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7章: 宫闱之地2

《爱上玄武》

第107章 宫闱之地2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元宫掀起一场风波。朱袈听说银铃子受伤,而青乙颐继艳妃之后又手刃秋月宫月妃,当即带着素颜及一干随从,前往春生宫。朱袈原打算不顾前约,带女离开元国,不想却在春生宫遇上了他此刻最不想见的人。

青乙颐一身青衣坐在银铃子床榻,轻手轻脚地为她敷药。东平垂首而立,见朱袈父女夺门而入,立刻识相地恭身而退。

“哼!”朱袈冷冷伫立门口,素颜急步上前,于床榻旁握住其妹之手,眼中盈泪,却是说不出一句言语。

东平将房门阖上,默默守侯在外。

银铃子略带愁苦望素颜,满腹言语自是只字难吐,更无法吐。青乙颐为她换好了药,起身转过脸,沉声道:“亨国主,宫内发生如此变故,本王真是愧对于你。我也不愿如此,我一片真心对待银铃,没想却令她受伤……”

朱袈打断道:“算了吧,你真心对待的女人都不得善终,我倒宁愿你没有真心!”

青乙颐沉声道:“再给我多点时日,我一定会证明我对银铃的心意。”

朱袈冷笑道:“再给你多点时日,本王只怕只能替我儿收尸了!”

青乙颐面色不变道:“此言差矣!我青乙颐虽然连杀二妃,但亨国主为何不想,这也是替银铃扫清宫闱吗?他日我独宠银铃,谁敢再生事端?”

朱袈顿了顿,心想,元宫险恶,上次银铃就差点命丧房兔之手,再加上青乙颐喜怒无常,保不齐日后会发生什么,于是断然道:“我不会再让银铃子受一丁点委屈,也没有人再能伤她!本王已经决定,今日就带她回国!”素颜只觉握着的纤柔轻轻一颤,再看银铃子,想说又无法言语的表情,心下顿时明白,她的妹妹已经心有所属。

青乙颐因昨夜连累银铃受伤,一反常态耐着性子委婉了半天,此时见朱袈毅然决然要带银铃回亨国,不由得转了本性,厉声道:“她已是我元国王妃,没本王的许可,她哪里都不能去!”朱袈一挑眉毛,即便此刻身在元宫大打出手并无地时之利,他也要带二女回国。离了元国先去蕴蓝,捉了小三就回亨,以后再不来这二个讨厌的国度。

素颜与银铃子着急起来,一个满面担忧,怕父王难以取胜,一个泪光涟涟,这局面全因她而起,二方闪失她一个都不想看到。

果然,朱袈扬声道:“你能奈我何?”门外东平皱起眉头,主上还未正式迎娶公主,难道就要对丈人大打出手?

“砰砰”几声,虽然没有震毁宫殿,但二股强灵引发的气流打开了春生宫的所有门窗。东平本没有回身看里面光景,他的职责就是站在门口,阻拦任何人进入。亨国随从听到动静,纷纷前来,全被东平慑住。

一身青光的元宫第一侍从,萧森神情,伫立敞开的春生宫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亨国随从毕竟也是勇士,停顿了片刻,又向前。东平喝道:“谁再上前一步,就叫他血溅三尺!”东平虽也不愿杀人,但更不能让亨国随从进殿。他心内打定主意,来一个就杀一个,来一双就杀一双。想要过他,成了尸体过。

然而亨国随从没有一个后退,见他们凶猛而来,东平暗地叹惋,身上青光一厉,竟是刺目的亮,入骨的阴森。

“且慢!”正当头,一个声音如破风之箭,直落春生宫门口,分开了东平与亨国侍从。二方不约而同地停下手上动作,只因来人太令人吃惊。吃惊的不是他突然喝声打断战事,吃惊的也不是他凭空现身站到东平面前,而是,他只是个六岁孩童。

无心一身崭新的灰缎衣,左右脑勺各挽一个童髻,眉目清秀,笑容可掬地面对东平抱了抱拳。东平虽不识他,但也知道眼前这孩童决不可小觑,当下回了一礼。无心见他回礼更是笑成了朵花,童声童气道:“素闻元宫第一侍从东平大人谦和,今日一见果然不假!连对我这么个小孩子都如此客气,大人真是好涵养!”

“小公子过奖!不知小公子师承何门?”东平收敛灵力,恢复平素温和神情。他刚才见无心手段,又想其能自由出入元宫,必大有来头。

一旁一亨国随从偷偷越步,才走了一步就骇然发现那孩童笑吟吟挡在了面前。无心身法之快,所有人竟都没看清,甚至连东平都怀疑起自己的眼睛来。

“诸位亨国大哥哥们,你们不用着急,我来就是让里面那二位主子不要再打了!”无心说完转身又向东平一笑。东平一愣,怎么看他都是个极可爱的小孩。容貌清秀,说话甜甜,一身灰衣,东平忽然想到了一人“你难道是……”无心笑道:“东平大人没有猜错,我就是多莫诺门下,无心是也!”

