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目录] > 第36章: 痛

《医不小心,老公不离婚》

第36章 痛

绿豆糕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顾辛彦呆滞在当场,许久才明白过来她的意思。结婚那天,他亲手把这枚戒指戴在了舒蔚的无名指上。

结婚第二天,她便主动取下来。找了一条项链挂在脖子上,她遵守他们的诺言,自己比谁都要清楚。这场婚姻最在乎的人不也是她么?

可如今她取下了戒指,是要结束的意思?

没有去追她,顾辛彦站在那。眼看着秦元星从后面跑过去,小心地扶着舒蔚,眼睛仿佛要冒出火一般的疼,那对相拥在一起的人,比什么都要刺眼。

掌心攥紧了那枚戒指,顾辛彦狠狠转身,将之扔进了垃圾桶。

舒蔚没有发现身后男人的心情转换,交出戒指之后,她忽然全身一松,连脚步都踉跄了一下。

好在有人扶了她一把,这才免去跌倒的后果。回头便对上秦元星布满担忧的脸,一只手不受控制地抚上额:“没事吧?”

“嗯。”

确定烧的不严重,秦元星这才松了一口气。扶着舒蔚往外走,酒吧里同事还闹腾着,两人便已经走远。

“回医院?”

“不了,回家吧。”

顾辛彦眼看着两人离开,面色阴沉得可怕。林昭颖不知何时走了过去,就站着他身边,亲密地挽着手腕。

“舒医生怎么就回去了呀,还没怎么玩,也没吃东西呢。”

她说着把顾辛彦拉到身边,并肩往回走:“哎难不成还因为之前那件事过意不去,辛彦,其实也都过去了。我现在这样也挺好。”

她喋喋不休地一直说话,红唇一开一合的,让人不自觉生出烦乱感。顾辛彦皱了皱眉,自顾自坐到了角落里。

姚瑶从洗手间回来,四下看都没有舒蔚的人影。瞪着高跟鞋就跑到顾辛彦面前,居高临下地指着他鼻子:“蔚蔚呢?”

“舒医生刚刚走了。”林昭颖“热心”地提醒。

姚瑶理也不理她,她脾气一向不好,想到舒蔚今天哭成那样,她心里也不好受。当即指着顾辛彦质问:“喂。顾大少,蔚蔚你的老婆,她出去了你怎么也不跟着?”

“你闭嘴。”顾辛彦冷冷地道。

这样的语气没来由地惹恼了姚瑶,正要发怒。却看见林昭颖坐在顾辛彦面前:“蔚蔚还发着烧,你就让她自己走了?还跟这女人牵着不清的,顾大少,你有没有良心啊?”

姚瑶说完便要出去找舒蔚,她以为她是一个人走的。心里也担心。

“等等,她发着烧?”顾辛彦敏感地注意到重点,脸色刷一下沉了下来:“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呵……您那么忙。这几天不都守着林医生嘛,我们家蔚蔚今天没来上班。秦医生去家里找她才知道烧到三十九度。听说是一个人在客厅里坐了一晚上,不烧才怪。”

顾辛彦愣在当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那一幕,在客厅冰冷的地板上,那道娇小的人影等了他一晚上。

他记得舒蔚曾说,在家里等他的答案。

只是昨晚陪林昭颖到很晚,接着又回了顾宅。没顾上这件事,难不成,这就是她要结束的理由?提步欲走……转身,又想起了什么。先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你在哪?”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听筒里安安静静的,许久才听见有人回答:“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告。”

秦元星!

顾辛彦危险地眯起眼,放在身侧的手掌握紧,攥成坚硬的拳头。他什么也没说,姚瑶便察觉到气息的改变。而后猛地将手机塞进口袋里……

“怎么了啊。”姚瑶连忙也给舒蔚打电话,眼神闪烁了下。不管怎么说,和秦元星在一起,她也算放心了。

车上,舒蔚接过手机,缓缓收好。

“这样真的好吗?”

“嗯,我不想见他。谢谢你了。”她转身看向窗外,目光落在闪烁的霓虹上,眼神迷蒙。

秦元星叹了叹,盯紧了她的侧脸。哪怕是生气、怨恨,可那情绪终究不是为他。在舒蔚看着自己的时候,他永远都只能看见漠然。

舒蔚自己回了家,夜晚,公寓里很安静,十几层的公寓,几乎每一间都亮着灯,偶尔还有听见孩子的哭闹声。在寂静的夜中格外明显。

她打开门,在客厅里坐了坐,而后便走到房间里开始收拾东西……

“铃铃铃!”手机铃声划破夜空,惊扰了坐在电脑前的舒蔚。

“妈?”

电话来自韦容青,上次不欢而散后,舒蔚还没往家里打过电话。如今突然接到,也有些诧异。

“蔚蔚啊,后天就是元旦了。你表妹结婚还记得吗?”韦容青语气很平缓,也有些试探的意思。

舒蔚明显发觉了不对劲,放在键盘上的手指也顿住。站起来坐在床头:“表妹结婚我会去的,您别担心。”

“哎,我不担心。但是……能不能把辛彦也叫上?你表姑原本的意思,是让你们做伴郎伴娘,我想着辛彦是个大忙人。恐怕是没空,但是参加婚礼应该行吧?”

