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0章: 蕴蓝婚典9

《爱上玄武》

第100章 蕴蓝婚典9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啦,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呢?”金铃子问道。

阿牛腼腆道:“你就叫我阿牛好了。”

“阿牛?”金铃子笑道,“看你生得如此壮实,倒的确有几分象牛。”这话若换了旁人讲,就颇有几分嘲笑之意,但金铃子一派天真,却是由衷言语。

“阿牛,你姓什么呢?”

阿牛更加腼了,“我姓牛。”

“阿哈哈……”金铃子狂笑起来,“原来你叫牛啊牛!”

阿牛的随从忍俊不已。阿牛更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躲起来。卢娜白琳解围道:“公主就不要再取笑牛公子了。”她听他姓氏,知他定为贞国牛宿之子。

金铃子好不容易忍住笑,拉起阿牛的手:“走,牛……阿牛,我们到外面去比试比试!”

阿牛缩回手,低头道:“不啦,阿牛不是你的对手。”他见她水遁术端的奇妙,自认不是敌手。可他却不知,若真的动起手来,对方的修为却要差他一截。

金铃子嘟起嘴:“真是的,说好了打一架的嘛!”

阿牛笑道:“以后我们一起打敌人,不就一起打了吗?”

金铃子立时转了一脸笑:“好啊好啊,不如现在就去打好吗?”

“蕴蓝王宫里有坏人吗?”阿牛好奇地问,“我们打谁去?”

金铃子举起右手,咬牙切齿地道:“当然有,我的手腕就是他们打伤的!”

卢娜白琳马上明了这位顽皮公主的心思,急忙阻拦道:“使不得使不得!牛公子,你千万不要跟公主去胡闹!”二日前,金铃子与娄庥之战,早已传遍蕴蓝王宫。

阿牛更加疑惑:“你的功夫那么高强,竟还有人能打伤你?他们是谁?”

“不就二个老头嘛!哼!”金铃子拍了拍卢娜白琳的肩,“姐姐不要为我担心,现在他们一个废了,一个被我师吓得不敢多说半句,此时不打何时再打?莫非等到他们回国后再追去打不成?”

阿牛皱起眉头,这样的战事不是勇士所为。

“看你挺壮,一定能打,走吧,我们去打他们个落花流水!”

阿牛摇摇头。“不啦,今晚宫廷盛典,我们还是留点力气已防不时之需。”

卢娜白琳暗自点头,这位牛公子大将之后,沉稳不同一般。

金铃子疑惑地问:“今天晚上会有事发生吗?”

阿牛沉声道:“自然。蕴蓝婚典,对四国而言,可是件大事!不知多少人盯着!公主你想,先前那些前来蕴蓝的各国公主贵宾,现在到哪去了?天下局势,转瞬即变。元亨两国联姻,此两国恰好将蕴蓝夹在中间,这中间的凶险,日后必将逐步呈现出来。”

卢娜白琳不语,金铃子还是生平头一次听到有人分析四国局势,不免云里雾里。

阿牛又说了些她听不懂的话,不久金铃子便觉无聊,只是碍于卢娜白琳等人听得津津有味,不好意思离开。恍惚之间,却听阿牛道了句:“四国第一宿将井在野所管辖的井国,位于蕴蓝南部,一旦发动战争,蕴蓝南门无可抵挡之将,亨国将势如破竹……”

金铃子拧紧眉头:“你胡说什么?我们亨国怎会攻打蕴蓝?”以金铃子的纯真,岂会了解她父王朱袈的野心?

阿牛一呆,他说得痛快,完全忘了,身旁的这位正是亨国公主。

金铃子骂了几句,见阿牛没有反驳,愈加来劲。“小毛孩子,信口雌黄,我亨国同蕴蓝的关系可好着呢!你这话若让我父王听到,以他那性子,早杀了你了!怎的,不服是吗,那我们打一场,打到你服为止!”

阿牛口拙,不知该如何解释。他的一干随从,你看我我看你,也不知该如何。卢娜白琳劝了几句,但金铃子性子上来,岂是她柔言细语能平复的。

正乱着,总算来了救星。

“金铃子!”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一听那声音,满面怒气的少女顿时收敛。

众人齐望殿外看,一玄衣男子长身伫立,神清骨秀器宇超俗,正是阿苦。阿牛等人立时行礼,金铃子跑了过去,拉住他衣袖,撒娇道:“师傅,你给我评评理,牛啊牛乱说一气,说别的也就罢了,他竟说亨国要攻打蕴蓝!”

阿苦面色沉静,头戴黑色蕴蓝结,一身暗光玄衣,腰间却换了一条同色宽带。他刚从镜湖回来,肩上带着小灵。金铃子一靠近他,那蛇就顺势爬到了少女肩上,吐吐红信,舔了舔少女的脸蛋。

“金铃子,阿牛只是好意。你暂且不要管他言语,为师问你,如若有一日,你父王与为师作战,你会如何?”

金铃子睁大双眼:“这怎的可能?”

阿苦柔声道:“你仔细想想,真有那一天……”

“不会的!”金铃子截断他的话,“我父王决不会跟你为敌!何况师傅你乃四国第一神君,功夫应该比我父王还要好一点,还有,你是我师傅啊!我父王为什么要跟你打?哦,是了,是不是跟我同阿牛比试身手一样,你们也要比比高下?”

阿苦摸了摸她的头,轻叹一声:“你且随我来。”又望阿牛等人,“你们也一起来吧!”

卢娜白琳有自知之明,她修为低微,随同前往只会耽误玄君时间,因此低头道:“我就不去了,留在宫里等你们回来。”

阿苦点头,携起金铃子的手,走出菊子[gong]。阿牛一行紧随其后。见他越走越快,阿牛心下下意识感觉,玄君本就是为金铃子而来。

###

瑞云殿上,蓝琬将各国信函一一放到白夜身边,忽一笑。

“有什么可笑?”白夜问。

“这些国书,颜色倒缤纷。”蓝琬笑道,“有红的,有白的,有黄的,有紫的,还有灰的。可是,里面内容却全然一样,就像一个人写的似。就那么几句话,除了贺喜恭喜,还是贺喜恭喜。”

白夜淡淡一笑:“那你想要什么内容?”

蓝琬收了笑,低声道:“我倒宁愿看到亨、利二国的绝交信或者战书。”

白夜道:“战书通常都是打起来后才下的。”

蓝琬点头。

白夜想了想,道:“现下各国都以观望为主,谁都不愿抢先。他们在等待时机,一旦有机可乘,必定倾巢而出!而这段时间,我们可以训练军队,培养军力,巩固防线,甚至还可以与几个国家结盟,毕竟这世上还是有钱好说话,买都能买到一个国家。”

蓝琬道:“天下富庶,以我蕴蓝为最。蕴蓝富庶,以蓝石矿为最。只可惜,祖辈多年积蓄的蓝石,到我手上却要倾空了!”

“你错了!”白夜道,“蕴蓝最可贵的并非蓝石,而是蕴蓝人。没有什么比蕴蓝百姓的性命更可贵的了!”

蓝琬捧起她的手,轻轻一吻:“谨遵妻训。”

白夜被他一吻,浑身轻颤,体内仿佛有电流穿过,迅速地流过四肢百脉。她心思,哪怕前路难于登天,就是死了也值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婚典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