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33章: 驱赶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33章 驱赶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管你们怎么认为,至少我知道自己没有错。”她扬起脸,倔强而坚强。虽是对着所有人说话,但目光只落在顾辛彦脸上。

她所在乎的,也唯有她一个!

可男人还没有任何反应,她身边的女人便尖叫一声,面色苍白到差点要晕厥过去!

“昭颖!”

她这一倒,刚刚好又落在顾辛彦怀里。惨白的骨节握紧了顾辛彦的手,艰难地道:“让她走,辛彦,我不想看见她!”

“辛彦,我……”

“你走吧。”顾辛彦竟没有生气,可语气没有半分起伏。舒蔚看了看,视线落在两人交缠的身躯上,忍住了想上前分开的打算。红唇蠕动,还想说什么,可下一刻,却愣在当场。

只见男人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神情,似乎连看都不愿看她一眼。额角上青筋抖动了几下,用极度压抑的声音道:“还不走?非要我赶你不成!”

舒蔚被惊骇得无法言语,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可再怎么样,却比不上心上的痛。她想过顾辛彦会生气,会怨她恨她,可至少……他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如今看向紧紧相拥的两人,她才知道这不过是自己的错觉。她的行为,彻彻底底犯到了顾辛彦的忌讳,所有的一切他都忍了,唯有林昭颖!

“顾辛彦……”舒蔚低低地开口,不知不觉眼前便朦胧了起来。一股强烈的无力感席卷心头,她明明坚信自己没有做错的,可那一瞬间,却要被那些责难的眼神吞没。

“那天我问你的问题,你有答案了吗?”

男人没有回答,舒蔚等了等。眼看着他和林昭颖相拥的模样,像心里插了一根刺一样难受。

“我等你的答案。”

话落,她扬起眸,静静地看了顾辛彦一眼。转身便走。

男人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手指似因为那道受伤的背影而颤抖了几下。林昭颖连忙握紧了他的手,亲密偎进他的怀抱里:“辛彦,我好累,陪着我。”

舒蔚是迎着夕阳回家的,这样的日子,北城却难得的有了好天气。日光斜斜照射在第一医院侧面,一半是阳光一半是夜幕。

公交车一如既往的准时出现,舒蔚上了车。车内还空,她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周围安安静静的,上了一整天班的人,连开口说话的心情都没有。唯有广播里传来公式化的播报声,北京时间六点整。

到了下一站,上来了几名学生。稚嫩的脸上洋溢着青春与活力,有人认出了她,投来的目光有些暧昧。

他们总是比较有活力,聊游戏聊学习聊隔壁班帅气的男孩。说到暧昧处,其中一位男生还鼓起勇气握紧了女孩的手,女孩推搡了几下,还是依了他。

舒蔚觉得眼角发涩,下意识别开了眼,想起那天在公交车上的男人。他在耳边的调笑,他恼怒地接受了她让的座位,又不肯她站着……没来由的,心口酸酸涩涩的,连眼角也湿润了一片。

或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他一起,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

窗外景物飞逝,车子停了又走。舒蔚脖子酸酸的,可怎么也不敢回头,生怕被人瞧见湿濡的眼眶。

下车前一刻,她垂下眸,迅速地按下一条短信。

“我在家里等你的答案。”

没人知道她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点发送的时候,连指尖都在颤抖。舒蔚知道自己在害怕,害怕他否定的答案。

踏进家门那一刻,熟悉的味道迎面而来。旁边的鞋柜上放着几双男士皮鞋,每一双都擦得透亮。深黑的西装挂在一旁,轻嗅,还有男人的味道残留。

她僵硬地进了厨房,翻开放了许久的泡面,烧了开水泡开,独自一人坐在餐桌上。电视里开始播放新闻,主播的声音很甜美。舒蔚下意识往沙发上看去,可上边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影。

早上离开时,她收拾的很干净。以往顾辛彦常把报纸扔在沙发上,她恼他许久,却总不听。每天都要收拾一阵。可现在,米黄色的沙发上什么都没有。

舒蔚等的着急,洗了澡,又把地板拖了一遍。慢悠悠地把公寓里所有角落都擦过,才心满意足的回到沙发上窝着。

十点整,他还是没有回来。

听着电视里播报的声音,舒蔚心底忽然涌起一股心慌。她猛地站起来,急急忙忙跑到阳台,拉开窗帘往楼下看去。而后又到门边,凑近猫眼打量外面是不是有人。

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她顺着门滑在地上,把头埋进膝盖里。低低呜咽起来。

指尖轻触手机,舒蔚几乎是颤抖着把短信发出去。

“顾辛彦,我们的婚姻,你还想继续吗?”

