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6章: 宫闱之地

《爱上玄武》

第106章 宫闱之地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章 宫闱之地

夜深,宾客们纷纷告辞,离宫而去。歌舞声罢,元宫逐渐沉静在月色里。素颜回了青乙颐特意为她父女俩准备的寝宫,东平与侍女守侯在外,春生宫主卧室内又剩下银铃子一人。她躺在青云帐内,檀香床上,渐渐入眠。半梦半醒之际,鼻间却闻到一股淡香,悠远淡薄却是直入心扉。银铃子猛然睁开双眼,朱唇已被他吻去。下意识地,她奋力推开,却被他搂紧。

青乙颐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所到之处,一片火烧火燎。身体仿佛燃烧,火系灵力重又在体内激荡,穿越枢江,直入承江,侵入咸江,贯穿五海。这个吻比以往更凶猛,银铃子不得不畏惧起来。她不是畏惧他的轻薄,他轻薄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她畏惧的是她自身的变化。朱雀王族不能燃完三江五海,烧了尽灵即到死期。

银铃子来不及思考为何会被他诱导出浑身灵力,生死存亡之际,她一口咬了下去。可她咬破的却是自己的舌。原来青乙颐也发现她神情异常,关键时刻,他退离了她的唇。见银铃子口中涌出鲜血,青乙颐大惊失色。那娇弱的身躯如风中柳絮,软绵绵轻飘飘倒在他手中。

“来人呐!”青乙颐急唤东平,一手封住银铃子血海。但低头望银铃子一脸的痛苦,他心下又莫名怒火,“既然我在你心目中如此不堪,何必答应嫁给我?既然为了亨国下嫁于我,早晚都是我的人,为何现在却抵死不从?”

银铃子张开嘴,痛彻心扉说不出一个字。见她浑身颤抖,青乙颐到底心软,将她递给身后急急赶来的东平。“好生医治王妃!”东平连忙应声接过。银铃子落到东平怀中,扭头却见青乙颐头也不回地走了。她紧紧抓住东平衣襟,甚至没有发觉她的指甲深深嵌入东平胸膛,尖利如针的指尖力透重衣。

“王妃……”东平并不怕痛,只是担忧起银铃子的伤。旧伤才愈,又添新伤,这会恐怕连心都一起伤着了。

###

青乙颐走出春生宫,骂了几句后,转身往秋月宫去了。不就是女人嘛,他青乙颐想要几个就有几个。整座元宫的女人要谁就谁,去他妈的银铃公主!

但进了秋月宫,见了月妃后他却提不起兴致。往日身材丰腴,脸如满月的月妃此刻看在眼里,竟似头猪。特别是月妃见到他泪光盈盈的样子,更令他倒胃口!他早忘了上次宠幸她是什么时候,倒是质疑起自己来,以前怎么会喜欢这种模样的女人?

一把推开拥上来的月妃,青乙颐径自走进秋月宫主卧,冷冷扔下一句话:“给我找个瘦点的女人来!”

月妃闻言,呆若木鸡。她原本受艳妃排挤难得恩宠,也曾暗地里庆幸过艳妃死后日子可好过点,不想艳妃死后,她仍然不得龙心。她的心腹侍女上前安慰,但她却听不进任何言语,只有泪水涟涟。没有几个人注意到,一个机灵的侍女悄悄离开秋月宫,她去找了一个人。

###

青乙颐气呼呼地躺在月妃的床上,翻来覆去,想的都是银铃子。娇羞的模样,畏惧的模样,还有痛苦的模样。不知为何,这会他想到她痛苦的表情,心中倒有一分爽快。他到底心思缜密,先前虽怒,但怒后却想到,她若不是对他有情,岂会以那样的眼光看他?

