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咄咄逼人,老公见招拆招 [目录] > 第18章:既然不爱,又何必祸害

《咄咄逼人,老公见招拆招》

第18章既然不爱,又何必祸害

图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简直是个冷血动物,既然不爱,又何必祸害!”吕依萌听见外面高跟鞋急促离去的声响,忽然回转身,将声音揉在嗓子眼里对他冷嘲热讽。

穆云琛瞳内狠狠一缩,心头宛如被人割掉一块血肉,立刻捆着她的肩膀猛一使力,将她后背狠狠的撞在胸膛前。

她疼得皱眉,想要挣脱的时候,脖子骤然被他的虎口扣住,耳侧刮过冷到极致的沉音:“我也曾经付出过真心,不是照样被祸害过一次。”

吕依萌睫毛动了动,半侧回余光想要看他一眼,却突然感觉到脖子上他用的力气当真毫无空隙可钻,通身的冷冽,黑暗下恐怕他的脸早已经浮现了厉色。

隔着一扇门之外,吕然没有跟着江菲离开,而是抽了一支烟,一言不发,期间手机不时发出滴滴的响声,十分钟后,灭了烟离开。

吕依萌推开柜门,踉踉跄跄的往外爬,抬手攀住用来放台灯的琉白台,被困在礼服内的瘫软身子借着力才能爬起来,仍处于惊吓中的脸儿惶惑不安,纤长睫毛下一双猫眼失了灵气,发抖一般颤个不止。

一道黑暗的身影从衣柜里出来,穆云琛双手抄进裤袋里往前走了两步,步伐稳而不乱,窗外被树叶过滤了一遍的斑驳碎光穿入他乌黑的发中,恍惚间似镀了一层好不真切的浮影。

他站定在两步外的距离,目光安静柔和,“我的提议,你怎么看。”

“流/氓!”她怒极发吼。

穆云琛的眼色清幽一敛,淡然的表情隐约让人有种稀薄如雾的不真切感,一刻前被她躺过的衬衫已经褶皱,他慢条斯理的挽起袖口,惯性的手部动作,似乎是要拿烟,眼眸一转,突兀扫见床头矮柜上烟灰缸里的烟蒂,面色忽沉。

“不用急着给我答案,我等着。”

吕依萌吸了吸鼻子,刚才穆云琛趴在她耳朵边说的话还不足以令她哭出来,但是羞愤是一定有的,喉咙口堆了一股酸涩,她拼命仰着头,还是没按捺下在眼眶里打转的水雾,噙着泪,犯了倔强的眉目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不要等我,不会答应的,绝不!”

她定了定心神,脱下发布会上没换下的高跟鞋,提着鞋子和裙摆头也不会的离开,却在门口短暂的驻了两秒,偏左偏右的脑袋细致打探着走廊里是否有人。

她在顾忌着,万一被人撞破和他穆云琛待在一个房间里,却没注意到,身后的人,黑眸静静的一沉,挑着眼尾定格在已经空荡的门口,五官忽然被笼罩了一层迷蒙的哀伤,清风一过,鸿雁一般掠走,继而恢复他惯常的清冷高贵。

吕依萌在停车场找到了官晓,没上保姆车,而是开着另外一辆白色的宝马,一个人单独离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的宝贝,是不是长大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