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22章: 敷衍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22章 敷衍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偶尔总会想,是不是自己真不是亲生的。否则当妈的眼里怎么能只有莫名其妙的孙子?这也不是第一次催着她结婚了,大学毕业到现在两年时间,韦容青提过不下百次。

舒蔚咬了咬唇,想起顾辛彦的敷衍。

她总以为逼着他结了婚就万事大吉,当初兴奋至极的她也顾不上其他就许了承诺。结婚的事不能告诉双方父母,暂时不办婚礼,不问他爱不爱自己……

“我吃饱了,先回房间。”心烦意乱,舒蔚起身回房间。听见身后舒远的埋怨:“你看看你,女儿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我也是着急……”

舒蔚放任自己躺在床上,抚着平坦的小腹。幻想着可能出现的孩子,而后缓缓叹了一口气。

她逼他结婚时,也说自己怀孕了。那拙劣的谎言,亏的顾辛彦没有放长揭穿她,可自己总也编不下去,领证的当口,便迫不及待告诉了他答案。

顾辛彦那时也没生气,只用那双看不清情绪的眼盯着自己。舒蔚还以为,他会立刻拉着她去离婚,心里都说辞都想好了,可最终那男人还是什么也没说。

现在想来,他大概也是累了。追逐着林昭颖累了吧,所以见了她,也就凑合了。

翻身把头埋进枕头里,用力捶了几拳,棉花软软的吸收了所有的力气。她没有捶软枕头,反而捶出了泪……

不知过了多久,客厅里传来噪杂的声音。隐约能听见不属于爸妈的生意,大概是热情的邻居来串门,即使没有她,家里也总是这么热闹。

“叩叩。”房门被敲响,她愣了愣,哑着声音道:“爸,我睡了。”

“叩叩叩!”门外的人很有毅力,一次又一次往门上敲。没有节奏的声音总让人心烦意乱。

舒蔚擦了擦眼泪,从床上爬起来:“来了。”

“爸,我没事,您别……”

“这么称呼我可不太喜欢。”男人在舒蔚诧异时开口,低雅醇厚的声音没来由让人心安。

舒蔚愕然,垂落了视线:“你怎么来了?”

“回家没看见人,打电话也不接。我还能怎么办?”顾辛彦挑眉,握紧了她的手。粗砺厚实的掌心和柔软的手相握在一起,总能给人一种悸动。可下一刻,发觉自己的掌心温度有些低,便又立刻放开了她。

“不说是明天才回来?”舒蔚拿了椅子让他坐下,心里虽不舒坦,但还是拿了暖手袋递过去。

她清楚地记得顾辛彦说的时间是明天,如今大半夜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推了那场商量重新订婚的饭局?

接过的刹那,顾辛彦顺势把她往怀里带。深浓的眉眼望不到尽头:“哭了?想我想的么?”

舒蔚看见他柔情似水的目光,鼻尖猛地一酸,立刻别开脸不许他碰。可粗砺的指腹放在脸颊上,让人舍不得离开。

她轻叹,靠在他怀里,也不挣扎了,听着屋外狂风大作,静静享受这难得的静谧:“事情都忙完了。”

“差不多了吧,唐斯里说今天是冬至,想着回来见你。没想到你不在家。”他顿了一下转移了话题,揉了揉舒蔚的掌心:“刚刚进来,看伯父伯母脸色不对。你们吵架了?”

“嗯。”舒蔚苦笑,没有戳穿他拙劣的谎言:“逼我结婚呢。”

话落,她强迫自己从顾辛彦腿上离开,不愿再沉迷其中:“你也看见我了,就回去吧,否则我妈问你结婚的事,又会为难。”

顾辛彦耸耸肩:“我们已经结婚了。”

他说的云淡风轻,舒蔚握紧了胸前的戒指,觉得一股冷意窜进深处:“那你就去告诉她啊,告诉她我们结婚了,告诉她我们很快会给她生个孙子!”

“可你敢么?顾辛彦,你连承认我们的婚姻都不敢!”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甚至从未听他提起过公开婚姻的事。舒蔚偶尔也会怀疑,是不是她逼婚时的欺骗,让这男人记恨了?

也不知是她的语气太过严厉,抑或是这话戳中了顾辛彦的痛处。有那么一瞬间,舒蔚看着他布满阴霾的脸,还以为会拂袖而去。可转瞬,顾辛彦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

“好了,这些都要慢慢来。你饿了吧,伯父说你没怎么吃东西。”

说完也不管舒蔚有没有回应,推门去了厨房,高大的身影弯在窄小的厨房里,翻翻找找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

舒蔚冷眼看过去,自顾自躺在了床上:“我不饿。”

“我饿了,这个点还没吃晚餐。陪我一起?”