元国主的脸上终于泛起一丝笑。得意的笑。

主卧外,隐隐脚步声来。听那脚步声,青乙颐便知来者身子轻盈,他手一挥,顿时主卧内所有宫灯熄灭,四下陷入一片黑暗,只有他的双眼,青光砾砾,如黑夜中捕猎的野兽。

###

那个离开秋月宫的侍女好奇地问月月:“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何不去?”

月月平静地道:“现在国主情绪不稳,还是先观望一阵再觅良机吧!”她从怀中取出一枚玉佩,塞那侍女手中,“今次多谢小绘了,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

那名唤小绘的侍女婉拒,却被月月强逼着收下。“你冒险离开秋月宫,这个是你应得的!”

小绘终于收下,说道:“若再有机会,月月你千万不要错过!”她与月月同时入宫,知月月心性,又加月月时常施些恩惠,关系自不同一般。

月月道:“你道我不急?转眼入宫十年,今年我已二十四岁。女人又有几个十年呢?可有些事真急也急不来!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就得赔上性命!君心难测,而我们国主的那颗心更是难测!你看艳妃往日多么风光,谁都以为国主会立她为后。可国主却瞒天过海,骗过了所有人,若不是亢无敌口快,谁又知道国主早在几年前就存了杀艳妃之心!这便是我们的国主!可怕又令人肃然起敬的男人!”

二人在秋月宫外正低低言语,忽听宫里一女子发出一声惨厉的喊叫。小绘骤然变色:“那是小莲的声音!”月月叹一声:“绝命之音!想来她已经遭遇不测!”

小绘惊慌地道:“若刚才前往秋月宫的是你,后果还真不敢想象!”月月皱了皱眉,“你先进去吧,这会还不知乱成什么样了!”小绘口中称是,忙不迭地进去了。

目送她离去背影,月月黯然转身回斯兰宫。

###

小绘一进秋月宫,便吓出了三魂六魄。那个叫小莲的侍女睁着双眼倒在血泊中,一旁月妃手持一把带血的剪子痴痴疯笑。宫内所有的侍女噤若寒蝉,哪个敢说自己的主子?

原来小莲受青乙颐宠幸,离宫时却被月妃看见。月妃见她不过是个低等侍女,衣裳不整,脸带绯红,可想而知发生了什么。一时间她愤恨妒烧,找了把剪子就刺小莲的xiōng部。而可怜的小莲死前还想着,受过国主宠幸,以后便有了身价,可惜美梦还未做完,就被刺身亡。月妃不知刺了她多少剪,甚至连心脏也剜了出来,一地的鲜血。

小绘回过神来,泪流满面。她见小莲下场实在悲惨,又则小莲也算因她而死——若非她引小莲前往秋月宫,小莲也不会死——所以小绘硬着头皮走到了小莲的尸体旁,替她合上了眼。

一旁侍女都为她捏了一把汗,此刻月妃失性,手上又有剪子,难道小绘就不怕成为第二个小莲吗?

果然月妃见有人竟敢在她面前替小莲合眼,又发起狂来。她口中喝了几声,一手握剪直冲小绘而来。小绘这时才觉害怕,躲闪了几下,只听风声擦过耳旁,脸上吃疼,已被剪子划出一道血痕。她大惊之下,脚下踉跄,胸前衣襟已被月妃抓住。

“叫你再狐媚!叫你再勾引主上!”月妃恶狠狠地叫嚣,手中剪子毫不留情地刺去。小绘心想,完了,她欠小莲一命,没想到这么快就还了。

瞪着月妃狰狞的面孔,小绘绝望地闭上了眼,胸前的衣服却松了。睁眼相看,仿似另一个世界,比先前所见小莲的死状更恐怖。只见青乙颐精赤着上身,一手握住月妃的握剪的手,却是慢慢地往她胸膛刺入,一下又一下,鲜血飞溅,落到小绘脸上。小绘顿时晕了过去。一旁另有几个侍女晕倒在地。

月妃失性杀人,青乙颐却是冷静残酷,因而比之更恐怖。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宫闱之地2”↓↓↓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