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80章:278.不解风情的女人

《总裁老公!》

第280章278.不解风情的女人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音看着单膝跪地的丁有成,抬起的手却又顿住,在丁有成热切期盼的目光下,苏音的手指颤抖了下,终还是接下了那枚钻石戒指。

丁有成高兴得都不会说话了,只能一把抱住苏音,“太好了!你答应做我的新娘了!我……我太高兴了!”

苏音在他怀里神色木然,看向拿在手里的钻戒,顿感沉重,连带她的心情也在瞬间跌落谷底,但她还是笑,状似洒脱地道,“你至于高兴成这样嘛!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就把婚礼办了吧!”

丁有成连连点头,“要不,要不我们明天就结婚吧!”

苏音心头一颤,推开丁有成的怀抱,低下头,努力扯出笑来,“太……太急了吧。”

丁有成紧紧抓住苏音的手,兴奋得合不拢嘴,“不急……”

与此同时亦传来一道冰冷而愤怒的声音,“太急!”

随即一只大手突然伸来,一把打开丁有成抓住苏音的手,连带苏音手里拿着的钻石戒指一并打落,苏音还没反映过来,肩膀一紧,一股霸道的力道迫使她跌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啊……”苏音低低地惊呼一声,当看到那人正是消失七八天的谭少泽,她一把推开他,站到一侧看也不看他一眼,“有成,我们走!”

苏音抓起背包正要走,手臂一痛被谭少泽紧紧抓住,苏音甩着,“你放手!”

谭少泽反倒抓着苏音到身前,迫使她看向自己,他的眼眸写满认真,“嫁给我!”

苏音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谭少泽会说出这样的三个字,惊愕得双眼瞪大,半天没反映过来。他又重复一边,提高音量,“我说,你嫁给我!”

饭店内所有人统统看向这方,大家看到那说话的人是谭少泽,不由得一惊,当看到谭少泽诉说的对象,一身松垮的休闲,一头利索的短发,大家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向苏音投去诧异,鄙夷的目光……

当谭少泽都西装内侧兜掏出一枚硕大的钻石戒指,苏音才知道,他方才到底说了什么。还来不及过多反应,那枚戒指已套在了苏音的无名指上,他不用等待她的回答,更不给她可以拒绝的机会,他向来这般霸道。

“苏音……”见苏音一直没有反应,丁有成皱眉呼唤一声。

他从苏音的眼里看到了犹豫,还有他拿出戒指时她没有的激动眼神,他心一痛,声音变得无力。他知道苏音不是爱慕虚荣的人,她的激动不是戒指是价值,而是眼前人在她心里的份量。仅从苏音一瞬不瞬看着谭少泽的眼神,丁有成便知道,自己输了!

“你是我的!”谭少泽端端地盯着苏音的眼眸,他墨黑的眼底晕开一层迷雾,沉重的声音好像从心底传出,正要将苏音拥入怀中,苏音却一把将他推开,随即去摘手指上的钻戒,可不知怎的,那戒指就是摘不下来。

谭少泽痛心地看着苏音红了的手指,一把抓住丁有成的衣领提到两人之间,盯着苏音低吼,“他根本配不上你!”

丁有成低下头,谭少泽的话深深打击了他的心,他也一直觉得配不上苏音,不知下了多少次决心才将求婚说出口。

“是!他是不高也不帅,更没有你有钱!可他爱我,让我踏实!更不会在外面花天酒地见到美女就两眼发直!”苏音瞪着谭少泽喊起来,戒指实在摘不掉,怄气一拳砸在桌上,无名指已肿了起来。抓起背包,头也不回地愤愤离去。

就没见过他这样的,居然当着丁有成的面侮辱丁有成!不会尊重别人,也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像他这样自大又狂妄得唯我尊大的人,居然也能有一番自己的事业,原来老天也有不张眼的时候!

苏音一边走心里一边嘟囔,她没发现自己现在对谭少泽已开始钦佩,更没发现自己的心早已装满了某人的影子。

谭少泽不顾众目睽睽,追了上来,拦住苏音的去路,硬是将苏音拥入怀中,就当着众人的面,他吻上苏音。

周遭传来一片起哄声,更有人有手机拍下这一刻,谭少泽的唇角漾开一抹得逞的浅笑。

也许他的形象一直亦正亦邪,也或许是苏音一直将他归在花心一族行列,当迷离的眼角扫见他唇角那抹得意又张扬意味的浅笑,她一拳挥了过去,打开谭少泽,斜睨他一眼,狠狠地擦过自己的嘴唇……

“你的戒指我会还给你!”苏音抬起自己红肿的无名指,瞪了一眼痛得唇角颤抖的谭少泽,她推开门,迅速跑远。

一个晚上,苏音坐在房间一直摘那个戒指,不知道这个戒指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居然不管她怎么用力,用水还是用润滑油,就是摘不下来。谭少泽一直打来电话,苏音就是不接,最后直接关机,结束那烦人的吵闹。

留下传来刺耳的鸣笛声,开着窗子听得格外真切,左邻右舍站在窗前大骂扰人清梦,苏音也终于受不了那声音的折磨,跑到窗前大喊。

“谁啊?!TMD有病啊!”她没有形象地大骂。当看到楼下从车窗内探出头来的人正是谭少泽,她的声音当即噎住。

他在车内举目看她,她站在窗前低头瞪他,他不厌其烦依旧按着鸣笛,邻居开始向下面丢东西,他反而摇上车窗。若有人知道,在楼下干着小孩子调皮勾当的人是赫赫有名的谭大少,定又是一则爆炸性新闻,只怕狗仔会怀疑谭少泽更年期提前!

