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老公! [目录] > 第284章:282.霸权主义(本章五千字)

《总裁老公!》

第284章282.霸权主义(本章五千字)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音挣扎出一丝抵抗,几不可见的摇头。

“怎么了?”察觉她的不愿,他声音暗哑地低问。

“啊,哈哈,好热啊!”苏音赶紧打哈哈,一手闪着红透的脸颊。

谭少泽勾起唇角浅笑,修长的手指指向空调,“只有20度。”

苏音的脸烧得更红了,一把推开谭少泽,满面恼色,“别把我想的跟你一样!!”

“什么?我怎么样了?”谭少泽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侧卧着身,看着苏音也有如此的模样,不禁有些着迷。

“你龌龊!除了你,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龌龊的人了!”想到这段时间被他耍得团团转,苏音就一肚子火,狠狠地给了他一记白眼,转身背对谭少泽。

谭少泽隆起眉心,哭笑不得地看着苏音的背影,从后面圈住她,“从今天起,我也只对你一人。”

苏音忍不住抿嘴笑了,又赶紧板起脸,“不可以骗我!”

“骗谁都不会骗你!”他更紧地拥住她。

“够真吗?”苏音侧头看向他的眼睛,那对深邃的黑眸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他没有回答,只是一对眸很真诚地看着她,直看到她的心底深处……

或许这就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吧!他一颗真诚的心,岂是一句“真”一个点头所能表达的!唯独定定地看着她,所有的言语与举动都变得失色。

苏音眼中盈上一层雾霭,一把抱住他,她在微微颤抖,他知道她落了泪,他心里一疼,却笑了。

她被他感动了!不知该作何言语,只能更紧再更紧地拥抱着她,给她最真诚的温暖,一生不变的诚挚……

苏音终于收住了眼中的咸涩,挥起小拳头砸着他的肩头,“以后,你不许再消失了!”

他点头。

“不许再离开我!更不可以拈花惹草!你是我的了!从此姓苏!”她野蛮地宣誓。

他依旧点头。

“你要陪着我,一生一世!”她一口咬住他的肩。

他痛得眉心微皱,却没有躲开,“我的野丫头!再咬下去,你可是谋杀亲夫了!”

“谁是谁亲夫啊!别乱给我戴帽子!”苏音终于松了口,看着他肩头留下的齿痕心里有点心疼。嘟着嘴,歪头瞪他。

“结婚戒指都戴着,还敢不承认你是有夫之妇?”谭少泽抓住苏音带着钻戒的手,一脸笑意。

“要不是摘不掉,你以为我稀罕戴它!”苏音甩开谭少泽的大手,一副小媳妇怄气的样子。

“就是怕你摘掉,刻意做了特殊设计!这辈子,你休想甩掉做我谭少泽女人的命运!”谭少泽点了下苏音的鼻头,霸道的口气,眼神之中不经意流露出宠溺的神色。

“切!”苏音一把打掉谭少泽的手,一只手勾住谭少泽的脖颈,一副铁哥们的样子,“是你休想甩掉做我苏音男人的命运才对!”

“哟!小妮子,胆肥了不是,居然敢跟我叫板了!”

他将她推倒。

却不料撞见了一对祈求的眼眸。他怔住,双手抓住苏音的双手,撑着身体呆呆地看着她。

“怎么了?”终还是不忍心下手,薄唇轻启溢出他怜惜的声音。

“我……我……”苏音像个扭捏的小媳妇,嘟着嘴红透了双颊,本想道出实情却不管怎样都说不出口,一手摸了摸肚子,“这里不舒服!……”她拖着长音对谭少泽挤眉弄眼。还以为谭少泽能明白她的意思,没想到丫地这么笨蛋。

“来那个了?”他问的口气却是肯定。

苏音一脸黑线。收收唇角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怀孕”这个词实在羞于出口,翻了个白眼不做声。

谭少泽闭上眼挣扎了下,终还是放开苏音。继续勉强也变得无趣,他翻身平躺在一侧,一手枕在脑后,虽有些不悦但还是克制住,笑了笑,“暂且放过你一晚!”

苏音调皮的吐了下舌头,舒服地躺下,闭上眼深吸一口从窗子飘进来的花香,不由自主地呢喃出声……

“好美的夜晚!”因为有他。什么时候该告诉他,她有了属于他们的宝宝?

“郁闷的夜晚!”谭少泽斜睨她得意的样子,嗤哼一声。

“切!什么人呢!”苏音白了他一眼,故作生气翻身背对他。

谭少泽忍不住笑却还是板住俊脸,侧身从后面拥住她。苏音如触电一般挣扎。

“安静!”