亨国随从俱惊,原来这孩童竟是四国第一卜师的弟子!

春生宫内又爆发几声巨响,带出阵阵气劲扑出宫外。

“不说废话了!”无心忙道,“我进去了!”东平急忙让路,还没迈开步子,却见眼前人影已失。他再不惊讶,因他已知,无心运用的并非轻功身法,也没有一个孩子能具备胜过他元宫第一侍从之眼的身法!

###

春生宫内已是一片狼藉,这还是二君顾及女眷,未施全力而为。

无心突然出现在二君之中,他身形矮小,因而可插入二人的空隙间。他的出现使正扭打在一起的二君停住了手,齐往下看去。

一个可爱的小孩,只过大人的膝弯,抬头睁一双明眸,睫毛长长,奶气道:“嬷嬷跟我说,打架是不好的!自己人更不可以打自己人!”

朱袈心中一动,便先撤了手。而青乙颐也咧嘴一笑:“你嬷嬷是谁?”

无心望着青乙颐,忽然眼中闪出泪花:“我找不到嬷嬷了!我正在找她呀!”他扭过小脑袋,见床榻上二公主,便指着银铃道,“我嬷嬷跟她很像!”

青乙颐骂道:“小子占我便宜!”伸手要抓他,他却不见。回头却见他已趴到床上,抓着银铃袖子道:“我嬷嬷没找到前,你就当我嬷嬷吧!”银铃子本心如刀割,此刻见无心一来,便罢了春生宫之斗,于是不假思索就搂起无心。无心在她怀里甜甜道:“嬷嬷真好!”

朱袈与青乙颐均不蠢,见他如此诡异,知他必受高人点拨而来。与青乙颐对视一眼后,朱袈道:“素颜,我们先回宫去!明日再来找元国主理论!”他决定暂不再斗,但见着青乙颐就生气,因此叫素颜先跟他回去。留青乙颐来处理那怪异的孩童——这是元国元宫,自由元国主来解决那孩童!

素颜依依不舍与其父离去后。青乙颐上前,也不知是无心故意被他拿住,还是太依恋银铃而没发现青乙颐的接近,竟被青乙颐一把抓住衣领,提出了银铃的怀抱。银铃子慌忙拿眼瞪他,却见他勉力温柔地一笑:“放心,我不杀他!他口口声声喊你嬷嬷,我岂会杀他?我只是问他几句话,一会就把他还给你!”说完提着无心就走了。

东平见他二人出来,默默转身进入春生宫。他决不会再留下银铃单身一人。

###

青乙颐带无心来到空荡荡的斯兰宫。宫门合上后,青光普照殿堂,青乙颐放下他,厉声问道:“谁叫你来的?”

无心站稳后,不慌不忙地对他行礼,右手举过左肩,行的居然是元勇士之礼。青乙颐暗下一惊,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竟有胆量对他行勇士之礼?要知未有勇士资格行勇士之礼,视为亵渎,他要深究起来,别说小孩就连皇亲国戚都要死!于是,青乙颐喝道:“好大胆的毛孩!你可知你已犯下杀身之罪?”

无心笑道:“主上开玩笑咯!你明知我来历不简单,又答应过王妃决不杀我,现在又说杀我,吓唬我吗?欺负我年纪小吗?”

青乙颐仔细打量他,忽而大笑:“好小子!那老家伙居然能把你教成这样!真他妈的不简单!”他也跟东平一样,从无心的灰衣上推测出乃卜师门下——只有卜师才穿灰衣。

无心嘟起小嘴:“主上说话可真难听!难怪我师不喜欢经常见你!”

青乙颐沉吟道:“无心,你是叫这个名吧?”

无心点头。

青乙颐又问:“老家伙叫你来,到底要你做什么?”

无心甜甜一笑:“不是我师要我来,是我自己知道,我要来了,我也该来了!”

青乙颐这才真正吃惊。小卜师竟说自己来的,“为什么?”

只听无心童稚的声音清悠悠道:“主上难道不明白吗?蕴蓝既已大婚,那么我元国也到了该齐聚七宿的时分了!”依然是一派天真的笑容,可他说出的话却令青乙颐震撼。“主上这时应想透了吧,在下正是心宿!心宿来助主上顺利成婚,灭了蕴蓝,一统四国!”

“你……真是个孩子吗?”青乙颐忍不住探手摸他的头。他早两年就从多莫诺那里得知,有个叫无心的孩子,将来就是他元国七宿之一的心宿。只是不想,这么快就见到了他,而他还只有六岁。

无心可爱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与他年龄截然不同的神色,他略带一分嘲弄的口吻道:“我等不及长大,而主上你等不及一统四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宫闱之地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