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2章: 蕴蓝婚典11

《爱上玄武》

第102章 蕴蓝婚典11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1

神医府主室,三位蕴蓝族人惊慌地望着蓝琰。此刻房间内的十二颗王珠全亮,而正中的王珠更是明亮到几乎透明,整间房间四处流动着神奇的蓝光。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距离神医府血战不过半月,又出现王珠全亮的情形,而看王珠的亮度,远胜当日利国暗部入侵的光景,莫非利国倾全力再次入侵神医府?

只见蓝琰的手离开王珠,长长吁出一口气。三蕴蓝族人更是惊骇,看他样子竟完全放弃抵抗?

蓝琰抬头,额头正中枢江发出柔和白光,与满室蓝光辉映,那是白夜的神格之光。华光之中,蓝琰一笑:“玄君来了!”

三人立时转了笑容,真蠢,还有谁能令蕴蓝王珠发出此等艳丽光芒?王珠璀璨之极,因玄君的灵脉不仅与之同出一脉,更是四国最纯厚的水系灵脉。

蓝琰柔声道:“随玄君而来的,还有六位贞国人,和一位奇怪的少女。”他停顿一下,忽又笑道,“我竟不能探出那少女的死海,想来应该是亨国的金铃公主。”他因阿苦而暂开药河,但也未忘对每一位进入者进行灵力判别。当日玄君以灵血救助金铃子,早就传遍神医府。而以蓝琰的医术和智慧,不难得出,朱雀之脉因贞国神君而改。

一蕴蓝族人道:“既然神君驾到,我们不能失了礼数。蓝琰,你在此等候,我们去准备茶水。”

蓝琰点头。三人转身出门。蓝光逐渐暗淡下来,蕴蓝王珠回复到原样。一颗颗,明亮如夜明珠,只是那淡淡柔柔的蓝光依旧显示出不同俗常。

不多时,蓝光迎来了与之同脉的男人。阿苦率先而入,他一进入,满室的蓝光便起了变化,由光化成了烟,一缕缕一丝丝,自珠面飘出,悠悠围向阿苦。

蓝琰默默行礼,阿牛等人随后进入,最后是金铃子,而一直藏身于她衣袖的小灵这时候忽然游了出来,它一出现,即有一缕蓝光将它包围,拥它于空,再轻飘飘带它回到阿苦肩上。

“睡醒了?”阿苦问小灵。那蛇便点点头,盘坐在他的肩上,一双蛇眼烁烁,注视面前王珠。

而众人均被那异常的蓝光吸引,金铃子试图抓住一缕光,打开手却是空空。仰头看那满室异彩,当真是只可观望无法亵玩。

“玄君今日怎么想到来这里?而且还把阿牛和公主一起带来了?”蓝琰问道。以往玄君来神医府,极少到这间主室,而且总是孤身一人,甚至连小灵也很少带来。

阿苦低声道:“神医府重地,若没必要,我自然不会前来。但今日很特别。”

蓝琰笑道:“是啊,今日琬哥大婚,听说玄君还是主婚人呢!”

金铃子眼睛一亮,怪不得他今日换了身玄色华袍,连衣带都换了,原来是要出席晚上的婚典呐!

阿牛使了使眼色,他身后的随从即出了主室,关了主室之门,守侯门外。等五随从出门后,蓝琰赞道:“阿牛是越来越沉稳了!还未等玄君言语,已经支开了手下人。”

阿牛低头一腼。金铃子笑道:“什么沉稳,牛啊牛在耍公子哥脾性呢!我可见多了指使人的主,没啥啊!”

“我没有!”阿牛抬头反驳。

“你有,分明有!”

阿牛无言,又低头。

“嘿嘿!”金铃子拍拍他的肩道,“但这又算啥呢?贵人公子,从小都象你这样的!”

蓝琰好奇地打量金铃子,原来玄君拼了灵血救的竟是个顽皮丫头!

这时,蓝光如雾,已经重重围住了阿苦与小灵。“蓝琰!”阿苦柔声道,“听蓝琬说,四年前,东北方位的珠子曾经亮过,是吗?”

蓝琰顿时面色沉重起来,“是的,那人身手高明,我还未及探他三江,他便跑了!”

蓝光中,阿苦面目模糊,只显露出一双眼,锐利如刀。“今日我特意前来,就是为给你们看看当日那人的真面目。”

阿牛与蓝琰惊讶,四年前的事情,饶是玄君一身修为神奇,也无法让昨日重现啊!

