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漫漫情路,总裁妻子很暖心! [目录] > 第15章:死掉的不是亲生的

《漫漫情路,总裁妻子很暖心!》

第15章死掉的不是亲生的

浅墨初白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大踏步奔至画廊门外,仿佛溺水者般贪婪地大口呼吸着,并强硬告诫自己。

你是慕泽深,不能有软弱,不能有沮丧,更加不能有悲伤,眼泪,后悔,慌张!

脱离危险的慕琪被安置在了洁白的担架车上,由一众医护人员悉心照料着,送上了蓝光回旋的急救车厢。

慕琪的姑姑于诗,从事故发生后,便从家里匆匆赶来。

解除禁制后,她第一时间赶去查看了慕琪的状况,又回头远远望向脸色青黑的慕泽深,有心说些什么,却在他冰冷的眼神下一阵骇然。

踌躇良久,终于提起长及地面的裙摆,随慕琪一道登上了那辆急救车,伴随着呜呜警报嘶鸣,向医院驶去。

慕泽深目送着绝尘而去的白色车影,表情复杂。

当年于环临终弥留,抓着他的手哀求,说他一生为慕家尽心尽力,只求慕泽深保他妹妹女儿一世平安富贵。

不忍见他死难瞑目,慕泽深立下约定,保她们一世衣食无忧。

如今,总算没有违背誓言,对得起于环当年的救命之恩。

恩情这东西,最要不得,如同枷锁,一朝背在身上,偿也偿不尽。

虽然警方严格封锁了消息,却也防不住媒体的敏锐嗅觉,枪战开始不久,警戒线外便聚拢了大群记者,长枪短炮严阵以待。

不知名的小报狗仔们凑到一处,肆无忌惮地交头接耳,互通有无。

新人小妹殷勤打探着:“传说慕泽深有个女儿不是养女,是亲生的,不知道是死的那个,还是活下来这个?”

扛着摄像机的年轻人草率断言:“既然关键时刻选的是小女儿,那二女儿不是亲生喽。”

“乱讲,慕家不一向都是二女儿最得宠吗?她可是是外界公认的慕氏接=班人,要和慕家大少结婚的!”手持话筒的八卦主播白去一眼。

口叼烟卷的前辈教训着晚辈:“所以说是菜鸟啊,这种大家族的事怎么讲得清,你看慕先生的表情,没什么要紧嘛,如果死的那一个是真公主,又怎么会这样不疼不痒!”

周围人挖到真相般,纷纷现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这样的风言风语,慕泽深每天不知会遭遇多少,早已修炼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

所谓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既然身居高位,自然免不了沦为大众谈资,这是名成利就的代价之一。

只是今天听来,却如鲠在喉。

慕泽深回身,笼统地向后面挥了挥手,吩咐一旁的林郁:“这交给你处理。”

又淡淡扫视过台阶下叽叽喳喳的人群,厌恶地皱紧眉头,“我不想明天一早起来,整个南城都铺天盖地都在谈论我的家事!”

林郁会意地点点头:“是,慕先生。”

慕泽深并不多说,抬脚向外走去。一众保镖敏捷地护在了周围。走出几步,他忽然觉得少了点什么,一向寸步不离随侍在侧的贴身保镖张武,竟然没跟上。

“先生,今天是二小姐的生日。”张武的声音低沉而又悲伤。

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被不轻不重捅了一下,慕泽深隐忍着不悦:“好吧,你就留在这,送她最后一程吧……”

在众人质疑的目光中,慕泽深冷漠地走出了事发现场。

车门关起,依次缓缓驶出,将吵吵嚷嚷的媒体记者抛在脑后,也与触目惊心的伤害和死亡渐行渐远。

慕泽深忽然感到手上不适,涩涩的,恍若戴着副树皮做的手套,抬起一看,指头上猩红一片。

他掏出手帕,很仔细地擦拭起来。

血迹早已凝固,难以去除,几乎要搓掉层皮。

一不留神,手帕被风卷着,飘出窗外.

慕泽深愣了一下,大叫“停车!”

司机反应很快,一脚踩下去,车轮擦蹭过地面,带着火星。

慕泽深急切地打开车门,却被林郁一句“慕先生”唤回了心神,他很快恢复常态,端端正正坐好,面无表情。

林郁默契地下车追跑过去,拾回手帕,恭敬地交到慕泽深手上,这才重新上车,关门,启动,出发……

慕先生他身家不菲,自然不会吝惜一方小小手帕。

但这条手帕不同,上面沾染了女儿的血。

林郁不自觉抿了抿嘴。

慕先生不许言暖的血印在身上,却不肯舍弃印了她血的手帕,这份心思,作为一个跟了他二十年的秘书,既明白,又不那么明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重生”↓↓↓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