谭少泽是有备而来,苏音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居然用扬声器一直念着苏音的名字。“苏音!苏音!苏音……”

认识苏音的邻居探头看向苏音窗子方向,大家抱怨起拉。

“小苏啊,你快下去吧!我家孙子都吓哭了!”杨大妈喊道。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再吵我可报警啦!”隔壁的小媳妇叫嚷。

“哎呦,我的心脏啊!都半个小时了!再这样,我就要上医院了!”对面的大爷捂着心口。

苏音一把摔上窗户,噌噌噌下楼。八楼,没电梯,跑下来也气喘吁吁了。一脚踹在谭少泽的车上,他总算停下按鸣笛,慢悠悠摇下车窗,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苏大小姐,你总算下来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苏音气得将要炸肺,趴在谭少泽的耳边嘶声大喊。

谭少泽赶紧弹开,一手捂住耳朵,无辜地看向苏音,打开车门,“上车。”

“不上。”苏音一字一顿狠狠咬牙。

谭少泽也不多说,继续按起鸣笛,一声一声敲击苏音的耳膜,气得苏音浑身颤抖。瞪向谭少泽,他却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不耐其烦地一下一下按着。

苏音上车,一把摔上车门。吼起来,“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你早点听话不就好了!”谭少泽轻佻一笑,启动引擎,车子开出苏音家的小区。

谭少泽的车七拐八绕,弄得苏音头晕,终于忍不住问出声,“你到底带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谭少泽居然卖起关子,闭口不漏风。苏音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侧头看向车外匆匆而过的街景。

目的地终于到了,四处一片漆黑,好像荒郊野令,没点人气,苏音有些怕了,她不下车,防人之心不可不无,更何况谭少泽那种人……

很难说。她最近没少得罪他!

“下车吧!我不会对你怎么样!”谭少泽有一次洞悉了苏音的心思,他现在好像很了解她,总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接着,他隔着半开的车窗靠近苏音,“我怎么舍得。”

“有什么话你快说!很晚了!”苏音白了眼车外的谭少泽,将脸别向另外一边,就是不下车。

“你不下车我怎么说?”最后,还是谭少泽将苏音扯下车。用一只手捂住苏音的眼睛,带则会她向前走。

“你到底要干嘛啊?能不能别搞神秘!”苏音不耐烦地嚷嚷,在一片漆黑中走路,总是让她感觉恐惧。

“哎呀,你这女人怎么这么急性子!不都告诉你,一会就知道了吗?”谭少泽的口气也显得不耐烦起来,推了苏音一把,害得苏音差点跌倒,她决定忍,看他能玩什么把戏!

“好了!”谭少泽终于放下手,苏音渐渐睁开双眼,她现在正在一个院子里,四处飘来花的清香,还有那在灯光照耀下的三层欧式小洋楼……

“独门独院,喜欢吗?”谭少泽将一串钥匙晃在苏音手边,见到苏音惊得说不话来的样子,他笑弯唇角。

看着晃在眼前的钥匙,苏音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古典的欧式洋楼,一直都是她的梦想,可梦想与现实往往差距很遥远,她做梦都不敢想,有一天会有人送她梦中想要的房子,而面前这个男人,正是她爱不得又恨不得的男人。

“谢谢你的好意!”苏音赶紧从兴奋中回神,看也不再看那洋楼一眼,直接转身背对谭少泽。这一转身才知道,原来院子里有花圃,正处夏季,花圃中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即使在夜晚,在花圃边缘的小灯照耀下格外迷人。

这里完全跟她梦想的一模一样,真的就差一点被这个美丽的地方俘虏,对谭少泽转变态度,可她不能,她不想自己的心失去控制,那个男人不是她的理想对象。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今晚,谭少泽对苏音似乎有很多抱怨。一把抓住苏音的手,直接将钥匙塞在她手中。“这房子我是用自己的积蓄买的!别以为我还是以前的谭少泽,我现在很穷,买这栋房子,差点要了我全部家当!你想不想要都得要!”

苏音愣神,他怎么说的这么可怜?察觉到苏音询问的眼神,谭少泽认真地盯住她明澈的眼眸,“苏音,如果我不再富有,不再是以前那个谭少泽,你会嫁给我吗?”

苏音居然心底一喜,不是幸灾乐祸。“如果你是穷光蛋的话,对于你的求婚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本人一向觉得,男人太富有就是祸源!”

谭少泽的唇角弯起一抹弧度,将苏音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你愿意嫁给一个小酒厂的老板吗?”

“噗哧”一声苏音笑了起来,打死也不相信,眼前的谭少泽会沦落到一个小酒厂的老板。“你就别演苦情戏了!”

谭少泽耸耸肩,一副洒脱轻松的样子,“同木熙瑶解除婚约,就意味着抛弃父亲留下的公司,我现在只有明华酒厂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279.爱情总在错过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