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83章:281.我一直在等你

《总裁老公!》

第283章281.我一直在等你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音坐在家里小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张“怀孕诊断书”,她看着上面的字,目光却渐渐变得呆滞而迷茫……

谭少泽失去踪迹一个多月了,苏音日日寻他,却找不到他的丝毫踪迹,明华酒厂去了好几次,他从那之后不曾再去过一次。丁有成也不知道谭少泽的下落,苏音一次次失望。

最近身体一直不是很舒服,不是犯困就是没有胃口。

她这个月根本没有来月事,猜到可能是这样的结果。

该怎么办?留下?还是……像上个那样……

“好了,我知道啦!你真啰嗦!”门被打开,飘来林美腻歪歪的声音。

近日,她和叶俊平似乎发展的不错,居然都到了撒娇的程度。自然也不免有拌嘴的时候,这对欢喜冤家,着实另人羡慕。

“苏音!看什么呢?”林美甩掉脚上的鞋子,换了拖鞋,跳到苏音面前,在苏音还没反映过来的当,她已抢下苏音手里的“怀孕诊断书”。

“啊!!!”林美一看尖叫起来,指着苏音手一阵哆嗦,“你……你你你居然怀孕啦!谁的?!”

苏音双颊通红赶紧从林美手里抢下那张单薄的纸,她低下头不做声,将纸折好放在包内。

“是谭少泽的?!”林美不敢置信地尖叫。

苏音又羞又恼,低着头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脸都丢到家了!现在怀了孩子不说,人还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件让人笑掉大牙的事!

“你怎么不告诉我?真不当我的姐妹!快点告诉我,时间,地点,经过!”林美一屁股坐在苏音身侧,抱住苏音的手臂摇晃着央求。

苏音汗颜,闹了半天林美最关心的还是八卦!“有什么好说的!”苏音挣开林美的手,起身准备回房冷静冷静。

“站住!休想这样就打发我!”林美跳起来拦住苏音的去路。

“你想怎么样?”苏音懒洋洋地看着林美,她现在很困,想睡觉。

“你又想怎么样?”林美一手环胸,一手指了指苏音的肚子。

“还能怎么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苏音吐口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不会想打掉吧?”林美怪叫起来,一把抱住苏音,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要,不要!我要当小姨!”

“我是想打掉,可是……”苏音费力推开耍赖的林美,到嘴边的话却说不下去,厌烦地摆摆手,钻进房间一把关上门。

门外传来林美的叫嚷声,“孩子是无辜的!再说你怎么就知道他不回来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他一定会回来找你,你们之间不会就这样完事的!”

“苏音!你要敢打掉孩子,我跟你没玩!!!”

门内的苏音深深地叹口气,将自己蒙在被子下面。当检查出怀孕的时候,她真想一气之下打掉,孩子的爸爸不知踪影,留着这个孩子也是个累赘,况且自己又不能这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与其让孩子痛苦,不如不让他来到这个世界。

可……

医生却说,她的身体现状不适合拿掉孩子,否则会有危险,再怎么不济,她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实在无所事事,睡一觉起来,吃了些东西,想出门散步却被林美阻止,一副生怕她去医院的样子。苏音好说歹说,林美才算放了行。

也是实在无地方可去,便打车去了谭少泽买的那栋洋楼!

都一个多月了,那里的花圃应该生满杂草了吧!苏音这样想着下车,抬眼看向院子内,那两片花圃,依旧开着娇艳的花,从那规整有序的样子,不难看出定是有人日日清理。

疑惑顿生,苏音抬起手去推门,岂料那门自动滑开,诧异之下苏音走进院子,花香扑鼻而来,周遭一片寂静,毫无人的声响,会有人吗?苏音举目看向半隐在树阴下的古典优雅的洋楼……

他会在这里吗?

缓步走过去,害怕自己再一次失望,苏音就站在门口处不前,许久也没听到有人的声音,只有鸟语花香。想必……没人吧!

嗤笑一声,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她转身,正欲走,身后传来一道慈祥的声音……

“苏小姐,您总算来了!”

