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28章: 宠溺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28章 宠溺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舒蔚回了办公室,里头空荡荡的,医院有家属闹事,大家都是能避则避。天色渐渐沉了下去,到了夜晚,气温渐渐的又低了。簌簌地又开始下雪,舒蔚站在窗前看着外边,心想到明早,地面又该落了厚厚一层。

姚瑶是值班的医生,想跑也跑不了,一干人等都找不着人,她忙得像只陀螺,进来时见了舒蔚,连忙朝她挥手:“你赶紧过来帮我,快忙死我了。”

“就因为林昭颖那台手术,家属闹的太过份。上头发话了让咱们科室给出个解决办法。这不在开会讨论嘛。”

舒蔚走过去帮她收拾资料,手边的动作顿了一下:“死亡原因确认了吗?”

“嗯。很大可能是手术失误,但是怎么说呢。这个病人本来就是下面的医院医治不了才送过来的。进来时情况就已经很严重了,换句话说,治不治结果都是一样。”

舒蔚皱了皱眉,努力回忆二十三床转院时的资料。那是一个十几岁的病人,年纪轻轻,长相清秀。只是因为病痛而消瘦。

“哎,那不就是你接收的么?你最清楚才对。”

“嗯,肾衰竭、高血压。引发并发症可能性非常大,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动手术的原因。”

舒蔚顿了顿,想起那个年纪轻轻就离开人世的孩子:“但是不至于说就没有办法,手术得当还是有可能恢复的。”

“你说的是真的?”姚瑶忽然凑到舒蔚面前,把她吓了一跳:“这事可别声张,现在这节骨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舒蔚迟疑了一小会,还是点了点头。林昭颖这次失误,谁也没有想到。事后她也跟着一起看了看手术录像,那样完美的手术,谁知竟也会有误差。

“对了,秦医生呢。这两天都没怎么看见他?”临下班时,舒蔚才想起,从那天开始,便几乎没见过秦元星。

这话一出,两人都沉默了起来。那天在手术室外,秦元星只是震惊地看着她。舒蔚当时还想这样也好。至少他能放弃了,可没想到一连几天都见不到秦元星的面。

“请假了吧。”姚瑶说着,自顾自走了出去。

舒蔚愣了愣,秦元星也会请假?她在第一医院工作两年,从没见他请过假。猛地忆起胡静动完手术出来时,秦元星听见她结婚的消息,愣在了当场。

难不成是因为这个?

她苦笑,也好。总比剪不断理还乱的好。

“舒医生,下班了吗?”好巧不巧,手机响起,传来秦元星的声音。

“嗯,你在哪?”

电话那头静默无声,许久之后才听见他颓然一叹:“新森林酒吧,有空的话,过来陪我坐坐。”

新森林酒吧,一如既往繁华。即使在大冷的天里,人流依旧不少。舒蔚裹着大衣进去,远远的就看见在吧台旁坐着的男人。

褪去那一身白大褂,此时的秦元星看起来比平时温文尔雅的模样多出了一分颓废。面前摆放着艳丽的鸡尾酒,映出秦元星通红的脸颊。

她走过去,脱了外套坐在旁边。也点了一杯一模一样的鸡尾酒,素手抚着冰凉的玻璃杯。没来由的觉得觉得心安。

“秦医生,我来了也不说说话?”

听见她的问题,秦元星才终于侧身去看她,眼眶内布满了血丝,也不知是多久没有好好休息。舒蔚不禁想起,这几天来或许他都没有好好睡过觉。

其实舒蔚早就知道秦元星对自己的心意,可一来有了顾辛彦,二来她也的确不想耽误他。

这样的黄金单身汉,帅气多金,医术出众。还有不错的家室,还怕找不着更好的女人么?

“蔚蔚,你说我可以这样叫你的。”

“嗯。”

秦元星苦笑:“连这个称呼都是我硬坳来的,那天听见说你结婚了。”

舒蔚淡淡地点头,说不上心底涌起的什么思绪,只觉得因为欺骗他而包邮负罪感吧。如果早些让他知道自己结婚的事,或许也不至如此。

“别想太多,喜欢你是我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呢,蔚蔚啊,之前也说让你别忘了我。真受欺负了就来找我……可现在我不敢说这话了。”

“你嫁人了,我连祝福都说不出口。”

秦元星平日里是很温和的一个人,极少见他发脾气。而此时,这个男人,却因为她结婚而趴在桌上痛哭。

或许是酒精催发,舒蔚也有些恍惚。她常常也会想,假如一开始就没有遇见顾辛彦,该有多好。伸手拍了拍她,舒蔚也不知自己出于什么心理,约莫是同样喜欢一个人而无法得到的疼。

等了许久,秦元星也只是趴在桌上。也许是喝酒太多有些醉了,说话也颠三倒四的。

“要是和你结婚的人是我,该多好……可那怎么可能呢,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舒蔚看了看时间,晚上九点整。外头风雪更大,今年的冬天比往常时候更冷,隔三差五便又是刮风又是下雨的。

“秦医生,该回去了。”

“呵……去哪里?能去你心里吗?”他说着挥开舒蔚的手,顺便也扫落了桌面酒杯。乒乒乓乓的滚了几圈。还好酒保眼明手快将之接住,否则又该碎一地。

舒蔚叹了叹,替他套上外套,扶着秦元星走出新森林酒吧。

门外萧瑟,舒蔚差点扶不稳秦元星,急急忙忙拦了一辆出租车,硬生生把他塞了上去。

“去哪里?”

