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30章: 帮忙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30章 帮忙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嗯,她很担心会因此受到严厉的处分。”

怪不得从车上下来时,林昭颖是那副表情。如果事故闹大了,哪怕林家的势力也保不了她。但这么多天家属一直在闹,却没看见记者来。想必是他父亲在背后处理了。

既然有那样厉害的手段,何必要来求她?

“如果实话实说,恐怕第一医院,她就呆不下去了。”舒蔚扯开了唇,目光笔直地望进顾辛彦眼底:“病人是因为她的失误而死亡,但是不处置,医院也会很难做。”

话落,舒蔚握住椅背,指尖划过冰冷的实木,有一丝冷意窜进了胸膛。她就想试试,这样的“实话”,他能否接受?或者该说,他舍不舍得?

顾辛彦缓缓转身,顺势放下手里的杯子:“昭颖,想让你帮她。”

又一次听见这个名字,舒蔚松开指尖,嘲讽地笑了笑:“可我凭什么要帮?”

“蔚蔚,这算是我的请求。”顾辛彦放低了身段,不愿再和她闹。

可他忽然软下的语气,落在舒蔚耳里,每一个字都那样清晰。舒蔚心里没别的想法,顾辛彦忽然的软弱讨好,她只当他是为了林昭颖才肯这样:“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舒蔚额间发丝垂落在脸颊上,阴影滑落,遮掩了小半张脸。灯光打在脸上,显得格外苍白。此时的她,仿佛经手了暴风雨璀璨的茉莉,惨白中带着一丝坚强。

“在门口等我、跟着我上公车、还守着我吃面,都是为了这句话。”她低低地说完,没有再反问她,自己在心底就做了决定。

澄澈的眸子扬起,眸光清冽。笔直地望进顾辛彦眼底。舒蔚捏紧了掌心,小声地问:“她的事,就那么重要?”

她还当这男人转了性子,即使还因为胡静的事心里有刺。却不会再对她冷漠,甚至还不顾身份地跟着她上了公车,一不小心又出了糗。

那大概是顾辛彦这辈子第一次坐公车,那样尴尬的旅程,她偶尔还能看见这男人唇角的笑意。当时还以为他转了性子,信了她,愿意再为两人的婚姻努力一把。

又或者,他即使不信,也还愿给她机会。

可如今,他一次又一次提及林昭颖,把舒蔚心里最后的期待也全部打碎。

“蔚蔚,别把你的私人感情带进去。昭颖是个好医生,她可以在这一行走的更远。”

“那我呢?”舒蔚一步步走到他身边,扬起的脸精致苍白:“顾辛彦,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是一名医生,死的还是我的病人。为什么要让我为她的错误撒谎?”

她的视线好似着了火,看的人生疼。顾辛彦退后了几步,双手捏紧了她细瘦的肩,小心解释:“只是让你证明,哪怕是撒谎也……”

在顾辛彦的世界里,结果才是最重要的。他浸淫商场多年,知道必要时阴谋诡计都不算什么。

可偏偏,这对把医生当作终身信仰的舒蔚来说,却犯了忌讳。尤其,还是为了林昭颖。

“对,只是一个谎。对你来说当然不算什么,顾先生常年把谎言挂在嘴边,大概已经不知道心虚是什么滋味。”

没头没恼的话惹到了顾辛彦,他沉下脸,把舒蔚按在墙上,语气一次比一次严厉:“我们谈的是昭颖,别把我们俩的事扯上来。”

“那为什么你又要把她的事扯到我们身上,还要当她的传声筒。既然是重要的事,让她亲自来跟我说,让她来求我啊!”

舒蔚也急了。打从林昭颖出现开始,她的生活就不曾平静过,她曾想过细水长流的感情。哪怕顾辛彦还不爱她,只要长期相处,总有一天会分不开。

可到如今,她才发觉是自己错了。

顾辛彦的心里,始终只有林昭颖一人!

是不是她所有的努力和委屈,到头来都将化作泡影。这个男人心里,究竟有没有属于她的位置?

舒蔚忽然忆起和顾辛彦发生关系那一晚,若非那晚他高烧不退,和她睡在了一起。也许直到今天,他们俩都只是陌路。

“昭颍,不能有事!”

乍闻他的话,舒蔚差点忍不住跳起来。可下一瞬间,又被涌起无力感吞没。他说“昭颖,不能有事。”

那她舒蔚呢?

作为他妻子的自己,又占有什么位置?他的坚决,让舒蔚所有的挣扎和愤怒,都显得那样苍白。心口阵阵抽搐,仿佛要将自己淹没,爱而不得的痛一点点蔓延开来……

“放开我……你如果真的那么在乎她,就去找病人家属。他的事情都是堂哥在负责。他们更想要的,是道歉。安抚好了他们,林昭颖自然也没事。”舒蔚抬起头,一眨一眨地望着顾辛彦。她给了最直接的法子,能不能解决好就不关她的事了。

顾辛彦如她所言,立刻松开了手。舒蔚像失去了所有依靠,颓然靠在冰冷的墙壁上。

而男人在看了她一眼之后,毫不犹豫地拿起外套,转身走了出去。挑起的冷风窜了进来,舒蔚拢了拢毛衣,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好冷!

