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34章: 崩溃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34章 崩溃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舒蔚狠狠咬着下唇,脑子里像走马灯一般来回播放着几个字。她甚至可以想象,那男人在发出这几个字时是什么表情。

眼前景物忽然模糊起来,秦元星的嘴巴一开一合,舒蔚用力眨了眨眼,努力想看清他究竟在说什么。可即使如此,脑袋里依旧像过期的浆糊一样,因为摇晃而发出刺耳的嗡鸣声。

“舒医生!”

站立不稳的瞬间,秦元星眼明手快把她接住,触及额角,不经意摸到热烫的温度。他像被刺一样立刻拿开手:“你发烧了。”

说完也不给舒蔚反抗的机会,拿了外套紧紧包在她身上,将人打横抱起。迅速走了出去。

舒蔚迷迷糊糊的,却也知道他把自己抱上了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也只能无力地合上。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她是医生,知道这代表什么。唯有把额头抵靠在车窗玻璃上,才能获得丝丝冰凉的抚慰。

过了不久,她便躺在病床上。耳边听见凌乱的脚步声,和女人的尖叫。听那声调,应该是姚瑶没错。

“39度?怎么搞成这样?现在呢?”

秦元星摇摇头,目光落在熟睡的舒蔚脸上。即使在睡梦中,还因为不舒服而皱着脸:“打了退烧针,但是还没退下来。应该快了。”

“嗯。你出去吧,我在这守着。”

她有些无奈地替舒蔚盖好被子,又仔细察看了她的状况。确定在发汗之后,才缓缓坐在床边,自言自语:也真是的,一晚上不见就搞成这样。昨天到底怎么了?顾大少也不在你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这真是。

姚瑶说着,不禁又开始恨上林昭颖。若非是她,舒蔚也不至于落到这副天地。

舒蔚是在输完第一瓶,姚瑶给她换药水的时候醒的。睁开眼的刹那,看着惨白的天花板和墙壁,还有些恍惚。

“姚瑶。”艰难地张开唇,因为干涩而撕裂了唇角。她嗅到了一丝血腥味,入了嘴里之后,还有些腥甜的味道。

“哎,你醒了啊。好些了吧?唔,三十八度,在降了。”

舒蔚没说话,看着姚瑶在眼前晃来晃去的,颓然闭上了眼。

“饿了吧?吃点东西。”她把早已准备好的粥递过去,让舒蔚慢慢吃着。不经意又提起:“昨天发生什么事了?你做了什么让自己烧成这副德行。”

到嘴边的勺子顿了顿,悬在半空。诱人的香味从鼻尖窜进来,让人食欲大开。可许久,她都没有动作。只是垂眸盯着软糯合宜的瘦肉粥,一句话都没说。

“顾不少昨晚又没回去是不是,你高烧他也不知道。我今天见到了他还和林昭颖在一起呢。你那天做的事也没错,咱们做这一行的本来就无奈。凡是总得是病人为先,他怎么也不能这样……”

也不知是话里的那个字眼触碰到舒蔚的心,她愣了愣,咬紧了唇,身子也僵在那。

“喂,你怎么了?”姚瑶忽然慌乱起来,就看见舒蔚放下碗,缓缓地把全身缩在小小的一块,目光没有焦距,只像只鸵鸟似的将头埋进膝盖里。瘦削的肩膀不住抖动,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可她偏偏什么也不说。姚瑶听着,也没有任何声音。

她凑过去,小心地拍了拍舒蔚的肩,无奈又着急:“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不碰还好,一挨着舒蔚。忽然就听见从她嘴里发出的哽咽声,刚刚还安安静静的人,一下子就开始抑制不住,哭泣的声音传了出来。她好似受到了这世上最残忍的刑罚,因为难以忍受而突然发泄。

“蔚蔚……”

舒蔚觉得自己好似喘不过气,抚着心口只是哭,姚瑶问她也不答,一只手捂着心口,另一只手捂着脸,缩成一团靠在床头。想所有受伤的动物一样,靠眼泪来治愈伤口。长久以来积累的委屈和痛楚,像开闸的水库,不受控制地倾泻而出。

她曾对这份婚姻抱有最美好的期待,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作人生信仰。以为这世上真有一生一世一双人,以为那个男人会是她一辈子的依靠,可如今不过一个多月,她所有的希望尽都破灭。

就像一瞬间,有人把她生活的重心偏移。她忽然醒悟,原来之前所有的美好,都是一场华丽的梦……

姚瑶探头,就看见那张低垂的脸上布满了泪,一滴滴落在餐桌桌面上。

姚瑶不敢再说话,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她肩膀。室内安安静静的,只听得见低低的哭泣声,不大,却总让人撕心裂肺……

医院里,林昭颖办好了出院手续。只等着拿好档案资料,便算彻底和第一医院划清了关系。

等候的时间里,顾辛彦站在角落。一直往外拨打着谁的手机。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依旧是公式化的声音,从早上到现在,顾辛彦已经打了不下十个电话。可那头始终处于关机状态。

他紧皱着眉,想起昨日舒蔚离开时的表情。忆起她曾说要在家里等他答案。过去了一整晚,也不知她是不是还在……

“辛彦,手续都办好了。科室的同事说晚上要一起吃个饭,我们一起?”

