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至尊帝妃:狂夫难驯 [目录] > 第29章: 夜半不速之客

《至尊帝妃:狂夫难驯》

第29章 夜半不速之客

囍多多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自从那一日凤玲珑被朦雨强迫着吃下血灵并蒂,她一日日感觉到身体在起着某些微妙的变化。

她走路更加轻盈了,精力充沛,体内也开始有一股温和的气流游走,甚至于每个毛孔都感觉到越来越神清气爽。

只是,血灵并蒂越是效果好,凤玲珑就越是无奈。

俗话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么,她现在欠了朦雨的人情,又明知道朦雨要什么,她是必须得去跟赫连玄玉说朦雨的事的。

但赫连玄玉那边……

“他会答应才怪呢!”凤玲珑撇撇唇,散落了一头的长发,褪去了外衫和鞋子,吹灭烛火后上了秀床准备歇息。

赫连玄玉身边除了月清尘之外就没有别人,据说那些三五阶的斗师就算要待命,也得离赫连玄玉三丈以外,否则就会被赫连玄玉当敌人一样给震飞到千里之外!

就是月清尘,平时也和赫连玄玉保持五步以外的距离……

试想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容许身边多出个贴身丫鬟?还是他无比嫌弃的脏东西?

早在熄灯前,凤玲珑就贴上了眉心的额饰,这会儿便安安静静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赫连玄玉的事情,闭眼睡去了。

但凤玲珑还才在半梦半醒之中,就被一阵异动给惊醒了过来,似乎有人闯入她房间!

“谁?”她一下子翻身坐起,借着微弱的月光,果然看到一个黑影立于她房内屏风外头。

“茗玉……”淡淡的叹息声,从黑影口中发出,让凤玲珑整个人一僵!

除了轩辕南,又还有谁会这么叫她?

“深更半夜的,堂堂一国之君来我这里不太妥当吧?”凤玲珑快速抓起床边外套披上,系好,下床走到了屏风外围。

轩辕南连行头都没换,就穿着一身龙袍,即使在淡淡的月光下,也显得高不可攀,威仪凛然。

但在凤玲珑眼里,这身龙袍却是令她厌恶透顶的源头。

如果轩辕南不是帝王,她就不会落得被他斩首满门的下场,至少她现在明白,他心里还是有她的。

凤玲珑心里微微苦涩,她也仅仅能从这一点上,找她十年唯一的安慰了。

至少,至少她那十年里的爱情,也不算是单相思。

轩辕南对她是有意的,只是比不得他皇位重要罢了。

“你不肯来见朕,朕只好来见你了。”轩辕南慢慢朝她走近,黑眸在夜色中多了一丝贪婪。

凤玲珑现在是本色演出,她并不是身为太子妃的风茗玉,所以她也不再是善于伪装的温和小女子,恰恰现在的她,才是最能让男人产生征服欲的。

何况轩辕南本来就爱了她十年,如今愈发狂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既然我不肯见你,你也知道原因,何必自讨没趣?”忽然间,凤玲珑觉得这样的轩辕南有点不讨喜。

也许她真正爱过的,只是那记忆中温润如玉的太子,而不是这个咄咄相逼的帝王。

“朕忍不住。”轩辕南又是一声叹息,语气苦涩:“斩妖台那日之后,朕就将轩辕国所有在那日从死到生之人记录在案了,然后一个个去救,你知道当朕晓得南部凤家有个凤玲珑,挨了五十鞭死了,再挨五十鞭又活过来的时候,有多欣喜若狂吗?”

凤玲珑目光冷飕飕地看着轩辕南,听他在那故作深情。

他说得太轻松了,以至于她想笑。

风茗玉斩妖台断头,凤玲珑五十鞭死,再五十鞭而活,这些从他嘴里出来,如同鸿毛般轻盈,但他可知挨在她身上,不止是身痛,还有心痛?

那些痛在他看来,就如此轻描淡写,能一笔勾销?

“茗玉,朕知道对不住你,但朕也是无可奈何,风家的确……有罪。”轩辕南朝凤玲珑又走近了一步,抬手想握住她的肩,却被她一偏身躲过。

“有罪?”凤玲珑冷笑,“莫须有之罪吗?爹娘一向老实,家里一切事情都是我做主,如果他们真要反你,我能不知道?”

“他们并非你亲生爹娘,不是吗?”轩辕南一直放心的,就是这一点。

风茗玉当年就告诉过他离奇穿越之事,说她本来是另一缕魂魄,占据了风家大小姐的身体,所以他才知道,风茗玉并非风茗玉。

也正因为这样,他批示风家满门抄斩时才毫不犹豫!

凤玲珑的怒火一下子点燃了,声音越发寒冷:“轩辕南!十年,我和他们有十年感情,就算他们不是我亲生爹娘,也早胜过亲生!他们对我有多好,你不清楚吗?”

就算他将风家满门抄斩,她也并没有想过找他报仇,谁让他是帝王,谁让他当初救了她一命,她只愿和他两清。

但那些诬陷风家的奸臣,她一定会查出来,狠狠还击回去!

只是,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教她寒心。

原来他下杀手毫不眨眼,是因为当年她爱他时告诉他的真相,他认为她并不是风家女儿,所以才杀得那么痛快!

也就是说,是她害了风家百余口性命!

“茗玉,朕有朕的难处,当时连赫连世家都逼朕下旨,朕但有一点办法,怎会让你受那断头之苦?”轩辕南眼眶微湿,不顾一切上前握住了凤玲珑的肩膀,这一次他没让她逃脱。

凤玲珑冷冷一笑,丝毫不为所动:“轩辕南,我现在才知道,你是个有这么多借口的卑劣男人。”

她宁愿他对她说:“是,我是杀了你风家百余口人,但我有我的立场我的难处,我必须那么做,我不过是在江山和你之间选了江山而已。”

这样,她至少不会看轻他。

“茗玉,你体谅朕,体谅朕好不好?你无论怎么惩罚朕都好,就是不要和那赫连玄玉扯上关系,你还做朕的茗玉,朕也一生一世只爱茗玉一个女子。”轩辕南喃喃说着,目光便炙热起来,他单手一扣凤玲珑后脑勺,就朝她红唇吻下去。

‘啪’!

这一次,凤玲珑再没有丝毫犹豫,终于爆发了胸口沸腾的怒火,甩手一耳光朝面前的帝王扇了过去!

清脆的耳光声在房里回荡了片刻,所有的一切都寂静了下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掳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