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25章: 想念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25章 想念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一早,舒蔚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二十三床病人因术后并发症,再度被送进了监护病房。院方下病危通知单的那一刻,舒蔚正好赶到了医院。

“林医生呢?这是她接手的病人,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人怎么不在?”舒蔚一到医院,就被护士领着往手术室走,几名医生已经做了急救处理,但病情还是很麻烦,正在组织会诊,需要她提供资料。

“林医生今天休假。”护士讷讷地应了声:“打电话也关机了。”

舒蔚推开办公室的门,调出资料说明:“病人是因为肾功能衰弱进的医院,同时患有高血压……所以一直没有进行手术。直到林医生进来。”

“所以这场手术是林医生做的?”

“是。”

“她人呢?”主任最后开了口,平时和林昭颖要好的同事立刻又打了电话过去。半晌之后讷讷地道:“还是关机。”

“舒医生,你和林医生本来就认识,你想办法联系她,务必在今天之内把她找回来。这我们怀疑在手术过程中有失误,这才造成现在的后果。”

舒蔚脸色凝重,犹豫许久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好,我去找她。”

散会后,她回了办公室,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打电话给顾辛彦。

“蔚蔚!我听说主任让你去找林昭颖。”

“嗯。”姚瑶风风火火地从门外进来,一屁股坐在舒蔚旁边,拉着椅子凑在她身边。

“主任这什么意思啊,她又不是不知道你和林昭颖的关系,还让你去找她,真是。”

舒蔚苦笑,不知该说什么好。指尖落在通讯录上,上下滑了许久,还是没有拨出去。可她心里也清楚,病人也绝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她不该再畏惧,反而要希冀林昭颖真的在顾辛彦身边……

“你要找顾大少?”

“嗯。”

“他怎么和林昭颖在一起?蔚蔚,你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姚瑶放低了声音,没敢让别人知道。

舒蔚苦笑着点点头,或许对顾辛彦来说。结不结婚都不代表什么,他心里的人始终不是自己。那一张结婚证,束缚的也不过是她一个人而已。

想着,她垂眸走了出去。找了僻静的角落拨出电话。没发现身后姚瑶狐疑的面色,以及若有所思的模样。

“辛彦。”

“嗯,有事吗?”

淡漠的问候从听筒里传出来,舒蔚心口微凉,从耳畔传来低沉冷漠的声音,几乎绝了她开口的心思。

略一收敛情绪,舒蔚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林昭颖在不在你身边?她的病人出了事,主任一直在找她。很急。”她没给顾辛彦说话的机会,一口气把话说完之后,终于听见轻微的声响。

几秒之后,便听见林昭颖清脆的音:“找我找的这么急,怎么回事?”

舒蔚把事情复述一遍之后,最后丢下一句:“你最好快些,病人现在很危险。原因你应该也猜到了。”

“我现在就回去!”林昭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当真是手术失误造成这样的后果,那么所有的责任都必须由她一人承担。一切都取决于二十三床病人最后能不能脱离危险。

手机应该又回到了顾辛彦手中,舒蔚许久没有开口。听筒里也静静的,依稀可听见淡淡的呼吸声。

“在医院等着吧,妈也在我身边。待会你帮她复诊。”

舒蔚略一沉默,听见胡静也在的事实,不自觉开始紧张起来。她原以为经过昨晚顾辛彦不会再让胡静来她这里。

如今乍闻胡静将要的事实,舒蔚一时间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我先去准备。”

“好。”

他说着便要挂断电话,舒蔚隐约觉得他的态度好上不好,连忙喊:“等等。”

“还有什么事?”

“那个……我会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努力让她对我改观,昨天的事,也会解释清楚。”

顾辛彦沉默良久,久到她以为男人早已离开,因为没有得到回应而心情低落。

可转瞬,似乎又听见了男人温和醇雅的音。

他说:“好。”

舒蔚抑制不住心底涌起的激动,在收起手机的那一刻,急急忙忙往办公室跑去……

她心里急,没发觉在身后,姚瑶撅着嘴巴很是不满。一脸愤愤不平的模样,随后低头偷偷自己手机里的照片……定格在那张艳红的结婚证上!

半个小时之后,林昭颖便到了医院。她顾不上胡静三人,自己率先冲进了办公室。

参加会诊的医生早已得知她将到的消息,便齐齐坐在办公室里等着。

“林医生,就立刻开始吧。病人等不了了。”主任难得用这样生硬的语气对她说话,林昭颖愣了愣,缓缓点头。

舒蔚是在林昭颖开始交代病人情况时离开的,她只是一名住院医师,若非这位病人是她接收的。像这样的会议她连号都排不上。

“舒蔚。”走廊中,远远地便听见熟悉的轻唤。

舒蔚转身,见到了站在一起的一家三口。男人面上没有什么表情,看着她的目光也没有一丝温柔。顾晨晨的心气还是那么高,连看她一眼都不屑。反而是胡静,上上下下又将她打量了一遍。

“伯母、晨晨。你们来了。”她急忙迎上前,尽了最大的努力表现出好脸色。总归是顾辛彦的家人,未来更可能也一家人。

在这个当口,她怎么也要努力获得好感。

“哼,要不是昭颖姐有事要忙。妈妈的病才不会让你帮忙看,昨天你还故意发照片给妈妈,安的什么心。”

舒蔚一早料到她会找自己麻烦,面色不变:“我还是那句话,照片不是我发的。”

“敢做还不敢当,没骨气!”