苏音惊愕回首,居然是赵妈!她就站在门口处,笑盈盈地看着自己。苏音一时间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就好像看到了久违的亲人般只是想哭,她跑过去一把抱住赵妈。

“还以为再也见不到赵妈了!”苏音的眼中盈满水雾。

赵妈抚摸她的头笑道,“我在这里一直等苏小姐!你早些进来,我们不就早些见到了!”

苏音扯出笑来,忍住眼中的酸涩,本想问谭少泽的下落,生怕自己又一次大失所望,她生生地忍住了!

第一次走近这栋洋楼,里面给人一种金碧辉煌的感觉,完全是她所喜欢的宫殿调调,虽然奢华得有些俗气,却是从小一直向往的,哪怕在这样的豪华中走一遭也不枉此生!

她举目环视偌大的客厅,唇边漾开一抹痴醉的笑,要是当时就接下谭少泽送的礼物,他们之间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地步!怪只怪自己太过执拗!

被他的礼物迷惑了吗?她低头闷笑,自己也不过是个女人,也喜欢这样奢侈的惊喜!

赵妈端来水,她记得苏音只喜欢喝白水,跟她伺候多年的少爷一个口味!

“坐啊!这就是你的家!”赵妈笑得和蔼。

苏音显得陌生地坐下,端起水,还真有些口干,喝下一大口,打量像楼上,没有一个人,“赵妈,您自己……住吗?”

好希望,谭少泽能出现在楼梯的转角处……

“是啊。”赵妈的回答打碎了苏音的希望。

苏音依旧浅笑,却显得不再自然了,故意扯开话题,“赵妈,你的棉衣还在我那里,洗干净了,却一直忘记了还给你!”

“一件旧衣服!”赵妈依旧笑着,好像带着点深意,却一直不点破。

“有时间我拿过来!”苏音说着看眼外面,“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吃过晚饭吧。”赵妈也跟着起身,诚恳挽留。

或许是真的想留下来吧,苏音居然想都没想便答应。赵妈特意问了苏音想吃什么,她只想喝些米粥,八宝莲子粥和一些赵妈腌制的拿手小菜,简单的晚饭却让苏音吃的很香,或许是因见到了与谭少泽有关的人了吧!也或许,这里留有谭少泽的味道,苏音也说不清楚,吃了三碗粥,撑得实在吃不下才罢休。

赵妈笑她像个小孩子,苏音歪在赵妈身边,看着赵妈洗碗。赵妈不时看一眼苏音,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怎奈苏音那丫地就是嘴硬,死活不问谭少泽的下落。

“在赵妈的眼里,你就是个孩子,有的时候不能太犟!”赵妈语重心长。

苏音渐渐低下头,她知道赵妈在指什么事,咬住嘴唇却是问不出口,或许在一个月前,她会毫不犹豫地问赵妈知不知道谭少泽的下落,可现在或许是在怕自己失望,也或许是心凉了,也跟谭少泽较起真来,就是死活不问。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如果只有一方执着,即使彼此相爱,也走不到永远!谁都有累的时候,在对方倦了,想休息的时候,给他一个肩膀!这才是爱!”

苏音眼圈红了,双肩渐渐颤抖起来,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一把抱住赵妈,一时间无法控制,放声大哭……

她不知道,她的哭声碎了某处躲着的那个人的心。

苏音哭了很久,终于问出来,“他在哪里啊?我找不到他!我想对他说,我错了!其实……其实,我……”

“你也爱他对吗?”赵妈心疼地抚摸苏音的头,笑得欣慰。

苏音没有当即回答,只是点点头,脸颊一红深深地低下去。“他藏起来了,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在埋怨我,在报复我!”

赵妈抿嘴笑,有些话真想说出来,但还是忍住,“天不早了,今晚就留下来吧!”

苏音摇头,赵妈却抓住她的手臂,“楼上的房间早就为你收拾好了!就等你过来住!这是少爷的一片心意,你不领可不行!”

