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上玄武 [目录] > 第108章: 宫闱之地3

《爱上玄武》

第108章 宫闱之地3

周梦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青乙颐呆了一下,转而沉声道:“小子,你可知你身为卜师,自你口中说的每句话都不一样!”言下之意,卜师不能乱说,特别是上位卜师,其口中每个字都带着谶语色彩。

无心仰望他,平静地道:“我现在更能确定,主上,你值得我追随一生!”

青乙颐大笑几声。

斯兰宫外守侯的侍从无不肃然,更有甚者,闻声而跪。月月看了眼下跪的几人,她不轻蔑他们,只是可怜。一味低头,只会失了向上的勇气。

青乙颐又同无心说了会话,带他看了上次玄君夜闯斯兰宫留下的痕迹,无心哑然。他虽早知四国第一神君之高强,但亲眼见那下陷的地面,残破的殿堂,心中的震惊竟难以言表。

青乙颐凝望他而问:“此际我元大军东进,灭蕴蓝后一统四国,最大的难关就是此君!不知你有何高见?”

无心细细看了许久,目光停留在地面上,几点暗红——正是青牙死前血咒所留。他径自走过去,弯下腰,伸出小手触摸那几点血迹。才一触碰,他心内便有底。

站起身,无心问道:“斯兰宫青牙郡主死前下了青龙血咒是吗?”青乙颐双眼一亮:“不错!但是却下在朱金铃身上!”

无心微微一笑:“一样的!我青龙神族的血咒不比寻常,主上,你是否当时就解了一次青龙血咒?”青乙颐点头,心中喜悦。六岁的卜师竟厉害如斯,他元国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无心又道:“可是青龙血咒乃血咒中最厉害一种,光解一次是不够的。解得一时报应,难解卜咒凶险。而银铃金铃乃朱雀双生,主上当日斩了银铃双翅,金铃自也失了双翅。现下主上将娶银铃为妃,可金铃花落谁家?”青乙颐竟他一点拨,恍然道:“玄苦!”二字才吐,又摇头道:“那怎么可能?”

无心点头道:“那就是了。四国第一神君,贞国玄君!天下谁都知道,连蕴蓝神医都得不到的男子,岂是朱金铃能奢望的?因此,我元东进蕴蓝的关键就在金铃身上!”青乙颐茅塞顿开,遥想当日他为金铃子解咒时就打算埋下一道恶毒的灵咒,只因银铃一眼而软了心肠。此刻听无心所言,方知金铃子早已是玄君难以摆脱的负累。“骨血相偿”青牙郡主死前的血咒,比他欲下的灵咒更强。想到此,青乙颐再次环顾斯兰宫,他幼年曾经最爱逗留的宫殿,登基后也时常来探望的宫殿。青牙郡主,他最喜爱的长辈,死前还为他做了件好事。他在心内默默道:“郡主,你在天之灵保佑我元灭了蕴蓝,统一四国!小乙定会让负你的玄苦生不如死!”

无心一旁道:“我本打算住进春生宫,好生与王妃相处,可见了这里的情形,便改了主意。主上,请将此宫赐予无心。”青乙颐聪明之人,立时答应。卜师无心居住此宫,用意再明显不过。

离开斯兰宫时,青乙颐令斯兰宫管事领各侍从到元廷主事那里重新分配。青牙死后,这些老的老,弱的弱的侍从也跟去了一大半,剩下的也是风烛残年,留在斯兰宫只会给无心增添麻烦。

所有侍从都跟随管事而去,青乙颐惟独留下月月。当侍从们转身,他在人群中看见了那个修长的背影。他还记得她的名字。沉吟片刻,青乙颐喊道:

“月月!你留下!”

那一刻,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也包括月月和青乙颐。月月仿佛听见了命运的呼唤,而青乙颐却感到了自身的奇异。他叫住她自有用意,可为何喊一声,却另有一种意味心底滋生。

月月转身回头,呆呆地望他,忘了下跪。斯兰宫门前慢慢清冷,只有他的目光,审视而沉重。

“傻了吗?”青乙颐忽然失笑,“见我不行大礼,想找死吗?”

月月连忙下跪,头埋入双臂之间。“奴失礼,见国主威武,一时忘乎所以,还请国主降罪!”

青乙颐走到她脚边,淡淡道:“抬起头来!”

月月慢慢抬起头,虽谈不及国色美人,但清秀面容颇耐看。与青乙颐对视一眼,她放低目光,轻声道:“奴刚才听国主唤出奴名,一时惊乱,犯了不敬之罪。无论国主如何降罪,奴都会欣然领受。”

却听青乙颐低声道:“我只是奇怪,你这样一个聪明人,为何老在我面前失态?上次你忘了第一时间告诉我青牙郡主命在旦夕,这次见我竟忘了行礼。”

月月恭敬道:“奴哪里算聪明人?国主面前,奴二次失礼,连聪明的边都沾不到!”

青乙颐一把抬起她的下巴,嘲笑道:“那你告诉我,为何将青牙郡主的房间打扫修葺得干净整齐,却保留那些血迹?”在无心发现那些血迹时,他便想到是她。该处理的她都处理了,该保留的也全都保留下来。可笑的是她心细如发,见了他却成呆子。

月月凝望他双目道:“奴大胆!奴以为那是很重要的!郡主之血,不可白流!”

青乙颐收回手,叹道:“好一句‘不可白流’!”一低身,竟扶了月月起身。上午的阳光照到二人身上,一个英姿勃发,一个温良恭顺,拖曳出的影子交叠在一起。青乙颐竟握住月月的双腕,没有松开。

“你想要什么?”青乙颐目光烁烁,在她脸上身上打量。只要她开口,他就给她一个身份。

“奴什么都不想要!”

青乙颐笑道:“那好,你继续做元宫最低等的侍女!”心下却思,什么都不要,就是什么都要!

月月毫不迟疑地点头,“只要能留在元宫,奴什么都愿意。”

青乙颐收了笑容,太聪明又有野心的女人,要不得,更留不得。“留在宫里是吗?那本王满足你!”

听他换了“本王”自称,月月知道他动了杀机。她浑身轻颤,勉力柔声道:“请国主留奴全尸。”

青乙颐下一句“死在宫里葬在宫里也算留在宫里”还没出口,月月已自动请死。他握她的手不禁加了分量。蓝琬娶了利国第一才女庶公主白夜为妻,而他眼前也有一个聪明女子,他却要杀她!

月月手上吃痛,咬牙忍着。豁出去了,死就死吧。只是,不能就这样白死。

“死前,恳请国主宠幸奴一次!”

青乙颐放开手,却恢复了笑容。“也好,死在我床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宫闱之地4”↓↓↓更精彩哦!