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29章: 冷意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29章 冷意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舒蔚叹了叹,默默垂下脸:“放开我。”

“你和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听出了那话语中的不耐,被握着的手腕有些发疼。她皱紧了眉,心里涩涩的,连话也不想说。

张了张嘴正想说什么,可转身的瞬间就看见门外站着的高挑身影。穿着白袍的林昭颖正静静看着这边,不经意的,舒蔚心底涌起一股愤怒,猛地抽回手。

“放开!”

她瞪大了眼睛,无声控诉。在顾辛彦愕然间,转身就走。

纤细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里,衬着空旷的走廊,隐约生出一股失落感。顾辛彦紧皱着眉,说不上那一刻涌起的思绪是什么。可总有一种名叫空洞的情绪渐渐蔓延。

“辛彦,我们走吧。”

“嗯。”

舒蔚没有再见顾辛彦,科室里的高级病房,她甚至不曾踏足。两天之后,医院对于二十三床病人死亡一事总算有了结论。即使林家人费尽了心机,有些东西毕竟是无法掩盖的。

“林医生这次……唉!”过不多久,办公室的医生都一起回来了。舒蔚看了看时间也准备下班。

刚刚叹气的医生忽然看向她这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舒蔚还觉得奇怪,可见她没有开口的打算,便换了衣服下班。临走时,经过胡静所住的病房的走廊外,看见了经过的顾晨晨。她站了一会,便走开了。

医院外,天几近全黑。舒蔚走出侧门的那刻,远远地便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斜斜倚靠在黑色车门旁,像是在等她。

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便被顾辛彦看见了。

她笔直地望进那双深黑的眸子里,浓黑的眸色让人猜不透他此时情绪。舒蔚迟疑了几秒,还是提步朝他的方向走去。

车门忽然被打开,舒蔚的脚步乍然停顿。只见从那辆宾利里,走出一道高挑的身影。女人身段姣好,披着的红色大衣染了些许脏污,纤白的手捂紧了唇。似乎哭过。

舒蔚停下的那一刻,林昭颖正好从车上下来。车门再度闭紧,她和顾辛彦说了一会话,便朝这边走来。

而顾辛彦,自顾自又上了车。

“舒医生。”林昭颖走过来,在她面前停了停,似是想说什么。

“又怎么了?”舒蔚实在拿不出好脾气,语气有些烦乱。

林昭颖苦笑着,只是摇摇头:“没什么,我先进去了。”

说完便默默地离开,没有讥讽没有炫耀,更没有趾高气扬。甚至一向精致的妆容都有着些微狼狈。

舒蔚迟疑了一会,看了一眼时间,还是决定先下班。公交车应该在五分钟之后就到了,她现在过去刚刚好。

“滴!”刺耳的喇叭声响起,让正在行走的舒蔚吓了一跳。

黑色宾利就停在她身后一米远,透过车窗,依稀能看见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和放在方向盘上紧握的指关节。

舒蔚冷冷地撇去一眼,回头继续。

这一次,她没有听见喇叭声,拉拢了衣襟,避开入夜前强烈的冷风。

“站住!”手臂忽然被人握住,她重心不稳。回头便跌入一道温热的怀抱,触及高档纯手工西装,下意识地以手抵靠在前。

鼻尖依稀能嗅到男人独有的气息,带着浓郁的烟味。

舒蔚皱皱眉,这男人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抽烟。原因是她、还是林昭颖?

“跑什么,上车。”

“我坐公车回去。”舒蔚冷硬地推开他,想起林昭颖刚从那个位置上下来,心情忽而低落下来。

她就是不愿再坐回林昭颖的位置,凭什么在他心里始终存着林昭颖,好似她永远都是后来的那个?

舒蔚心里不舒坦,酸酸涩涩的,想起林昭颖刚刚哭过,他约莫又抱着好生安慰了吧。

顾辛彦似是无法理解她的决定,拽紧了她的手便往车里塞。舒蔚拗不过他,被他塞进了副驾驶座。

“我不想坐这辆车!”她强烈反对,推开车门便要下去。

可顾辛彦怎么肯,拽住了安全带便将她扣在座位上,双手环靠在椅子两侧,低低地道:“原因呢?你闹总要给个理由!”

“林昭颖刚坐了,谁知道你们在这里做过什么,我嫌脏!”她说气话,推搡着就要下车。

车内立刻静默下来,顾辛彦僵硬在当场。手臂肌肉紧绷,放在安全带上的手指关节透出浅白颜色。他抬头看舒蔚,目光冰冷。可下一刻,反而又解开了安全带,替她打开车门。

“下去。”

“什么?”舒蔚明显地看见他的额角青筋在抽dong,以为他会生气,还瑟缩了一下。可他忽然放缓语气,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

“嫌脏,就下去。”

顾辛彦还是惜字如金,舒蔚也没有二话,推开车门便走了下去。公交车刚刚经过,她不知道下一趟还要等多久,追着爬了上去。

人很多,车开的瞬间,舒蔚还没有走到座位上。她重心不稳,便立刻向后跌去。

“小心。”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鼻尖隐约还能嗅到他独有的味道。舒蔚缓缓抬头,果然对上那双阴鸷的眸子。

“你怎么也上来了?”