赵妈拉着苏音上楼,二楼第一个房间,温馨的浅粉色,大气不幼稚,让人一进去就有种想睡觉的冲动,就在苏音欣赏这美丽房间的时候,赵妈居然退了出去,一把关上了房门。

苏音浅浅地向里面走了两步,房间有个延伸在外的大阳台,阳台上有摇椅,有茶桌,天色已黑,看得不是很清楚,却能想象白天时这里眼光充足的样子。

靠里面是浴室,还有一个小书房,苏音对书不感兴趣,只对那个圆形的大床敢兴趣,曾还幻想等自己有家了,一定要买个圆形的床。

看来林美是把她的爱好全部记下来了!而谭少泽也是为了她下了不少功夫!越是多看几眼这个房间,她的心就酸楚难耐,为什么当时没有发现他为自己做这么多?

坐在床上,抱住那浅粉色的蕾丝被子,苏音又想哭了,这还是她小的时候喜欢的颜色,长大后一直假小子打扮再也不敢去喜欢粉色的东东了!想必谭少泽在苏妈妈那里也下了功夫,不然不能知道她还有这么一个喜好!

“你到底在哪里啊?为什么就一声不响就走了!”苏音捶打怀里的被子,终于发泄地哭喊起来。这些天生怕林美笑话,她一直压抑自己的情绪。

“我没有走,一直都在。”突然,寂静的房间传来轻轻的不清晰的声音,吓得苏音浑身一个机灵,赶紧遁声看去,只见阳台方向,有一抹火光忽明忽灭。

有人!苏音吓得跳下床,恐惧地盯住阳台那抹火光,“谁?!”

阳台那人没了声音,只是一口口地吸烟,身形隐在黑暗中,只能隐约辨出形状来,苏音终于认出,那是……那是谭少泽!

“你什么意思!装神弄鬼吓唬谁啊!”苏音大发脾气,恼怒地吼起来。

“不想见我就说个痛快话!我不会再烦你!”

“就没见过你这么差劲的人!招惹完之后就玩消失!”

谭少泽终于转身推开阳台的落地窗进来,就站在灯光隐隐的照耀下,一对墨黑的眸锁住苏音,他不做声,双唇紧抿,下颚带着青色的胡茬,一副拖沓的样子却更显得男人味十足。

苏音双眼通红,没了声音,静静地看了他许久,她终于扑上去,搂住他的脖颈,笨拙地吻住他的唇……

“好想你,终于等到你了。”

“你居然玩消失。”她嗔怨地瞪着他,双手却紧紧抱住他不敢放松分毫,生怕一松手他又消失不见。

“我不消失,你怎么能知道,你爱我。”他暗哑的身影带着笑。

“你原来在试探我!”苏音恼,抡起小拳头捶打他的肩膀。

“如果不试探,我怎么知道,你爱我!”他低低地笑着,大手包裹住苏音的拳头,放在唇边深深一吻。

“说白了,你就是在耍我!不理你了!”

“真不理我了?”谭少泽挑眉。

“嗯!”苏音点头。

“那好,我走了!”谭少泽放开苏音,装作起身要走的样子。他就知道苏音才不会央求他不要走,转念放弃怄气的念头,一把从后面抱住苏音。

“我就说你这女人绝情。”他的声音很低透着无奈。

“我就说你是坏男人!”苏音噗哧笑了。

“坏男人遇见绝情的女人,注定输得一败涂地!”他叹口气。

“你不乐意?”苏音转过身,指着他的鼻子逼问。

谭少泽很无奈地点头,“乐意,乐意!这一个多月,你可折磨死我了!就是不肯进来找我!我就在这里等你!上次明明都到门口了,你个死女人,硬是没有进来!急得我差点跑出去找你!”

“坏蛋!原来那时候你看到我了!”苏音抓紧拳头呲牙咧嘴,毫不留情一拳下去,还以为他不会躲开,被想到一拳落空打在枕头上。

“臭男人!”她一口咬住他的手臂,他痛得眉心微皱却没有躲。

“你就不怕我惩罚你?”

苏音脸色一变,赶紧松开口摇头,她怀孕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282.霸权主义(本章五千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