喳喳的声音了,叶俊平有些不习惯,拿着手机犹豫很久,还是拨了林美的电话。

居然关机,一向24小时不关机的林美,怎么会突然关机?不会是输给他的伶牙俐齿,选择逃避了吧?

叶俊平忍不住美滋滋起来,若真是这样的话,不去林美面前炫耀一番,也太对不起自己了,想到做到,开车直奔林美所住的小区。刚到小区大门口,一辆加长休旅车从里面冲了出来,差点和叶俊平的车来个亲密接吻,吓得叶俊平赶紧拐弯踩刹车。

摇开车窗,本想泄愤地骂点什么,怎奈那车已经开出了老远。转念想到此来的目的,也便不在气了,打着无声的口哨,车子驶进小区,停在林美那栋的楼下……

把玩着车钥匙,一手插在西裤口袋内,休闲上楼。“什么破地方!连个电梯都没有!”等爬到八楼,他有些喘。

他按响苏音家的门铃,没人开门,他继续。过了五分钟还是没有人开门,这时候对门探出头来……

“你找她们家谁?”那妇女张望了下楼梯,见没人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

“找,苏音。”叶俊平可不想被人误会他跟林美有什么猫腻。“家里没人吗?”他又按了下门铃。

“刚才来了一帮人,我从门缝看到,那些人把苏音扛下去了!”妇女压低声音道。

“扛下去?”叶俊平皱起好看的眉,笑了笑,“苏音脚坏了,可能是送她去医院吧。”

“不像!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好像打手!”妇女紧着鼻子摇摇头。

“林……林美在家吗?”叶俊平心下狐疑起来。

“在家!早上还看到她下楼买豆浆,说今天在家照顾苏音的!”妇女神色担忧起来,“你还是想办法进门去看看吧,要是有什么事,好抓紧报警!”妇女不想再多管闲事,话落赶紧关上门。

叶俊平又使劲按门铃,还是没人开门,不好的预感越来越浓重,用力拉门,拉不开。他抓了抓头,无意间看到楼道上贴着的开锁广告,赶紧拨打……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当叶俊平看到苏音家里一片狼藉,他赶紧跑进去,小客厅内,林美倒在血泊总……

“林美!”他喊着,抱起她,摇着她,她还是双眼紧闭。他赶紧抱起她,冲出去,三步并两步地下楼,许是林美太过担心苏音,许是叶俊平的呼唤,她终于缓缓撑开双眼,口里念着的却是苏音的名字……

“苏……音……,救……救她……”她的声音沙哑而无力,话落,身子一软,瘫在叶俊平的怀里,那宽阔的怀抱,好闻的淡淡清香,还有他强有力的心跳,所有恐惧,当即踏实下来……

“林美,别睡!睁开眼睛,我们就要到医院了!”叶俊平匆匆跑着,终于上车,刚要将车钥匙插上,却被林美一把抓住他的手。她好像清醒过来了,大眼睛瞪得老大。

“苏音被谭亚楠带走了!快去报警,救苏音!”她不知哪里来的气力,摇着叶俊平的手臂,祈求的口气,眼中盈上一层水汽。

敛去所有芒刺的林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更是第一次祈求他,他的心底漾起一层软软的感觉,说不清楚的感觉,看着林美他忘了该作何反应……

“废物!”林美见叶俊平不做反应,怄气地咒骂一句,抬起满是血迹的手,“把你……手机快点给我!”好痛啊,浑身都痛。

叶俊平赶紧掏出手机,林美率先拨通的是周子喻的号码,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要了谭少泽的号码,这次是一个上好的机会,英雄救美一定要男主角出现,更合理谭亚楠是谭少泽的妹妹,谭少泽也能说上话!

当将所有情况告诉了谭少泽之后,林美松下绷紧的那根弦,整个人再次昏了过去……

“林美,林美,醒醒……”终于赶到医院,叶俊平跟医生将林美推去急诊室,他一直呼唤她,她却好像听不到般,紧闭的眼再也没有睁开的迹象。

“医生,她怎么样?会不会有事?不会有事对吧?是我太紧张了!”叶俊平一把抓住要进急诊室的医生,他急得语无伦次。

“先生,病人不抓紧进行治疗,很可能会有事。”医生盯住叶俊平抓着的手。叶俊平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手。

谭少泽开着车宣召谭亚楠任何可以出现的地方,拨打她的电话却是关机。恐惧越来越浓,想到可能会再也见不到苏音,他的心是从没有过的空荡,迷茫,甚至是绝望。

对她的感觉,真是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他无暇去过多考虑,凭着自己的心意,焦急地又漫无目的地寻找,原来他谭少泽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当苏音渐渐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左右摇晃,好像漂浮在水上,视线渐渐清晰,谭亚楠就坐在她的正前方,眼神阴厉地盯着自己……

“你要……做什么?”一开口,苏音才发现自己的头好重,声音也是用了好大的气力才挤出来。双脚和双手都被绑着,根本动弹不得分毫。

“天就要黑了,海下的鱼也饿了!”谭亚楠盯着苏音,本是满目恨意,却还努力做出笑的模样。

苏音忍不住倒抽一口气,她是要将自己丢到海里喂鱼吗?

“不求我吗?”谭亚楠背着双手,踱步到苏音面前,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苏音不做声,眼神倔强地盯着谭亚楠。谭亚楠却笑了,笑得痛快,“求也没用!”