司机随口提问,反让舒蔚愣了愣。这个点去哪里?身边的人大概已经喝醉了,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舒蔚推了推他:“秦医生,要回你家吗?”

“秦医生?”

没有任何回应,隐约还能听见淡淡的鼾声。

“那……去第一医院吧。”

舒蔚也没有别的办法,医院好歹有休息室。总不至于让秦元星无处可去。车子内安安静静的,夜晚电台女主播的声音温柔舒适,读着记忆里动人的词。

“当你老了,白发苍苍……多少人爱过你的美丽……唯有我,爱你苍老的灵魂。”

她总以为,和顾辛彦也会这样爱一辈子。不求地老天荒,只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如今的她对此没有半分自信,他在那个男人的心底,究竟有多少份量?

舒蔚不敢确定,只猜测,大概比不上林昭颖的重要性。

“小姐,到了。”

“好,谢谢。”舒蔚下了车,看见第一医院几个大字。扶着秦元星的手也愣了愣,她竟忘记了提醒司机走侧门……

如今在正门口,二十三床的家属就在一旁搭了个棚子,一家几口守在一旁,好几天都不肯走。舒蔚扫过,没看见尸体。前两天闹的大,警察出面维持,总算是让他们把尸体带走。至于人,倒实在是管不了。

远远地就看见那些愤懑的目光,舒蔚不禁瑟缩了下。无论如何她总还对这些人报以歉意。

和秦元星经过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家属发现。愤怒的目光朝她射来,让舒蔚的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向那几人,有两位中年男女正是上次在医院里动手的人。另外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男人倒是从未见过。

舒蔚想起,曾听病人提过,有个关系要好的堂哥,听说事业有成。该不会就是这位?

“舒医生。”

忽然听见有人喊她,舒蔚先是一怔,而后缓缓转身。目光落在男人俊朗的脸上。

“我姓温,温车盛。”男人递过一张名片,不是个多话的人,交代清楚便又转身离去。

舒蔚愕然,身边的秦元星摇摇晃晃地站在一旁。见她停在那不动,自顾自就要走进医院。可惜眼神没有焦点,刚踏出几步就差点跌倒在地。

她连忙扶着秦元星,随手把名片收进了包里。舒蔚艰难地扶着秦元星,好不容易站稳,可秦元星又一动,她脚步踉跄……

“小心!”

“谢谢啊。”舒蔚连忙道歉,欲往前走。可手上力道丝毫不减,她这才狐疑地抬头。

下一瞬,秦元星便从肩上移走,重量一松,舒蔚差点热泪盈眶。

“要带他去哪里?”

进了医院,连空气都变得温暖起来。晚上除了值班的医生护士外,走廊里安安静静的,舒蔚找了休息室,便让温车盛把秦元星送进去。

男人什么也不说,把人放下就走。

“谢谢!”

到门边的人身躯微顿,而后缓缓转身。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她:“会给你感谢的机会。”

舒蔚莫名其妙,虽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想想自己对这一家子人确实抱有歉意,假如有一天需要她帮忙,想来也不会拒绝吧。

耳边听见秦元星迷迷糊糊的声音,舒蔚走过去替他盖上毯子。陷入深深沉思。门没关,有人经过看见了她的背影,熟悉的人也能认出来。可也没有放在心上,直到一道身影经过……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可那人什么也不听。”

“总会有办法,你先……”男人低低的安抚声从耳边略过,舒蔚听着有些熟悉。摇摇头还以为是错觉,可紧接着,就看见前方玻璃印出的人影。

“你在这里做什么?”四目相对之时,顾辛彦自然也认出了她,当即走了进去,一眼便看见她正温柔地替秦元星盖好被子。

狭小的休息室,因为顾辛彦的出现而显得拥挤。刚刚还温暖的气息,更是因他而变得冷厉。

床上秦元星早已熟睡,舒蔚看了他一眼,随后站了起来,不愿多作交谈。

侧身从旁走过,舒蔚低垂着脸,不经意想起他的质疑和冷漠。心口微凉。可男人忽然伸手拽住了她。

灼热的气息从鼻尖晃过,她站在原地无法移动。手腕被握得很紧,男人眸色深浓,看着她的目光中泛着些微冷意。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冷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