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1章: 蕴蓝婚典10

《爱上玄武》

第101章 蕴蓝婚典10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0

出了菊子[gong],走过回廊,于一处琉璃宫墙前,阿苦忽然运气,一股柔和强大的灵力飞速流入金铃子体内,气海之上血海之下,揉和金铃子自身灵力,凝集澎湃气流,顿时少女脚下生风,身体轻盈起来。

“阿!”金铃子惊讶出声,身子已随阿苦腾空越起,轻巧巧地停在宫墙瓦檐上。回头再看阿牛诸人,也飞身跃起,停在身旁。

阿苦扫了眼身旁,低声道:“你们随我前行,莫要惊扰蕴蓝百姓!”

阿牛点头。

金铃子却心生遗憾,因她的功夫长进,阿苦不再抱她,改换了携她之手。想当日远行北国、夜潜元宫,他都抱着她,而今她却不能再入他怀中,依偎温厚。直直望着阿苦挺直鼻梁单薄嘴唇,少女的心暗生幽怨。

“想什么呢,走了!”阿苦沉声道。

“没……”身不由己,已随他飞去。他一身玄衣风中驰骋,在阳光下折射出纯黑光泽,而他的手,温凉如水却强有力,只能跟随无法拒绝。

两旁风景掠过,四国最美的宫殿,琉璃瓦射出七彩绚丽,细雕彩绘朱檐玉壁,恍惚如梦。而眼前人,短发简练,神情从容,引她前行。她忽然明了,她并非敬仰他四国第一神君的身份,亦不折服他天下无双的神力,而那宽厚博爱忧天下之心也与她无关。她倾心的,不过是他本身,只是他而已。

风一阵阵吹过,他们穿风而过。在蕴蓝王宫的上空,快如几点星光。

阿牛他们尽全力跟随,好在每每落后,阿苦都知晓,会慢几步等他们上来。不久,阿牛脚下一底,已出了蕴蓝宫廷,踏上了民居的屋檐。

走北门天街,穿遂天街,过几条横街,他们来到一处高大的建筑。金铃子正觉眼熟,阿苦已带她跃了下去。

“这不是神医府?”阿牛站定后道。

“正是。”阿苦微笑,“你的记性很好!”

阿牛恭敬道:“小时候我住过一阵!”

金铃子随口道:“嗯,我也住过。”她环顾四周,不见神医府当日模样,一派清冷,连个侍从的影子也见不到。血战之后,神医府的侍从几乎全部死光,蓝琬也是费了许多劲才将神医府血战一事掩盖下去。此刻的神医府,除了蓝姓王室族人,鲜有侍婢。

阿牛自然也注意到了,他问:“怎么今天没什么人呢?难道都去准备蓝叔叔的婚典了?可神医府也是蕴蓝重地,岂可无人防卫?”

阿苦道:“你们随我前往便知原因。”他一动步,金铃子便跟着走了。阿牛按下疑虑,随后跟上。

他们越走越惊讶,偌大的神医府,竟无一侍从。往日温顺低头行走的蓝衣侍从不在,空一座华美的建筑。幽静走廊,宁静花圃,寂静轩榭,少了人气后在阳光下竟显出一分死气沉沉。

转过一处回廊,金铃子忽然失声惊叫起来:“啊!天呐!”而阿牛等人见那情景,语哽于喉,心中却掀起重重波澜。

“他们都在这里!”阿苦沉声道,“神医府血战,府邸侍从只活下来三位。那三位能侥幸存活,只因他们都在药河之内。”

阿牛等人默默行礼,以贞国对待勇士之礼:右手握拳,紧贴胸口。

八人伫立在神医府最大的庭院前,往昔的花草木石已葬英魂。无数个坟碑沉默,难以消停的却是众人脑海中那撕杀的声音。坟碑泾渭分明,左首蓝石碑,右面尽数白石碑。一排排一纵纵,布满整座庭院。

金铃子生平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虽有疑问,却也知不能随便发问,只将眼瞟阿苦,心道,若有你在场,也不至于此。

不知静默了多久,阿苦道:“你们再跟我来!”