金铃子却喜道:“师傅竟会那样的术法吗?我也要学!”她深信玄君,在她眼中,他就是万能。

阿苦摇头,蓝光随之摇曳。“不,不是我会时光倒流的术法,而是蓝琰能做到!”

蓝琰一愣:“我如何能做到?”

阿苦道:“以你的蕴蓝之珠!若我没料错,此刻你身上就有一颗。”

蓝琰更惊讶。只见他蓝袖一动,果然从袖管里滚出一颗明亮的蕴蓝之珠。那日他被蓝琬封了诸多穴道,白夜神格入他额头,一向刚强的他流泪了。生平第一滴泪,亦是生平第一颗蕴蓝之珠。自此,这颗蕴蓝之珠他就一直随身携带,以提醒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修炼出绝世医术来医治白夜的瞎眼。

“玄君如何知道?”蓝琰将蕴蓝之珠捧在手心,立时那珠子也飘出一缕极淡极淡的蓝光,飘向阿苦。

金铃子好奇地注视他手中明珠,与房间内十三颗明珠争相辉映,华丽之极,她顿时心想,哪天也问蓝琬要一颗耍耍。阿牛却从条条光芒中猜出一二,灵源共鸣,那肯定与玄君与蕴蓝王族的灵力同出一脉有关。他没有猜错,不止灵力也包括那些蕴蓝之珠,阿苦都能与之共鸣。

忽然,蓝琰手中的明珠升腾起来,飞快地升起,停在半空。蓝琰三人惊讶地看到,不仅蓝琰的蕴蓝之珠升空,房间里所有的蕴蓝王珠全部都升了起来,停在半空。

蓝光里,阿苦伸出一根指头,指向蓝琰的那颗蕴蓝之珠。只见那珠子仿佛被吸引,慢慢向他指间靠拢,同时四散出柔和蓝光,蓝光所到之处,圣洁温和,犹如一股神力自珠子内萌发。

阿牛被那蓝光照到,顿觉身心美好。那是因蓝琰的蕴蓝之珠显示出主人的心灵,纯善唯美,不染一丝尘灰。

珠子一触到阿苦的手指,立刻化为一滩水。水在空中薄薄上下铺开,越铺越大,最后形成一面水镜。而它的蓝光化作水气,淡淡一层,萦绕在水镜周围。

“怎的这样?珠子没了?”金铃子疑惑。

蓝琰早吃惊得无法言语,身为蕴蓝王族,他虽自小知晓蕴蓝之珠具有神奇力量,却从未见识过这力量。而今在玄君的神力下,他自己的蕴蓝之珠竟焕发出神秘力量幻变成水镜,接下来还会有更吃惊的事吗?此时他已确信,玄君能让昨日重现。

水镜的颜色逐渐变深,映相显现。四年前的一个深夜,蕴蓝神医府外,一道黑影迅速窜入。

金铃子忽然揪住胸前衣裳,瞪大双眼。那黑影端的熟悉,那么熟悉。只见他三两下穿过庭院,掠过回廊,越过花丛,迅猛快捷,如入无人之境。在一处低矮灌木前,那黑影急停,忽然一道蓝光闪亮,仿佛他的身体里发出来一样。黑影立时后退一步,谨慎地伸出手又试探了一下,药河碰上他手掌,再次发出明亮蓝光。蓝光如蕴蓝宫廷的照明灯,亮了许久。黑影仿佛叹了口气,收手转身。他转身的时候,腰间夜行衣下露出一管乐器的一截。那乐器似箫非箫,质地古朴,应是柄上古神器。黑影迅速撤离,消失在夜空下。水镜忽然明亮如昼,神医府主室内,一位英俊少年惊讶地注视一颗明亮的蕴蓝王珠。那是四年前的蓝琰。

蓝琰与自己对视,一样的俊秀面庞,一样的吃惊。

蓝光暗了,水镜逐渐模糊,慢慢消失。王珠归位,阿苦的脸出现在蓝雾之后,却是面对金铃子。蓝琰忙转过头,只见少女神情怪异,也不知是笑是哭。眉头拧着,朱唇微颤。

阿牛见到那管乐器,已知当年夜潜神医府必是金铃子之父,亨国国主朱袈。心下暗思:原来亨国早就试探过蕴蓝了。那行径与利国暗部有何两样?若让他进入神医府主室,恐怕也是一片涂炭。亨国国主,只是不屑与神医府侍从动手,他要的,是蕴蓝神医。

小灵飘身而起,再次落到金铃子肩上,怜爱地舔舔她。但此刻的少女,已经失常,她睁一双眼,直直地望着阿苦。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婚典1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