“……”苏音不再动,大眼睛转了一圈,发现他只是安静地拥着自己,她也渐渐放下绷紧的弦。再听不到他的声音,只有他均匀的呼吸,她也困意来袭,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唇边带着轻笑,渐渐步入梦乡……

他的大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轻轻如呓语,浅浅飘入耳畔,“头发长了。”

“你喜欢长发还是短发?”她闭上眼弱弱地问。

“长发……”凡是属于你的,我都喜欢。

怎奈后半句话,谭少泽困倦地闷在了心里。这一个多月,他没有一晚睡过好觉,脑里心里都是她的影子,硬是在烦躁不安中等了她一个多月。今天终于得到了她的认可,享受拥着她的踏实,他安稳睡去……

“我愿意为你留长发。”苏音唇边的笑意放大,靠着他宽阔的胸膛无比的温暖。梦中自己变得非常渺小,被他安全地捧在掌心……

清晨的鸟语唤醒沉睡的苏音,伸着懒腰醒来,揉揉惺忪的睡眼,翻个身还以为会看到有他在身边,却不料大床上只有自己空荡一人,腾地坐起来,环视偌大的房间,找遍房间的角落都没有谭少泽的身影.

苏音睁大双眼,依旧不见他,房间内甚至都没有他的丝毫痕迹。彷徨站在角落,眼中盈上一层晶莹的水雾……

难道昨晚是梦?自己根本不曾找到他?又或者,他出现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消失了?

苏音一把打开房门,站在楼道口向一楼看,依旧没有谭少泽的身影,她蹭蹭下楼,清澈的大眼睛纷乱无助甚至绝望地盈上水汽。一楼果然没人,只有金灿的阳光从落地窗洒进来,暖洋洋的房间瞬间让她觉得冰冷异常,她仓皇呼喊……

“赵妈!赵妈!赵妈……”她需要一个人来帮她确认,谭少泽昨晚是不是真的有存在过。

“赵妈回老家探亲了。找她什么事?”厨房方向隐约传来谭少泽的声音。

苏音当即飞奔向厨房,一把推开推拉门,那道高颀的背影正与锅碗瓢盆战斗,根本无暇回头看喜极而泣的苏音。她飞扑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他,侧脸靠在他的背上,生怕自己的眼泪被他发现,她一口一口地深呼吸,总算忍住摇摇欲坠的眼泪。

谭少泽失笑,一手抓着勺子,费力回头,“怎么了你?还没睡醒吗?”

苏音不住摇头,努力咽下喉口间的哽咽,嗔怨地喊起来,“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陪我?”

谭少泽转过身,即使苏音尽力掩饰,他还是看到了她眼中隐约的水汽,“我在为懒猪做早餐!”

他摸了摸她的头,漆黑的眼里满是宠溺。指尖轻轻带过,不着痕迹地抹去她眼角的潮湿。“快去洗脸!脏死了!”

“哼!”苏音斜眼白他,嘟着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就是不动。“做早餐也不告诉我一声!”

害得她还以为他又走了。想想心里就委屈,咬住嘴唇,将心里所有的酸涩化为愤怒,一把揪住谭少泽的衬衫,他还像模像样地系了围裙。“以后你干什么都要事先通知我!包括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你也太霸权主义了!”谭少泽一脸苦相发表抗议。

“你答不答应?”苏音食指指着谭少泽,眯起双眼,小眼神狠历地威胁。

“答应,答应,答应!”谭少泽无奈,一字一顿地点头。大手包裹住苏音的小手,推着苏音出门,“快去洗脸吧!”

苏音走了两步在原地站定,小鼻头动了动,“什么东西糊了?”

“啊!我的煎蛋!”谭少泽惊呼一声,赶紧飞向开始冒烟的油锅……

“关火!赶紧关火!”苏音也跑过去,手忙脚乱地指挥。

“开关……开关在哪里?”起先不忙不乱,谭少泽还能有条不紊,现下烟焦味越来越浓,从没碰过厨具的他根本找不到微波炉的开关。

“拔插座!插座在上面……你拿水干什么?喂!傻子,别倒水!啊!!!”苏音的制止还是晚了一步,一瓶矿泉水被谭少泽倒入滚烫的油锅中,当即炸开了花,滚烫的油星四溅开来,吓得苏音大叫,赶紧扯着谭少泽退后,一手抓来锅盖盖了上去,紧接着关掉开关,只听到锅里面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活该!只有像你这样的笨蛋才会做这种傻事!小学生都知道油锅……”苏音一边给谭少泽手背上药,一边嗔怪他的不小心。