说话的时候,顾辛彦已经夹起了一颗饺子,香味从其中蔓延开来,牵引着味蕾。

舒蔚偏头看了一眼,又侧躺在床边,头枕着软绵绵的枕头,心乱如麻。

她猛地翻身坐起,冲顾辛彦吼:“你妈不是要请你和林昭颖一起吃饭么?不是要谈谈你们重新订婚的事么?既然没吃饱干嘛不过去!”

顾辛彦放下筷子,眉宇紧皱成一条深沟:“你怎么知道?”

他的确是从顾宅过来,林昭颖也在。家里人提了让两人重新订婚的事,他没有回答,便直接出门来了这里。

舒蔚咬咬牙,干脆和盘托出:“我今天见到了你妈,她大概不喜欢我。说只属意林昭颖当她的儿媳,顺便还告诉我,你今天回来。”

不经意戳破了谎言,顾辛彦神色略显不自在,他尴尬地坐在床边,揽紧了舒蔚:“原本是不想告诉你,谁知道瞒也瞒不过。”

“没必要,你的心向着那边,人在这里也没用。”

他苦笑:“我和她十几年的感情,也不是想断就能断的,过去的二十八年,她都是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你总不能要求我立刻忘记啊。”说话间,便在舒蔚挣扎时往她手腕上套了一个东西。

“这是什么?”雪白皓腕上,手链银白精致,细看便能发现和她脖子上的那条差不多。舒蔚正因为他的话而失神,转瞬间又被手链吸引了注意力。

“送给你的。”

“不要!”舒蔚想也不想地扯下,往他身上扔去。

顾辛彦面色不变,知道她在生气,还想塞回去。可舒蔚见他一副无奈的样子,心中火焰熊熊燃起。忽然拿起那条项链,随手扔了出去。

“哗啦!”好巧不巧的,落在了那碗饺子里,还溅出了些微水珠。

顾辛彦的脸一下子变得铁青,线条分明的五官几乎立刻绷紧成一条直线。冷眼瞪了舒蔚一眼,后者倔强地扬起头,攥紧了掌心不肯认输。

男人便立刻起身,捞出了手链,又拿了纸巾擦干净。回到床边时,连气息都冰冷。

“我说了不要。”舒蔚不肯打开拳头,他就硬生生掰开,她嚷嚷着不要,他便狠狠地封住了唇。

折腾了好半晌,舒蔚的力气没有他大。张口又咬在他唇上,见了血。

“嘶……”顾辛彦舔了舔唇边的血,头往旁边一偏:“有没有人告诉你,咬人真不是个好习惯。”

“咱们以后的孩子跟着你学坏了可怎么办。”

舒蔚眼眶忽然就红了,说不上心底被触及的地方是什么。可当顾辛彦用那样往温柔的目光对她吐出孩子两个字眼时,几乎全身都要融化掉。

她看见顾辛彦握紧自己的手腕,上头闪烁着银白的光。那条项链在挣扎间又绑在了上面。

“孩子?”舒蔚愣了愣,眼里闪烁着惊喜:“你也想要孩子?”

顾辛彦挑眉:“我倒不是很想要,可你不是想要么?”

舒蔚觉得自己几乎要被融化掉了,那一瞬间从心底涌起深深的感动。

“顾辛彦……”舒蔚喃喃细语着,觉得心口满满的都是温热。

“我在。”他轻笑,低低说着。俯身把舒蔚压在床榻上,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唇畔,极度温柔。

舒蔚闭上眼,静静感受他的柔情。双手不自觉放在他颈后,抚着黑发,任它刺着掌心。

“嗯……”

顾辛彦凝视着舒蔚的脸,不经意划过一抹满足。他所期盼的,其实不就是这样的生活,温暖的家、甜美的女人。或者,还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那一晚,顾辛彦使尽了手段,为了帮她生孩子,劳碌了一夜。正是因为这种温柔,舒蔚才会把这一晚记得那样深刻……

清晨,日光射进房间里,柔软了整间屋子。

“喂?”

听见男人沙哑的嗓音,舒蔚一时间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下意识地闭紧了双眼。

“她怎么了?”

顾辛彦的声音忽然变得紧张,大概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舒蔚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之后就看见他从床上爬起来,轻缓地走进了浴室。

“我会过去看看,你好好照顾她。”

只是听他的语气,舒蔚便知道对方提到的人是谁。等他回来时,舒蔚也不遮遮掩掩,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醒了。”

“嗯,你一动我就醒了。”她撒着娇,伸长了手臂要他抱的意思。以往两人在同一张床上醒来,舒蔚也总是善用女人的权利,不放过任何和他贴近的机会。

顾辛彦无奈,把她抱了起来。用清晨沙哑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道:“你越来越重了。”

舒蔚娇嗔着给了他一拳,在顾辛彦没发现的时候按下了拍照。画面定格在他宠溺地抱起她那一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