“晨晨。”顾辛彦瞪了她一眼,朝舒蔚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把胡静带进检查室里。

早早准备妥当的舒蔚,立刻领着三人往旁边走。

“伯母,之前检查发现您的心脏有些小问题,吃了药之后还有胸闷的症状吗?”

胡静摇摇头没说话,顾晨晨又忍不住跳出来:“本来是没问题的,就是被你气晕了!”

她愤愤不平,想起昨天那张照片,娇俏的脸上布满了不悦。

“闭嘴,让她好好检查。”

舒蔚搬来了仪器,细致谨慎地替胡静检查第二遍。顾晨晨看她认真的模样,也住了嘴没再说话。

气氛难得的比较轻松,舒蔚细细观察这对兄妹的互动。才发觉顾晨晨对顾辛彦的依赖性不是一般的强。

或许是从小被人捧在掌心,她虽刁蛮,但反而心思单纯。在检查室里也好奇地四处瞄,盯着屏幕上的映像,露出狐疑的神色。偶尔还询问舒蔚几句不明白的地方。

舒蔚自然是耐心解答,让这小姑娘心满意足。随后不自觉看向顾辛彦,后者也点了点头,四目相接时,都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总算是知道应付顾晨晨的办法了,心高气傲的小姑娘,原来也对医学好奇,只是胡静……

舒蔚转身,拿开仪器:“伯母,您的身体已经没有问题了。我再给你开一段时间的药,好好调理身体就行。”

胡静忽然垮下了脸:“还是之前那些?”

“呃,是啊。”

舒蔚怔了怔,下意识看向顾辛彦,不明白胡静忽然生气是什么意思。

顾辛彦也不懂,狐疑地皱皱眉。他极少回家,平时和胡静的交流也少,对自己的母亲更多的是敬重。

“妈不喜欢吃那么苦的药。”

顾晨晨出言提醒,被胡静推了一把。

舒蔚心喜,也有些无奈:“良药苦口,也是没办法的。有几种特别苦的我尽量给您换换。”

“嗯。”胡静还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可舒蔚总觉得这是一个进步。至少此刻她站在顾辛彦旁边,胡静也没有说什么。

气氛难得这样温馨,温馨到舒蔚开始幻想未来的和睦生活。她英俊帅气的丈夫,和未来的婆婆,如今就在身边。

正待这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夹带了一股冷风,吹散了室内和谐的气氛。几人都回过头,看见门边的林昭颖面色凝重,呆愣地站在那。

“昭颖姐,你怎么了?”

“怎么站在外面,昭颖啊,过来过来。伯母的药你给看看……”

林昭颖不为所动,惨白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舒蔚明显地发现她在颤抖,想说什么时,林昭颖楚楚可怜的目光却只投向顾辛彦所在之处。

后者顿了一下,过去扶着她的肩:“说话,发生什么事了?”

林昭颖苦笑,顺势倒入顾辛彦怀里,吐出的声音清冷凄切:“二十三床的病人……死了!”

“哗啦!”舒蔚手里的东西尽数跌落在地面,事情果然往最差的方向发展了。隐约间,她似乎听见了走廊传来的吵闹声。

“林昭颖,病人是怎么死的?”

林昭颖又滴了两滴泪,浑身不住颤抖。像是被她的厉声呵斥吓到了,又往顾辛彦怀里钻了钻。

顾辛彦也不拒绝,揽紧了她,偶尔还哄了哄。两人看起来郎才女貌的,不知道的人定以为他在诱哄自己的情人!

林昭颖抬头看着舒蔚,笑的冷漠而凄凉,细细地道:“还能是怎么样,刚刚在手术台上抢救失败,就……”

说话间,走廊外病人家属的哭声渐渐变大,凄厉的音让林昭颖瑟缩了下。也不只是因为害怕抑或是别的原因,她抱紧了顾辛彦:“辛彦,我怎么办?好像是因为我的原因才死的……”

林昭颖神色不对,舒蔚也不敢多说,只是推测那脾气火爆的家属应该不会善罢甘休了。

“昭颖姐,要怎么办?”顾晨晨听着门外的吵闹,也慌了。

舒蔚咬咬牙,准备开门出去。总得有人去应付混乱的状况,否则家属找到这里,也只会让场面更混乱。她至少也是最先接受病人的医生,说话总还有些力道。

刚想走出去,不料身后传来一股力道,紧握住她的手腕:“等等。”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怀抱里的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