婚礼?舒蔚也不知道自己参加过多少人的婚礼。每到年关,总有一大堆红色炸弹,她曾经那样期盼能把署着自己和顾辛彦名字的请帖寄出去,现在……

“蔚蔚,你在听吗?听说你表妹的老公也是北城有名的公子哥,或许和辛彦也认识。”

“妈,他不会去的。”

她拒绝的太爽快,韦容青压抑着的怒气便有些不受控制。顿了顿便要发怒,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讨好似的笑着:“总不能一直不去呀,让他看看婚礼现场。说不定也就动了结婚的心思,到时候你们可以……”

“妈!”舒蔚再一次打断了她,深吸一口气道:“我和他分手了。”

“你、你说什么?”

“我和顾辛彦分手了,我现在正在收拾东西。”

韦容青微愕:“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说笑,我们俩的确分手了。”

舒蔚淡淡地说完,心情并没有她想象的轻松。不敢去想韦容青的反应,舒蔚抱着手机大气不敢喘,生怕她出什么事,可等了许久也没有听见声音,她的妈妈好似不在手机旁。

又等了几秒,才听见那边悉悉率率的声音,接着便换成了醇厚的男音。她的爸爸舒远语气凝重:“蔚蔚,你在家里吧?你妈去找你了。”

哎?

舒蔚一向是比较害怕韦容青的,别人家是严父慈母。她家里却是严母慈父,从小,韦容青对她的管束就非常严厉。

一听说她要来,舒蔚像见了猫的老鼠,着急地不知如何是好。地板有没有擦干净,她那有洁癖的老妈,最不喜家里脏乱。

哦哦,房间要锁好,收拾到一半的东西要么不要,要么就放整齐。

还有厨房,对此要求严格的老妈定然会去厨房检查……

把一切都收拾干净之后,舒蔚突然愣了下来,她不是看望她的,而是兴师问罪!

“叩叩!”像是为了回应她的话,房门外响起不要命的敲门声。她急急忙忙跑出去,就看见韦容青站在那,身上穿着厚厚的大衣,还围着一条纯白毛巾。

见了舒蔚的那一刻,韦容青便重重地哼了一声。而后径直推开舒蔚,自顾自走了进去。视线在公寓内扫过一遍,粗声粗气地问:“他人呢?”

“不在啊。”

“真不在?”韦容青一向是相信眼见为实的,当下推开舒蔚。把厨房、房间各处都找了一遍。

最后还强迫舒蔚打开房门,待看见旁边散开的行李箱之后。脸色立刻沉了下去:“真分手了?”

“妈,我还骗你不成?”

舒蔚无奈,顺手把箱子合拢。又接着收拾了起来。

从她的脸上和语气,都看不见任何伤心。韦容青细细地打量了她一阵,确定她不是在说谎,脸色反而更加凝重。

“把手机给我。”她朝舒蔚摊开手,后者微愕:“要手机干嘛?”

“拿来!”

一把抢过舒蔚的手机,在上头翻翻找找,总算找到了想要的手机号。

舒蔚原本还很狐疑,但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站了起来。想从韦容青身上拿回来。

“妈,你要打给谁?”

“辛彦。”

说话的当口,她已经把手机拨打了出去。舒蔚眼明手快,立刻把手机拍到地上。

“哗啦。”一声碎在了地上。

两人都僵在当场,舒蔚讷讷地拾起来。没敢抬头去看韦容青阴沉的脸:“妈,你找他要干嘛?”

“自然是问清楚,我女儿白白跟了他两年。怎么说分手就分手!”

上次顾辛彦来家里接舒蔚,两人还一副很恩爱的模样。韦容青甚至做好了当奶奶的打算,谁知道短短几天,两人竟然分手了?

她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舒蔚的鼻子。狠狠地问:“既然分手,总得给我一个原因!”

“性格不合,还能有什么原因?”

“舒蔚!”韦容青气极了,干脆把舒蔚扯了起来。非要让她看着自己,告诉缘由。她在亲戚面前吹嘘的黄金单身汉,承诺了舒蔚表格一定会让顾辛彦出现在结婚现场,可如今舒蔚的一句分手,简直是活生生的打脸。

她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舒蔚的手被她拉的有些疼,耳边竟是韦容青的唠叨,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你非不听我的,现在闹到被甩的地步?满意了?啊。我的女儿清清白白地跟了他,凭什么一个交代也没有。说分就分,像什么样!”

韦容青的模样有些气急败坏,和预想中差距太大让她一下子接受不来。舒蔚的态度更是让人气愤不已。可偏偏舒蔚那副脸色惨白的模样,让她扬起的手又放了下来。

“是不是,他外头有人了?”

韦容青眸光闪烁,脑子里也只想着这一点。说完便立刻站了起来,气呼呼地在屋内四处走,情绪有些不受控制。

“妈,不是啊!”

“那是什么,你告诉我啊!”

舒蔚语塞,犹豫了好久,见她大步走到客厅。像是要找号码,当下也急了,追在韦容青后面喊:“我喜欢上别人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喜欢的男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