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5章: 蕴蓝婚典14

《爱上玄武》

第105章 蕴蓝婚典14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14

穿越在喧闹城市,飞翔于绚烂夜空,飞飞停停,停停走走,人群中的寂寞,欢笑背后的心痛。

金铃子越走近王宫,上前搭讪的人越多。她一身红衣在蓝衣群中分外显目。嫌烦的,她再次腾空跃起,引来一阵唏嘘。众人只见她红色身影,鲜丽如怒放的花,径自往王宫而去。一朵落红,转瞬消失在宫廷墙内。

###

蓝琬与白夜三拜之后,周围忽然安静起来。他直起身,转身。整座瑞云殿大堂,每个人都与他一般,诧异地凝望来人。

没有佩带蕴蓝结,一身红衣,短发俏丽,而神色不寻常。有点眼色或见过她的人都奇异万分,怎么国主成婚,亨国公主却剪了长发?要知四国女子,最忌剪发,削去一头青丝即意味看破红尘。不过,天生喜欢留短发的自当别论。

“金铃子!”阿苦喊了她。见她如此样貌,他心中何尝不难受?而卢娜白琳、阿牛、蓝琰等人心中均是一震。

瑞云殿上私语纷纷,来者竟是亨国三公主。前段时间,国主曾亲自送她回清秋院,因此也有人猜测过,金铃公主比其姐素颜公主更可能成为蕴蓝王妃。但看今时景况,又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嘿嘿。”金铃子一笑,并不对他说话,而是面对蓝琬,施一礼。蓝琬回礼。他身旁白夜随夫,也默默回了一礼。二人冰雪聪颖,已知事态有异。

只听金铃子道:“蕴蓝国主大婚,真真是蕴蓝第一等的幸事。可惜这世上很多事都是这样的,有人欢喜必有人忧!”她此言一出,瑞云殿内众人立时明了这位公主是来闹事的。奎生、娄庥二人好奇地盯着她,前二日还誓死护卫蕴蓝王妃,这刻怎似换了个人?

“金铃子!”阿苦再次唤她,无奈金铃子依然不理会。

“本来你不娶我王姐素颜也无妨,男女相悦本就不能勉强……”金铃子声音低了下去,四周随之一片宁静,片刻后,她又提高声音:“但你看你身旁的二老头,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可是利国宿将!他们来蕴蓝是做什么的?相信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娶了白夜姐姐,也是勉强啊!既然你都可以勉强了,为何不勉强自己娶我王姐呢?”

众人大惊,他们原以为奎、娄二人是利国派来的婚使,此刻听金铃子言语才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蓝琬握着白夜的手,微笑道:“本王先谢过公主的好意,但无论迎接本王和白夜的是什么,本王都不在意了!今生有幸能娶自己所爱,岂会畏惧世事艰难?何况,本王并非弱者!谁说谶语一定会定江山?本王自己也算卜师,非常清楚该如何!金铃公主,你且等着看,看本王如何扭转乾坤。”他称自己为王,呼金铃子以公主尊称,已然划分了界线,白夜心知,她感到了异常,蓝琬自不例外。

“呵呵。”金铃子笑了几声,“好一个国主!好一个勉强!”

阿苦默默叹息,却见金铃子终于转过头来,双目放光,直视他道:“玄苦!你徒弟都能勉强自己了,为何你不能勉强自己?”

言语一落,时间仿佛凝止,瑞云殿静得连一根针落地也能听到。金铃子上前一步,那红色的衣裳披额的短发,艳丽得叫人心悸。“玄苦,最后一次问你,愿不愿随我走?”

众人大骇,这时候才知金铃公主竟是为玄君而来!所有人的目光全停留在阿苦脸上。远不如蓝琬的俊美,甚至比不上蓝琰等蕴蓝王族,那微黑消瘦的脸庞,线似的嘴唇,偏生一种说不出的动心魅力。

奎生心想,金铃子只是问“愿不愿随她走”,换了他是玄君,就一口答应下来,随她走而已,并不关其它。不光他如此想,殿内众人均这么想,毕竟这是在蕴蓝国主的婚典上,令亨国公主失了面子事小,令婚典坏了气氛事大。

然而阿苦却摇摇头。

金铃子黯淡了目光,垂下了头。见她如此,在场众人无不怜惜。二八少女,芳心才动,却无缘神君。换了别的男人,早可欢天喜地,但玄君那样的人呐,难啊!

