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21章: 结婚了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21章 结婚了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胡静面色微沉,浓艳的妆衬着阴沉的脸,让人生出一股畏惧感。

“怎么回事?”

厉声呵斥之下,舒蔚也怔了怔,蹲下身想拾起戒指,不料顾晨晨比她更快,立刻把项链抓进了掌心。她的确是和顾辛彦结婚了,然而同时也承诺了绝不会主动告知别人。

顾辛彦一再警告过她,他的母亲受不得刺激,结婚的事必须慢慢来。

“是不是我哥送你的?”

母子俩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不分青红皂白便来质问她。舒蔚咬咬唇,一时间不知该作何解释。

深吸一口气,她努力挤出笑意:“现在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在脖子上挂戒指,我也是跟风而已。”

舒蔚松了一口气,这个理由应该还可以吧?

“想嫁人想疯了么?”顾晨晨鄙夷地投去一眼:“没素质没教养,以为自己买个戒指我哥就会和你结婚?别做梦了,我的嫂子只能是昭颖姐,你还不配!”

“伯母,您还是先……”舒蔚连忙把戒指拿回来,急急忙忙要打开检查室的门。她相信不久之后便能光明正大地把这枚戒指戴在无名指上,顾辛彦曾说最迟不过三个月的时间,所以如今她更要好好珍惜。

可双手却被人紧紧握住,转身就看见胡静铁青的脸:“我不管是你跟也好,还是小彦真的送了也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不怕告诉你。我属意的媳妇是昭颖,你……还差的远!”

像是为了回应她的话,当胡静满脸鄙夷地打量舒蔚时,迎面便走来一道高挑的影子。

“伯母,晨晨,你们来了呀。”林昭颖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顾晨晨和胡静一看向她便立刻改变了态度。舒蔚顿时像局外人一样。

“昭颖姐,哥也快回来了,你得抓紧时间啊。别让狐狸精把哥勾搭了去。”

林昭颖捂着唇咯咯笑了起来:“那是当然,昨天还和辛彦通了电话,说是今天就回来。”

“那正好,咱们晚上一起吃个饭,商量商量重新订婚的事。”

忽然听见胡静提及订婚的事,舒蔚毫不怀疑这句话正是为了说给她听。努力按捺的怒火猛地被浇熄,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疲惫感。

顾辛彦今天回来?商量订婚?呵……她甚至连顾辛彦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

三人有说有笑地走远,背影相衬在一起,没人会怀疑她们的身份。可事实是,她才是真正的封家人啊?

想到这,舒蔚眼眶通红,咬紧了牙关转身。

“怎么了?”蓦地传来男人温和的询问,给冰冷的身体带来暖意。舒蔚擦了擦眼,抬头便对上秦元星俊朗阳光的脸。皱起的眉宇中还带着明显的担忧。

“怎么这副表情?姚瑶说你这边有个难缠的病人,让我来看看。”他四下张望,可哪还有胡静几人的影子。

舒蔚苦笑,推开掌心淡淡的暖意:“林医生接手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转身便走,忙碌之后,躲进空病房里,犹豫着拨出了电话。

“蔚蔚?”电话那头传来男人醇厚好听的嗓音,让舒蔚有一瞬间的失神。她愣了愣,才缓缓开口。

“你什么时候回来?”

“事情比较多,还要花点时间……明天吧。”

舒蔚的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淡淡的哦了一声,推开窗户,便看见林昭颖和胡静站在楼下:“顾辛彦,我们举行婚礼好不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传来悉悉率率的声音,似是在交代着什么:“怎么突然提起这个?当时说好了暂时……”

“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舒蔚眼见着胡静和林昭颖笑容满面,语气愈发急促:“我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你的婚礼?非得让林昭颖把我们的婚姻破坏到面目全非的时候才行?”

顾辛彦皱眉,发觉她情绪不对:“你在胡说什么?结婚时也是你答应的,一切由我决定。”

“是,我答应了。”舒蔚深吸了一口气,狠狠捏紧了手机。目光投像萧瑟的天气,没来由地心口发疼:“可是顾辛彦,我后悔了。现在的我没有勇气做到当时的承诺。”

“蔚蔚。这件事等我们回去再谈……这份资料处理一下,对方公司的代表到了立刻准备签约。”

舒蔚听着他有条不紊地交代事情,只静静站在窗前。直到顾辛彦的忙碌告一段落之后,她才缓缓开口。

“顾辛彦,你是不是后悔了?”

他没有回应,舒蔚连呼吸都不敢,小心翼翼地道:“和我结婚,你是不是后悔了?”

