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章: 镜湖前缘

《爱上玄武》

第10章 镜湖前缘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章镜湖前缘

一百年前,一个夏日午后,镜湖水域。

阳光穿越镜湖树林,斜拉出一道道浅绿色光芒。饶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镜湖仍然寒气逼人,除了植被没有生物。正是这极寒之地,却富产珍稀药材。十六岁的蓝蕙心一身冬装,穿戴特制的防护手套防护靴子,腰挂药袋,英姿飒飒地站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干上。厚实的冬装,掩盖不了她的绝世风姿更掩盖不了她的倾国面容。被誉为蕴蓝第一美女的蕴蓝公主蓝蕙心,她要找一味对她而言对她整个家族对她的国家而言都非常重要的药,而这味药只有在镜湖这样极寒之地才有可能孕育。

东方大国早对蕴蓝垂涎已久,若非蕴蓝国主蓝蕙心的爷爷蓝冕一手支撑,元国可能早就挥军西进,踏入蕴蓝的国土。但是蓝冕老了,老这种病,神医也无能为力。眼见爷爷一天天衰弱下去,蓝蕙心同她的族人不得不担忧,蓝冕倒下之日,就是元军发兵之际。蕴蓝边境的骚扰,三百年来从未消停,元的虎狼之心,世人皆知。

虽然是传说,甚至可能只是神话,但蓝蕙心也不得不相信,世上真有这味药——不死果。古医书上记载:不死草,性喜阴寒,夏日结果,食之不死。据说曾有胆大命大的贞国勇士在镜湖见过不死草,但却无法证实,因为前往镜湖等同自寻死路。普天之大,九洲四国,很少有人能在镜湖全身而退。

可是蓝蕙心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爷爷死去。如果爷爷能不死,那么蕴蓝就有救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要尝试一下!因此蓝蕙心力排众议,坚持独自前往蕴蓝禁地镜湖水域。她好不容易瞒过爷爷,等到一年之中最炎热的大暑,裹一身冬装,在族人的悲送中,踏入镜湖水域。

镜湖树林幽静曲折,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很难相信在此严寒之地,冥树竟生长得郁郁葱葱,没有一点阴森死气。而蕴蓝都城里的冥树,即便夏天,也是惨绿的模样。蓝蕙心站在一百年后金铃子停留的树干上,举目远望,镜湖水冷,幽幽森森,正在前方。

会在哪里呢?神医书上此草面貌,也是根据那日贞国勇士口述而绘:高不过一掌,枝叶稀疏,颜色黯淡,犹如杂草。可是,细细勘察周围地貌,此等形态的杂草委实不少,若要一一甄别,恐怕等到明年都翻查不完。

蓝蕙心焦虑起来,跳下树干。踏在软软草地上,没多时脚底就冰冰冷冷。越近镜湖,脚下就越冰冷,最后竟冻得失去痛觉,那两脚仿佛石头般生硬。她跌跌撞撞地行进,适才的风度翩翩荡然无存。身为蕴蓝公主,虽从小修习灵术,但限于资质,蓝蕙心的灵力并不强,继承了蕴蓝神医的血脉,她更适合成为医者而非武者。

难道要死在这里吗?蓝蕙心呼出一口寒气,迎着阳光的一面还稍有暖意,而背光的一面则阴寒入骨。她找了棵大树靠坐,昏睡感即席卷而来。但她心里很清楚,千万不能睡,一旦睡着即意味死亡,再也醒不过来。可是昏睡如诱惑天使,危险而美丽,带她不知不觉进入死亡通道。二种声音在她脑海里交战:

不要睡着,不能睡着,睡了就完了……

就睡一会,脚暖和些便继续去找,就睡小一会……

迷迷糊糊之中,一团阴影挡在了她的前方,她愣一睁眼,立时尖声厉叫起来,由坐姿猛一下跳将起来。很少有女子不怕蛇,蓝蕙心是个极正常的少女,素来最厌恶蛇虫。

一条怪异的小蛇倒吊在树丫上,冲着她吐红信。

不知从哪里来的动力,蓝蕙心跳起来就夺路而逃,往来时的路飞奔而去。这一动弹,人跑动起来,身体反倒暖和了,脚下也不再毫无知觉。急奔了一阵,她停下脚步,忽然觉得好笑,蛇有什么好怕的,她随身携带的药袋里就有雄黄。

蓝蕙心弯腰笑着喘着,却从脚下又看见了那蛇。但这次她没有叫喊,她与那蛇对视了片刻,微笑便浮现在她脸上,她应该感谢这小家伙,但是抱歉,现在她要抓住它!它的样子很奇怪,活捉回去,让神医府的那些人去研究吧。能在镜湖生活的蛇,一定不寻常。

小蛇一点也察觉不到危险逼近,只是好奇地观看少女慢慢地从腰袋里拿出一只蓝纸包,慢慢只手拆开纸包……

蓝蕙心将雄黄粉撒下,纷纷扬扬的粉尘未及落地,那蛇已飞窜而起,穿越粉尘,“咻”一声越过蓝蕙心脸庞,逃进树林。蓝蕙心只感觉右边脸奇痛无比,伸手背轻轻一触,手套上便沾染了血迹。蛇临逃走前咬了她一口。由于蕴蓝王族的血不会轻易掉落,蓝蕙心不知伤口有多深。