很久也没有等到回应,舒蔚就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只静静盯着手机屏幕。

远在第一医院的病房内,电视的声音把提示声掩盖过去。纤细的手指落在屏幕上,不经意将之划开,而后迅速发了几个字。

“是我的手机响吗?”男人提着点心从门外回来,狐疑地问。顺手拿起手机检查了一遍,确定上面空空如也之后,才扔进了口袋里。

林昭颖笑了笑,垂下了眸子。可在男人转身的刹那,她却抑制不住心底涌起的笑意……

舒蔚迅速地拿起手机滑开,十点三十分,他终于有了回复。

“没这个必要。”

次日,正好是星期天。医院爆满,姚瑶像只陀螺一样四处转来转去,天冷的日子,住院的病人好像一下子增加了。

“姚瑶,你有没有看见舒医生,她今天没有来打卡。电话也打不通。”

哎?

姚瑶忽然停下脚步,催促着护士把病人安排入住:“怎么会这样?我待会抽个时间去看看,先给她办病假。”

“好的。”

舒蔚没来?姚瑶嗤笑,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打从两人认识以来,舒蔚就是一个乖乖牌,进了第一医院以来,更是从未请过假。她后来才知道,连和顾辛彦领证的那天,也是特意选在休假的时候。

电话里传来公式化的嘟嘟声,姚瑶更觉奇怪。想了想往病发里走。

林昭颖今天出院,也许在那呢。

顾辛彦正从林昭颖的病房里出来,准备去办理住院手续。远远的看见姚瑶走来,对她的风风火火有些受不了。

“顾大少!”想走,被她喊住了。

“你有没有看见蔚蔚?”

舒蔚?顾辛彦当即皱紧了眉,昨天之后他就没有见过舒蔚,只好摇了摇头:“怎么了?”

“哎,今天没来。”挠挠头,姚瑶也有些奇怪,本想再问什么。可眼尖地看见林昭颖从病房里走出来,心头忽然掠过一抹担忧,立即住了嘴:“没什么,护士找她办个手续。”

说完又急急走开,边走边脱下外袍,拿了外套就走。昨天蔚蔚还说去看林昭颖,今天就玩失踪,该不会真怎么了吧?可瞧顾大少的样子好似没发生特别的事啊。

“姚医生,43床病人的手术快要开始了,您是不是先准备?”

“手术?”姚瑶急着去找舒蔚,可看看时间,手术的确要开始了。这还是她主刀的手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若是跑了……

这当口,正好看见有人从旁边走过,急急忙忙叫:“秦元星!你现在没事吧?蔚蔚今天没来,手机也关机,我怕她出什么事。你去她家看看……地址,地址在这。”

“这不好吧。”秦元星是知道舒蔚结婚了的事,为了收起感情,最近都开始回避舒蔚了。

“没什么不好的。要是蔚蔚出了什么事,我拍死你!”

秦元星退后了几步,姚瑶的暴力全院皆知,他能避还是先避避吧。可是舒蔚没来?这倒是让人奇怪了。

秦元星是按着姚瑶给的地址找的,他倒是没有料到,以顾辛彦的身份,反而住在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里,和保安沟通之后,他总算站在了门外。

“叮咚,叮咚!”

“舒医生?”

门外嘈杂的声响惊醒了舒蔚,她努力睁开眼,疲惫地扫过四周。才发现自己竟在沙发旁坐了一整晚。夜晚很凉,她起身的刹那,觉得头晕晕的。

时间显示在早上十点三十分,这个点,谁会来?

像是为了回应她的疑惑,门外又传来坚定不移的按铃声。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过去,隐约听见熟悉的声音。

“舒医生,你在家吗?”

秦元星有些着急起来,过大的声音惊扰了隔壁邻居。带着孩子的家庭主妇探出头来看了看,见是陌生人,戒慎地退后几步。

“我找住在这里的舒医生,吵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舒蔚听见了对话,把门打开,就看见站在门外的秦元星。

“秦医生,你怎么来了?”

开门的刹那,门外透进些许冷风。让舒蔚打了个寒颤,立刻留出位置让他进来。随手替他倒了一杯热水递过去:“有什么事吗?”

“没,姚医生说你没来上班。手机也关机,担心你出事。”他没有说,因为看见她如今的模样,连自己也生出一股担忧感。

“哦,我忘记了。”

她说着,努力回想昨晚的事,不经意又想起那条死寂的短信。脸上血色忽然褪去,惨白着脸站在那。

他说:没有必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崩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