“哎呀!好疼,你轻点。”见苏音给自己如此小心地上药,谭少泽开始矫情起来,不住喊疼,害得苏音一阵心疼,一边吹气一边哄道。

“一会就好了,忍一下,一分钟,保管就不疼了!”抹着抹着药膏,苏音对着谭少泽修长的大手亲了一口,之后双颊红透不敢抬头,羞涩地吐了下舌头。

她如此娇俏的模样害得谭少泽心中一动,正要伸手搂住苏音,却不想她已起身跑向已经偃旗息鼓的油锅哀恸起来……

“好好的煎蛋居然被你整成焦蛋了!”苏音用筷子夹起泡在油和水中的黑乎乎的煎蛋放在盘子中。

“不能吃了,丢了!”谭少泽拿着盘子就要丢到垃圾桶。

“不要!”苏音一把抢下来护在身侧,放在桌子上研究一番还是不知道该如何下口。

“面包,果酱,还有牛奶!再来点……”谭少泽殷勤地捣腾一番,餐桌上摆满了早餐,希望将苏音的注意力从自己失败的作品上转移。

“我要干掉它!”苏音抓着筷子盯着盘子中黑乎乎的东西虎视眈眈。

“真的不能吃了,快倒掉,听话,乖。”谭少泽难得这般软软地祈求人,怎奈苏音又犯了犟脾气,硬是不肯。

“我不!我就喜欢吃焦的!”苏音打开谭少泽要抢盘子的手。这是他第一次给自己做饭,说什么也要吃掉!

在谭少泽挣扎的目光中,苏音硬是咬了一口黑乎乎被水泡得发软的煎蛋。好苦,苏音皱了下眉,谭少泽不堪入目地逼近双眼,懊恼地直抓头。

苏音还是硬着头皮吃掉了那个煎蛋,满嘴苦味,赶紧用水漱口,最后咂巴咂巴嘴,“在工作方面你是高手,可在厨艺方面还有待加强哈!努力,再努力,你一定会成功!”她安慰地拍了拍谭少泽的肩膀。

“要不是你,这个煎蛋会很成功!”谭少泽怄气地白了苏音一眼。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根本不允许“失败”的存在,不管什么方面。

“好好好,是我的错,中午饭也交给你了!嘿嘿……”苏音一阵坏笑,抓起牛奶杯一边喝着一边欣赏谭少泽皱成一团的俊脸。

“凭什么?”他抗议。

“我只是给你成功的机会而已!”苏音耸了下肩。

“机会我放弃,实践交给你!”谭少泽一把扯掉身上的围裙丢给苏音。

“小学老师没教你做事要有始有终吗?”苏音又将围裙塞给谭少泽。

“初中的时候你应该接触过什么叫‘贤妻良母’吧!”谭少泽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现在流行家庭妇男!”苏音仰着头双手叉腰,气场十足。

“自古以来都是男主外,女主内!”谭少泽单挑眉头。

“……”苏音词穷,只能努了,“你到底做不做!”

“不做。”谭少泽气定神闲,端起牛奶悠哉地喝起来。

苏音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小眼神斜睨谭少泽,“你故意玩失踪耍我,这笔帐我们是不是该清算一下?”

谭少泽从苏音的眼里看到了报复的味道,难道她要以彼之道还彼之身?他当即换了心绪,赶紧无条件顺从苏音,“我做,我做,晚饭也我做!”

“耶!”苏音兴奋地欢呼起来,谭少泽这才知道被耍,可见到她高兴的样子也不恼,心间溢满甜蜜。趁苏音不注意,他将还带黑色油渍的盘子丢到垃圾桶内。

谭少泽能答应做饭实属难得,苏音也有自知之明,用脚趾头都能猜到,谭少泽定是不会做善后工作的,系上围裙开始洗碗碟,之后又将方才谭少泽奋战过的战场打扫干净。透过厨房悄悄看向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谭少泽,苏音笑弯唇角,一手不由自主抚向自己的小腹。

宝宝,什么时候告诉爸爸你的存在呢?爸爸一定会高兴的吧!

苏音幻想谭少泽得知后的兴奋表情,她唇上的笑意更加浓郁。还是等回家拿了“怀孕诊断书”再告诉他吧!这样也郑重一些!

谭少泽的手机响起,他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沧桑的声音……

“少泽,我是木敬天!熙瑶,现在在医院……”

——————

最近小乖实在是发生一些事,个人心理因素,着实觉得生活太没目标,太没方向,太了无意思,太过消极,导致了文的段更,小乖不征求亲们的理解了,这个错误我觉得无法让亲们理解,我忏悔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