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3章: 蕴蓝婚典12

《爱上玄武》

第103章 蕴蓝婚典1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2

阿苦叹了声,悠悠问道:“你可看清?”金铃子点头。阿苦又问:“你可想清?”金铃子低头咬牙,唇间渗出血来。她虽天真纯朴,行事经常有失分寸,但并不愚蠢。往日她不经大脑的行径,不过是自以为是的理所应当。此际,由水镜看到了朱袈的野心,证实了之前阿牛的推测。她的父王,她的国家,有朝一日将会与蕴蓝为敌。

一时间,金铃子新愁旧忧齐上心头。与阿苦相处时日虽短于一十六年养育亲恩,却是历历在目。镜湖初见,远行北国,夜潜元宫,一幕幕一场场仿佛昨日,长发飘逸的神秘男子,短发简练的贞国玄君,要说与他为敌,连一想到这个念头都会心痛。元宫斯兰宫上,那散发一身蓝光照亮天宇的男子,英姿神武地对朱银铃道,玄苦此生,并不弱人。是呐,朱雀双生,银铃子已做决定,为何她到现在才明了?

小灵绕到她脖颈,舔去她唇间的血。突然,她仰起头来,美眸闪亮,凝视阿苦,清脆利落地说道:“我想清楚了!”

“那日你问银铃子,只要扪心自问,到底想不想留在青乙颐身边就可以。我也是一样。”

三人一蛇均注视着她,少女仿佛瞬间成长,娇美的面容凝重,神情坚定,只听她道:“玄苦!我要你今生今世都陪伴我,我也会一辈子追随你!哪怕要我与父王决裂,哪怕要我放弃朱雀王族的身份!”听她不再喊师傅而直呼其名,阿牛瞪圆了双眼。而蓝琰顿时明了,原来金铃公主钟情于玄君呐!

阿苦岂会不知她言下之意,“一辈子陪伴追随”,金铃子终于有了成人的智慧。只是,那是不可能的,她做不到,他更做不到。只有小灵兴奋起来,不停地在金铃子身上游来盘去。

“这便是我的决定,现下,只待你一声回应。玄苦,你可想清?”

阿苦不禁苦笑。原为她拂云开日,不想却迷途更深,反问他一句“你可想清”。他的一番用心尽付东流。

“小灵已然应我,你呢?给我一个痛快的回答!”金铃子咄咄逼人。

阿苦探手取回小灵,那蛇还依依不舍。阿苦指点蛇头,那蛇才乖乖钻回他衣袖。

凝视金铃子,阿苦沉声道:“四国之乱已在眼前,金铃子,你忍心见苍生涂炭,哀鸿遍野吗?你忍心见蕴蓝或者亨国百姓因为战事而流离失所,失去亲人断送往日安乐的生活吗?”

金铃子断然道:“我管不了那么许多,我只要你,只要你给我一个回答!贞国玄苦,你可愿意?”

阿苦的嘴角一动,欲言又止。他知此刻若说出拒绝的话,那么眼前少女的心就会碎了。

蓝琰轻叹一声:“何苦来着。金铃公主,勉强不得。”金铃子右手一扬,一股气流袭向蓝琰,他顿时呼吸困难,无法言语。

“那又怎的?我偏要勉强!”清楚了自己心中所念,金铃子再无顾忌,一气将郁结心中多日的话全说了出来,“我不管什么四国第一神君,不管你今年四百岁还是五百岁,不管全都不管!我只要你以后一直陪在我身旁,直到我老死。我不是蓝蕙心,老想着给你梳头,更不是青牙那样的坏人,我不过希望能永远在你左右。每天能看到你,我就满足了。你若要与我父王打仗,我就站你身旁。他若要杀,就先杀了我。你若要与整个天下为敌,那么我见一个就杀一个,见人杀人见鬼杀鬼!”

蓝琰与阿牛心中俱惊,按照他们的思维逻辑,金铃子简直是非不分。倘若她喜欢的是坏人,她就要助纣为虐吗?

阿苦长叹一声:“痴儿!”玄衣一动,风开房门。转瞬间,消失无影。除了离开,他别无选择。

“玄苦!”金铃子急步走出房间,哪里还有他的踪影?只有门外五位贞国勇士,玄衣飘飘。

“四国第一神君,居然逃了!居然逃了!”金铃子放声大笑。朱雀灵声回荡在蕴蓝神医府,说不出的凄凉悲沧,听到之人无不心内一揪。阿牛紧随她后,目光流露出怜惜。他虽年少,不能全部明了,但也知道,金铃公主并没有笑而是难过。

###

是夜,蕴蓝上空烟花绚烂,鞭炮无数清脆在大街小巷。而整座蕴蓝王宫,更是明光璀璨。天上星河,地上蓬莱,相映争辉。

蓝幄低张,君王爱护。白夜的淡黄色长发被蓝琬挽到头顶,一朵精致的蓝石花横插发髻,恬淡的面容不惊不喜。发被挽起,从此后就是妇人。顺着白夜尖削的下巴,蓝琬的目光停留到她头颈。宝蓝色的宫服上,痕印浅浅。虽痊愈,却留下了疤。

“烟花很漂亮。”白夜闭眼道。听到宫廷外的声响,她不禁想起利国王宫庆祝小王子天宇诞生的场景。白色的烟花照亮了整座王都,几乎令人错觉白昼。而蕴蓝以蓝为国色,那么此刻蕴蓝的天空肯定更加瑰丽。

蓝琬将一条丝质的蕴蓝结围住她的脖颈,在她后颈扎了个蝴蝶结。白夜靠在他身上,柔声道:“奇怪的是,虽然看不见,却觉得你更美了,胜过这漫天的烟花。”

蓝琬笑道:“见不到了才知好啊!”他二人早已不忌讳有关失明的话题,何况对他二人来讲,容貌之美不过浮光掠影。白夜伸手抚摩着蓝琬的脸,低声道:“失了视觉,于我却是益处甚多。我的灵力感更强了,正如此刻我所说的美,并非指你的样貌,当然样貌也是极好的……”

蓝琬指头封在她唇上,柔声道:“我自然知道。”

白夜拿开他的手,笑道:“绝世之心,蓝琬。”

蓝幄外,一女官走来低声道:“主上,良辰到了!”

蓝琬拉起白夜的手,“我们走吧!”

女官掀蓝绸,二人步出。穿过一道道蓝帷,来到正殿。

瑞云殿上,已满是蕴蓝王官贵族。虽不能按四国的正常礼仪举行婚礼,但蕴蓝国主的婚典并不仓促。

立轴“天作之合”乃水无痕所书,悬挂正中,阿苦携奎生、娄庥二人分站二旁,代表男女双方的长辈,一十二位蕴蓝侍女伺立其后。阿苦沉静如水,而奎、娄二人面无表情。除他们三人,满殿蓝裳均是喜形于色。卢娜白琳一身白裳,双手合十默默祝福,阿牛等人更是一脸欢喜。人群中惟独不见金铃子。

见蓝琬白夜走出,礼炮鸣响,司仪朗声赞礼。很多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白夜,先前只道如谣言所传乃一姿色平庸的女子,此刻见识了真人,无不折服于那身出尘不染的气质。而见过白夜的却更惊奇,这位王妃的确不同,那容貌分明未改,却脱胎换骨般成了另一人。

仪式一个接一个,宫廷外鼓炮声声,蕴蓝人知国主开始举行仪式,欢呼声远远传进瑞云殿。

……本章完结,下一章“ 蕴蓝婚典1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