金铃子在一片叹息声中抬起头,神色已改,毅然决然道:“今日殿内所有人都可佐证,玄苦负我!非我负他!他日若有变故,休怨我朱金铃!”

瑞云殿上一片寂然,无人言语,也无人能说什么。而蓝琬与白夜握紧了手,他二人一个身为卜师一个天赋异禀,均知金铃子这番话意味什么。

红衣转身,落寞一身。自此,喧闹欢馨与她再无关。

红衣飘飘,如深秋之枫,半空中飘浮,东去西往,失了方向。

红衣隐隐,消失于绚烂夜空,消失于众人眼前,留在心底的却是那一抹令人痛心,勉力的红。

###

同一时刻,另一处宫廷,虽未举办任何典礼亦是华灯异彩人声鼎沸。

元都宫殿庞恩宫,乃元宫最大的宫殿,面积相当于五座广怿馆,二座蕴蓝宫廷的馥蓝殿。此刻座无虚席,各国宾客赞声纷纭。自朱袈携素颜来到这里,四国各国的宾客随后就纷至沓来。现下谁还不明了,元、亨二国的联姻,意味着四国的格局将发生巨大变化。

席上,青乙颐得意洋洋,敬了朱袈一杯又一杯。虽然亨国主满面不悦,每逢举杯不过浅饮一口,青乙颐也毫不在意。他的丈人不就少嫁个女儿嘛?大不了,一并给他娶了便是。

间隙有侍从上禀,蕴蓝已开始举行婚典。朱袈更是放下杯子,换了一脸怒气。他虽早知今日是蓝琬的婚日,但亲耳听到还是怨愤难消。

青乙颐瞥了他一眼,倒不是故意气丈人,只是蕴蓝的状况,他无时不刻都要关注。座下众人见亨国主脸色不对,纷纷停止了言笑,只有宫中歌舞还在继续。舞娘们没得到青乙颐许可,不能罢舞,只能硬着头皮跳下去。

此情此景,青乙颐忽然大笑一声,起身举杯道:“诸位不要受人家婚典的影响,要知道此刻四国之内,只有我元国才是最欢庆的!他蕴蓝哪有我庞恩宫这么多客人?他蓝琬怎么比得上我青乙颐英武潇洒呢?”众人俱笑出声来,要说英武潇洒青乙颐远及不上蓝琬,但比起热闹来,确是蕴蓝远不及元。

“我元还未举行婚庆,气氛已远胜蕴蓝,真不知蓝琬小儿作何感想?哈哈……”青乙颐向四周宾客道,“来来来,大家来一起喝酒欢庆!去他的蕴蓝婚典,客人都在我这呢,他们搞个屁啊!哈哈!”

众人大乐,纷纷起身举杯,敬祝元亨二国永结同心。朱袈这才心情好转,起身也喝了一杯。他知青乙颐说得没错,此时蕴蓝的婚典的确还不如元庞恩宫的一场普通宴席。四国第一良人又如何,说起实力国力,真没法与身边的这位比。

###

喧闹声传出庞恩宫,传过元宫廷,一直到春生宫。素颜爱怜地守着银铃子,柔声问她:“好些没?”

银铃子裹在被子里,低声道:“现在好些了。可素颜,我好担心小三。刚才一阵阴寒,小三莫不是又掉进镜湖了?”素颜安慰道:“玄君已改了她的血脉,她身具水火二重灵力,断不会再惧镜湖水寒。再说,前一阵她不是一直跟玄君住在镜湖吗?”

银铃子点点头,从被子里出来,一身的青装宫衣,宽大的盘龙带更显腰间瘦弱。她握住素颜手,细声道:“今日他成婚,应该是小二为王姐担忧,不想又劳烦王姐为小二操心。”

素颜低声道:“我无妨。”转头却望窗外而叹,“只愿他夫妇能平安一生。”

“姐……”银铃子望素颜娟秀侧面,心内暗思,心内有了蕴蓝国主那样的男人,还会再看上旁人吗?可怜的王姐。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宫闱之地”↓↓↓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