没有回应,舒蔚疑惑不解:“你的车呢?”

“闭嘴。”公车很拥挤,上上下下人也多。对于从来坐过公车的顾辛彦来说,几近无法忍受。

到下一站时,舒蔚眼明手快,立刻找了座位坐下,别过脸看向窗外,没有理会顾辛彦。

偶尔看向男人时,才发现他笨拙的避开人群。顾氏的掌权人,竟然来挤公车,舒蔚想想便觉得好笑。

顾辛彦西装革履,无疑成为车内焦点。经过学校区域,上来了一群补习完的初中生。见了顾辛彦,一个个捂着唇笑了起来。

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这辆两层的公车太低。顾辛彦只能半蹲着身体,时间一长,饶是他也有些受不了。

舒蔚不禁失笑,起身把座位让给他:“坐那吧。”

“你让给我?”

“嗯。”

顾辛彦好似听见了什么不敢置信的话,眼角抽搐了几下后,阴沉地道:“我没有让女人让座的习惯。”

话落,他因为气愤站直了身体,毫无意外又一次撞上了顶篷。

顾辛彦挑眉:坐还是不坐?

坐!好汉不吃眼前亏。

但坐下的瞬间,便伸出一只手把舒蔚拉进怀里。非要她坐在自己大腿上。

舒蔚惊呼一声,瞬间吸引了全车人的目光:“你干什么?”她又羞又气,这辆车她也常做,不少乘客甚至都是熟人。

“别乱动。”顾辛彦的声音低沉沙哑,舒蔚立刻僵硬在当场。腿间抵靠着某种物体,让她脸红似火。

好在路程不算太远,两站之后舒蔚立刻站了起来。想拨开男人放在她腰上的手。

顾辛彦不许,反而更贴近了些。非要两人一前一后下车。

舒蔚忽然明白了缘由,总不好让他在这里出糗,只好由着他。

没过多久便进了家门,男人的“火气”也消了。舒蔚给自己倒了一杯热开水,坐在客厅沙发上休息。

顾辛彦换了鞋,烦躁地扯下领带,因为挤了一路,全身难受。

“谁让你跟着我上车?自己的豪车不开。”舒蔚凉凉地道,不想承认心中纷乱的思绪。他能做到这地步,是不是证明已不再为胡静的事怨她?

顾辛彦只白了她一眼,便回房间洗澡。

等他换了衣服出来,舒蔚已经简单地下了两碗面,摆放在餐桌上,香味诱人。两人面对面坐着,气氛很温馨。

舒蔚没吃两口就放下了筷子,顿了顿,试探着开口:“伯母她那边……”

“身体都好了,过几天就能出院。”

“哦。”

她紧接着住了嘴,想起自己被冤枉一事,怎么也不甘心就这么过去:“那我……”

“你别去。”顾辛彦也跟着放下碗筷,眉间皱成深深的沟壑:“她现在还不想看见你。”

“可总不能这样下去,我不想她一直误会我。”舒蔚抿了抿唇,心里想着该什么时候去病房里看看。或者可以趁这对兄妹都不在的时候?

顾辛彦沉默,大口大口吃完了面。

舒蔚知道,他还是不愿信她,或许在这男人的眼睛里,从来就看不见她。随即自嘲地笑了笑,便低头不语。

她吃的慢,以往也都是自己留在后面收拾碗筷。顾辛彦从来就没有进厨房的意愿:“你先回房间吧。”

“不用,我等你吃完,帮你收拾。”

“哎……好。”静静地吃着面,气氛让人难受,舒蔚主动开了口。让他早些去休息:“这几天一直在医院照顾伯母,公司的事不需要处理么?王斯里前两天还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好几天没去上班了。”

“嗯。”顾辛彦淡淡的应了声,双手交叠放在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响:“昭颖的手术今天有结果了,明天需要证明的时候,你也帮帮她。”

“帮她?”舒蔚愣了愣,筷子悬空,愕然地抬头看他:“院方有决定的,轮不到我插手。”

提起林昭颖她便没有好脸色,一个心里始终挂记着自己丈夫的女人。还要怎么帮她?

顾辛彦显然是对她的答案不满,当下皱了皱眉,声音低沉:“只是让你说句话,别把私人感情扯进去。”

“要说什么?”舒蔚的一颗骤然垂落,干脆面也不吃了,只静静地扬眸看他,等他的决定。

“病人原本是你接收的,状况是怎么样就怎么说。”顾辛彦显然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淡淡的甩下一句话便起身。见她也不吃了,越过桌面抓住了舒蔚的手。

舒蔚立即避开,戒慎地退远了几步:“等等。这是林昭颖让你转述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帮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