科室?

顾辛彦点点头,也好。舒蔚应该也在,他得好好警告她,手机这东西拿着,就不该长久的关机。

顾辛彦决定的当口,舒蔚也正好输完液。退烧了之后,她虽虚弱,看起来却精神了不少。

护士把吊瓶拿走的时候,舒蔚便要下床。

“再躺躺吧?医院那边都给你请假了。”姚瑶总是心有不忍,她不是没见过舒蔚伤心难过,和北城这些公子哥在一起。谁还能不受点伤?

哪怕是她和应谨深,看起来恩爱的一对,到底如何也只有两人知道。顾大少那样的人,心里怎么想谁也看不透。

舒蔚喜欢他这么久,她这当闺蜜的,自然也支持。可这次倒真是把姚瑶吓住了,要不是舒蔚拉着,她还以为是哪里不舒服,准备做急诊处理了。

舒蔚摇摇头,擦了擦眼睛。

“不了。院长找我。”开机的时候,就看见上头有院长办公室的留言,以及主任发来的聚餐通知。

“你都请假了,还去什么去。反正也没好事。”最后那句话姚瑶说的很小声,她不确定舒蔚有没有听见,但站在她的角度上,猜也能猜到院长要说什么。

可舒蔚坚持,刚刚才退烧的脸看起来还有些苍白。换了衣服之后,也不顾姚瑶的反对,固执地要出去。

她不愿再呆在这里,安静的空间总让人想起某些事。心里又会一抽一抽的疼,疼到难以呼吸。语气受这样的折磨,还不如找点事来做。院长也好,主任也好。也不都想听林家的给她点教训么?

姚瑶坳不过她,只好让她自己去。她也怕院长,连跟着去都不行。

“叩叩。”

“进来。”

“院长,听说您找我。”舒蔚开门见山,站在桌前,面无表情。

院长放下笔,对她的态度还比较满意。上下打量了一阵之后,迟疑着开口:“你知不知道我找你做什么?”

“猜到了一点,不论院长做什么决定。我没有二话。”她原本也不像再呆在这里,在熟悉的人之间,她像只小丑。扳倒了情敌,却失去了丈夫。

每天面对异样的眼光,加上极有可能再碰上林家的人。她宁愿换一个地方。

院长叹了叹,对她的态度很满意:“正好,我们在三叠区那边的分院也筹备的差不多了。年后你就去那边上班的,还是外科住院医师,只是换个地方。”

三叠区?

北城新划分出来的商业区,虽说前途无量,可就现在而言,简直就是不毛之地。

可舒蔚还是面无表情地接过调任书,这样的结果已经算好。得罪了林家,院长也还没有赶尽杀绝。她心里,也还算感激。

“谢谢院长。那,我想休完这两年的年假再去可以吗?”

“嗯,也好。”

一切都谈妥了,舒蔚转身离开。抬头看了看这间华丽的办公室,她来第一医院三年多,当了两年正式医生,说没有感情是假的。

打开门的刹那,外面正好站了人。舒蔚低着头没有仔细看,却听见有人叫她。

“这么巧,在这里也能遇见舒医生。”

舒蔚扬了扬眸子,看见面前那道高挑的身影。脱下了白大褂,如今的林昭颖,穿着艳丽的红色大衣,妆点精致的面容,让人无法相信她是那个刚被处分了的人。

或许旁人看来,对比鲜明的二人。角色是相反的吧。

像是没听见林昭颖的话,舒蔚径直走开。没料到林昭颖反而喊住了她。

“舒蔚!我应该谢谢你。”

愣了愣,舒蔚回头。捏紧了掌心,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艳丽的颜色渐渐靠近,几步之后,林昭颖便站定在她面前。穿着高跟鞋的她比舒蔚高上不少,漂亮的脸蛋上挂满了笑。她细细看了看,才知林昭颖的谢谢不是欺骗。

“你让我被处分,以后医生这条路也不一定能呆下去。要么出国,要么就放弃了,可是辛彦终于回到了我身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 谢谢你的成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