最终还是没有等到回答,舒蔚紧张地揪着胸口,也只听见男人几不可闻的叹息声。

“我们的事,回去再谈。”

她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听筒里公式化的“嘟嘟嘟”声却将之打断。这样的声音在空荡的室内总是很突兀,像被人掏空了一般。

舒蔚放下手机,看清上面的提醒,低声呢喃:“今天,是冬至啊。”

她和顾辛彦的相遇,差不多也是冬至。大雪纷飞的时节,便在医院见到了胃病犯了的男人。

“先生,您的胃药拿过来了,记得是饭前吃哦。”

男人拿着手里的药仔细看了看,眉宇不自觉皱了起来,舒蔚看呀看的,只觉得这男人愈发的有魅力。

“小纤维素颗粒,专治痔疮?”

舒蔚还记得,那份药是自己亲手递过去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和别的病人弄混了,闹了个大笑话。指导她的医生过来找她麻烦,还是顾辛彦轻声摆平。

她把那些事记得那样清楚,也不知在那男人心里,这些究竟占有多少份量?

北城的机场,最后一班飞机在雪落前至。

男人穿着深灰色大衣,萧瑟的风迎面狂吹,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步伐。纯手工西装将他身材衬托得更加笔挺,疏冷的气势仿佛比天气更冷,机场的工作人员见了,也连忙让开了位置。

“老板,车已经备好了。是去长青公寓那边,还是顾宅?”

顾辛彦递出公文包,立即上车:“别让她知道我回来的事,先回顾宅。”

“是。”助理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人,对他的命令总是百分百执行,从不问缘由。

顾辛彦想起下午的电话,不自觉生出一股烦闷感。于是打开了车窗,任凭风雪打进车里。也不知舒蔚问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离去的这几天,或许又遇见了什么事。

助理向后看了看,没有开口。一板一眼地开车到了顾宅,老板的事他们总不改多问,可沿路看见商家摆出的圣诞树,以及挂满了整条街的打折公告。停车之前,他忍不住开口。

“老板,今天是冬至。”

“嗯,你提前下班陪陪老婆孩子吧。”

助理窘,搓着手不好意思地提醒:“是不是也给舒小姐送份礼物?毕竟是节日,女人都喜欢庆祝一下。”

话落,他偷偷看了看顾辛彦的脸色,才发现后者面色铁青,下颌更是紧绷成一条直线。

“咳!我多嘴了。”

雪下的最大那一刻,舒蔚正好听见有人喊她。

“蔚蔚,来帮爸爸把菜端出去。”

一早爸妈就下了命令,这么久没回过家,冬至这天怎么也要回来一趟。她的爸爸舒远早年从家乡搬来北城,把这个节日看的很不一般。

一家三口围在餐桌上,屋外大雪纷飞,却影响不了家里的气氛。热热闹闹的感觉,总能让人通体舒畅,桌面热烫的火锅,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舒蔚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

“昨天你表姑来了一趟,说是表妹要结婚了,对象也是北城里的公子哥,家境很不错。”

“哦,是哪天?”

“元旦那天。”韦容青放下筷子,对舒蔚的漠然表示不满。“你和辛彦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就没听你说结婚的事?”

“还不急,我们俩都忙,也没空准备这些。”舒蔚埋头吃着东西,没把韦容青的话放在心里,催他和顾辛彦的婚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次回来总要提一次。反而是这回久未回家,爸爸做的菜都是她爱吃的。

韦容青有些受不了她的冷淡,猛地把盘子移开。

筷子悬空,舒蔚讷讷地抬头:“妈……”

“家里现在就剩下你一个人没动静,连小你两岁的表妹都结婚了。你还不着急?非要等成老姑娘才急是不是?”

舒蔚无奈,放下筷子,缓缓叹道:“妈,我才二十四,还早啊。”

“你就只会这么说!让你把辛彦一起带回家,人呢?今天又是你一个人回来,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

“没怎么,他在外面出差。”提及顾辛彦,舒蔚立刻没了好脸色。他下午的冷漠还回荡在耳里,每一次想起都觉得疼。

回家里,本也是为了避开孤单的心绪,可没想到还是被人把顾辛彦挂在嘴边。似乎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相爱,知道顾辛彦疼她宠她。可偏偏没人知道,她有多不受重视。

“出差出差,每次都是这个借口。我早就说,那些公子哥我们普通老百姓高攀不起,你非要缠着人家。现在好了,白白过去了两年,什么进展也没有。”

韦容青越说越气愤,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便指着舒蔚大吼:“你妈我想抱孙子,想到都要疯了!可你就是不争气,让你相亲的人都不要,自己找的又不肯娶你!”

“你说什么呢,怎么都是自家女儿,哪有你这么刻薄的?”舒远看不过去,轻骂了一句。

“总是这么不听话,我真是恨不得……”

两人的争吵声愈发的大,舒蔚猛地站起来:“恨不得没有我这个女儿对不对?”她想尽量让自己平静,可一时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一时间百感涌上心头,眼圈发红:“恨不得当初没有生下我是不是?你也说他不愿意娶我,我有什么办法!我死乞白赖的跟着他,可你的女儿,他就是不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敷衍”↓↓↓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