八人小心地穿越庭院。阿牛只觉脚下所踩之地,都在微微摇晃。他那颗勇士之心,剧烈震荡。不是沙场,却胜过沙场。

庭院尽头,一座白石碑在众石碑中分外醒目。它高了三寸,宽了一尺。石碑下,还放了朵小花。金黄色的小雏菊。那是纳昆的墓。金铃子等人不觉多看了几眼。金铃子看的是花,而阿牛等人想的却是,蓝石碑埋的是蕴蓝人,而白石碑分明葬的是敌人,为何这座坟碑却有人送花?

阿苦带他们走出庭院前,低声道:“那座坟所埋的勇士,不是为自己而死,不是为他的国家而死。他为了蕴蓝王妃而死,也可说,他为了蕴蓝而死。所以他死后,神医府还给他送花。利国五百勇士,惟独他一人死得其所。”

“原来是利国人干的!”金铃子松下一口气。她只打见到那些坟墓,就怕是她父王所为。既然不是,那便与她无关了。

他们走出庭院,阿牛忍不住问道:“他们是利国暗部吧?神医府侍从怎么可能胜过他们?”他身后的随从也有此疑问,久闻利国暗部训练有素,百人可胜一支军队,何况五百暗部!

阿苦放开金铃子的手。金铃子顿感心头一空。

“答案就在这里。”阿苦一指面前。

阿牛等人定睛细看,却无异样。花丛依然是花丛,内墙依旧是内墙,与先前一路走来的光景没有不同。

金铃子上前一步,不满地道:“什么啊?什么都没有!”她还欲往前去,却被阿苦捉住了手,拉了回来。“小心!”

金铃子一笑,“没事啊!”她又被他捉住了手,心情自然好了。却不知,刚才险些走了一遭鬼门关。

“这里是药河!”阿苦面色沉重地道,“利国人就是在这里受阻,无法再前进一步!”

“药河?药河是什么东西?怎的药河不是水呢?”

阿苦低声道:“药河乃蕴蓝神医以灵力凝结的防线,过药河者,蕴蓝神医会以灵力侵入他的身体,若非同族或未被许可,蕴蓝神医就会发动攻击。顷刻间,蕴蓝王族独有的医治灵力就可突破咸江,继而侵入五海,导出摧毁躯体的力量。这力量比刀更厉害,自身体内部四散,所经之处,骨肉粉碎。就是在这条防线上,暗部死了一百人。”

金铃子咋舌。

阿牛本想问阿苦,剩下的四百人如何战死,却见阿苦玄衣一飘,走进药河。

在金铃子的惊呼中,一大片蓝光凭空闪亮,如一堵光墙,打在阿苦身上。完全笼罩住阿苦后,蓝光四处游走,一道道犹如利剑,横来竖去穿越阿苦躯体。玄衣激荡,那蓝光竟能击起衣裳,委实怪异。

阿苦回眸一笑,金铃子屏住呼吸。只见他又转回头去,展开双臂,如拥抱爱侣,将蓝光拥入。蓝光逐渐黯淡,竟似隐入他体内。阿苦放下手,蓝光全部消散,仿佛从来没有闪亮过。

阿苦转过身,淡淡道:“好了,我们进去吧!”随他言语,药河再次显现。如那日血战,地上忽然升起升起一堵蓝光灵墙,高过三丈,厚逾半尺,只是与血战之时大不相同,这蓝光灵墙犹如水帘,晶莹莹的蓝光,流动在阿苦身上。

“真的可以进去了吗?”金铃子问。

阿苦点头。于是,金铃子伸手摸那蓝光,触指之间,如雨凉凉,全无一丝侵意。收回手,指间湿淋淋,仿佛刚接了天雨。

“真好玩!”转身却见阿苦已经走了几步,而阿牛等人也已越过药河,金铃子连忙赶上,“等等我嘛!”

蓝墙在他们身后明艳,倏忽又不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婚典1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