“呀!”她轻声懊悔,这怨不得蛇,是她要抓它,但现在,她更要活捉它了。那怪异的蛇,若蛇牙有毒,抓不到它自己就必死无疑。

风中传来极淡的雄黄味,寻常人根本嗅不到,但对从小就在神医馆修行的蓝蕙心而言,却不是难事。她一路追寻着雄黄味,曲曲折折穿越镜湖树林。她越走越惊奇,那蛇穿行的小路虽然树荫遮蔽难见天日,却毫不阴寒。倘若能标识出这条路来,恐怕镜湖绝地的名号就要改写。气温还是异常低,但起先那种寒沁骨髓的阴气却少了。大约绕了半圈湖畔树林,蓝蕙心也未觉寒冻难忍,只是脸上创口又痒又痛,怕是毒性发作。她心里又惊又忧,加急赶追,前头阳光渐渐增多,穿越冥树,落在她肩头。

在镜湖北面湖畔,蓝蕙心终于找着那蛇。蛇半死不活地躺在湖畔岩石上,仿佛懒洋洋地晒太阳,又似已死。她忐忑不安地走近它,却在岩石边上发现了一株草,正如医书上所言:枝叶稀疏,颜色黯淡,较附近其它的草样子古怪。令蓝蕙心欣喜若狂的是,那草已然结果,一枚宝蓝色小果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纤细的草茎仿佛承受不了仅豆子般大的果实的重量,在风中摇摇欲坠。

天呐,蛇居然带她找到了不死果!

蓝蕙心只觉心几乎从胸腔跳出来,她一步一步走向不死草,双眼只顾看那奇异的小果实,完全遗忘了蛇的存在。她没有发现,蛇已经睁开了蛇眼。正当她蹲下身子,颤颤巍巍伸出双手,那蛇忽然以疾雷不及掩耳之势,弹起身躯,转头一口,咬下了那枚果子。蓝蕙心措手不迭,眼看小蛇吞下果子,游进镜湖。

小蛇吃了果子后,在镜湖里游了半圈,转过身来,却见蓝蕙心双膝跪地,泪流满面,泪水合着脸上的血,花了一张皎好的面孔。蛇当下知晓它坏了人家大事,“嗖”一声钻到湖水深处。它见她对果子痴迷,只想吃掉果子出气,没想到反把她惹哭了,刚才它咬她一口也没见她这样难过!

蓝蕙心泪落如雨,想哭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塞住,心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就差那么一点点而已,她就能获得不死果,爷爷就能不死,蕴蓝就能得救,但现在一切都太迟了!就差那么一点而已……

她这一哭,珠泪滚滚,眼泪一落到地上,全化为一颗颗滚圆的蕴蓝之珠。珍珠一颗颗往镜湖水里滚去,跌进湖水,落入湖底。

蓝蕙心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双眼模糊,头脑昏晕。最后还是那蛇清醒了她。

小灵在镜湖里终究待不下去,它偷偷摸摸地又游上了岸。见那少女哭得厉害,蛇心发现,无声无息地攀上她的身躯,盘在她右肩,吐出红信,舔拭她脸上伤口。那血和着珠泪,咸咸酸酸,一个没有舔好,舌尖上就托起一颗珍珠。

小灵甩掉珍珠,却见少女止住了眼泪。它“咻”一声迅速退开三尺,却听她幽幽道:“事到如今,我有何面目回去?”

小灵见她撑起身子,摇摇晃晃站立起来,竟是一步步往镜湖走去。蛇心一惊,急忙上前,死死咬住她的裙摆。

蓝蕙心回头,见到那蛇,凄怨哀怨道:“蛇啊,我不怪你,只怪造化弄人!你若不出现,我早就在那棵树下冻死,而我若不抓你,也见不到不死果!说来说去,都是我蓝蕙心命不好……现在这果子已经被你吃掉,我也不用再回蕴蓝都城……我救不了爷爷,救不了蕴蓝,就让我清清爽爽死在这镜湖!”

原来她是要用那果子救她爷爷!可是……小灵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但蓝蕙心已然转回头,径自往前去,裙摆“嚓”一声撕裂。小灵吐掉一角裙布,飞身上前,攀上她右手,钻进她手掌。它没有时间多想便做了个决定。

蓝蕙心停住脚步,捧起小蛇,心灰意冷地问:“你想我怎么样呢?”

小蛇直起身子,吐出红信,然后直挺挺跌躺下来。停顿片刻,又直起身子,将这动作重复。它身体轻盈,动作简洁优美,类似蛇舞。

小灵作为通灵之蛇,思想却没人那么复杂,所以并不算一条聪明的蛇。它的思想和行为都很直接,蓝蕙心抓它,它就咬她,蓝蕙心要果子,它就吃了,而蓝蕙心哭了,泣语出寻死之念,它就决定给她吧,她要什么它都给,包括它的小命!因为小灵除了通灵,还有个几百年都没改掉的毛病,见色起异。小灵最见不得美人落泪,何况还是蓝蕙心那样级数的美女。

蓝蕙心看着它重复的动作,珠泪又一次滑落脸颊,落到掌心化为两颗蕴蓝之珠。她岂能看不懂它的舞蹈呢?

小灵还是重复那套动作,直起身子,跌下,停顿片刻,再来一遍。蕴蓝之珠从蓝蕙心手中一颗颗掉出,落到地上,声声清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镜湖前缘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