“砰!”一声,门重重合上。舒蔚走到阳台,看见他到车库里开了那辆尘封多年的吉普。

许久之后,她再度回到餐桌旁。两幅碗筷还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油污染在碗面上,得洗很久吧。

说什么要帮她收拾,结果还不是她自己来。

深夜。星光透过落地窗照射进房间里,因为难得的好天气,天空的星比往常时候更多。

当初选这套房子,也正是因为爱上了这片星空。那时顾辛彦本来还不同意,嫌这个小区规模小,可最终还是坳不过她,搬来了这里。

被子里冰凉,舒蔚蜷着身子缩成一团,脑子里反反复复的都是顾辛彦的样子。第一次见他时的温文尔雅,再见他时的强势……他们擦枪走火那一晚的热情,结婚时的幸福和忐忑。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悉悉率率的声音。有人开了门进来,熟悉的脚步声渐渐变大。最后停在了床边。

舒蔚知道他回来了,可下意识地不愿睁开眼。顾辛彦换了衣服,带着冷意钻进被子里,又让舒蔚瑟缩了一下。

顾辛彦立刻抱紧了她,不意外的遭遇了反抗。怀里的人双手双脚都在动,就是不肯安份地由他抱着。

“别碰我……”舒蔚忍不住呢喃,把手抵靠在胸前,不愿碰着他。

可男人不肯放,反而用力把他拉进怀里。随意翻身,便覆在了舒蔚身上,像旧日里临幸妃子的帝皇,不容反抗。

舒蔚咬紧了牙,怕他还和先前那样,只好放缓了力道配合……

没有人开口,静默的夜里,呼吸声格外明显。

星光下,舒蔚眼角终于滑落一滴清泪。

早上,闹钟把两人吵醒。入眼是男人冷硬的下颌,冰冷的线条扫去了她一早的好心情。

舒蔚干脆翻了个身,腿间隐隐作痛。她忍着疼下床,想去浴室好好清洗。

“还早,可以再休息一会。”

腰间忽然传来一股力道,硬生生把她拉了回去。顾辛彦把她拉回床上,一手还拥着她的腰。

“不用了,让我起来。”

“昨晚应该很辛苦。”顾辛彦挑眉,视线扫过她身上的红印,半晌后抿了抿唇:“还是再躺会吧。”

“我说过了,我不累!”

他非要她睡个什么劲!

凶完舒蔚就瑟缩了一下,和顾辛彦同床共枕了这么久,她深深明白这男人起床时脾气有多“好”,那绝对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起床气。

果然,顾辛彦立刻翻身压上她,黑眸阴鸷:“既然不累,就再陪我一次。”

“我不要!”舒蔚鼻尖微酸,别开脸不愿看他。她受够了委屈,林昭颖的气,胡静的气,顾辛彦的粗暴!

每一样都让几乎让舒蔚无法忍受,可偏偏这时候,他还忙着纵欲!

“顾辛彦,你让我起来!”她扬手往男人脸上拍去,心里郁结了一整个月的不满,如今早已摊开了来。反而什么也不惧。

清脆的巴掌声,在清晨格外清晰。顾辛彦被她忽然起来的脾气闹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才摸了摸右边脸颊。

很疼!

他毫不怀疑上面多了五根手指印。

舒蔚心里难受,捏着被子缩在床脚。知道他也生气,可就是不愿道歉,也不愿面对他。

他心里总想着别的女人,时时刻刻都只顾着林昭颖,还不许她发脾气么?

有时候舒蔚也会冲动,拿着结婚证出神。想着是不是干脆离婚一了百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何必要在一起过日子!

后背传来暖意,身体悬空。她才发觉自己被顾辛彦抱了起来。接着便被放入温热的水里。

“你慢慢洗,我准备早餐。”

“你会么?”舒蔚挑衅,脖子上的吻痕昭示着他昨晚的粗暴。

顾辛彦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换了说辞:“我出去买。”

“等等。”他走到门边,舒蔚还是忍不住又喊住了他。心里埋了许久的问题终于说出了口。

“我们的婚姻,你还想继续吗……”舒蔚幽幽道,声音恍若从空中穿透而来,失去了真实感。

她看着顾辛彦张张嘴,似要说话,又急急忙忙在他开口前将之打断,认真地凝视着顾辛彦,咬牙道:“算了,先别急着回答我。我希望,是在今天之后再给我答复。我知道你忘不了林昭颖,可毕竟和你结婚的人是我。如果你想忘记她,那……就不要再见她。但如果你想和她在一起……我也同意离婚!”

顾辛彦看着她,便明白舒蔚不是在开玩笑。甚至她极少有这样认真的时候,忽然明白了她说今天之后的意思,面色微沉:“医院……”

“你出去吧,我要洗澡。”

她下了逐客令,听着脚步声走远。有一搭没一搭地往身上泼水,温热的水从身上流动,仿佛情人的抚触,轻轻柔柔的,让舒蔚溢出了微笑。

她总该做个决定的,缠了这么久的事,或许今天就会有结果吧。

门外,顾辛彦靠在墙壁。脑子里回响着她刚刚说的话,以及那张苍白的脸。心口忽而一紧,有种要推门而入的冲动。

这场婚姻,他要继续吗?

他失笑,打了个电话:“王斯里,去珠宝店一趟……”

唇角挂着笑,顾辛彦走了出去,暗道,其实决定如何,不早就有答案了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暴风雨前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