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的挂名妻 [目录] > 第1章:六年,换来一记耳光

《总裁的挂名妻》

第1章六年,换来一记耳光

六月女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愤怒如岩浆般浇灌着韩朵夏的心脏。

拜他沈君逸所赐,她今天当了一回彻头彻尾的心机婊。

三个月,从他们订婚到结婚,从春天到夏天,她像是一颗被浸泡在锅子里的鸡蛋,每日每夜用小火慢慢的煎煮,他说他爱她,他说会给她一个明媚的未来,那这会搂着娇?妻敬酒的那个男人是谁?

失望,已是不能再失望。

伤心,也已经发酵为满腔的愤怒。

他怎么能骗了她六年,跟她在一起了还接受家里的安排,所谓的商业利益,所谓的逢场作戏,而她还傻乎乎的真的相信了他这一连串的谎言,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勇敢的站出来,将她带到他的父母面前,跟他们说这才是我的女朋友,为了一个浅薄的爱字,这些年她被他忽悠的昏头转向,甚至跟情敌成为了闺蜜,从一个正牌女友沦为小三,还自命不凡为了真爱,去他妈的狗屁真爱,眼前的一切就是她愚蠢的报应。

“夏朵——”

柔美的细语声传来。

美丽的新娘拖着礼服来到她的面前,珠光白的斜肩款式,是韩夏朵替她挑选的。

“夏朵,你是不是喝醉了呀,眼睛这么红?”

韩夏朵勉强给了她一个娇憨的笑容。

“真的是醉了,”顾若菲这下子肯定了:“好啦,你帮我挡了那么多的酒,现在可以功成身退了,上楼去休息吧。”她扶了扶她的肩膀,笑的分外美丽。

呵,功成身退!

这词用的多么贴切啊,她耗费了六年的时光,把自已从花样少女耗成一个大龄剩女,就为了看他们白头偕老,她一门心思,卧胆尝薪,终看到他们修成了正果,她真的有够伟大的。

韩夏朵揉揉肿胀的泪腺,轻叹,可笑,真可笑。

放下手,她大力抱了一下新娘子:“恭喜你,若菲!”

松开她,韩夏朵心里叹了一口气,也时候说再见了。

摇曳真身上的湖蓝色礼服,她跌跌撞撞的穿越人群,准备回到房间安静的呆着,等游轮靠岸后,安静的离开。

擦肩而过的瞬间,一张小纸条塞进她的手里。

抬头,看到一张英俊的脸,而那隐蔽的目光,让他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她。

沈君逸,你要是去当特务,那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

韩夏朵在心里嘲讽他,用冷眼斜视他,恨不得倾尽这一刻凝聚力,将他的俊脸灼烧成一团灰。

可他依然好好的,神不知鬼不觉的专递了纸条后,还能春风满面的跟客人打招呼,好似往她手里塞纸条的只是个鬼。

没错,他的确是个鬼,是附在她青春时光里,将她美好光阴都吸走的鬼。

挫败感滚滚而来,压垮了她的愤怒,低垂了目光,松懈了力气,她歪歪斜斜的走出了宴会厅。

甲板上,她摊开手心中被捏揉成一团的纸条,静静的审视了三秒,果断的将之抛到海里。

沈君逸,从今往后,他休想再控制我!

或许是手劲甩的太过大力,她的呼吸有些急促,眼睛更是煞红。

一缕白烟顺着东南风飘过来,扑到了她的脸上,呛人的二手烟猛的吸入肺部,咳的她真当要掉下眼泪。

扭头看去,“肇事者”正悠哉的靠着护栏,手里夹着烟。

他面朝大海站立着,逆着光,侧脸镀着一层金边,如雕刻般的精致立体,影子长长的拖在地上,将高大的身影拉伸更为伟岸。

他的手指极长,微微弯曲的夹着烟,送到嘴边吸了一口,又从薄唇中慢悠悠的吐出白色的烟雾,优雅沉稳的仿若伏在黑夜中的老虎,任何动静都惊扰不到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舅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