“只要你死了,我哥就是我的了!”突然,谭亚楠的眼神冰冷下来。转而又席上一抹狡黠,“对了,不是。是我哥让我丢你到海里的!哈哈,你要怪就怪他吧!”

“什么?!”苏音心房一颤,居然是他?“你说谎!!!”不管怎样,她还是不相信谭少泽会这般对待自己,至少她对他还有某种程度上相信。

“你不相信也没办法,因为……你就要死了!”谭亚楠靠近苏音,拖着冰冷而残忍的长音。回头对身后的保镖使个眼神。

保镖上前,胶带封住苏音的口,又用粗重的铁链围在苏音的身上,苏音没有挣扎的机会,只能任由被他们摆布。她也是人,也对死亡恐惧,苦苦挣扎着,只是徒劳……

她被他们推到甲板上,浩瀚的海面,余晖映照,海面像血一样残红。游艇就停在海面的中央,四处平静,毫无人的影子。

绝望的感觉在苏音的心底蔓延开,真的就要死了吗?死在美丽的大海中,死在谭亚楠那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孩子手中?

游艇飘忽的在海面,风卷过,游艇上下起伏,船上的人晃动了下,分开脚才能稳住身体。苏音的脚被绑着,身子一歪倒在甲板上,看到翻涌的海水,溅起的浪花打在她的脸上,从没有的恐惧漾在心头……

“推她下去!”天还没黑透,谭亚楠却突然下了命令,保镖只能听从,不给苏音任何可以多想的机会,只感觉后背有人推了自己一把,她直接从甲板上滚了下去……

海水淹没了她的身体,她挣扎,却因身上粗重的铁链,她的身体直线下降,不消刻海水便淹没了她的身体,温热的海水隔断了她所有可以呼吸的空气,本想憋气,做最后绝望中的挣扎,海面距离自己越来越远,时间渐渐消逝,可以看到的那个游艇渐渐远离自己,还有谭亚楠得逞的痛快眼神,渐渐消失在眼前……

脑海渐渐模糊,她坚持不住了,有美丽的鱼儿在身边游过,她就好像化成了那人鱼,身体轻盈地沉下去,最好的坚持也是徒劳,终放开了憋在口里的最后的一口气,一串气泡浮了上去……

就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隐约好像看到了一个人的脸,是谭少泽,他好像也在水中,熟练地游着,好像生活在海里的鱼儿,梦中的他们都化成鱼了吗?

不然,她怎么会看到他?

唇角弯起一抹浅浅的笑,她最后阖上双眼……

漆黑中,她好像看到苏妈妈,满面的慈祥,斑白的鬓角,她正温柔地呼唤她,“音音,音音……”

苏音应着,声音里是甜甜的幸福。她不是孤单的一个人,她还有苏妈妈,那个当自己是女儿的女人。“有你真好!”夏威夷的海滩,她认识了大条的小乔,抱着她,激动地说着。

“苏音!我们这两根光棍,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啊?”林美抓着她的手,百无聊赖地嘟囔。

有你们真好,我苏音,如果就这样死了,你们记得想我……

好像,有人抓着她,不然她的手臂这样紧紧?她想睁开眼睛,怎奈双眼早已没有力气,就连意识也在渐渐模糊……

什么这么柔软?就贴在她的唇上,一口气灌入她的口中,苏音终于挑开沉重的眼,海水让她的双眼干涩难耐,当看清楚吻住她给他度气的人,苏音即使毫无力气,还是张大了眼。

居然是,是谭少泽!

见她醒来,谭少泽的唇角弯起一抹浅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费力地向上游,苏音的身上有铁链,他的动作显得那么吃力,那口气度给了她,只怕他也到了呼吸的极限!

在接近海面时,他的动作越来越显得无力,幸好有绳索抛下来,他一把抓住,带着苏音,随着上升的绳索,两人终于离开了大海,那差点要了他们命的大海……

谭少泽大口大口地呼吸,衬衫黏在他的身上,精壮的肌肉块凸显出来,他激动地看向苏音,苏音却已晕了过去……

谭少泽的手下将他们救上游艇,苏音躺在甲板上,他赶紧给她做人工呼吸,压了苏音的胸口好一阵,她才吐出几大口海水,咳嗽着渐渐有了意识。

谭少泽终于松下一口气,整个人瘫在甲板上,“我就说,你才没那么命短!”

有人帮苏音去掉身上的绳索和铁链,苏音余惊未定,海水的荡漾让她更加恐惧,一把抱住谭少泽,紧紧地抱住,脸埋在他的胸口,她不出声,一点声音都没有,当谭少泽感觉到胸口有滚烫的液体,他知道,她哭了。

但凭她再怎样坚强,她终究还是个女人!

谭少泽犹豫了下,手渐渐覆上苏音的肩膀,他抱紧她微微颤抖的身体,心狠狠一疼,瞪向不远处的游艇,谭亚楠就站在甲板上看着他们,气得双手紧紧抓成拳。

谭亚楠没有更多的时间看他们了,一辆带着警笛的游艇就停在谭亚楠的游艇旁边,警察跳了上去,一副手铐铐在谭亚楠纤细的手腕上……

(亲们放心,不会因为开了新文就荒废本文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275.装病的谭少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